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中小學生身體、言語和間接欺負的性別差異    ——中國與英國的跨文化比較
中小學生身體、言語和間接欺負的性別差異    ——中國與英國的跨文化比較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圖分類號:B84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1-5973(2004)03-0021-04
      一、問題提出
    攻擊行為的性別差異問題一直是攻擊研究,也是性別差異研究領域的重要課題之一。欺負(bullying)是一種特殊類型的攻擊行為。欺負區別于攻擊的特點有二:欺負行為雙方力量的不均衡性;欺負行為的重復發生性,即欺負者與受欺負者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形成穩定的欺負——受欺負關系。欺負行為對欺負行為雙方以及學校和社會秩序都有消極的影響[1]。
    與攻擊行為的類型劃分相一致,欺負行為就其實施方式而言可以分為身體欺負、言語欺負與間接欺負。身體欺負(physical bullying)是指利用身體動作直接對受欺負者實施的攻擊,如打人,踢人,以及損壞、搶奪他人財物等。言語欺負(verbal bullying)是指通過口頭言語形式直接對受欺負者實施的攻擊,如罵人,羞辱,諷刺,起外號等。間接欺負(indirect bullying)是通過第三方來實施的欺負行為。間接欺負中包含社會操縱,是“利用同伴中的社會關系來傷害他人的迂回行為”[2],包括背后說人壞話,對他人講不要和對方做朋友等。
    Smith等人[3,4,5,6]的研究發現,男生易受身體欺負,而女生易受間接欺負。而張文新等對中國中小學兒童的研究未能重復Smith等人的研究結論。他們的研究發現,男孩受到的身體欺負與間接欺負均多于女孩,受言語欺負的比例的性別差異不顯著[1,7]。
    顯然,在考慮了不同的欺負行為形式后,關于欺負行為性別差異的研究發現并不完全一致。造成這些研究發現并不完全一致的可能原因在于,欺負行為的發生不僅受兒童性別的影響,而且還與兒童的年齡以及所生活的社會文化背景有關。因此,關于不同類型的欺負發生的性別差異的考察必須考慮各種類型的欺負行為隨兒童年齡以及文化背景的差異。
    中國與英國分別屬于東方與西方文化。兩國的社會文化背景存在較大差別。已有研究發現,總體上中國中小學兒童中欺負行為的發生率低于英國中小學,在對待欺負問題的態度上中國兒童的態度更為積極。本研究的目的是考察中國與英國兩種社會文化背景下中小學兒童受到各種類型的欺負的差異以及兩國兒童受到各種類型的欺負的性別差異情況。
      二、方法
    中國兒童樣本由來自山東省和河北省的城市、縣城和農村三類地區的10所小學和9所初中的8792名兒童組成,其中小學兒童3801名(男孩2041名,女孩1760名),初中兒童4991名(男孩2550名,女孩2441名)。英國樣本由1061名兒童組成,他們來自英國渥斯特郡的10所小學和3所初中,其中小學兒童603名(男孩296名,女孩307名),初中兒童458名(男孩240名,女孩218名)。
    工具采用修訂的Olweus兒童欺負問卷[8]中的受欺負類型分量表及其他有關題目作為測查工具。問卷的修訂采取了回譯的辦法,從而保證了中英兩國所使用的問卷的一致性。問卷分小學版和初中版,小學版中間接欺負的測量項目為:在課間休息時,其他同學不愿意跟你一起玩,結果你只好自己一個人玩。這樣的事情經常發生嗎?選項為“本學期沒發生過”、“本學期只發生過一兩次”、“時常發生”、“大約一周一次”和“一周好幾次”。如果被試選擇“時常發生”或更多,那么就是受到間接欺負了。身體欺負和言語欺負的測量題目為:別人是怎樣欺負你的?選項為(1)本學期我沒有受到過期負;(2)別人因我說話口音難聽而罵我;(3)由于其他方面的原因而罵我;(4)打或踢我;(5)用其他方法欺負我。如果被試選擇了(2)或(3),那么就是受到言語欺負了;如果選擇了(4),則為受到身體欺負了。
    初中版中間接欺負的測量題目為:1.故意不讓我參加某些活動,把我排斥在他們的朋友之外,或者讓他們的朋友完全不理睬我;2.散布關于我的謠言,并試圖使其他人不喜歡我。如果這兩種行為的任何一種“時常”或更頻繁地發生,則被認為受到間接欺負了。身體欺負的測量題目為:1.打、踢、推、撞或者威脅我;2.強迫向我要錢,或者拿走或損壞我的東西。如果這兩種行為的任何一種“時常”或更頻繁地發生,則被認為受到身體欺負了。言語欺負的測量題目為:1.給我起難聽的外號罵我或者取笑諷刺我;2.因我說話口音和他們不同而給我起難聽的外號。如果這兩種行為的任何一種“時常”或更頻繁地發生,則被認為受到言語欺負了。
    問卷調查均采用匿名的自我報告形式,以班級為單位進行集體施測。主試由心理學專業碩士研究生或研究者親自担任。中國樣本的數據收集工作分別于1998年11月中下旬和1999年11月中下旬兩次完成。英國樣本的數據收集時間是1998年11月至12月中旬。
    使用Foxbase 2.0進行數據錄入,SPSS10.0進行數據分析。
