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堅守與拓展:中美圖書館學情報學教育科學定位的思考
堅守與拓展:中美圖書館學情報學教育科學定位的思考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來稿時間:2006-10-13)
  分類號 G250
  最近幾年,中國學者對新技術條件下圖書館學情報學教育的定位與發展問題進行過許多討論,但沒有系統和深入,也未形成大多數同行的共識。筆者通過對美國數所圖書館、信息機構的實地考察和專家面談,發現他們也不同程度地存在著教育定位問題。從國際或國家宏觀層面,根據中美兩國圖書館學情報學與信息科學教育的歷史與現實情況,探討圖書館學情報學與信息科學教育科學定位問題,并提出相應的戰略和具體措施,無疑是有益的。
  所謂學科教育科學定位問題,實質上是指圖書館學及情報學(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以下簡稱LIS)與信息科學或信息管理學的關系問題,是優先發展哪個學科,或取消哪個學科,還是兩大學科并行不悖,協調發展的問題。不是指具體一個院系的發展定位,而是從一個國家或國際的宏觀視野上來看學科教育定位。對于具體的院系來講,學科傳統不同,所處地理位置、學校情況不同,具體學科的定位可以有所側重,但總體上看,在一個學科應該如何發展、如何與其他學科合理競爭等方向性問題上,同行應有比較明晰的思路,這不僅關系到教師的選擇、核心課程的設置、學生核心能力的培養等,而且關系到圖書情報事業是否后繼有人、能否健康發展。
  1 中美圖書館學情報學教育的概況與主要問題
  1. 1 中國的概況與主要問題
  在中國,近10余年來,圖書館學情報學學科建設有了長足的進展,其突出表現在學位點、一級學科、重點學科、研究基地等方面齊全。其生源、就業有所好轉,研究領域也寬了。圖書情報學中有關文獻計量(核心期刊、引文分析)、學術評價、信息處理、組織與檢索、數字圖書館、數據庫、知識經濟、情報理論等方面的成果被相關學科或其他學科人員引用的次數日益增多,正逐漸走出原先較為封閉的圈子,變大多被動吸收其他學科知識為與其他學科相互影響和滲透,學術聲譽有所提高。
  然而,也存在諸多問題,最主要的是在學科泛化成內容較廣的信息管理或信息資源管理后圖書館學情報學被淡化、弱化和特色不明,研究不深。
  真正從事圖書館學課程教學、深入研究圖書館學的教師或新聘的圖書館學教師在逐步減少,而當前國內圖書館實踐面臨的問題卻很多。全國性的、得到圖書館實踐部門認可的核心課程尚沒有形成,課程的系統性不夠。本科生明顯少于信息專業。研究生生源雖有所增加,但許多學生拿到學位后并不優先到圖書館、檔案館或情報所去工作,而這些單位的一些學有專長的館員、專家在近10年內將逐步退休,急需訓練有素的年輕人接班。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國有各種類型的圖書館數十萬個,其中大學、研究性圖書館、中大型公共圖書館有近萬所。
  中國正向現代化轉型,急需與此相適應的圖書館員。但目前嚴重缺乏高質量的圖書館員。一些女性館員是因為她們的丈夫是該校的教授或研究人員,不能找到與她們專業對口的工作崗位時,才被安排在圖書館。教師和退休人員的子女也被優先安排在圖書館工作,不論他們是否接受過高等教育。某些人沒有任何學位也被安排。某些有學士學位(不必是圖書館學位)或在圖書館工作幾年后就可以成為圖書館員。有的是因為原有部門被解散后被安排到圖書館的。許多人從事圖書館職業不是主動選擇。在中國,人們認為傾向于服務的職業沒有價值。