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侯捷無責任書評及電腦散文
字體    

Programming 不必是自我虐待
Programming 不必是自我虐待
侯捷     阅读简体中文版

1997.04

我整理了最近幾篇讀者來函,希望與大家分享。其中有對 SDK、MFC、RAD 的看法與疑惑,有與我的談心,也有對我個人的贊美。關於後者,我放上來是為了讓大家知道,一顆努力執著的心,可以獲得怎樣巨大的回響,以此安慰并鼓勵所有心系理想的資訊人。這些信件經過「依媚兒」的往返,展現出一問一答的形式。

發信人: moli (咸酥雞beta v1.0)
標 題: 有關 RAD
日 期: Mon Feb 24 21:25:48 1997
來源站: 成大工科忘情小筑 來源地: 140.116.110.151

侯 sir 你好,有個問題一直想問您。現在的 RAD 產品那麼多,編譯出來的程式碼已經夠快,尤其是 Borland C++Builder 出來後。那麼,有什麼理由還要使用 MFC 或 OWL 呢?是不是有些東西還是用 RAD 無法完成的呢?我相信很多人都想知道,畢竟,如果投資了很多心力,人家卻能用 RAD 短時間的學習曲線就能做出相同的東西,心情似乎會不太好過。所以想麻煩您解決一下大家心中的疑問。謝謝您!

問得好。

Programming 的過程不應該是一種自我虐待。有更好的工具上來,一定是為了提升生產力。如果用得上手,自然應該舍繁就簡。

關鍵在於何人曰「簡」?這要看 RAD 的使用者根基有多少。我用過C++Builder,很棒,我想我因為已有相當的技術基礎,所以能夠輕松駕馭。如果不是有 property、event、method 的觀念、對軟體元件有使用基礎,不可能很快進入狀況;C++ 的基礎則就更不消說了(每次講到這個我就想起以前有人問我不懂 C++ 而學會 MFC 有沒有可能)。MFC 和 OWL 的使用經驗,也為我在學習的路上帶來幫助,當別人在 RAD 上運鼠如飛,我也運腦如飛地思想 MFC 的可能作法。這一思考,我對 RAD 說不定就有更深刻的看法,或起碼,學習印象也要強化十幾個百分點吧。

所以,如果你上得了手,工作目標又可以 RAD 達成,當然要盡量使用 RAD。Programming 的過程可不是一種自我虐待。基礎不夠,跌下馬來,那就回頭把根基扎好。開花結果通常在深耕的泥土上。

『是不是有些東西還是用 RAD 無法完成的呢?』噢,那當然。我從沒看過 Matt Pietrek(Windows 95 System Programming SECRETS 一書作者)用過 RAD,連 MFC 或 OWL 他都沒用過。他寫的東西不需要繁復的 UI 畫面,他需要長驅直入系統核心的 APIs:SetThreadContext、CreateRemoteThread、ReadProcessMemory...,很少聽過這些 API 吧!與其花腦筋想這些 API 該安插在MFC(OWL)或 RAD 為我們產生的碼的什麼地方,直接采用 SDK 程式風格才最快最乾凈。Matt 的工作性質,需要一把利劍,但不需要一把象牙柄帶雕花的利劍。寫驅動程式的朋友們,則恐怕連 SDK 都不碰,他們碰的是 DDK。RAD 之於他們正是「不知有漢,無論魏晉」。

前兩天我動手寫一個簡易的 backup 軟體給自己日常使用。根本就沒想過要寫 Windows 版,命令列形式反而方便好用。後來我發現以前習慣使用的C runtime 函式庫的 findfirst 和 findnext 兩函式已經不存在於 32 位元工具中,只好改弦易轍寫 Win32 console 程式,還好這和寫 DOS 程式一樣簡單。我用任何一種編譯器和聯結器,下一個最簡單的命令,就把程式制造出來了。