      三、結果分析
      (一)身體欺負的差異比較
      1.中英兩國中小學中身體欺負發生率以及小學和初中兒童中身體欺負發生率的總體比較
    對中英兩國中小學兒童中身體欺負的發生率進行2X2獨立性{B4O925}檢驗。結果表明,兩國中小學兒童中身體欺負的發生率不存在差異({B4O925}=1.150,df=1,p>0.05)(中國中小學兒童中受到身體欺負的比例為12.8%,英國中小學兒童中受到身體欺負的比例為11.6%)。
    對小學和初中兒童受身體欺負的比率進行2X2獨立性{B4O925}檢驗。結果表明,小學和初中兒童中身體欺負的發生率存在極其顯著的差異({B4O925}=236.299,df=1,P<0.001),小學兒童中身體欺負的發生率高于初中兒童(小學兒童中受到身體欺負的比例為18.3%,初中兒童中受到身體欺負的比例為8.0%)。
      2.中國與英國中小學兒童中身體欺負發生率的性別差異
    對中國小學和初中男女兒童中身體欺負的發生率分別進行2(是否受到身體欺負)X2(男生與女生)獨立性{B4O925}檢驗。結果表明,中國小學和初中兒童中身體欺負發生率均存在極其顯著的性別差異(小學:{B4O925}=15.310,df=1,初中:{B4O925}=46.002,df=1,Ps<0.001),無論小學還是初中,男生中身體欺負的發生率均顯著高于女生中身體欺負的發生率。
    對英國小學和初中男女兒童中身體欺負的發生率分別進行2(是否受到身體欺負)X2(男生與女生)獨立性{B4O925}檢驗。結果表明,英國小學兒童中身體欺負發生率存在極其顯著的性別差異({B4O925}=13.720,df=1,P<0.001),男生中身體欺負的發生率顯著高于女生中身體欺負的發生率。英國初中生中身體欺負發生率的性別差異不顯著({B4O925}=2.860,df=1,P>0.05),但由圖2可以看出,英國初中男生比女生更多地受到身體欺負。
    附圖{B4O926}
      圖1 中英小學男女兒童受身體欺負的比例
    附圖{B4O927}
      圖2 中英初中男女兒童受身體欺負的比例
      (二)言語欺負的差異比較
      1.中英兩國中小學中言語欺負發生率以及小學和初中兒童中言語欺負發生率的總體比較
    對中英兩國中小學兒童中言語欺負的發生率進行2X2獨立性{B4O925}檢驗。結果表明,兩國中小學兒童中言語欺負的發生率存在極其顯著的差異({B4O925}=63.758,df=1,p<0.001),中國中小學生中言語欺負的發生率低于英國中小學(中國中小學兒童中受言語欺負的比例為31.0%;英國中小學兒童中受言語欺負的比例為43.2%)。
    對小學和初中兒童受言語欺負的比率進行2X2獨立性{B4O925}檢驗。結果表明,小學和初中兒童中言語欺負的發生率存在極其顯著的差異({B4O925}=478.482,df=1,p<0.001),小學兒童中言語欺負的發生率高于初中兒童(小學兒童中受言語欺負的比例為43.8%;初中兒童受言語欺負的比例為23.1%)。
      2.中國與英國中小學兒童中言語欺負發生率的性別差異
    對中國小學和初中男女兒童中言語欺負的發生率分別進行2(是否受到言語欺負)X2(男生與女生)獨立性{B4O925}檢驗。結果表明,中國小學生中男生和女生受言語欺負的比率不存在顯著差異({B4O925}=2.831,df=1,p>0.05),初中男生受言語欺負的比率高于初中女生({B4O925}=40.535,df=1,p<0.001)。
    對英國小學和初中男女兒童中言語欺負的發生率分別進行2(是否受到言語欺負)X2(男生與女生)獨立性{B4O925}檢驗。結果表明,英國小學男生和女生受言語欺負的比率存在顯著差異({B4O925}=5.348,df=1,p<0.05),女生受言語欺負的比率高于男生。初中男生和女生受言語欺負的比率差異不顯著({B4O925}=0.078,df=1,p>0.05)。
    附圖{B4O928}
      圖3 中英小學男女兒童受言語欺負的比例
    附圖{B4O929}
      圖4 中英初中男女兒童受言語欺負的比例
      (三)間接欺負發生率的差異比較
      1.中英兩國中小學中間接欺負發生率以及小學和初中兒童中間接欺負發生率的總體比較
    對中英兩國中小學兒童中間接欺負的發生率進行2X2獨立性{B4O925}檢驗。結果表明,兩國中小學兒童中間接欺負的發生率存在極其顯著的差異({B4O925}=65.887,df=1,p<0.001),中國中小學生中間接欺負的發生率低于英國中小學(中國中小學兒童中受間接欺負的比例為11.8%;英國中小學兒童中受間接欺負的比例為20.5%)。
    對小學和初中兒童受間接欺負的比率進行2X2獨立性{B4O925}檢驗。結果表明,小學和初中兒童中間接欺負的發生率存在極其顯著的差異({B4O925}=188.048,df=1,p<0.001),小學兒童中間接欺負的發生率高于初中兒童(小學兒童中受間接欺負的比例為17.8%;初中兒童中受間接欺負的比例為8.6%)。
      2.中國與英國中小學兒童中間接欺負發生率的性別差異