美國將圖書館學系改名是把“信息科學”增加到“圖書館學”上(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而中國是完全改名為“信息管理”,沒有保留“圖書館”字樣。這就帶來教育定位偏差、課程、招生、分配等名不副實的問題。目前中國的信息管理系主要是為信息產業而不是為圖書館培養人員。書史、圖書館史等課程被取消。在中國,“在圖書館工作”的概念與在美國完全不同。圖書館職業不吸引人,工作待遇、社會地位低,人們不認為圖書館作為一種專業需要豐富的知識和信息技巧。圖書館員不像教師,他們很少被當局被大學注意,也很少像教師那樣有科研經費和項目。其公共形象被誤解,缺乏自尊,對工作缺乏興趣。不像美國圖書館員,許多中國圖書館員不大考慮職業道德的重要性。由于社會文化經濟歷史的原因,中國圖書館事業在招聘新人、教育等方面面臨很大挑戰[1]。
  上述是個案研究,有一些是前些年的情況,有些判斷目前來說可能未必準確。近2~3年,由于大學生、研究生畢業人數增多,就業競爭激烈,同時社會漸漸趨于理智,一些重點高校、研究圖書館、公共圖書館在招聘新人方面有所改觀,研究生能在大城市的重點高校謀到一個圖書館工作崗位已非易事。但從總體上看,社會、行政領導、學生和家長對圖書館職業的誤解還較為普遍。
  1. 2 美國的概況與主要問題
  美國圖書館學教育歷史悠久,隨著社會、技術、職業需求的變化而不斷變化,教育質量在世界享有盛譽。然而面對迅猛發展的信息技術、數字技術的沖擊,也存在圖書館學教育的定位問題。
  仍是前述個案研究表明,大多數美國館員是因為喜歡為他人服務而成為館員的。某些館員表達了圖書館的職業與其能力匹配,符合興趣。不錯的工資待遇也是美國館員就職的考慮(加州州立大學圖書館給剛進館有圖書館學碩士的新人起薪是6萬美元)。美國圖書館員有很高的責任意識,人們認為他們是有知識、有興趣、有技能和能提供幫助的人,被同事和上級尊敬。他們以積極的姿態適應迅速變化的環境。某些機構把圖書館員看成引路人,特別是在信息技術領域。美國圖書館員認為傾向于服務的職業是最有價值的,認為服務和智力刺激是一個積極的好的工作環境。在美國,30~40歲的人會離開其他崗位進入圖書館崗位,盡管工資適度,不是太高。因為圖書館提供了很好的工作環境。圖書館學院的學生認為工作環境的價值更大,甚至比工資還重要。他們選擇圖書館學專業就是因為他們愛書,認為圖書館學就是關于書本的、好學的(bookish)專業。一份500個館員參加調查的報告指出,館員選擇職業主要是由于真誠地欣賞對知識與信息的追求——并幫助別人追求。還有一個因素是由于美國人利用圖書館的機會多于中國人。美國學生認為關于標準、職業期望、作為社會變化和服務的圖書館史、研究過程、信息評價與利用技能、人機互動,數據組織與管理、批判性思考、知識機構管理、動態管理、協作、教學、圖書館職業哲學、圖書館不同部門(任務)的結構理論,有關理論與術語、編目、參考咨詢技巧、管理技能等課程或知識內容有助于他們的圖書館職業。一個高級館員認為,圖書館學的博士學位課程及有關大學圖書館行政管理和圖書館資源的知識對她極有價值。美國圖書館學教育是教育未來的圖書館員。美國于1997年建立博物館與圖書館服務協會,每年數百萬美元投資于圖書館教育和各類圖書館項目。據2006年9月報道,該協會向美國圖書館協會和匹茲堡大學信息學院撥款100萬美元獎學金,為對圖書館管理有興趣的10位LIS博士生提供4年的學費、生活費等。此項目始于1997年,共資助了415位碩士生[2]。全國、州和當地圖書館協會是重要的促進圖書館事業的資源。但另一項調查數據卻提出了一個嚴重問題。據OCLC 2005年報告,69%的受訪者(大部分是大學生)認為,當他們想到圖書館的時候,他們僅想到的是書,而不是信息。更糟的是,他們利用信息首先是用Google,Yahoo,ask. com等,僅有1%的受訪者和2%的大學生用圖書館網絡進行研究[3]。
