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中心語驅動短語結構語法評介
中心語驅動短語結構語法評介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 關于語言是符號系統的理論
  中心語驅動短語結構語法(Head-Driven Phrase Structure Grammar,以下簡稱HPSG)是一種語言理論,不只是研究句子,也研究小于句子的短語和詞,以及大于句子的話語。其創始人是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的Carl Pollard和斯坦福大學的Ivan A.Sag。1994年他們合著的《中心語驅動短語結構語法》出版,標志著這一理論的成熟。陸儉明先生在2003年6月16日主持的一次博士論文答辯會上曾說,現在的語言理論是小句法、大詞庫。HPSG就是這樣的一種語言理論。
  最近半個世紀以來,語言理論的許多變化都可以歸到Chomsky。1970年以前,在轉換一生成語法里,句法部分的轉換規則承担了大量的語言描寫的任務,造成轉換一生成語法的生成能力過于強大。(注:轉換語法的出現是為了解決上下文無關語法生成能力的不足。然而,20世紀70年代,P.S.Peters和R.Ritchie(1971)等學者撰文論證Chomsky的轉換語法實際上是一種“無限制的改寫系統”(Newmeyer 1980:175)。這就是說,轉換語法矯枉過正了。)于是,Chomsky提出不能讓轉換規則承担太多的語言描寫的任務,語言學的各個組成部分應有合理的分工,有些語言事實應放到詞庫去描寫。這就是Chomsky的詞匯主義假設。既然轉換規則的生成能力過于強大,約束語法生成能力的一個辦法是放棄“轉換”這一概念。HPSC,跟詞匯—功能語法(Lexical-Functional Grammar,即LFG)、廣義短語結構語法(Generalized Phrase Structure Grammar,即GPSG)一樣,采取的就是這樣一種辦法。這些語法都是生成語法,但不是轉換語法。Chomsky不只削弱了轉換規則,同時也大大削弱了短語結構規則。由于詞與規則之間的關系是詞選擇規則,如果一個詞的詞條已經記錄了該詞的搭配關系,句法學的短語規則是不需要的。Chomsky說語法沒有規則、只有原則的道理就在于此。HPSG跟LFG和GPSC相比,詞的詞條記錄的信息更為豐富。值得注意的是,HPSG中的短語結構規則并非傳統意義上的短語爺構規則,其數量少,概括力很強。
    1.1 符號的特征結構
  用特征描寫語言由來巳久,最早見于音位學,后擴展到句法學,最典型的莫過于廣義短語結構語法。GPSG把句法范疇定義為從特征到值的函數。(注:說得更確切一點,句法范疇是從特征到值的偏函數(Gazdar et al 1985:24)。有關這一概念,可參見方立(1997)。)HPSG繼承了GPSG中的不少描寫手段。
  下面的矩陣是對“she”(她)的特征結構所作的表達。從整體上觀察這個矩陣,可以看到,這個特征結構由多個層層內嵌的特征結構組成。每個特征結構的左下方都有一個小寫的斜體詞,這是對特征結構的分類。它們之間的關系是:右側的是左側的屬類。(注:確切地說,是一種偏序。有關這個概念,可參見方立(1997)。)從左向右看,這個矩陣所說的是,在符號系統中,she屬于詞,它有PHON(音位)和SYNSEM(句法語義)兩個特征,其中,音位特征大致相當于Chomsky的管約論(Government-Binding Theory,簡稱GB理論)中的語音式(PF)提供的信息。PHON的取值應是一串音位,為了表達方便,HPSG用詞的拼寫形式表示。這也說明HPSG探索的重點是語言符號的SYNSEM特征。特征SYNSEM的值是synsem(小寫表示特征結構塑造的語言客體),它也是一個特征結構,在這個結構中LOCAL(局部)是特征,其值是local,它又是一個特征結構,共含有三個特征CATEGORY(范疇)、CONTENT(語義內容)和CONTEXT(語境)。(注:既然從特征到值可以看做是函數,那么矩陣所表現的從特征到值層層相套的關系也就可以被看做是從函數到函數的關系。)CATEGORY和CONTENT分別承載著大致相當于GB理論中的D—結構和邏輯式(LF)所提供的信息。
  (1)
  附圖H1NC170.JPG
  在進一步對它們的值作探索以前,有必要對特征SYNSEM和LOCAL作更多的說明。
