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明了和滿足學習需要是遠程開放教育的兩大任務
明了和滿足學習需要是遠程開放教育的兩大任務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圖分類號:G728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8-6021(2002)03-0045-04
   一
  關于遠程開放教育的主要任務是什么,可能有各種各樣的認識;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待遠程開放教育,也會形成不同的認識。我們認為,從學生的求學來看,遠程開放教育的主要任務是明了和滿足求學者的學習需要。從辦學方面說,沒有求學者的學習需要,我們就沒有生源;從教學方面說,沒有求學者的學習需要,我們的教學工作就會盲無目的,學習支持服務體系就會成為無用的花架子,我們的教學質量也就無法搞上去。因此,遠程開放教育的一切工作都應圍繞求學者學習需要這個問題來開展。對于求學者的學習需要,我們遠程開放教育工作者必須廣泛了解,深入研究,努力開發。
  一切教育的產生與發展,都源于滿足求學者的學習需要。沒有求學者的學習需要,就沒有教育。成人是這樣,嬰幼兒也是這樣。教育“要從娃娃抓起”是成人在總結了人類成長過程以后發現的嬰幼兒學習需要。對于一種教育或一個學校來說,滿足求學者學習需要的程度越高,其教育或學校就越興旺,否則其教育或學校就消亡。過去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近年來社會上各種學歷和非學歷教育的興衰就證明了這一點:有專業有學歷的一些公辦中等專業學校,因其教學未能滿足求學者的學習需要而倒閉或處于半停頓狀態;雖無學歷但能較好地滿足求學者學習需要的民辦學校或培訓班卻能生存并得到發展,有的甚至得到迅猛發展。教育實踐告訴我們,求學者的學習需要是一切教育生存與發展的動力。檢驗一種教育或一所學校的教育質量,應該看其滿足求學者學習需要的程度,而不是其它。因此,對于遠程開放教育來說,其專業設置、課程設置以及各種課程內容都應圍繞求學者的學習需要這個坐標來設計。學校的招生辦學以及教師的授課也應該圍繞這個坐標來進行。任何偏離這個坐標的想法和做法都是有害的。
  人的學習需要有廣義的學習需要和狹義的學習需要兩種。廣義的學習需要,是指人的個體的一切學習需要。狹義的學習需要,是指求學者個體內在的學習需要。個體內在的學習需要是一個由不知到知之的漸進過程。兒童的學習需要是由成人規定和激發的。開始學習時,他們自己不知道學什么,也不想學什么,更沒有什么學習習慣和經驗可言,一切都是成人規定的。他們的學習只是為了完成成人交給他們的學習任務。以后雖然逐漸有了學習需要,不過這時的學習需要,其目標是不明確的,只是已養成的學習習慣讓他產生了學習要求。隨著年齡、知識和能力的逐漸增長,求學者自身的學習需要目標逐步明確,這時才產生出真正意義上的學習需要。
  由此可以看出,學習需要從主體方面說,有外在的和內在的兩種。個體內在的學習需要又可分為習慣性學習需要和目的性學習需要。
  我們這里所說的學習需要是指求學者個體內在的學習需要。根據我們的研究,求學者個體內在的學習需要至少具有以下三個特點:一、差異性。不同的個體有不同的學習習慣和學習目標、目的,這就向教育提出了個別化需求。二、階段性。每個個體在不同階段則有不同的目的、目標,不斷產生不同的學習需求;每個個體在不同階段的學習習慣,隨著年齡和環境的不同也可能不同。繼續教育、終身教育由此被提出來了。三、隱蔽性。學習需要是隱性的,它是人類認識社會和認識人類自身后所形成的精神需求。正因為如此,求學者要準確把握自己內在的學習需要,要有兩方面的知識和能力:一是自知,二是對社會所形成的知識和自己所處的社會環境要有個大致的了解。這兩者的要求都很高,知人難,知己更難。一個求學者的某個階段的學習需要,往往自己把握不準。他們要么盲無所知,主觀上要學習,但客觀上不知學什么,渴望教育者給予幫助和支持;要么提出不適合自己特點的或者對于自己是過高的學習需要,教育者有必要予以糾正。這種明了自身學習需要的需要也成了求學者,特別是成人求學者學習需要的又一方面。