  美國的圖書館學教育與圖書館實踐有較多的聯系,注重教學的理論性。美國的學位鑒定制度,圖書館協會在教育中的重要作用,圖書館專業人員、初級人員實行就業資質等級制度,這些都值得中國借鑒。然而問題也是有的,而且在某些專家看來,問題還相當嚴重。
  2003年7月31日在德國伯茨坦市召開的歐洲與美國圖書館學情報學教育聯席大會上,時任美國圖書館協會主席、加州大學(Fresno分校)圖書館館長Michael Gorman發表了《面對和控制圖書館學情報學教育(SLIS)的不斷變化》的主旨報告[4]。他指出,各國,特別是在美國,“圖書館教育”(library education),存在危機(他特別強調:不是“圖書館學情報學教育的危機”(not LIS: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他指出,當時美國至少有各種類型的圖書館117000個,其中9000多公共圖書館、4000多學術圖書館、90000多學校圖書館、9000多專業圖書館和約2000個政府和軍事圖書館。圖書館員的平均年齡都較高,且還在增大。這些人將在最近5~10年退休。能否有一批有熱情、有教養的館員能替代他們至關重要。目前美國有50個被美國圖書館學會鑒定合格的圖書館學院(加拿大7所)。還存在大量的圖書館學位項目和介紹圖書館員職位的可靠中介機構。在圖書館職業教育兩個重大問題上存在著相當大的混亂:一是無力區別教育與培訓之間的差別,教育是圖書館學院的領域,而培訓則是雇用單位的事情;二是對圖書館職業的本質缺乏共識,對圖書館職業的核心價值和必需的資質沒有形成一致意見。許多教師對傳統的使命、制度及圖書館價值失去信心,對圖書館之外的領域更有興趣,或者訓練他們的學生在圖書館以外的領域就業。原來的圖書館學院已變成了信息科學和信息研究學院。如果信息科學這個學科確實存在的話,從最好的方面說,它們只是圖書館工作的外圍設備;從最壞的方面說,它們對圖書館工作是懷有敵意的。研究表明在LIS學院已存在性別分開問題,信息科學傾向于男性教師,圖書館課程傾向于女性教師。傾向于圖書館的女性教師退休后,很可能被傾向于信息科學的教師替代。美國幾個有聲望的研究性大學已放棄LIS教育,這導致對圖書館課題研究質量(如果不是數量的話)的下降。圖書館長認為是圖書館教育中心內容的編目、參考咨詢、館藏發展等課程已不再是目前LIS課程的中心,甚至不再被需要。美國圖書館學會關于圖書館學碩士學位的鑒定沒有關于核心課程、全國性統考等標準,圖書館雇主無法知道擁有碩士學位的畢業生知道或已學過哪些知識。通信技術的誘惑導致許多圖書館教師全神貫注于技術,不問圖書館有關的事情,提出的一些解決方案都與圖書館無關。虛擬圖書館和世界上可記錄的知識能在互聯網得到,似乎在不遠的將來這將是真實的東西,盡管歷史和事實絕非如此。我們不需要這些神話在LIS學院里被傳播,更不希望這些神話被當成事實傳授給新一代的圖書館員。圖書館學院的教學內容與大多數圖書館的實踐內容越來越脫節。但這也許是由于教師與圖書館員不同的經歷所造成的誤解。美國圖書館學院對實體圖書館真正的需要缺乏全神專注的研究,這既是傾向于信息科學的教師與圖書館實踐分離所造成的,也是LIS學院趨向于作為大型研究性綜合大學獎勵理論研究超過應用研究的結果。這導致了圖書館期刊文獻中沉悶、難以閱讀的純理論研究報告與實用報告之間的間隙。針對這些問題,他建議,在圖書館教育的課程、教師和多樣化方面進行改革,呼吁重組21世紀的圖書館教育。