做什麼事情,用什麼工具!「用對工具」比「把工具用對」更先決、更前提。

那麼,您覺得現在 MFC 或 OWL 的存在,
除了為老程式員留後路,或用來開發低階的 device driver 之外,
是否還有存在的必要?微軟的 VC++ 5.0 就要出來了,
不知道微軟會不會以 MFC 做底子,開發一套像 C++Builder 的東西。
依您所說,只要懂 Windows 程式的運作原理就好了呀!
只要懂得 event driven 的原理,就可以去駕馭 C++Builder,
那麼,去學習 MFC 或 OWL 是否真的沒有必要了。
我突然有點疑惑,因為買了很多書(您的幾乎都買了),也包括
您介紹的原文書。
在下學習 MFC 已有一年多了,可是發現一些只有 SDK 基礎的人,
利用幾個禮拜的時間就可學會用 C++Builder 做出比我還要好很多
倍的程式(我確定他們的資質不見得比我好)。
所以,突然為自己以前的投資覺得有些失落...

心情不太好而且有些失落的人:

1.修正你的觀念:MFC 或 OWL 并不能拿來開發裝置驅動程式。

2.我沒說「懂得 event driven 的原理,就可以去駕馭 C++Builder」。

3.我剛學會開車時,第一次在臺北上路。旁邊坐著我的哥哥。那是星期天上午的敦北大道。車少人稀,順暢無比,我不禁得意地說『在臺北開車也沒什麼難嘛!』我的哥哥對我說:『在美國鹽湖城開車更容易,哼!重要的是出現狀況時你的應變能力。』

4.到底該學習 MFC 或 OWL 或 C++Builder?這不是三言兩語能回答的問題。年輕朋友問我先工作再深造好,還是先完成學業再工作,這也不是三言兩語能回答的。如果使用的工具關系到工作的性質,我還想說『盍各言爾志』呢。

5.MFC 或 OWL 或 Visual Component Library(VCL)架構到底誰好,現在我還沒有能力置評。有的是技術層次高,物件導向性質佳;有的是層次簡化,容易學習。這些統統都應該考慮在「好」的范圍內。曲高和寡而未能占有市場,那麼這個產品和「無」是一樣的。不過,學習 C++Builder 不需要 MFC 或 OWL 基礎,殆無疑問。也許你會感到失望,因為表面上你失去了某種「登高臺觀浮生如蟻」的優勢。

6.但是你既不能怨艾自己比別人早生幾年,所以你也不要怨艾「我做了好些苦工,別人卻一步登頂」。否則只好現在什麼都不要動,等三年後一個不知是什麼但肯定比現在更好的東西出現。

7.何況世界上沒有一步登頂的事兒。凡走過的,必留下足跡。電腦界很多東西都可以觸類旁通。

送件者: William King
收件者: jjhou@ccca.nctu.edu.tw
主旨: SDK
日期: 1997年2月25日 AM 10:53

侯先生您好,因為工作的關系,我現在是用 SDK 開發程式,不過誠如
您所說的:『如果采用 SDK programming,則對作業系統需要相
當深度的涉獵,否則一知半解,恐怕臨淵履薄,狀況頻出。』
有時候執行上有問題,還真不知道錯誤出在哪里。不知可否給點建議,
如何能對作業系統有相當深度的了解?

這我該怎麼說呢?找一位好老師,找幾本好書,只能這樣了。作業系統不如 programming 那麼容易可以自修而成,許多細部觀念的養成,需要細細琢磨或經人點撥(我想起「分離位址空間」這題目)。如果你只能自修,那就只好努力多看書多思考了。對,多思考很重要,把書上的東西轉化為你自己的思想體系,一輩子跑不掉。

是有人指導,不過我也想自己看些書。市面上這類書并不多,我不求速成
但是也不想浪費時間在無法了解的書上,能否請您介紹幾本值得閱讀
的書呢?