  SYNSEM是句法特征和語義特征的合二而一,為什么不分開描寫?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引入結構共享(structure sharing)這一概念。所謂結構共享,就是兩種不同的通路最后到達的是同一個結構。矩陣中的兩個H1NC171.JPG來自不同的通路,它們的匯合點都是ref(指稱)這個特征結構。當然,這個說法并沒有真正回答為什么句法特征和語義特征需要合二而一。不過,正如我們在以后會看到的,類似于H1NC171.JPG的標記也可在特征SUBCAT(次范疇)的值中出現。結構共享是HPSG中最重要的描寫手段,有點像GB理論里的“α-移動”,許多語言現象都可使用這一手段得到描寫。
  HPSG區分LOCAL和NONLOCAL(非局部)兩種特征。LOCAL特征以局部結構為其值,所謂局部結構就是指只含母子成分的結構,亦即一條直接支配規則生成的結構。NONLOCAL特征用于描寫無界限依賴結構(unbounded dependency construction,簡稱UDC,也稱做遠距離依賴結構)。無界限依賴結構是Chomsky在早期理論里引入“轉換”這一手段的理據之一。
  下面我們繼續考察CATEGORY、CONTENT和CONTEXT這三個特征。
  CATEGORY的值是客體cat(系category的縮略)。該客體又有兩個特征,即HEAD(中心特征)和SUBCAT。HEAD的值是符號的句法范疇(亦即詞性),此處為noun(名詞),它又是一個特征結構,CASE(格)為特征,nom(主格,系nominative的縮略)是值。可以看出,HPSG跟GB理論不一樣。它沒有獨立的格理論,格的指派是在詞條中完成的。SUBCAT的值是符號的價,即一個符號跟什么符號組合才能滿足搭配關系。此處的值為<>,表示空的意思,即對搭配沒有特定的要求。確切地說。所謂價是指補語(complement)。舉一個具體的例子H1NC172.JPG。它表達的是一個動詞“gives”的搭配要求:第一個NP(名詞短語)為主語;第二個NP(acc系accusative(賓語)的縮略)為間接賓語;第三個NP為直接賓語,它們都是補語。可以看出,在HPSG中,補語的外延較寬,在GB理論中,主語屬標志語(specifier)。在補語的分類上,HPSG跟詞匯功能語法(Lexical Functional Grammar)為一派,GB理論和GPSG為另一派,熟悉GB理論的讀者或許會提出這樣一個問題:主語的格是如何指派的?跟GB理論不一樣,HPSG并不設立INFL(屈折,inflection的縮略)這樣一個抽象的成分,通過它給主語指派格,主語的格是直接由動詞指派的,確切地說,是由定式動詞指派的。但有一點HPSG跟GB理論是一致的,即非定式動詞不能給主語指派格。
  CONTENT(與語境無關的語義內容)的值是ppro(人稱代詞,personal pronoun的縮略),該客體又有兩個特征:INDEX(指標)和RESTR(制約條件,restriction的縮略)。INDEX的值是客體ref(指稱名詞,referential NP的縮略),它包含三個特征:PER(人稱)、NUM(數)和GEND(性)。它們的值分別是3rd(第三人稱)、sing(單數)和fem(女性)。指標所起的作用類似于GB理論中的名詞或名詞短語帶的指標。RESTR是對INDEX的限制,符號{ }為空集,即無制約的意思。下面舉一個普通名詞book(書)的例子:
  (2)
  附圖H1NC173.JPG
  book跟she不一樣,它不是人稱代詞,所以用npro(非人稱代詞,nonpronoun的縮略)表示。index的下屬是指稱名詞,表示存在的there,以及表示天氣、時間的it。因此,此處的index實際上是指稱名詞。RESTR的值不是一個空集。而是一個psoa(參數事態,parametrized state-of-affairs的縮略),有關這一概念下面會有專門討論。psoa又有兩個特征:RELN(關系,relation的縮略)和INST(個例,instance的縮略)。它們的值分別是book和H1NC171.JPG。上面說過,像H1NC171.JPG這種標記都是指結構共享。
  Pollard和Sag不僅研究句法理論,而且也研究語義理論,尤其是情景語義學(Situation Semantics),因此他們的語義解釋引入了不少情景語義學的概念。先談談“情景”。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人,也有各種各樣的物,他們之間總是具有這樣或那樣的關系。情景就是指局部范圍內產生的這種關系。因此,情景是相對于整個世界而言的。