  Gorman的“圖書館教育危機論”在圖書館學情報學界引起很大爭論。美國華盛頓大學信息學院院長和Syracuse University信息研究學院院長認為,根本不存在什么危機,對某個事情貼上一個危機的標簽是一個嚴重的誤判。“危機論是個有趣的新聞。”“我們的專業正在興旺,目前LIS教育的學生比以往更多,我們通過遠程教育正在教育新的學生,我們都在為多樣化的教學而努力工作。”但一些受訪的教師和博士生不認為危機論是錯的[5]。
  是不是存在“危機”,在我們看來,并不是問題的關鍵。我們感興趣的是:是否存在教育定位問題。美國長島大學圖書館與信息科學學院儲荷婷教授在與筆者討論時認為,爭論這一問題的意義在于能引起我們美國同行對教育問題的注意和警覺。我們贊成她的看法。盡管Gorman談的是“圖書館教育危機”,盡管美國的LIS教育和圖書館事業非常發達,但由于新技術發展太快,許多現象還在發展變化之中,短時間內很難看清其本質,一些院系在圖書館學課程、教師、招生、就業方面出現一些問題并不奇怪。從居安思危的角度看,由這些問題入手,反思LIS教育的現狀,明確學科定位則非常必要。
  2 美國LIS教育現狀分析
  據Library Journal網站2006年7月7日報道,美國布法羅大學的信息學院被解散,原來所屬的圖書館學與信息研究系將在當年秋季被并入教育學院,通訊學院將并入藝術與科學學院[6]。此事已引起ALA的關注。ALA主席就該系圖書館學碩士學位有條件鑒定合格致信該校校長,希望圖書館學系的調整能增強圖書館學位項目的力量和在不斷變化的嚴峻的信息環境中能增強競爭性。
  另有報道[7],紐約長島大學LIS學院與紐約大學藝術與科學研究生院為“學者型圖書館員”聯合培養雙碩士學位。該項目于2006年秋季實施,已被精心設計以幫助學生理解一個專門的學科領域。學生可在紐約大學藝術與科學研究生院選修任何一門學科的專業知識,再接受紐約長島大學LIS學院的教育,取得圖書館學信息科學碩士學位。
  美國的LIS教育在不斷變化。信息科學范圍太廣,包括的內容太多,與其他學科重疊太多有時候未必是好事。面向數字時代圖書館的需要,美國一些院系在教育方式與內容等方面都在積極改革。
  從1924年到2006年9月,美國和加拿大共有87所大學的情報學院被ALA鑒定合格。其中目前有56所學院仍在招生辦學(美國49所,加拿大7所)。通過對被ALA鑒定過的目前仍在招生的美國50所院系(包括Clark Atlanta University)的名稱的分析可知,有37個院系的名稱中包含“圖書館學”字樣,占74%,13個院系名稱中沒有圖書館學字樣,但都有LIS學位。LIS中的Science大多為單數,是把圖書館學與情報學看成一個整體,LIS中的information與單獨使用Information Science中的information,其含義是有區別的,前者是與圖書館學有聯系的information,后者則是廣義的信息。只有一個學院將Science用了復數,即University of North Texas。Study大都用復數。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干脆用“信息學院”而不是信息科學學院,University of Missouri-Columbia的名稱也很別致叫“信息科學、知識技術學院”(Information Science & Learning Technologies)。
  2006年多數院系的課程有某些共性,在圖書館學部分一般都提供編目與分類、參考咨洵、管理和館藏發展的課程。書史和圖書館事業史的課程也作為特色來開設,以便學生了解圖書館職業的歷史背景。大多數學院的學生有機會至少在某些專門的方向上發展自己。有些學院還開設有關圖書館某個專門方面的高級課程,諸如參考工作;而其他一些學院則開設特種類型圖書館的課程,諸如醫學圖書館或公共圖書館的課程。