  我們把一切適合自身實際情況的學習需要統稱為“真性學習需要”,把一切不適合自身實際情況的學習需要統稱為“假性學習需要”。從以上的敘述可以看出,“假性學習需要”有兩方面的表現形式:一是盲目,主觀上要學習,但客觀上不知學什么;二是不準確,自己提出不適合自己特點的或者是對于自己過高的學習需要。前者我們稱它為“盲性學習需要”,后者我們稱它為“偏性學習需要”。
  根據上述個體內在的學習需要的三個特點,我們認為,遠程開放教育要在明了和滿足求學者的學習需要這兩個方面,為求學者提供服務。
   二
  用上述三個特點來察看我們今天的遠程開放教育,我們不難發現,我們目前開展的遠程開放教育從總體上說,能夠滿足求學者在學習上的個別化需求,也能滿足求學者不斷的、終身的學習需要。但是,在滿足求學者在學習上的個別化需求方面還剛剛開始,還有許多工作要做,而在幫助求學者明了自己的學習需要方面,我們(包括普通高等教育)還沒有做,或者還沒有系統的做。過去,我們對求學者的“盲性學習需要”,只是從所謂的思想上、作風上或者是態度上等方面做文章,往往要求求學者明確學習目的、端正學習態度、嚴肅考風考紀等等,就是沒有從這個問題的本身——學習需要的明了上做文章。
  幫助求學者明了學習需要,有兩項工作要做:一是要幫助求學者明了自身某一階段的學習需要,為求學者選好學習專業和相關選修課做好思想和知識等的準備。二是要幫助求學者明了自己的學習需要的具體方法,為他們今后各個階段更高層次的學習明確方向、確定目標做準備。
  我們在安徽電大開放教育學院的管理和教學中發現,剛剛報名參加遠程開放教育的求學者,入學一段時間后,有些同學會提出轉專業的要求。我們曾對計算機和英語兩個專業中轉專業的同學進行調查發現,專業選擇不對路的因素主要有:工作、愛好、知識基礎等。有的求學者受到社會上計算機熱、外語熱影響,同事、朋友一慫恿,就頭腦發熱,隨大流報名參加,學習一段時間后,才發現自己基礎太差,跟不上教學進度,只好轉專業。同時我們還發現,有相當一部分學員對選修課的選擇,有的隨意性很大,有的又不知如何是好。有的求學者剛入學時,從教學計劃上列的課程名目中找了些自己感興趣的進行選修,隨著專業知識的積累,又從教師那兒了解到一些情況,才發現這些課程并不一定適合自己學習。
  專業和選修課選擇的隨意性表明求學者的學習需要程度不同地存在著“假性學習需要”。這就要求我們,在開展遠程開放教育時,要為報名學習的求學者提供選擇專業和選修課服務,幫助他們明了自身的“真性學習需要”。我們建議,應在求學者報名注冊的過程中,即入學前通過講座的形式給他們介紹選擇專業的相關知識,以減少專業選擇的盲目性。求學者專業確定后,在同專業中對與該專業相關的選修課作簡要的介紹。既介紹各選修課與該專業的關系,還要介紹學好本專業必修課及選修課所需要的知識基礎。幫助他們克服“假性學習需要”。同時,根據遠程開放教育的特點,還必須介紹遠程開放教育學習媒體和學習方式等與普通教育的區別,要讓他們在學習習慣方面作好適應遠程開放教育的準備。
  遠程開放教育是繼續教育和終身教育的最好形式,但求學者能否明了自己一生中各階段的學習需要是求學者能否參加和完成終身教育的前提。如何將“假性學習需要”轉化為“真性學習需要”是我們教育者應盡的職責。為此,我們認為,遠程開放教育首先要把幫助求學者明了學習需要作為教育教學中的重要一環,一個不可或缺的有機組成部分。要在努力開發求學者學習需要上下大力氣、做大文章。
  繼續教育和終身教育,對于學習者個體來說,要分階段完成各時期各階段的不同的學習任務。但是,作為一種教育形式,它不應該是學習者個體各時期各階段接受教育的總和,而是一種不同于其它形式的教育。繼續教育和終身教育之所以不同于其它教育,就在于受教育者是自己確定自己的學習目標和方向。在基礎教育中,求學者學習的目標和方向是教育者確定的。換句話說,在基礎教育中,學習的目標和方向的確定是“教”的行為,不是“學”的行為;而在接受繼續教育和終身教育的成人那里,學習目標和方向的確定是學習者自己的事。也就是說,接受繼續教育和終身教育的成人已有了相當高的“自教”能力。