  每種關系都有一些論元角色(argument role),每個論元角色跟一定的物體相關。論元角色在HPSG中叫做語義角色(semantic role),相當于GB理論中的題元角色(θ-role)。語義角色的指派在HPSG中也是在詞條中完成的。有些物體担當某種論元角色是合適的,有些就不合適。決定什么樣的物體指派給某種論元角色是合適的條件就叫做合適性條件(appropriateness condition)。當每個論元角色都有合適的物體担當,我們就會面臨這樣一個“問題”(情景語義學中稱做issue,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亦即必須做出判斷:某關系是否存在于這些物體之中?無論我們用肯定方式還是用否定方式解決問題都可以看作是一種事態(state-of-af-fairs)。情景語義學把這兩種解決問題的方式都稱作歸向性(polarity)。肯定常用1表示。否定用0表示。參數事態也是一種事態,某一關系的傾向性已經確定,但某些論元角色尚無具體的物體充當。不妨以“《LAUGHING,x·y;0》”(詳見:Gawron & Peters 1990:17-18)為例。這個例子表達的是一種“笑”(LAUGHING)的關系。形成一種笑的關系至少需要兩種論元角色,即笑的人和笑發生的時間,x和y表示這兩種論元角色都沒有得到體現,故名參數。如果把x靠到(anchor)Julius Caesar(愷撒,羅馬獨裁者),并且把y靠到2002年10月10日這個時間,那么這個參數事態也就變成了一個一般的事態。(注:“靠到”(anchor)不僅是情景語義學中的一個術語,而且也是語用學中的一個術語。它很像邏輯中的“變元指派函數”(variable assignment function)。但二者的運作方式是不一樣的:前者把“參數”指派給具體的人或物;后者則把具體的人或物指派給“變元”。有關“變元指派函數”可參見方立(1997)。)上面說過,0表示否定的歸向性,綜合起來也就是說,愷撒在2002年10月20日沒有笑。
  現在,讓我們回過頭來考察例(2)中的psoa(參數事態),它起的作用就是限制book(書)。具體地說,當book在a book(一本書)中有所指時,上面這個“index”必須靠到一個物體,使得某個物體是一本書這一關系能成立。“INSTH1NC171.JPG”要求的就是這樣一個個例(如果是一個含有全稱量詞(如every)的名詞短語,則必須靠到情景中的每一本書上)。可以看出,“index”就是參數。(注:上面,我們討論了“靠到”與“變元指派函數”的關系,也提到了“參數”與“變元”兩個概念。其實,這兩個概念差不多也是等價的,區別在于“參數”是數學模型中的概念;“變元”則是邏輯中的概念。)
  CONTEXT(與語境有關的語義內容)的值是context這個客體。該客體含有特征BACKGR(背景,background的縮略)。所謂背景,主要指先設、約規含義等。該特征的值同樣是一個psoa。這個psoa與CONTENT中的psoa的區別在于:CONTENT中的psoa涉及的是詞語的字面意義,或稱抽象意義;CONTEXT中的psoa涉及的則是詞語的先設、約規含義等。就例(1)而言,后者要求所指對象必須是一位女性,這是先設意義。
    1.2 普遍原則
  一個由詞或詞組組成的合格短語在特征結構方面必然會受到一些條件的制約。正如在GB理論中有一些普遍的制約語言結構的原則,HPSG中也有一些類似的原則。現在我們看看句子“Kim glves Sandy Fido”中的短語是如何受到制約的。下面的表達式(3)跟GB理論中的樹形圖表達式是有差別的,它也是一種圖論表達式。它的特點是在每一條弧(為了方便起見畫成了線)上都有一個符號,C指補語(complement的縮略),H指中心語(head的縮略)。可以看出,這是一種中心語(補語結構。當我們說某一語言客體是中心語、補語(主語,間接賓語和直接賓語等)或修飾語時,我們說的是某一語言客體的句法功能(亦稱語法關系);當我們說它是詞、短語(名詞短語,動詞短語等),或句子時,我們指的是所屬范疇。在句子的合格性分析中同時提供兩種信息,說明在理論的奠基人看來句法功能是不可替換的,是語言描寫的基本手段。
  (3)
  附圖H1NC174.JPG
