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晚明變革與中國近代化
字體    

明•陳繼儒《小窗幽記》卷四集靈摘選
明•陳繼儒《小窗幽記》卷四集靈摘選
明•陳繼儒《小窗幽記》卷四集靈摘選     阅读简体中文版

天下有一言之微,而千古如新,一字之義,而百世如見者,安可泯滅之?故風雷雨露,天之靈,山川名物,地之靈,語言文字,人之靈;畢三才之用,無非一靈以神其間,而又何可泯滅之?集靈第四。

投刺空勞,原非生計;曳裾自屈,豈是交游。

事遇快意處當轉,言遇快意處當住。

儉為賢德,不可著意求賢;貧是美稱,只是難居其美。

志要高華,趣要淡泊。

眼里無點灰塵,方可讀書千卷;胸中沒些渣滓,才能處世一番。

眉上幾分愁,且去觀棋酌酒;心中多少樂,只來種竹澆花。

茅屋竹窗,貧中之趣,何須腳到李侯門;草帖畫譜,閑里所需,直憑心游楊子宅。

好香用以熏德,好紙用以垂世,好筆用以生花,好墨用以煥彩,好茶用以滌煩,好酒用以消憂。

聲色娛情,何若凈幾明窗,一坐息頃;利榮馳念,何若名山勝景,一登臨時。

竹籬茅舍,石屋花軒,松柏群吟,藤蘿翳景;流水繞戶,飛泉掛檐;煙霞欲棲,林壑將瞑。中處野叟山翁四五,予以閑身,作此中主人。坐沉紅燭,看遍青山,消我情腸,任他冷眼。

問婦索釀,甕有新芻;呼童煮茶,門臨好客。

花前解佩,湖上停橈,弄月放歌,采蓮高醉;晴云微裊,漁笛滄浪,華句一垂,江山共峙。

胸中有靈丹一粒,方能點化俗情,擺脫世故。

獨坐丹房,瀟然無事,烹茶一壺,燒香一炷,看達摩面壁圖。垂簾少頃,不覺心凈神清,氣柔息定,濛濛然如混沌境界,意者揖達摩與之乘槎而見麻姑也。

無端妖冶,終成泉下骷髏;有分功名,自是夢中蝴蝶。

累月獨處,一室蕭條;取云霞為伴侶,引青松為心知。或稚子老翁,閑中來過,濁酒一壺,蹲鴟一盂,相共開笑口,所談浮生閑話,絕不及市朝。客去關門,了無報謝,如是畢余生足矣。

半塢白云耕不盡,一潭明月釣無痕。

茅檐外,忽聞犬吠雞鳴,恍似云中世界;竹窗下,唯有蟬吟鵲噪,方知靜里乾坤。

如今休去便休去,若覓了時無了時。若能行樂,即今便好快活。身上無病,心上無事,春鳥是笙歌,春花是粉黛。閑得一刻,即為一刻之樂,何必情欲乃為樂耶?

