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財神文章選:遺忘的時光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在網上碰到初戀,聽她講,那時候我作過一個夢,夢里有神仙送了支大筆給我,隨后狂笑數聲,在煙塵中消散,不久以后,我就開始寫東西。我是一點也想不起來了,如果是真的,說明我干這行真是天意啊。茫茫的天寒地凍。   得意地跟她說,我終于變成作家了。  她說:是啊,作家,作家。  這時才開始懷疑,我當初莫名其妙寫了那么多,那么多,到底是為了誰?   沒錢,沒時間,沒前途,除了廉價的字,還有什么可以給她的呢?   于是開始自我安慰:我把人生的路轉了一道彎,只為討她喜歡,就勉強還了她的情吧。
  那時候,我們二十,她愛看書,愛幻想,而我除了K線什么都不看,以為呼嘯山莊的作者是柳殘陽。我現在再怎么回憶,也想不起當初跟她都說過些什么,做過些什么,歲月殘酷,把我想牢記的東西都抹個干凈,也不知圖什么。
  從北辰搬到雙安對面的筒子樓,有點沮喪,有點欣喜,新的生活徐徐展開,朝九晚五,迎著太陽起床,除了健康還能說什么呢?此時才覺得,錢與快樂,經常是反義,雖然這么說有點事兒,但我最開心的時刻,都是挺窮的時候。從北京回上海,每月工資稅后兩千,每天騎自行車,一路高歌著上班,多么快樂的一年。反倒是后來不缺錢花,就開始胡思亂想,覺得有那么多不堪承受之所在,命賤,沒轍。
  那么多年,她始終不太開心,見了我也愛搭不理,一千萬句抱歉,脫口而出,想必她也不肯接受。誰叫我當時如此不懂事,不知道女人本就是用來疼的。對男人來說,養成責任心,本就是老去的標志。又想好,又不想老,沒可能。不如痛快認了吧,遂了宿命的愿,把手頭事做好,成就燦爛而無趣的人生。   在網上碰到初戀,聽她講,那時候我作過一個夢,夢里有神仙送了支大筆給我,隨后狂笑數聲,在煙塵中消散,不久以后,我就開始寫東西。我是一點也想不起來了,如果是真的,說明我干這行真是天意啊。   那時候,我們二十,她愛看書,愛幻想,而我除了K線什么都不看,以為呼嘯山莊的作者是柳殘陽。我現在再怎么回憶,也想不起當初跟她都說過些什么,做過些什么,歲月殘酷,把我想牢記的東西都抹個干凈,也不知圖什么。   從北辰搬到雙安對面的筒子樓,有點沮喪,有點欣喜,新的生活徐徐展開,朝九晚五,迎著太陽起床,除了健康還能說什么呢?此時才覺得,錢與快樂,經常是反義,雖然這么說有
  認識她,是個初夏,95年6月22,可我怎么回憶,都覺得是初冬,腦海里,竟是那一片白茫茫的天寒地凍。
  得意地跟她說,我終于變成作家了。
  她說:是啊,作家,作家。
  這時才開始懷疑,我當初莫名其妙寫了那么多,那么多,到底是為了誰?
  沒錢,沒時間,沒前途,除了廉價的字,還有什么可以給她的呢?
  于是開始自我安慰:我把人生的路轉了一道彎,只為討她喜歡,就勉強還了她的情吧。 


寧財神 2010-09-14 07:55:34

[新一篇] 寧財神文章選:誰動了我的狗鏈

[舊一篇] 寧財神文章選:十年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