RunPC 1997.03 的【無責任書評/Windows 系統深耕】,介紹了三本好書。

送件者: Lung Feng
收件者: jjhou@ccca.nctu.edu.tw
主旨: Thank you for publishing your Dissecting MFC.
日期: 1997年2月25日 PM 10:58

侯先生您好:

我是您的忠實讀友,從您1992年出版的「Windows程式設計」到現在的
深入淺出 MFC」,我已花不少銀子買下數本您的大作。說真的
您的作品比其他國內出版的作品價格稍為高了一點,但我覺得很值
得,因為我可以感受出您真得非常用心在撰寫,初閱讀您的作品時,有時
不知其然,但只要用心品嘗,總是入味七分。有些書教人一邊看書
一邊上機實作,會是一個比較好的學習曲線,
但我是一個從基隆到臺北
通車的上班族,花很多的時間在車上,在車上拜讀您的大作真是讓人
愉快的事情(我回到家已晚,也只有在車上能有時間充實自已)。
這段時間內,我無法上機,卻能從中受益。
而且一次再一次去閱讀,
常會有新的收獲,真如古人所說溫故而能知新。當然若找時間上機心得會更多。

以前大家苦哈哈的時候,都是用人腦 run 電腦,不到最後關頭不輕言上機,上得機來就要給它個百發百中。這種習慣在今天「寫碼、編譯、除錯」的輪回中已經提升為「美德」的層次了!

你的讀書形式,雖然辛苦,恐也不無額外收獲。苦樂之間,存乎一心。捧著一本磚頭般的巨書,隨著火車搖搖晃晃的車廂,頭兒也不時搖搖晃晃,口中時而念念有詞,手上時而握拳時而振筆,初淅瀝以瀟颯,忽奔騰而砰湃。啊,這樣的畫面會讓你手中那本書的作者感動得掉淚。

在此有幾個問題想請教您: 1.您是否有開課?課程為何?如何報名?

我固定每周四晚在元智工學院開3學分的課,分別教過 SDK 程式設計、MFC 程式設計、Windows 作業系統。時有外校學生和校外人士旁聽,一律歡迎。其他的公開研討會,視「奇蒙子」而定。但今年沒有這方面的計劃。

2.如何得知您的新作何時會出版?

逛書店看到,或,寫 mail 來問我。

3.最後請教您,侯捷到底是不是您本人?

您這麼問,會不會讓侯捷先生傷心? :-)

送件者: TomJPSun@acer.com.tw
收件者: jjhou@ccca.nctu.edu.tw
主旨: About Training Course
日期: 1997年2月4日 AM 06:42

Dear JJ:

哈羅,我是 Acer Netxus Inc. 的 Tom。我上次叁加了你的 MFC 訓練課程,獲益良多,謝謝你。我希望知道你是否還有其他課程,我想叁加。因為我喜歡你的上課風格(以及內容)。如果你最近有任何課程,請讓我知道。謝謝。

認真授課能獲得回響,真是最好的回報。唯今年我沒有安排公開課程的計劃,只有宏 、睿昱半導體、華邦電子等公司內訓是安排好了的。

Dear JJ:開春第一喜,就是收到侯大哥的回信。
看到 Run!PC 中時而出現的大補丹(很有營養的文章是也),就可以略窺幾位前輩的研究方向。現在 Jave 與 ActiveX 的世紀大戰方興未艾,大
概不善押寶的 programmer 兩邊都要去學,果真是「學海無涯」了!

我有一個千古之謎 侯捷是誰?
也許侯大哥刀筆風格回異,小弟也曾比對 Dissecting MFC 與【無責任書評2】的筆鋒,卻有似同實異之感覺!沒人告訴我答案。
追查這事又似乎是與 programming 無關,這千古謎團就擱在我心里。

侯捷是誰?唔,一個好人吧我想。:-)

送件者: Jaguar
收件者: jjhou@ccca.nctu.edu.tw
主旨: 曲高和寡
日期: 1996年12月20日 PM 05:27

俊杰兄您好 :

有個問題想問您,為何在臺灣要做基礎的事(R & D)總是很難如愿。
為何只有做近利的事才能被認可為成功之道。也許是無知的人寄

社會是如此功利,政府又沒有遠見,故此。

也不見得近利才能成功。我自己做的事并不圖謀近利,從其回響觀之,成果豐碩,令我感動。

Hi, 杰兄您好 :

Sorry,又來打擾您了。在此要先說句謝謝您的解答。
也要說句我真的很羨慕您,因為您是在學術界工作。

進入學術界是無心插柳。原先在工研院,則只能說是帶點學術味的半研究單位。目前我只是在學校開3學分課程,算半個學術人。不打算專任,這樣最好,自由。

我是屬於為了生存而不得不為五斗米而折腰的人。如何才能將所謂的工作和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找出一個平衡點,使其能兩全其美?