  從下往上看,該圖說的是VP[fin](定式動詞短語)“gives Sandy Fido(把Fido給Sandy)”有三個下屬成分,即中心語gives(給)和兩個補語Sandy(人名)和Fido(愛畜名)。再往上看,該圖說的是S[fin](定式句子)有中心語“gives Sandy Fido”和補語“Kim”(人名)兩個下屬成分。此圖出現了許多帶數字的牌,掛同一數字牌的詞短應理解為句法語義標記同一。顯然,句法語義同一,必然指標同一,反之則不然。下面,不妨考察檢查短語合格性的兩條普遍原則:
  A.次范疇原則(Subcategorization Principle)
  在含有中心語的短語中,中心語的次范疇值是整個短語次范疇中的補語和子節補語的句法語義值按照間接程度由弱至強的聯結。
  B.中心特征原則(Head Feature Principle)
  如果一個短語含有中心語,那么整個短語的中心特征的值跟中心語的中心特征的值結構共享。
  次范疇原則中的“間接”跟格有關系。所謂“間接程度由弱至強的聯結”可以理解為“從主語到間接賓語到直接賓語(到其他補語)的聯結”。可以看出,此結構符合次范疇原則,因為中心語“gives”的次范疇值H1NC175.JPG上面我們對尖括號〈〉已經作過說明,說它是表示空的意思。“空”有兩種解釋:一是對次范疇沒有要求;二是次范疇的要求已經得到滿足。(注:“滿足”的英語說法是“saturated”。文章中我們討論了情景語義學中的一些概念,包括“事態”、“參數事態”。跟這些概念相關的還有“未滿足事態”(unsaturated states-of-affairs)這一概念。下面這個例子可以說明什么是“未滿足事態”(參見Gawron & Peters 1990:19-20):《EATING,eater:a;1》。大寫詞“EATING”表示的是一種“吃的關系”,吃者(eater)這一元角色已有“a”(一個具體的人)担當,“1”表示這個關系成立,顯然,這是一種事態。但這一事態是不完整的,因為“吃的東西”(eaten)這一元角色并沒有得到滿足,故名“未滿足事態”。同樣的道理,圖(3)中,我們還需要有一個“給物的人”才能滿足句子表達的“給的關系”。)
  HPSG中的次范疇原則跟范疇語法(categorial grammars,常叫作CG)中的組合原則是一致的。(注:對圖(3)中的結構運算方式,也可以看做是自下而上地消去相同的語類,可以概括為x/y·y=x。用句術語來表達的話,這就叫做泛函運算(functional application),有關這一概念,可參見方立(1997)。)
  (3)同時也符合中心特征原則:gives、gives Sandy Fido、Kim gives Sandy Fido掛的是同一個牌H1NC176.JPG,意思是說它們的中心特征的值是一致的,即verb[fin])。
  次范疇原則和中心特征原則加在一起相當于GB理論中的投射原則(Projection Principle)。這是否是倒退呢?并不能簡單地這樣講。原則當然是越少越好,但原則少必須以原則所包含的內容少才真正有意義,GB理論中的投射原則所包含的內容卻是很豐富的。
  一個短語是否合格還要受到其他的一些普遍原則的檢驗。這些原則包括直接支配原則、量詞繼承原則、語義原則和標志特征原則。
  直接支配原則含有5種格式。其中,格式(1)實質上就是X階理論中的第一種格式的結構,亦即:X’’→Specifier X’。格式(2)則相當于X階理論中的另一種結構,即:X’→H1NC177.JPGComplement。格式(3)是對主謂倒裝結構的描寫,給人的感覺要比GB理論中的主語(助動詞倒裝規則(Subject-Aux Inversion)所作的描寫更簡單些。格式(4)用于描寫諸如“that John left”或“for John to leave”等的結構。結構中的“that”和“for”為標記語,其后跟隨的是中心語。在HPSG中,標記語被認為具有選擇搭配的權利。如同中心語—標記語結構一樣,中心語—修飾語結構中也有一個誰選擇誰的問題。Pollard和Sag曾認為中心語選擇修飾語,在1994年出版的著作中放棄了原來的立場,改而認為修飾語選擇中心語。
  (4)
  附圖H1NC178.JPG
