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試論成人教育研究的研究
試論成人教育研究的研究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實踐中發現問題:成人教育研究的主源
  現代成人教育有組織的活動可以追溯到18世紀中葉英國的產業革命時期,迄今已有200多年的歷史。一般說來,教育實踐活動的展開,隨之而來的就是教育理論研究的擴展和深化,然而,長期以來,盡管成人教育的研究者,包括著名的成人教育學家,馬爾科姆·諾爾斯(Malcolm·Knowles)、西里爾·豪爾(Cyril O.Houl e)等以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20世紀70年代以來,一直在為構建成人教育學科的規范體系而不懈努力,并使成人教育的研究具備了學科的雛形,但與其他學科相比,作為一門學科的成人教育學更像一個規模宏大的研究領域,而不太刻意強調本學科知識體系的構建,其研究思路的主體走向是:從實踐中發現問題并提供相應的操作策略,留下了問題性研究偏向的深深烙印。特別是在20世紀50年代人力資本理論的影響下,世界各國多層、多元的成人教育實踐為成人教育提出了許多新的問題和研究素材,越來越多的人們,尤其是成人教育現象及規律的判斷、歸納,創造了豐富多彩而又各具特色的成人教育研究術語,如擴充教育、回流教育、繼續教育、通俗教育、社區教育等等,許多以問題研究為中心的成人教育研究熱點持續不斷,其中布恩(E.J.Boone)的《發展成人教育方案》和那德勒(L.Nadler)的《設計訓練方案》等著作就是此種問題研究偏向的典范之作。因為如此,我國教育家瞿保奎教授等在《當代西方教育學的探索與發展》一文中評析道:“似乎將作為一門學科的‘成人教育學’與作為一種教育活動、過程、事業的成人教育(Adult Education)混為一談了”。早期的成人教育研究者甚至提出了“要成人教育學,不要教育學(Andragogy notPedagogy)”的口號。
  這種在實踐中發現問題的研究偏向的積極意義是明顯的;它密切聯系實際,能對成人教育實踐中的重大問題提出相應的對策,形成了成人教育研究樸實無華,重實證研究、重問題考察的學術風范。在我國,把成人教育作為一門獨立的現代學科加以研究,大致在20世紀80年代初才開始,雖然遠遠遲于西方,但其研究風格也承襲了以問題研究為中心的傳統,在中國這種研究偏向的好處在于它打破了成人科學研究工作的神秘性,所有參加成人教育的教學、管理和科研工作的人員都可以結合自己從事的實際工作開展研究,不僅擴大了成人教育科學研究的隊伍,而且擴大了成人教育研究工作的范圍,并且能夠形成成人教育教學、管理和科研一體化的格局,為我國成人教育的發展做出了積極的貢獻。
  然而,在實踐中發現問題的研究偏向也存在著許多缺陷,盡管成人教育研究不能脫離現實問題,否則就是無本之木,無水之源,現實問題是獲得研究的原動力和方法論基礎;成人教育的實踐也反對脫離實際的過于抽象的理論建構,陷入“純思辨”的泥潭,但成人教育對象的廣泛性和社會性,教育目的的多樣性,培養人才的多層次性和多規格性,管理體制、投資體制、辦學機制的多元性,辦學形式的機動靈活性,師生關系和教育資源開發分配的特殊性等無不迫切需要結束成人教育廣泛卻缺乏系統性研究的局面,要求以學科的形式揭示出成人教育領域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規律,對成人教育的發展做規范。也就是說,它需要的不僅僅是成人教育的問題研究,“求用”的研究,而是更進一步的真正的理論研究,即“求真”的研究——成人教育學的研究。
  二、問題與理論的平衡:成人教育研究的方向