  從學科、課程內容傾向上,大體可以將50所院校分成兩大類型。一類是傾向信息的學院,大多為iSchools的學院,這類學院信息方面的課程多些,圖書館學課程少些。另一類既重視信息又突出圖書館技術與業務。但不論何種類型,都有圖書館學課程,都強調為各類型圖書館培養人才。例如,德魯克塞爾大學信息科學與技術學院,既注重信息技術,也注重數字化圖書館需要的實用知識。每個學位課程由基礎課程、必修(核心)課程與選修課程組成。圖書館學碩士課程的設置能為學生提供多種崗位的選擇:學術館員、兒童館員、知識管理專家、系統館員、網絡發展人員、青年館員、數字圖書館館員和競爭情報分析員。聯機碩士課程是該院的一大特色。圖書館學碩士的5門必修課程是:信息資源與服務(上)、信息資源與服務(下)、研究方法、信息服務的職業與社會層面、管理信息組織。因為數字時代的圖書館收藏的是包括文獻資源在內的各種資源,故將藏書擴大為信息資源。因為圖書館的一個核心價值就是“服務”,故“服務”作為重要內容[8]。
  多年被US News and World Report排列全美LIS學院第1位的伊利諾伊大學LIS學院是綜合平衡圖書館學與信息科學的成功代表。其課程、培養目標與其院名一樣,既有圖書館學課程,也有信息課程,要培養的是信息領域中的圖書館員和信息專家。其碩士課程從7個方面反映LIS的不同內容:歷史、經濟和政策;信息組織與知識表達;信息系統;管理與評價;資源、利用與信息用戶;社會、集團與組織信息;青年文獻與服務。如,第一大類歷史、經濟和政策有下列課程:圖書藝術研究;當代文化與信息產業;美國電訊社會史;無線技術與社會;圖書館史;信息經濟學;全球通訊與信息的政治經濟學;圖書史;圖書館公共服務史;信息基礎設施史;全球LIS史;信息政策;LIS中的法律問題;從電報到互聯網:網絡基礎設施的結構與政策。信息組織與知識表達類的課程有:有計劃可隨處檢索的互聯網資源;可見的與可控的知識網絡;可理解的多媒體信息;網絡結構與信息構建;編目與分類(上);書目學;編目與分類(下);標引與文摘;信息建摸;信息質量;知識表達與形式本體論;組織的網絡設計與結構;元數據的理論與實踐等。管理與評價類的課程有:圖書館與信息中心的行政管理與業務管理;圖書館的合作與網絡化;圖書館建筑;技術服務的作用;信息資源的保存;項目與服務評價;信息服務市場;LIS研究方法導論;圖書館與信息中心人力資源管理;在資源、利用與信息用戶類中有館藏發展等課程。
  目前美國圖書館學學科教育定位比幾年前有很大改觀,將信息技術融入到圖書館學的課程有所增加,學生對新型圖書館學的興趣明顯提高。但是否能補充到新的、高質量的專業館員是個很大問題。好的畢業生的職業第一選擇不是圖書館,而是其他信息職業,諸如銀行、私人企業、學術機構、競爭情報單位、研究與開發部門等,這些單位能提供比圖書館高的、有競爭性的工資。年輕人選擇圖書館職業的人數在下降,而退休年齡又在降低,就業年齡偏大,經濟的發展又要求增加新的信息崗位。美國目前館員是165000人或更低,而實際需要19萬到20萬人。
  3 中美圖書館學情報學與信息科學教育科學定位的設想
  通過以上對中美圖書館學情報學教育主要問題和現狀的分析,已經大體可以看出筆者對學科教育定位的觀點。概括起來就是“堅守與拓展”。
  所謂堅守,就是說對已有優勢的圖書館學的教育不能削弱,而應加強,必須堅守學科教育的“根據地”,這樣才能有立足于學科之林的基本條件,也才能有進一步拓展的可能。堅守不是被動地守舊,而是積極主動地利用新技術重組圖書館學教育資源。
  所謂拓展,就是要將教育內容不失時機地從傳統優勢擴大到相關領域,特別是一些新興的、跨學科、交叉學科領域。拓展不是盲目泛化,必須與原來的內容有密切關系,是自然而然的一個過程。不拓展,不使用新的技術和工具,單純地堅守也是靠不住的。