  在像“every book”這樣一種含有量詞的結構中,普通名詞“book”與量詞“every”究竟是誰選擇誰呢?Pollard和Sag認為是二者相互選擇,下面的圖(6)說明“book”是中心語,它的次范疇要求是<H1NC176.JPG>,即左邊的限定詞(det,determiner的縮略)“every”。而“every”通過標志特征(SPEC)要求“book”的整個句法語義結構作為它的選擇對象。讀者或許會問:為什么弄得這么復雜?首先,有些語言事實描寫起來本身就很復雜;其次,這是Pollard和Sag所做的假設,認為像“every book”這樣一類短語的句法語義是由限定語而不是中心語決定的,這就是他們所說的標志特征原則。這里有些符號還需作些說明:“forall”是全稱量詞的讀法,像“every”和“all”都被看做是全稱量詞在自然語言中的體現;RESTIND是RESTR和INDEX的合一;量詞沒有從儲存中取回是因為我們不知道在更大的結構中它跟其他量詞會形成什么樣的轄域關系。圖中“CONTH1NC179.JPG”是粗略的表達,完整的表達,請見例(2)。
  現在,從句子“Every student knows a poem”來重點考察量詞繼承原則。該句是一個歧義句。它有兩種解釋:(a)每個學生都知道一首詩(此處的“一首詩”應理解為不一定相同);(b)有一首詩每個學生都知道(此處的“一首詩”必然相同)。這兩種不同的意義可用邏輯式表達如下:
  附圖H1NC180.JPG
  也就是說,當句子表達的是(a)時,全稱量詞H1NC181.JPG的轄域比存在量詞H1NC182.JPG寬;反之,當句子表達(b)時,存在量詞的轄域比全稱量詞寬。與GB理論這樣的含有多層次表達式的語言理論不同,HPSG是只含有一個層次表達式的理論。它對于歧義現象的處理辦法是,先將量詞儲存(QSTORE,quantifier-store的縮略)起來,然后在一定的節上把它們取回(RETRIEVED)并按照一定次序排列,使得它們能形成某種轄域關系。這就是量詞繼承原則的基本意思。(7)中的兩個量詞短語H1NC183.JPG都應在圖論表達式的頂端取回,并按不同的序列排列,這樣就得出了所討論的句子中的兩種意義。這種辦法由Robin Cooper首先提出,故名庫柏儲存(Cooper Storage)。
    二 實例分析
  有些語言現象似乎是每種語言理論都必須作出描寫的。這些現象包括:主謂一致、被動結構、補語結構、無界限依賴結構、名詞短語之間的關系、補語的控制等。由于篇幅的限制,本文只能說明HPSG對其中的某些現象是如何描寫的。
    2.1 相同動詞和提升動詞
  相同動詞(equi verbs)指try(試圖)、persuade(勸告)等動詞。在轉換—生成語法的早期理論里,例句“They try to run”中的“to run”被認為來自于某種形式的句子,其中包含一個跟母句主語相同的名詞,該名詞在句子的派生過程中最后被消去了。把相同的名詞消去的規則叫做相同名詞短語消去規則(Equivalent NP Deletion),嚴格地說,有關的動詞應叫做“相同名詞短語消去動詞”,但是為了方便,本文就如同英文的說法一樣把這類動詞叫做“相同動詞”。
  提升動詞(raising verbs)是指tend(傾向于)、believe(相信)等一類動詞。在例句“They tend to run”中“They”(他們)原先是內嵌句(即子句)的主語,在句子的生成過程中,被認為由提升規則把它挪到母句主語位置的結果。
  下面是有關“try”和“tend”的兩個詞條。可以看出,“try”和“tend”所含的句法范疇和語義內容是很不一樣的。“try”要求有兩個補語:NPH1NC171.JPG(主語);VP(動詞短語)。該VP除要求是不定式外,還有一個句子層面上看不到的NPH1NC171.JPG(主語),這個主語應跟母句主語的特征結構相同,因此同標。注意數字牌H1NC184.JPG是指VP的語義內容.它跟“try”語義內容中的“SOA-ARG”(事態—論元角色)說的是一回事,故而同標。什么參數事態呢?“try”問條中的H1NC184.JPG就是指內嵌的參數事態。前面已經講過,每種關系中都有一些論元角色,“try”也不例外,它有兩個論元角色,一個是試圖者(TRYER),另一個本身是一個事態,故名事態—論元角色(其實,這個道理也很簡單,動詞不定式短語差不多就是一種句子,因此它描寫的也是某種事態,事態不可能太具體)。
  (6)try
  附圖H1NC185.JPG
  把(6)與(7)作一對照,不難發現,“try"的詞條對母句主語指派了一個論元角色,而“tend”的詞條則沒有。這一對立有什么意義?它意味著英語中只有(8)中的句子,而沒有(9)中的句子(星號表示句子為錯)。
  (8)a.There tends to be disorder after a war.
  b.It tends to be warm in September.