  著名教育哲學家索爾蒂斯(J.F.Soltis)曾經區分了教育理論研究的四種不同類型:實證研究、解釋研究、規范研究和意識形態批判。從而引發了“解釋的教育理論”和“規范的教育理論”之分,有了“科學的教育理論”和“實踐的教育理論”之說,他認為這四種研究類型必須相互結合,相互貫穿,才算達到教育理論與教育實踐的終極結合(注:郭元祥:“教育與教育實踐關系的邏輯考察”,《華中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科版),1999.1)。現代社會學的創始人之一迪爾凱認為一門科學進步的標志是它所研究的問題不再原封不動。問題是理論的源泉,問題變動正是理論更新的動因,但問題不能代替理論。對成人教育研究來說,如果成人教育學研究僅停留在具體問題的分析上,它的結論就會很快陳舊。在我國,成人教育的深層次的“科學理論研究”難以升華,成人教育研究中存在著一種浮躁的治學風氣和急功近利的思想觀念,有些人出于評職晉級等短期目的,不愿扎扎實實地做學問,深入實際的研究問題,而是急于多寫文章,快點發表文章,有的甚至弄虛作假,東抄西湊。正是在這種氛圍下,成人教育的研究存在許多弊病表現在:第一普教化,在成人教育自身學科體系、基本理論構建方面,程序不同地“參照”著普通教育的理論;第二是表面化,在成人教育理論研究中,對辦學實踐經驗一般都停留在個別的、局部的,低層面的總結上,缺乏歸納、概括和理論升華;第三簡單化,在成人教育理論研究過程中,尚未全面把握社會、經濟、文化、科技發展的趨勢,缺乏超前預測、規劃;在基本理論研究的方法上,也顯得單一,過于傳統,尚未充分利用現代信息技術和現代教育技術手段,缺乏研究方法的創新。第四是過分追熱,熱點問題大都是成人教育改革和發展中遇到的新問題,研究者理應站在改革的潮頭,敏銳地抓住熱點問題,積極開展研究。但在很短時間之內涌現的“一呼百應”之“論文”極少有理論深度和實際價值,因為教育熱點往往涉及成人教育及社會許多深層次問題,是成人教育改革中的重點和難點,非深入調研、深思熟慮而不能有補于事。時而“知識經濟”、時而“素質教育”,時而“產業化”,就事論事,缺乏基礎理論的支持,永遠處于經驗描述水平,以熱點問題營造的學術繁榮最終會被證明是成人教育研究的“虛假繁榮”。
  上述現象說明,成人教育學的系統研究正在受到冷落,成人教育的分支學科,如成人比較教育學、成人教育史學、成人教育經濟學、成人教育心理學等基本上處于停滯狀態,成人教育專業研究者的精力集中于對現實問題的研究上而不是深層教育理論的開拓上。
  像其他學科一樣,作為學科的成人教育學有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之分,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始終是相互關聯的。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并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成人教育的問題研究也非全部不能成為成人教育學理論的構建的直接材料,總結其中的經驗,并升華為規律也是一種成人教育研究的可行辦法。如我國成人高等教育,“文革”前后只強調它是普通高等學校在辦好普通日校教育的同時挖掘潛力而舉辦的一種補充性或提高學歷性的一種教育。后來在長期舉辦這種教育的過程中,經驗逐漸豐富,通過認真總結經驗教訓,改正不足,逐漸認識到這是一條培養人才的有效渠道,對它的地位的認識不應再停留在“補充”、“挖潛”的老觀念上,這便得出了在我國這樣一個教育相對落后的國家培養高等人才應實行普通高校和成人教育“兩條腿走路”的結論。這項研究成果經國家認可后,就作為成人教育的一條方針固定下來(注:王北生、姬忠林主編:《成人教育概論》,河南大學出版社,1999年版,第294頁。)。國外原蘇聯著名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也不是因為追求“問題取向”研究而被譽為“教育思想泰斗”的嗎?他的《給教師的建議》在廣大中小學教師中甚為流傳,很受好評(注:蘇霍姆林斯基著:《給教師的建議》,教育科學出版社,1980年版,第221頁。)。但是成人教育的研究者們常將成人教育研究和成人教育學的研究混為一談,并將問題性研究的偏向帶進后者。問題性研究偏向使研究者們以當前緊迫問題為導向,甚至屈從于長官意志,難以進行基礎性、整體性的理論探索。專業研究者將本來屬于成人教育研究范圍的所有問題、現象都納入了自己的視野,以致研究項目層次不高,研究成果水平不高,不能有效揭示成人教育的發展規律。在進行問題研究者以結論代規律,以特殊代一般,不是通過個案分析和問題研究得出普遍性規律,而是不顧時空限度,稍作描述,即下結論。一方面成人教育理論研究時,又由于選題不合理,極易使某些成人教育研究者自身困惑,不知道自己干什么,另一方面實際工作者對理論冷漠,看不到理論的實踐意義,無怪乎成人教育理論與實踐成為永不相交的平行線。