    對中國小學和初中男女兒童中間接欺負的發生率分別進行2(是否受到間接欺負)X2(男生與女生)獨立性{B4O925}檢驗。結果表明,中國小學和初中兒童中間接欺負發生率均存在極其顯著的性別差異(小學:{B4O925}=47.974,df=1,初中:{B4O925}=23.202,df=1,Ps>0.001),無論小學還是初中,男生中間接欺負的發生率均顯著高于女生中間接欺負的發生率。
    對英國小學和初中男女兒童中間接欺負的發生率分別進行2(是否受到間接欺負)X2(男生與女生)獨立性{B4O925}檢驗。結果表明,英國小學兒童中間接欺負發生率存在極其顯著的性別差異({B4O925}=10.170,df=1,p<0.001),女生中間接欺負的發生率顯著高于男生中間接欺負的發生率。英國初中生中間接欺負的發生率的性別差異不顯著({B4O925}=1.570,df=1,p>0.05),但由圖6可以看出,英國初中女生比男生更多地受到中間接欺負。
    附圖{B4O930}
      圖5 中英小學男女兒童受間接欺負的比例
    附圖{B4O931}
      圖6 中英初中男女兒童受間接欺負的比例
      四、討論
    本研究發現,小學兒童受到三類欺負的比例均高于初中兒童。這與已有關于兒童受欺負經歷的年齡特點的研究結果相一致。兒童受欺負的比例隨年齡增長而下降,其主要原因包括兩個方面:第一,兒童通常被年長于自己、在身體等方面存在優勢的同伴欺負。隨著年齡的增長,在同伴互動中兒童逐漸擺脫了體力等方面的不利地位,因而受欺負的比例發生了下降。第二,隨著年齡的增長.兒童的認知及社會認知能力增強,在社會化過程中也逐漸養成了更加符合社會規范的行為習慣,他們知道哪些行為是符合規范的,哪些是不符合規范的,因而實施欺負行為的可能性減小了,從而受欺負者的人數也減少了。此外,年幼兒童在報告其受欺負經歷時存在著一種“泛化”的傾向,即傾向于把一些不是欺負的行為報告為欺負,而年長兒童對其受欺負的經歷的報告會更符合欺負的定義。年幼兒童報告其受欺負經歷時的“泛化”傾向,也可能是造成研究發現隨年齡增長受欺負發生率下降的原因之一。
    本研究發現,除身體欺負外,中國兒童受到言語及間接欺負的比例均低于英國中小學兒童。這與已有欺負/受欺負普遍性的研究結果[7]是一致的。這種差異與中英兩國的社會背景以及文化價值觀有關。社會文化價值觀一方面會影響個體發展過程中對攻擊的社會化過程,另一方面還對在日常社會生活中暴力的動力學有影響[9]。因而社會規范和價值觀對攻擊和暴力有決定作用。文化價值觀的這種影響作用是通過起對攻擊態度的變化而實現的。Fujihara等人[10]關于日本、美國和西班牙18到21歲青少年對身體、言語以及間接言語欺負的接受性的比較研究發現,相對于美國和西班牙青少年,日本青少年對間接言語欺負的接受性較低。這表明在東方集體主義定向的文化價值觀下,人們更不能接受間接言語攻擊。我們先前的研究則發現,中國兒童對待欺負的態度比英國兒童更積極[11]。顯然,對待欺負的態度的這些差異會影響不同社會文化背景中欺負行為的發生率。
    無論中國還是英國,男生均比女生受到更多的身體欺負。這與已有大量研究結論相一致。中國中小學中男生受到的言語及間接欺負均多于女生,而英國女生受到的間接欺負多于男生。這一結果表明,男女兒童中各種形式的欺負的發生率的性別差異具有文化變異性。欺負行為的發生除受男女兒童自身的生理及認知和社會認知、行為習慣等方面的影響外,社會文化因素也對欺負的發生產生影響,這種作用主要是通過態度來實現的。已有研究[9,10]揭示東方集體主義文化和西方個人主義文化背景中人們對待不同類型的攻擊欺負的態度存在差異。因此在考察各種類型的欺負行為的性別差異時,必須考山東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科版濟南21~24B4心理學紀林芹/張文新/Kevin Jones/Nannette Smith20042004本研究采用修訂的Olweus欺負/受欺負問卷對8792名中國中小學生和1061名英國中小學生受到身體、言語以及間接欺負的性別差異進行跨文化比較。結果發現:(1)總體上,小學生受到三種形式的欺負的比例均高于初中生;中國中小學中言語與間接欺負的發生率低于英國中小學。(2)無論中國還是英國,男生比女生受到更多的身體欺負。(3)中國小學和初中男生比女生更多地受到言語欺負,英國小學女生則比男生更多地受到言語欺負。(4)中國小學和初中男生比女生更多地受到間接欺負;在英國則相反,無論小學還是初中,女生中間接欺負的發生率均高于男生。身體欺負/言語欺負/間接欺負/性別差異/跨文化比較
    physical bullying/verbal bullying/indirect bullying/gender differences/cross-cultural comparison





付Gender Differences of Physical,Verbal,and Indirect Bullying among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Children:A Cross-Cultural Comparison between China and Britain