  (9)a.* There tries to be disorder after a war.
  b.* It tries to be warm in September.
  這個道理并不難解釋,“tend”的詞條中對母句主語并沒有派定語義角色而是隨不定式動詞短語中主語的語義角色而定,這就使得有可能在不定式動詞短語的次范疇要求是表示存在的“there”和表示天氣的“it”時,這些詞可出現在母句主語的位置。我們知道,表示存在的“there”和表示天氣的“it”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扮演任何語義角色的。我們同樣知道,跟表示存在的“there”和表示天氣的“it”形成對立的是指稱名詞短語(ref,referential NP的縮略)。也就是說,指稱名詞短語必須充當某種語義角色。“try"詞條給母句主語(控制語)指派了語義角色.說明它所屬的語類必須是指稱名詞短語,這就解釋了為什么(8)中的句子是正確的,而(9)中的句子則是錯誤的。
    2.2 填補語—空位結構
  這種結構屬于無界限依賴結構中的一種,其結構特點是某成分被挪到了一個非論元的位置并在原來的位置上留下了一個蹤跡。下面考察在HPSG中是如何描寫“H1NC186.JPG,we know Sandy claims Dana hates H1NC187.JPG.”的。此句中Kim和它的蹤跡同標是同指的意思。HPSG中也采用蹤跡這一概念,但不認為蹤跡是句子成分移位的結果,而認為是詞庫中存在的一個特殊的詞。下面這個矩陣是對此句中的蹤跡的描寫。從同標可以看出,該蹤跡是名詞且為賓格[[HEAD noun[CASE acc]]。
  附圖H1NC188.JPG
  NONLOCAL(非局部特征)相當于GPSG的尾端特征(FOOT)(注:GPSG中的尾端特征還含有RE,它的值是反身代詞和相互代詞.參見(Gazdar et al 1985:80),相比之下,HPSG的取值范圍較窄。)。它的值有三個特征:SLASH(斜線范疇);QUE(疑問詞);REL(關系代詞)。除第一個特征的值為單元集外,其余兩個特征的值均為空集。這個詞條說的是:蹤跡并無語音形式;在句法語義方面,局部特征的值跟斜線范疇特征的值是同一的。詞條似乎并沒有為我們提供多少有用的信息,但一旦蹤跡出現在一個具體的結構中時,它的內涵還是很具體的。熟悉GPSG的讀者會發現,HPSG對填補語(空位結構的描寫跟GPSG是很相像的。一個顯著的差別是,Pollard和Sag在他們描寫詞類結構中采用了兩個特征:INHER(繼承,inherited的縮略);TO-BIND(約束)。繼承特征是使得母節能繼承子節的非局部特征結構;約束特征是為了使得非局部特征向上遞傳到一定位置不再往上擴散,以防止產生不合格的句子,如:“* H1NC189.JPG did you wonder H1NC190.JPG Kim saw H1NC187.JPG?”。
  (11)
  附圖H1NC191.JPG
  (11)是對全句所作的結構分析。此句子的結構描寫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引入無界限依賴關系。因為此結構屬主題化結構(topicalisation),而非特殊疑問句或關系從句,無界限依賴關系是通過引入一種非局部特征,即斜線范疇特征得到體現的;第二部分擴散無界限依賴關系,其運作方式很像GB理論中疑問詞移動是必須遵守的屬于界限理論中的一些條件;第三部分解除無界限依賴關系,其辦法是通過對照填補語“Kim”的局部特征,如相符,即解除。
    2.3 名詞短語之間的關系
  下面一組句子,是任何一種語言理論都必須做出分析的:
  附圖H1NC192.JPG
  在GB理論里,這些同標的關系是由約束理論做出描寫的。在HPSG中,也有相應的約束理論。雖然名稱相同,二者有實質性的區別。在GB理論中,成分統帥(c-command)是個重要概念,因為“約束”這個概念是通過它得到定義的。但在HPSG中,“成分統帥”由“格統帥”(o-command,obliqueness-command的縮略)取而代之。“格統帥”是指:如果Y局部格統帥Z且X受Z的支配,那么Y格統帥X。HPSG對“局部格統帥”所作的定義是:
  (13)設Y和Z為局部值不同的兩個句法語義客體,且Y為指稱客體。如果Y格的間接程度小于Z,Y局部格統帥Z。
  GB理論中的論元約束也由“格約束”取代。“格約束”是指:如果Y和Z同標且Y(局部)格統帥Z,Y(局部)格約束Z;假如Z不受(局部)格約束,則稱(局部)格自由。