我們都難免可能為五斗米折腰,人生終歸這麼回事。不要折損了尊嚴就好。只要有理想與毅力,不會永遠壯志難伸。

希望您能多出版一些像「深入淺出MFC」的書, 讓我們這些想要真正好書的人能大快朵頤一番。謝謝。帶著一顆期待心的人(原也許是無知的人)寄於苦牢

聽到這樣的鼓舞,我不能無動於衷。今晚我會多熬兩個小時 -- 情不自禁地。苦牢讓人聯想到囹圄,難道我在縱貫線上和看守所內都有讀者?玩笑話請原諒,愿你早日脫離苦牢。

送件者: Shieh
收件者: 侯俊杰
主旨: 拜讀大作「深入淺出MFC」
日期: 1997年2月10日 AM 03:15

侯先生:您好,我是您忠實的讀者,您所寫的書一向是我在學習新的東西時很大的幫助。除此之外,我也十分喜歡看你為新書所寫的序,那種帶有些哲學家的感覺!最近我想學 MFC,在市面上找到你的書。拜讀後甚為興奮,也十分謝謝您寫書的用心。

我所追求的,不僅是知識的傳達,還有閱讀的樂趣。一位醫師朋友說他最喜歡看我寫的書序(其他的部份都看不懂)。因為有你這麼可愛的回應,所以有我這麼努力的付出。

送件者: xxxxxxxx@csie.ntu.edu.tw (姑隱其名)
收件者: jjhou@ccca.nctu.edu.tw
主旨: 「EQ價更高」讀後感
日期: 1997年2月10日 AM 10:34

侯先生,好久沒和你通信了,不知你是否還記得我? 那不重要,我只想跟你分享自己今天看過「IQ 誠可貴,EQ 價更高」這篇文章的感覺。

當初剛進資訊系時,聽了一番您的演說,就已經明白資訊這領域競爭之激烈,環境之險惡。但是我仍然對自己充滿信心,深信能夠依靠後天的努力,開創自己的一片天。但是一學期下來,卻充斥著無力感,覺得在資訊的茫茫大海中,找不到一絲著力點...。

我時常勉勵自己:在程式寫作之外,我還有許多別人比不上的能力,諸如人際關系,企劃能力等等,這并不是短期間就能夠見到成效的。也因此我顯得有些迷惑,也不知道今後能否在資訊的領域里創建自己的天地?
說實在的,我跟系上某些「電腦保送生」相處不來,他們就像侯先生所說的一樣,相當神氣,過度自負。

不知道面對這些「電腦高手」是跟他們學習好呢?還是保持距離好呢?
能合作固然是件好事,但是必定不能長期相處。說句真話,不是酸葡萄
心理,他們只是比一般人早接觸到電腦,對寫程式有興趣,但是其他的方面確實表現的不怎麼樣。這段差距應該不會永久,而且太過自負也無法在團隊里頭生存下去。

寫了這麼多,不知確切想表達什麼,只是今天看過文章,心中
有話不吐不快。希望不會耽擱您太多的時間。過了新年,
又是新的開始,我該再重新思考將來的方向吧!

謙虛(發自內心的謙虛)不僅表示你自己很盈滿(否則談什麼謙虛),也代表你能體貼他人之缺損。當我在你這個年紀,我不知道謙虛是多麼高貴的美德。很幸運的是我并不一直都出類撥萃,所以我早早學會了勤奮。

我想你聽過一句話:少年得志大不幸。這種話沒有些人生歷煉是不能夠體會的。或許你還不能夠體會,但我告訴你,那句話千真萬確。

一般而言,我們的社會已經沒有人會對大學生們提到品性上的課題。大學生們也很少有人對自己的品性下功夫精進。多思考,多反省,不要成為機童或怪胎。

我沒法告訴你該如何如何與「IQ 一百,EQ 零蛋」的人相處。Case By Case 啦!我自己碰過一個,也是處得很糟,因為我并非 EQ 一百。如果你能夠試著與之和樂相處,你可以學到容忍與寬憐。 

2010-09-10 08:2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