  “自教”能力歷來受到教育家的高度重視。葉圣陶有句名言,“教是為了達到不需要教”。他把“不需要教”的“教”看作是教學的終極目標。“教是為了達到不需要教”,簡潔地說就是“自教”。“自教”,作為教育的一種思想,當然應該貫穿在對人的各個教育過程中。同時,我們認為,這“自教”也是一門學問,對于受教育者來說,更是一種能力。這方面的系統知識的傳授和較高能力的培養,應該是教育的一項重要任務、教學的一項重要內容。這項任務和內容,我們認為應該安排在成人接受繼續教育或終身教育的開始階段。這時候,他們已經具備了一定的“自教”知識和“自教”能力,他們從此將開始以自學或自教為主要特征的新的學習。我們目前的遠程開放教育強調求學者的“自主學習”是適時的、正確的,它不僅利于求學者正在完成的學習任務,它還為求學者在思想觀念上、行為習慣上達到“自教”的目標作了最好的鋪墊。
  “自教”也是一種學習需要,而且是學習需要的最高境界。人類正是依靠這種學習需要繼承了前人的優秀文化傳統,創造了越來越高的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由此可以看出,這種學習需要對人類是如何重要,而這種學習需要的要求又是極高的。它首先要求受教育者要有“自知之明”,同時還要了解此時自己所處的社會以及這時人類知識的總體狀況。這個要求既是高層次的要求,同時又是一個長期的動態過程,甚至可以說是終生的要求,不是一兩次就可以一勞永逸的。教育者提供這樣的學習支持服務,對于接受繼續教育和終身教育的受教育者來說,那是終生受益的。作為繼續教育和終身教育的承担者——遠程開放教育,應該把培養受教育者“自身”能力作為教育的重要任務,把“自教”知識作為遠程開放教育教學的一項重要內容,要專門開設一門“自教”課程。通過這門課的教學既能教給求學者明了自己各階段的學習需要,又能激發求學者的“自教”愿望,讓接受遠程開放教育的學員為人類作出更大的貢獻。
   三
  學習需要是多方面的,滿足求學者的學習需要也應是多方面的。在遠程開放高等教育中,求學者的學習需要主要是所學專業的學習需要。但在完成所學專業時,由于各個求學者個體的差異,形成了求學者形態各異的個別化學習需要。滿足求學者所學專業的學習需要,人們已有充分認識和實踐,這里只就滿足求學者為完成所學專業而產生的個別化學習需要方面進行簡要的討論。
  在開放教育試點實際教學工作中,我們發現,對我們所提供的多種媒體教學資源和教學支持服務,求學者的利用是不均衡的。一方面,他們喜歡文字資料和面授輔導,甚至提出增加面授輔導課時的要求;而另一方面,對其他媒體教學資源,諸如音像教材、CAI課件、特別是網上資源,卻沒有充分加以利用。我們將教學資料、教學信息掛到網上,將教師的E-mail提供給求學者,安排了形式多樣的網上教學活動,但求學者的使用率不高。
  我們分析出現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是求學者的學習習慣沒有得到切實轉變。遠程教育媒體經歷了文字教材、廣播電視、計算機網絡等三個階段。這三個階段使受教育者形成了不同的學習習慣。“習慣了用槍,不愿意用刀”。長期的基礎教育,使學習者習慣于課堂、集體、面授,習慣于文字教材的閱讀。對計算機網絡等現代化學習手段缺乏主動使用的意識,更沒有形成習慣。
  對此,我們除了要對非計算機專業的求學者進行計算機應用技能的培訓,提高求學者運用現代信息技術進行自主學習的能力以外,更重要的是要轉變求學者的學習習慣。實踐證明,中央電大對開放教育試點學員進行入學教育是必要的。它讓學員了解到現代遠程開放教育的教學組織形式、教學資源特點和學習支持服務方式,幫助學員掌握基本的學習技能,這為學員適應新的學習環境,培養相應的學習習慣做好了心理及技能準備。學習習慣的形成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個長期的過程,這就要求教育者在教學組織實施的過程中還要不斷強化。否則,我們提供給學生的網上教學資源和相應的支持服務都將形同虛設。
  遠程開放教育要實施個別化教育,還要從教學內容上為求學者提供個別化支持服務。