  堅守與拓展相輔相成,堅守是為了更好發展,只有拓展才能真正堅守。圖書館學情報學與信息科學或信息管理等可以協調發展,并行不悖。其理由是:
  (1)圖書館學和信息科學并不是對立關系,而是關系密切,即使不是包容關系,至少是大部交叉關系。在數字時代,許多情況下二者研究內容的相似處大大超過差異處,搞好新技術條件下圖書館學的研究,某種程度上就是進行信息科學的研究。盡管中美眾多同行對這些學科的定義各不相同,但大多數同行認為,圖書館學—情報學與信息科學都是關于文獻信息或信息資源、知識的收集、加工、檢索、傳播、利用的學問,前者范圍似乎小些,局限于某個機構或某個系統,后者似乎大些,甚至大到無所不包,因為信息無時不有、無處不在。例如,文獻信息資源建設、期刊評價、引文分析是典型的圖書情報學研究內容,信息可視化是信息科學內容,當人們將信息可視化技術運用于資源建設、引文分析時,就能提高研究的質量和效率。這樣的研究既是圖書館學,又是信息科學研究的新內容,也是LIS學科研究的方向。
  (2)圖書館學情報學和其他學科邊界較為分明,普通人群—聽名稱,一般不會產生誤解。而信息科學—管理—資源管理與其他學科邊界則模糊得多。在美國,信息管理一般從屬于商業管理,而信息科學則是橫跨自然科學、人文社會科學的綜合性學科門類。但目前信息科學的理論體系尚未建立,正處于建設、變化之中。在這種情況下,將中心全壓在與許多學科糾纏在一起的信息科學上,而忽視界限分明的圖書館學情報學,這種定位顯然很難說是明智的。美國紐約大學(布法羅)信息學院被撤銷,而所屬的圖書館學情報學(LIS)系卻被保留,生物信息學研究所被啟動,除了其他原因,信息科學與其他學科的邊界模糊、過于寬泛、龐雜,不能不說是個原因。
  (3)圖書館學已是國際公認的學科。圖書館學已產生100多年,國際上、各國都有其專業團體,諸如國際圖聯、國際文獻與信息聯合會、國際學校圖書館協會、美國圖書館協會(ALA)、中國圖書館學會等。名稱中有或包含圖書館學或圖書館的數百種專業期刊仍在出版,世界各國仍有一批專家、學者孜孜不倦地研究圖書館學情報學。不能人為地排斥這個學科,至少在不遠的將來不能如此。
  (4)圖書館學教育有眾多的實體機構——圖書館、情報所的支撐。在數字時代,圖書館等機構不僅是可控、精審過的紙型信息資源收藏、利用的主要場所,而且是可控、精審過的電子文獻及網絡信息資源集中、保管和服務的中心。只要人類社會還存在,人類文明的遺產——智力成果如何集中保存和利用的問題就會存在,圖書館——或者今后可能叫“研究資源服務中心”,或者未來更好的名稱還沒出現,總是要存在的。只要大學面對面地教育學生的方式不變,學生要大量參考前人成果進行學術訓練的情況不變,圖書館等機構總要存在并不斷發展。圖書館等信息機構的大量存在為圖書館學教育打下了堅實基礎。
  對待學科教育定位、發展等大問題,應采取謹慎、漸進的方式解決,切勿急躁冒進。學科發展和知識增長一樣,需要在前人的積累上前進。圖書館學及其教育有今天,是國內外幾代人努力所取得的結果。我們應該珍視它,不到萬不得已,不應采取過激辦法。
  主張不要忽視圖書館學教育,并不意味忽視信息技術、信息科學等。恰好相反,在數字時代必須加強信息技術在圖書館學研究與教學等方面的應用。但再先進的技術畢竟只是工具、手段,絕不能把手段當成目的本身。Google兩個創始人之一的Larry Page說過,未來的搜索引擎就像一個有豐富知識的圖書館參考館員一樣。從這句話我們能得到一些啟發。在數字時代,圖書館的資源、網站、服務方式都必須改變,但吸引用戶、服務用戶的宗旨卻不會改變。