  有了這些準備,我們就可以具體地考察HPSG中的約束理論。跟GB理論一樣,HPSG中的約束理論也由三條原則組成:
  (14)A.一個照應語,如果在局部范圍內受格統帥,它在局部范圍內也必須受格約束。
  B.人稱代詞必須在局部范圍內是格自由的。
  C.非人稱代詞必須格自由。
  現在,我們再來分析(12)中的句子。英語動詞like的次范疇要求是[SUBCAT<NP,NP>]。也就是說,左邊的、作主語的名詞短語局部格統帥右邊的、作賓語的名詞短語。“himself”是照應語。可以看出,它既受“John”的局部格統帥,又跟它同標,因此句(12a)符合原則A的要求,是個合格的句子。句(12b)也是一個合格的句子,注意:盡管人稱代詞“their”受“the children”的格統帥,但并不受局部格統帥。因此,“their”跟“the children”同標并不違背原則B的要求。句(12c)是一個填補語—空位結構。我們知道,蹤跡跟填補語結構共享(亦即句法語義共享),所以“e”是一個非人稱代詞,它在局部范圍內,即[I like e]是格自由的,因此該句符合原則C的要求。
    2.4 補語的控制
  HPSG有著不同于轉換一生成語法的控制理論。HPSG的控制理論是建立在語義基礎之上的并跟參數事態相關。
  Pollard和Sag認為控制關系(control-relation)大致表現為三種情況。第一種情況為“影響關系”(influence),涉及的動詞有persuade,appeal,cause等。這些動詞常稱做“賓語控制動詞”。“影響關系”有三個語義角色:INFLUENCE(影響者);INFLUENCED(受影響者);SOA-ARG(事態—論元角色)。前面已經講過,不定式動詞短語表達的也是一種事態,這種事態在“影響關系”中是“受影響者”采取或拒絕采取某種行動的結果。第二種情況為“承諾關系"(commitment),屬于這類的動詞有promise,intend,try等,這類動詞常常叫做“主語控制動詞”。“承諾關系”也有三種語義角色:COMMITOR(承諾者);SOA-ARG(承諾者答應做或不做某件事);COMMISSEE(受約者)。這里的第三種語義角色是可有可無的。第三種情況為“定向關系”(orientation)。涉及的動詞包括want,hate,expect等。這類動詞也稱“主語控制動詞”。“定向關系”有兩種語義角色:EXPERIENCER(感受者)和SOA-ARG(感受者指向的某種參數事態)。這三種關系決定了什么樣的關系應有什么樣的語義角色,因而構成了HPSG中控制理論的基本內容,即:在一個次范疇要求沒有滿足的短語里,如果它的語義內容為一個參數事態的事態—論元角色,而這個參數事態的關系屬控制關系,那么,該短語次范疇的主語可根據控制關系的分類,跟“受影響者”、“承諾者”或“感受者”同標。這也就是說,句(15)必須有例(16)中的語義內容。
  (15)
  附圖H1NC193.JPG
  (15)右下方的VP是一個次范疇要求未滿足的短語,即作補語的不定式動詞短語“to leave”應有一個主語而未表達出來,該主語應為NPH1NC179.JPG。從兩個圖中的數字牌H1NC184.JPG可以看出,該短語的語義內容等于參數事態H1NC176.JPG中的事態—論元角色(SOA-ARG),而這個參數事態的關系屬控制關系,具體地說,屬“影響關系”,根據控制理論,這個主語應跟作為“受影響者”的“me”同標。對于其他兩類控制動詞不再舉例說明,但可判斷,HPSG中的控制理論是比較簡潔的并且具有較強的解釋力量。
    三 結語
  本文只是對HPSG描寫語言的基本手段作了初步的探索,并與其他的一些語言理論作了點滴比較。筆者對HPSG總的印象是:由詞條承担主要的語言描寫任務、設定了一些概括力強的短語結構規則和普遍原則,這三個方面的思想構成支撐HPSG理論整體框架的三大基石。由于批判地繼承了關系語法、LFG、CPSG、CC、蒙太古語法、情景語義學,話語表達理論(Discourse Representation Theorv,常稱DRT)、語用學以及GB理論中的許多描寫手段,該理論不僅具有較廣泛的描寫語言現象的能力,而且所做的描寫也比較自然。盡管如此,HPSG也存在著一些自身難以克服的問題。舉例來講,HPSG要求特征結構中每一個特征都要有一個相對應的值來滿足它,那么遇到無法為某一個特征找出一個合適的值來滿足它的情況時怎么辦?