  因此成人教育研究必須沖破成人教育問題研究狹隘偏向的束縛,研究基本理論,并在此基礎上提供成人教育活動一般性的原理、原則和方法,指導成人教育活動的開展和成人教育的改革。
  三、成人教育學研究的行動策略
  有學者指出:我們當前缺少的并非操作的理論,而是理論的操作,是以理論作為背景與靈魂的操作(注:劉鐵芳:“略論教育理論與實際相結合”,《教育理論與實踐》,1999.10)。真正的成人教育理論不只是實踐的操作行為指南,而是提供精神的引導,是一種實踐的精神。雖然經過一些學者的積極努力,我國在1997年成人教育學學科作為教育科學體系中的一門分支學科、已被確認,但應該說,距學科應具備的各種條件,如特殊的研究對象、完整的理論體系、公認的專門術語和方法論體系等都還有一定的距離,因此加強成人教育學的研究,糾正成人教育以問題為主源的研究偏向勢在必行。
  1.理清成人教育的基本概念。概念是人們進行判斷、推理的基礎,是人們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的基礎,也是完善的理論體系形成的基礎。概念是反映事物本質屬性的思維形式,一個真實的概念不僅能說明事物本身是什么,而且能將此事物與彼事物鮮明地區別開來。如果對成人教育的基本概念都表述不一,歧義紛呈,甚至連一些常識性的問題和基本關系都有待澄清的話,成人教育學的研究和理論的構建就很難說有實質性的意義和突破。
  2.慎選研究課題。要將能反映成人教育活動基本矛盾的問題歸入研究范疇,成人教育科學理論不是來自于純粹的邏輯推理,而是來自于成人教育的實踐過程,實踐中的問題是成人教育學研究的開端。成人教育學的問題研究應該注重所研究問題的相互關系。因為問題間的互動可能正蘊含著尚未被發現的一般性規律和原理。“求用”和“求真”要相統一,片面求用而放棄求真的傾向有害于成人教育理論的研究。
  3.重視成人教育學分支學科的建設。學科群的形成是成人教育學成熟的標志。成人教育學沒有自身獨特的概念范疇和研究方法,它直接依賴于從分支學科中獲得概念移用和方法論啟示。分支學科不發展,成人教育學只會留下一個教科書的空架子,成人教育研究就不會擺脫理論水平低下的困境。同時成人教育學又是教育學的一個分支,了解并掌握教育學及其教育學分支學科,也將有助于利用相關教育資源推動成人教育研究的深化。
  4.借鑒世界成人教育學研究的成果。由于世界各國的文化、經濟和社會發展的背景不同,地域間有關國家社會、經濟、文化和教育的相互影響,形成了六個有代表性的區域性成人教育體系,在成人教育學的的研究上也各具特色和優勢(注:王北生、姬忠林主編:《成人教育概論》,河南大學出版社,1999年版,第321頁。)。以終身教育、終生學習思想為指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開展了多種多樣的成人教育的理論研究。在全球發展一體化,信息技術現代化的今天,借鑒先進國家和組織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方法,也有利于成人教育學研究的發展。
  5.培養專業研究精神。專業成人教育研究者的出現,體現了社會及教育的進步,使得教育研究者能夠有足夠的時間、資源和精力去涉及更廣闊的問題,并進行深入地研究,從而獲得對教育問題的理智而深沉的理解。但這些必須要求專業研究者有穩定而持久的耐力,甘于寂寞,淡薄名利,有求實的態度和求是的精神。“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寫一句空”。在成人教育研究中培養和樹立這種學術精神有助于成人教育學研究的深入,孕育出富有思想智慧而非零星瑣碎經驗體會的成果。
  我們相信,在長期的問題研究熱之后,研究者也許會冷靜下來進行理論反思,讓問題搭臺,理論唱戲,結束成人教育學科建設“門前冷落鞍馬稀”的失調狀況。
《繼續教育研究》哈爾濱3~5G5成人教育學刊姚遠峰20012001姚遠峰 河南師范大學成人教育學院 作者:《繼續教育研究》哈爾濱3~5G5成人教育學刊姚遠峰20012001
2013-09-10 20: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