開眼便覺天地闊,撾鼓非狂;林臥不知寒暑,上床空算。

惟儉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

山澤未必有異士,異士未必在山澤。

業凈六根成慧眼,身無一物到茅庵。

人生莫如閑,太閑反生惡業;人生莫如清,太清反類俗情。

不是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念頭稍緩時,便宜莊誦一遍。

夢以昨日為前身,可以今夕為來世。

讀史要耐訛字,正如登山耐仄路,蹈雪耐危橋,閑居耐俗漢,看花耐惡酒,此方得力。

世外交情,惟山而已。須有大觀眼,濟勝具,久住緣,方許與之莫逆。

九山散樵跡,俗間徜徉自肆,遇佳山水處,盤礴箕踞,四顧無人,則劃然長嘯,聲振林木;有客造榻與語,對曰:“余方游華胥,接羲皇,未暇理君語。”客之去留,蕭然不以為意。

擇池納涼,不若先除熱惱;執鞭求富,何如急遣窮愁。

萬壑疏風清,兩耳聞世語,急須敲玉磬三聲;九天涼月凈,初心誦其經,勝似撞金鐘百下。

無事而憂,對景不樂,即自家亦不知是何緣故,這便是一座活地獄,更說甚么銅床鐵柱,劍樹刀山也。

煩惱之場,何種不有,以法眼照之,奚啻蝎蹈空花。

上高山,入深林,窮回溪,幽泉怪石,無遠不到;到則拂草而坐,傾壺而醉,醉則更相枕藉以臥,意亦甚適,夢亦同趣。

閉門閱佛書,開門接佳客,出門尋山水,此人生三樂。

客散門扃,風微日落,碧月皎皎當空,花陰徐徐滿地;近檐鳥宿,遠寺鐘鳴,荼鐺初熟,酒甕乍開;不成八韻新詩,畢竟一個俗氣。

不作風波于世上,自無冰炭到胸中。

秋月當天,纖云都凈,露坐空闊去處,清光冷浸,此身如在水晶宮里,令人心膽澄澈。

遺子黃金滿篋,不如教子一經。

凡醉各有所宜。醉花宜晝,襲其光也;醉雪宜夜,清其思也;醉得意宜唱,宣其和也;醉將離宜擊缽,壯其神也;醉文人宜謹節奏,畏其侮也;醉俊人宜益觥盂加旗幟,助其怒也;醉樓宜暑,資其清也;醉水宜秋,泛其爽也。此皆審其宜,考其景,反此則失飲矣。

竹風一陣,飄飏茶灶疏煙;梅月半灣,掩映書窗殘雪。

廚冷分山翠,樓空入水煙。

閑疏滯葉通鄰水;擬典荒居作小山。

聰明而修潔,上帝固錄清虛;文墨而貪殘,冥官不受詞賦。

破除煩惱,二更山寺木魚聲;見徹性靈,一點云堂優缽影。

興來醉倒落花前,天地即為衾枕;機息坐忘磐石上,古今盡屬蜉蝣。

老樹著花,更覺生機郁勃;秋禽弄舌,轉令幽興瀟疏。

完得心上之本來,方可言了心;盡得世間之常道,才堪論出世。

雪后尋梅,霜前訪菊,雨際護蘭,風外聽竹;固野客之閑情,實文人之深趣。

結一草堂,南洞庭月,北蛾眉雪,東泰岱松,西瀟湘竹;中具晉高僧支法,八尺沉香床。浴罷溫泉,投床鼾睡,以此避暑,詎不樂也?