再如,在HPSG的理論框架中如何做到明確地區分和描寫歧義和中性化(neutrality)這兩種不同性質的語言現象的問題。含有典型的中性化現象的句子可以舉例為“This is someone who/* whom even close friends of____believe____must be watched like a hawk.”。這是一個帶有寄生空位(parasitic gap)的例句。盡管第一個空位應該缺少的是賓格性成分,第二個空位缺少的卻是主格性成分,但是,這一例句中只有選擇使用“who”是正確的表達,卻不能選擇使用“whom”。“who”在這種情況下所表現出的就是中性化的性質。又如,在特征結構的描寫過程中有時需要應用到以集合形式取值的特征,而HPSG所依托的是屬于特征邏輯(feature logic)的邏輯體系,問題就在于現階段的HPSG框架由于無法協調好集合與邏輯這兩種不同概念間的相互匹配關系,因此也就難以保證HPSG的描寫手段作到始終統一一致。此外,HPSG亟待解決的理論還包括是否需要詞匯規則,假如需要,那么應該如何以形式化的方式來表述詞匯規則,以及如何分析從語義角度看需要使用λ(抽象(λ-abstraction)來描寫的諸如特殊疑問句的句式和帶有“too”/“enough”的結構等。事實上,關于HPSG的懸而未決問題并不止這里已經列舉的這些。近年來,Pollard等人(Pollard 2001a、2001b;Levy &.Pollard 2001)正致力于一攬子有效地解決HPSG所面對的問題。限于篇幅,筆者將另文專門評介Pollard等人針對HPSG存在的一系列問題所提出的具體解決方案。
語言教學與研究京31~43H1語言文字學方立/吳平20032003本文主要包括兩個部分。第一部分討論HPSG的基本原理。首先介紹用以描寫自然語言符號的特征結構;然后解釋一組制約短語和句子合格性的普遍原則。第二部分應用HPSG的基本原理描寫一些較為復雜的語言事實。此外,本文還對HPSG的創始人就這一理論所做的最新修訂工作作了簡要的說明。中心語/特征結構/句法語義特征/結構共享/普遍原則  head/feature structure/SYNSEM/structure sharing/universal principlesA Review of Head-driven Phrase Structure GrammarThis paper mainly consists of two parts.Part one addresses the fundamental notions in HPSG.It starts with the introduction of feature structures,which model the signs of natural languages.It then introduces to the reader the set of universal principles proposed to constrain the well-formedness of phrases and sentences.Part two concerns itself with the application of these notions and principles to the description of some of the language facts that have resisted an easy treatment.This paper also briefly mentions the work the founders are currently doing to update their theory.方立 吳平 100083 北京語言大學外國語學院 作者:語言教學與研究京31~43H1語言文字學方立/吳平20032003本文主要包括兩個部分。第一部分討論HPSG的基本原理。首先介紹用以描寫自然語言符號的特征結構;然后解釋一組制約短語和句子合格性的普遍原則。第二部分應用HPSG的基本原理描寫一些較為復雜的語言事實。此外,本文還對HPSG的創始人就這一理論所做的最新修訂工作作了簡要的說明。中心語/特征結構/句法語義特征/結構共享/普遍原則  head/feature structure/SYNSEM/structure sharing/universal principles
2013-09-10 20:4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