  這樣的學科定位不僅有利于彰顯圖書館學情報學學科特色,提高學科競爭力,吸引人才,而且有利于與相關學科合理競爭。圖書館學情報學本身就是交叉、綜合性的學科,對一些新興的交叉學科,諸如知識文獻與學術評價、學科熱點、前沿可視化研究、期刊學、電子政務、網絡計量學等的競爭優勢更為明顯。只要堅守好根據地,就能收放自如,在競爭中處于有利地位。
  中國面臨的圖書館學教育問題比美國嚴重,需要有切實可行的辦法,盡快解決。如果這種學科教育定位設想可行的話,在這種定位的框架指導下,中國同行可采取如下措施解決圖書館學教育在教師、課程、教材、招生等方面存在的問題。
  (1)在資源配置上采取有力措施,在建立信息科學教師隊伍的同時,建立一支圖書館學教育的核心教師隊伍。鼓勵教師學習必要的新技術,搞好圖書館學基礎課程、核心課程的教學,集中精力鉆研與教學內容密切相關的圖書館學的研究,在搞好本身項目研究的基礎上,拓展對相關領域的研究。要創造條件鼓勵教師多與圖書館及信息機構實踐結合,增強圖書館學教育的吸引力。
  (2)形成全國性統一標準的圖書館學本科、研究生核心課程,并針對各類型圖書館用人的特別需要,諸如資源建設、分類編目、參考咨詢館員或館長、部主任或公共館、醫學館、兒童館館員等設置不同的核心課程,如同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伊利諾伊大學、Drexel大學設置的課程一樣,為學生提供多樣化的選擇。可組織圖書館學教師和圖書館實際工作人員一起參加討論課程目錄。
  (3)編寫高質量教材。廣泛吸收近10余年來的新技術、新知識,與圖書館學原有知識融會貫通,編寫出學生讀了能產生“崇拜感”的教材。
  (4)建立健全圖書館學人才培養體系。大學教育主要培養圖書館的輔助專業人員;碩士研究生教育主要培養中高級專業人才;博士研究生教育主要培養教學、研究或高級管理人才。
  (5)加快制定或真正實施圖書館職業有關標準,沒有相應的專業教育背景不能担任有關的職務。要大力呼吁社會、機構當局真正重視圖書館等信息機構,從精神與物質兩方面提高專業館員待遇。
  (6)建立全國圖書館學情報學教學質量鑒定標準和認可制度。
  以上這些都需要有人或機構來組織和實施。可以由中國圖書館學會或教育部圖書館學教學委員會負責組織,但也可組成更小型化的、實用的圖書情報學、信息管理院系協調組織來進行工作,可能更有效。美國同行于2005年成立的The I-Schools Group,ISG(信息學院專門組[9],2006年10月17日改名為The I-Schools Project,ISP,信息學院行動計劃[10]),強調信息、人/社會和技術三大因素及其相互作用,值得借鑒。堅守可以看成是對文獻信息與人的研究這一特色優勢的堅守,拓展就是將文獻信息擴大到整個信息,將人擴大到社會,再擴大到技術,并擴大到將這些因素及其相互關系融合起來一起研究。如果堅守是“信息+人”,那么拓展就是“(信息+技術)+(人/社會+技術)”。既有學科原有優勢和特點,又有新的、交叉學科的增長點,圖書館學情報學學科一定能以出色的教育與科研成果贏得它應有的地位。
中國圖書館學報京18~23G9圖書館學、信息科學、資料工作葉繼元/Chaomei Chen20072007
中國/美國/圖書館學情報學教育/教育定位/發展戰略
數字時代中美圖書館學情報學教育的科學定位應當是“堅守與拓展”。堅守,就是對已有優勢的圖書館學的教育不能削弱,而應加強。拓展,就是要將教育內容從傳統優勢擴大到相關領域,特別是一些新興的、跨學科、交叉學科領域。參考文獻10。
作者:中國圖書館學報京18~23G9圖書館學、信息科學、資料工作葉繼元/Chaomei Chen20072007
中國/美國/圖書館學情報學教育/教育定位/發展戰略
2013-09-10 20:5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