人有一字不識,而多詩意;一偈不參,而多禪意;一勺不濡,而多酒意;一石不曉,而多畫意;淡宕故也。

以看世人青白眼,轉而看書,則圣賢之真見識;以議論人雌黃口,轉而論史,則左狐之真是非。

事到全美處,怨我者不能開指摘之端;行到至污處,愛我者不能施掩護之法。

必出世者,方能入世,不則世緣易墮;必入世者,方能出世,不則空趣難持。

調性之法,急則佩韋,緩則佩弦;諧情之法,水則從舟,陸則從車。

才人之行多放,當以正斂之;正人之行多板,當以趣通之。

人有不及,可以情恕;非義相干,可以理遣。佩此兩言,足以游世。

冬起欲遲,夏起欲早;春睡欲足,午睡欲少。

無事當學白樂天之嗒然,有客宜仿李建勛之擊磬。

郊居,誅茅結屋,云霞棲梁棟之間,竹樹在汀洲之外;與二三之同調,望衡對宇,聯接巷陌;風天雪夜,買酒相呼;此時覺曲生氣味,十倍市飲。

萬事皆易滿足,惟讀書終身無盡;人何不以不知足一念加之書。又云:讀書如服藥,藥多力自行。

醉后輒作草書十數行,便覺酒氣拂拂,從十指出也。

書引藤為架,人將薜作衣。

從江干溪畔,箕踞石上,聽水聲浩浩潺潺,粼粼冷冷,恰似一部天然之樂韻,疑有湘靈在水中鼓瑟也。

鴻中疊石,常論高下,但有木陰水氣,便自超絕。

段由夫攜瑟,就松風澗響之間曰,三者皆自然之聲,正合類聚。

高臥閑窗,綠陰清晝,天地何其寥廓也。

少學琴書,偶愛清凈,開卷有得,便欣然忘食;見樹木交映,時鳥變聲,亦復歡然有喜。常言五六月,臥北窗下,遇涼風暫至,自謂羲皇上人。

空山聽雨,是人生如意事。聽雨必于空山破寺中,寒雨圍爐,可以燒敗葉,烹鮮筍。

鳥啼花落,欣然有會于心。遣小奴,挈癭樽,酤白酒,釂一梨花瓷盞;急取詩卷,快讀一過以咽之,蕭然不知其在塵埃間也。

閉門即是深山,讀書隨處凈土。

千巖競秀,萬壑爭流,草木蒙籠其上,若云興霞蔚。

從山陰道上行,山川自相映發,使人應接不暇;若秋冬之際,猶難為懷。

欲見圣人氣象,須于自己胸中潔凈時觀之。

執筆惟憑于手熟,為文每事于口占。

箕踞于班竹林中,徙倚于青磯石上;所有道笈梵書,或校讎四五字,或參諷一兩章。茶不甚精,壺亦不燥,香不甚良,灰亦不死;短琴無曲而有弦,長謳無腔而有音。激氣發于林樾,好風逆之水涯,若非羲皇以上,定亦稽阮之間。

聞人善則疑之,聞人惡則信之,此滿腔殺機也。

士君子盡心利濟,使海內少他不得,則天亦自然少他不得,即此便是立命。

讀書不獨變氣質,且能養精神,蓋理義收緝故也。

周旋人事后,當誦一部清靜經;吊喪問疾后,當念一通扯淡歌。

臥石不嫌于斜,立石不嫌于細,倚石不嫌于薄,盆石不嫌于巧,山石不嫌于拙。

雨過生涼境閑情,適鄰家笛韻,與晴云斷雨逐聽之,聲聲入肺腸。

不惜費,必至于空乏而求人;不受享,無怪乎守財而遺誚。

園亭若無一段山林景況,只以壯麗相炫,便覺俗氣撲人。

餐霞吸露,聊駐紅顏;弄月嘲風,閑銷白日。

清之品有五:睹標致,發厭俗之心,見精潔,動出塵之想,名曰清興;知蓄書史,能親筆硯,布景物有趣,種花木有方,名曰清致;紙裹中窺錢,瓦瓶中藏粟,困頓于荒野,擯棄乎血屬,名曰清苦;指幽僻之耽,夸以為高,好言動之異,標以為放,名曰清狂;博極今古,適情泉石,文韻帶煙霞,行事絕塵俗,名曰清奇。

對棋不若觀棋,觀棋不若彈瑟,彈瑟不若聽琴。古云:“但識琴中趣,何勞弦上音。”斯言信然。

奕秋往矣,伯牙往矣,千百世之下,止存遺譜,似不能盡有益于人。唯詩文字畫,足為傳世之珍,垂名不朽。總之身后名,不若生前酒耳。

君子雖不過信人,君子斷不過疑人。

人只把不如我者較量,則自知足。

折膠鑠石,雖累變于歲時;熱惱清涼,原只在于心境。所以佛國都無寒暑,仙都長似三春。

鳥棲高枝,彈射難加;魚潛深淵,網釣不及;士隱巖穴,禍患焉至。

于射而得楫讓,于碁而得征誅;于忙而得伊周,于閑而得巢許;于醉而得瞿曇,于病而得老莊,于飲食衣服、出作入息,而得孔子。

前人云:“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游?”不當草草看過。

優人代古人語,代古人笑,代古人憤,今文人為文似之。優人登臺肖古人,下臺還優人,今文人為文又似之。假令古人見今文人,當何如憤,何如笑,何如語?