  電大開展現代遠程開放教育,培養的是應用型高等專門人才。為此電大的專業門類設置齊全,這為求學者提供了多樣化的專業選擇。但要滿足求學者個體的不同學習需要,真正實現個別化教育,教育者還要在“補”或“添”上做文章。所謂“補”,是指部分求學者個體在與其他求學者學習同一專業或同一課程時,因學習基礎薄弱而造成的學習困難,需要補充的相關基礎知識。所謂“添”,是指部分求學者個體在與其他求學者學習同一專業或同一課程時,因工作或興趣需要而產生了與同一專業或同一課程既相關又屬于該專業或該課程上沒有的知識需求,需要添加的這方面知識。
  電大是一個全國性的遠程開放教育系統,在這樣一個大系統下,各地的個別化學習需要,無論是“添”或是“補”,都有可能集中起來成為部分學員的共同需要。作為遠程教育的龍頭——中央電大,在課程設置上不僅要從專業知識這個角度來確定課程,還要從接受這門專業知識需要的背景知識角度來開設一定的選修課,供一部分相關知識基礎薄弱的學員選修。同時還要從接受某一專業學習的學員所從事的工作類別出發,選擇一些與學員工作貼近的實際知識供他們選修。
  “添”或“補”也是課程輔導的重要內容。我們認為,輔導教師的輔導課,不應是主講課的復述,而重在解疑答難和根據求學者對象的不同,補充或添加他們確實需要的知識。輔導老師如還在輔導課中“炒冷飯”,復述主講教師講授的內容,這不僅是沒有必要,而且這樣做對學員遠程個別化學習必須具備的新的學習習慣的培養極為不利。筆者曾在安徽電大開放教育學院試點漢語言文學專業輔導《現代漢字學綱要》時,參照課程內容,補充了筆者自己的一些研究成果,結果在一次課堂上,遭到一位在圖書館工作的學員的反對。他說,他是為生存才來接受遠程開放教育的,你補充的內容不是考試的內容,沒有必要。于是筆者在課堂問大家,這位同學的意見是不是代表大家的意見。大多數學員說,他只代表他自己,大家仍要求筆者補充課本之外的知識。他們之所以需要我補充一些知識,是因為接受輔導的學員中有相當一部分是中小學語文教師。筆者補充的這些知識正是他們在教學中所需要的知識。有的學員課后還向筆者索要我沒有補充的相關知識。
安徽廣播電視大學學報合肥45~48G5成人教育學刊王有衛/江麗20022002本文分析了學習需要的類型和特點,提出了明了和滿足求學者學習需要是遠程開放教育的兩大任務的觀點,設想了遠程開放教育在這兩個方面為求學者提供服務的相關措施。遠程教育/開放教育/學習需要/教學服務  distance education/open education/study demands/teaching serviceThe Two Major Tasks in Distance Open Education:  to Understand and Meet the Study Demands  WANG You-wei,JIANG-li  (Anhui TV University,Heifei 230022,China)This article analyses the types and characteristics of study demands,and puts forward the viewpoint that to understand and meet the demands of learners are the two major tasks in distance open education.The relevant measures which provide services for learners in the above two aspects are also concieved.王有衛(1944-),男,安徽肥東人,副編審。安徽廣播電視大學,安徽 合肥 230022 江麗 安徽廣播電視大學,安徽 合肥 230022 作者:安徽廣播電視大學學報合肥45~48G5成人教育學刊王有衛/江麗20022002本文分析了學習需要的類型和特點,提出了明了和滿足求學者學習需要是遠程開放教育的兩大任務的觀點,設想了遠程開放教育在這兩個方面為求學者提供服務的相關措施。遠程教育/開放教育/學習需要/教學服務  distance education/open education/study demands/teaching service
2013-09-10 20:5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