  Ji Linqin 1 Zhang Wenxin 1 Kevin Jones 2 Nannette Smith 2
  (1.Department of Psychology,Shandong Normal University,Jinan,Shandong,250014;2.Department of Education,University College Worcester,Worcester,WR26AJ,U.K.)The revised Olweus Bully/Victim Questionnaire was adm inistered on 8792 Chinese and 1061 British primary.and secondary school children to explore the cultural variations of gender differences in terms of prevalence of physical,verbal,and indirect bullying.In general,there were more primary school children who experienced all the three kinds of bullying than secondary school children,and less Chinese children experienced verbal and indirect bullying than British children.In both China and Britain,more boys experienced physical bullying than girls.In China,more boys suffered from verbal bullying than girls in both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and in Britain,more girls in primary school suffered verbal bullying than boys.The prevalence rate of indirect bullying was higher among Chinese boys than that among girls in both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while in Britain,the case was reversed,that is,there were more girls experienced indirect bullying than boys in both primary and secondaxy schools.紀林芹(1979- ),女,山東惠民人,山東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助教;山東師范大學 教育科學學院,山東 濟南,250014;
    張文新(1962- ),男,山東青州人,山東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山東師范大學 教育科學學院,山東 濟南,250014;
    Kevin Jones(1949- ),男,英國渥斯特人,英國渥斯特大學學院教育學院高級講師、博士;英國渥斯特大學學院 教育系,英國 渥斯特
    Nannette Smith(1951- ),男,英國渥斯特人,英國渥斯特大學學院教育學院高級講師,博士。英國渥斯特大學學院 教育系,英國 渥斯特 作者:山東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科版濟南21~24B4心理學紀林芹/張文新/Kevin Jones/Nannette Smith20042004本研究采用修訂的Olweus欺負/受欺負問卷對8792名中國中小學生和1061名英國中小學生受到身體、言語以及間接欺負的性別差異進行跨文化比較。結果發現:(1)總體上,小學生受到三種形式的欺負的比例均高于初中生;中國中小學中言語與間接欺負的發生率低于英國中小學。(2)無論中國還是英國,男生比女生受到更多的身體欺負。(3)中國小學和初中男生比女生更多地受到言語欺負,英國小學女生則比男生更多地受到言語欺負。(4)中國小學和初中男生比女生更多地受到間接欺負;在英國則相反,無論小學還是初中,女生中間接欺負的發生率均高于男生。身體欺負/言語欺負/間接欺負/性別差異/跨文化比較
    physical bullying/verbal bullying/indirect bullying/gender differences/cross-cultural comparison





2013-09-10 20:4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