看書只要理路通透,不可拘泥舊說,更不可附會新說。

簡傲不可謂高,諂諛不可謂謙,刻薄不可謂嚴明,阘茸不可謂寬大。

作詩能把眼前光景,胸中情趣,一筆寫出,便是作者,不必說唐說宋。

少年休笑老年顛,及到老時顛一般,只怕不到顛時老,老年何暇笑少年。

饑寒困苦福將至已,飽飫宴游禍將生焉。

打透生死關,生來也罷,死來也罷;參破名利場,得了也好,失了也好。

混跡塵中,高視物外;陶情杯酒,寄興篇詠;藏名一時,尚友千古。

癡矣狂客,酷好賓朋;賢哉細君,無違夫子。醉人盈座,簪裾半盡;酒家食客滿堂,瓶甕不離米肆。燈燭熒熒,且耽夜酌;爨煙寂寂,安問晨炊。生來不解攢眉,老去彌堪鼓腹。

皮囊速壞,神識常存,殺萬命以養皮囊,罪卒歸于神識。佛性無邊,經書有限,窮萬卷以求佛性,得不屬于經書。

人勝我無害,彼無蓄怨之心;我勝人非福,恐有不測之禍。

書屋前,列曲檻栽花,鑿方池浸月,引活水養魚;小窗下,焚清香讀書,設凈幾鼓琴,卷疏簾看鶴,登高樓飲酒。

人人愛睡,知其味者甚鮮;睡則雙眼一合,百事俱忘,肢體皆適,塵勞盡消,即黃梁南柯,特余事已耳。靜修詩云:“書外論交睡最賢。”旨哉言也。

過份求福,適以速禍;安分遠禍,將自得福。

倚勢而凌人者,勢敗而人凌;恃財而侮人者,財散而人侮。此循環之道。

我爭者,人必爭,雖極力爭之,未必得;我讓者,人必讓,雖極力讓之,未必失。

貧不能享客,而好結客;老不能徇世,而好維世;窮不能買書,而好讀奇書。

滄海日,赤城霞;蛾眉雪,巫峽云;洞庭月,瀟湘雨;彭蠡煙,廣凌濤;廬山瀑布,合宇宙奇觀,繪吾齋壁。少陵詩,摩詰畫;左傳文,馬遷史;薛濤箋,右軍帖;南華經,相如賦;屈子離騷,收古今絕藝,置我山窗。

偶飯淮陰,定萬古英雄之眼;醉題便殿,生千秋風雅之光。

清閑無事,坐臥隨心,雖粗衣淡食,自有一段真趣;紛擾不寧,憂患纏身,雖錦衣厚味,只覺萬狀愁苦。

我如為善,雖一介寒士,有人服其德;我如為惡,雖位極人臣,有人議其過。

讀理義書,學法帖字;澄心靜坐,益友清談;小酌半醺,澆花種竹;聽琴玩鶴,焚香煮茶;泛舟觀山,寓意奕棋。雖有他樂,吾不易矣。

成名每在窮苦日,敗事多因得志時。

寵辱不驚,肝木自寧;動靜以敬,心火自定;飲食有節,脾土不泄;調息寡言,肺金自全;怡神寡欲,腎水自足。

讓利精于取利,逃名巧于邀名。

彩筆描空,筆不落色,而空亦不受染;利刀割水,刀不損鍔,而水亦不留痕。

唾面自干,婁師德不失為雅量;睚眥必報,郭象玄未免為禍胎。

天下可愛的人,都是可憐人;天下可惡的人,都是可惜人。

事業文章,隨身銷毀,而精神萬古如新;功名富貴,逐世轉移,而氣節千載一日。

讀書到快目處,起一切沉淪之色;說話到洞心處,破一切曖昧之私。

諧臣媚子,極天下聰穎之人;秉正嫉邪,作世間忠直之氣。

隱逸林中無榮辱,道義路上無炎涼。

聞謗而怒者,讒之囮;見譽而喜者,佞之媒。

灘濁作畫,正如隔簾看月,隔水看花,意在遠近之間,亦文章法也。

藏錦于心,藏繡于口;藏珠玉于咳唾,藏珍奇于筆墨;得時則藏于冊府,不得則藏于名山。

讀一篇軒快之書,宛見山青水白;聽幾句伶俐之語,如看岳立川行。

讀書如竹外溪流,灑然而往;詠詩如蘋末風起,勃焉而揚。

子弟排場,有舉止而謝飛揚,難博纏頭之錦;主賓御席,務廉隅而少蘊藉,終成泥塑之人。

取涼于箑,不若清風之徐來;激水于槔,不若甘雨之時降。

有快捷之才,而無所建用,勢必乘憤激之處,一逞雄風;有縱橫之論,而無所發明,勢必乘簧鼓之場,一恣余力。

月榭憑欄,飛凌縹緲;云房啟戶,坐看氤氳。

發端無緒,歸結還自支離;入門一差,進步終成恍惚。

李納性辨急,酷尚奕棋,每下子,安詳極于寬緩。有時躁怒,家人輩則密以棋具陳于前,納睹便欣然改容,取子布算,都忘其恚。

竹里登樓,遠窺韻士,聆其談名理于坐上,而人我之相可忘;花間掃石,時候棋師,觀其應危劫于枰間,而勝負之機早決。

六經為庖廚,百家為異饌;三墳為瑚璉,諸子為鼓吹;自奉得無大奢,請客未必能享。

說得一句好言,此懷庶幾才好.攬了一分閑事,此身永不得閑。

古人特愛松風,庭院皆植松,每聞其響,欣然往其下,曰:“此可浣盡十年塵胃。”

凡名易居,只有清名難居;凡福易享,只有清福難享。

賀蘭山外虛兮怨,無定河邊破鏡愁。

有書癖而無剪裁,徒號書廚;惟名飲而少醞藉,終非名飲。

飛泉數點雨非雨,空翠幾重山又山。

夜者日之余,雨者月之余,冬者歲之余。當此三余,人事稍疏,正可一意問學。

樹影橫床,詩思平凌枕外;云華滿紙,字意隱躍行間。

耳目寬則天地窄,爭務短則日月長。

秋老洞庭,霜清彭澤。

聽靜夜之鐘聲,喚醒夢中之夢;觀澄潭之月影,窺見身外之身。

事有急之不白者,寬之或自明,毋躁急以速其忿;人有操之不從者,縱之或自化,毋操切以益其頑。

士君子貧不能濟物者,遇人癡迷處,出一言提醒之;遇人急難處,出一言解救之,亦是無量功德。

處父兄骨肉之變,宜從容,不宜激烈;遇朋友交游之失,宜剴切,不宜優游。

問祖宗之德澤,吾身所享者,是當念其積累之難;問子孫之福祉,吾身所貽者,是要思其傾覆之易。

韶光去矣,嘆眼前歲月無多,可惜年華如疾馬;長嘯歸與,知身外功名是假,好將姓字任呼牛。

意慕古,先存古,未敢反古;心持世,外厭世,未能離世。

苦惱世上,度不盡許多癡迷漢,人對之腸熱,我對之心冷;嗜欲場中,喚不醒許多伶俐人,人對之心冷,我對之腸熱。

自古及今,山之勝多妙于天成,每壞于人造。

畫家之妙,皆在運筆之先,運思之際;一經點染便減機神。

長于筆者,文章即如言語;長于舌者,言語即成文章。昔人謂“丹青乃無言之詩,詩句乃有言之畫”;余則欲丹青似詩,詩句無言,方許各臻妙境。

舞蝶游蜂,忙中之閑,閑中之忙;落花飛絮,景中之情,情中之景。

五夜雞鳴,喚起窗前明月;一覺睡起,看破夢里當年。

想到非非想,茫然天際白云;明至無無明,渾矣臺中明月。

逃暑深林,南風逗樹;脫帽露頂,沉李浮瓜;火宅炎宮,蓮花忽迸;較之陶潛臥北窗下,自稱羲皇上人,此樂過半矣。

霜飛空而漫霧,雁照月而猜弦。

既景華而凋彩,亦密照而疏明;若春陽之揚蘤,似秋漢之含星。

景澄則巖岫開鏡,風生則芳樹流芬。

類君子之有道,入暗室而不欺;同至人之無跡,懷明義以應時。

一翻一覆兮如掌,一死一生兮如輪。  

2010-08-22 07: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