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近年來中國大陸圖書館學教育發展走向的思考
近年來中國大陸圖書館學教育發展走向的思考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圖書館學教育究竟應該向何處去?這是大家共同關心的問題,也是我特別關注的問題。我今天的報告題目是《近年來中國大陸圖書館學教育發展走向的思考》,這是黑龍江省圖書館夏國棟先生邀我完成的一項學術任務,藉此機會謹向這次研討會的組織者表示衷心的感謝!
  在進入正題之前,我先向大家推薦一本書——《誰動了我的奶酪?》。這是近年來管理學界十分暢銷的一本書,全球銷量已經超過兩千萬冊!這本書講的是一個關于“奶酪”的故事。故事的內容大概如下:
  從前,在一個遙遠的地方,住著四個不起眼的小家伙,其中兩個是老鼠,一個叫嗅嗅,一個叫匆匆;另外兩個是小矮人,一個叫哼哼,一個叫唧唧。他們四個實在太小了,所以他們在干什么當然不會引起旁人的注意。但是如果你湊近去仔細觀察,你會發現許多令人驚奇不已的事情!為了填飽肚子和享受樂趣,他們每天在不遠處的一座奇妙的迷宮里跑來跑去,在那里尋找一種叫做“奶酪”的黃橙橙、香噴噴的食物。嗅嗅和匆匆的大腦和其他嚙齒類動物的差不多一樣簡單,但他們有很好的直覺。他們喜歡的是那種適合啃咬的硬一點的奶酪。哼哼和唧唧則靠腦袋行事,他們的腦袋裝滿了各種信念和情感。他們要找的是一種帶字母“C”的奶酪。嗅嗅和匆匆作為老鼠,有其自身的秉性,不會像人那樣思維,而是靠老鼠的直覺在迷宮中尋找喜歡的奶酪,而哼哼和唧唧卻有人的思維,靠人的經驗去學習、尋找。他們以各自的方式不懈地追尋著他們想要得到的東西。終于有一天,在迷宮某個走廊的盡頭,在奶酪C 站,他們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奶酪。四個小家伙圍在一起欣賞奶酪,每天按固定時間穿著運動鞋跑到迷宮去吃喜歡的奶酪。他們當時的口號是“擁有奶酪,就擁有幸福”。
  可是,奶酪一天天減少。老鼠憑直覺感到,奶酪總有一天會沒有的。所以他們在享受奶酪的同時,每天還在迷宮中繼續尋找奶酪,找了好多天,終于發現了一處新的有奶酪的地方。而兩個小矮人一直沉浸在擁有奶酪的幸福中,可是有一天他們到達迷宮C奶酪站時, 突然發現奶酪吃完了,他們根本不相信這個事實,更不愿意再去尋找新的奶酪,一直就那么餓著痛苦地思索。一天哼哼猛然想到兩只小老鼠不知跑到哪兒去了,他到處去尋找兩只小老鼠,在這過程中發現了許多奶酪站,其中的奶酪也都已經吃光了。終于有一天,哼哼找到了兩只小老鼠,發現他們那里有更豐富的奶酪。他回去告訴唧唧,唧唧開始不太相信,后來唧唧態度也改變了,他們一起重新到了新的奶酪站。
  這本書其實講的是一個“變化”的故事,其中心思想是如何去適應變化,我向大家推薦這本書,也請大家關注一下變化的問題。
   1 誰動了我的奶酪?——后變化時代
  我在這里制造了一個新的名詞——“后變化時代”,其主要用意是想表達我個人的一種態度,即近20年來圖書館學教育在大陸的變化實在是太多了,我希望這個變化到一定程度能夠適當停止一下或放慢一點。我之所以不用“變革時代”,是因為變革意味著不斷地變化和革命,或者不斷地重構,我不希望動不動就革圖書館學教育的命,圖書館學教育的改革是必要的,但是天天都在變革,人人都在變革,一改再改,改得面目全非,一變再變,變得沒有自我,這總不是好的兆頭,也不符合教育的發展規律。
  80年代以來,整個社會都在發生變化,圖書館學教育也在發生變化,這種變化是由多種因素引起的。這些變化主要有:
   1.1 技術的變化:手工操作→自動化操作→網絡化數字化
  技術的變化非常大。80年代以來,圖書館工作的變化大致經歷了三個變化階段,即手工操作→自動化操作→網絡化數字化。大陸圖書館學教育的崛起是在20世紀80年代以后,這時恰好是圖書館工作由手工操作向計算機自動化操作轉變的時候。90年代末期,圖書館開始進入網絡化數字化的時代。在這個時代,整個技術都發生了變化,圖書館工作也隨之發生變化。每一次技術的變化都會對圖書館學教育產生非常大的沖擊,正如對圖書館產生很大的影響一樣。
  但是,在網絡化數字化時代,新的信息技術究竟會對圖書館學教育產生多大的影響?在大家都為這些技術陶醉的時候,實質上,不是所有的人都頭腦清醒。從80年代以后,由于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整個世界基本處在技術主導的狀態下,好像技術是萬能的,什么都可以做到。技術的發展當然對我們的學科發展有很大的推動作用,但技術是否是萬能的,這是非常值得我們思考的。
  譬如大陸今天談到數字圖書館建設,整個世界都在建設數字圖書館,圖書館界也在建設數字圖書館。但究竟什么是數字圖書館,大家并不真正清楚。相反,因為整個社會在炒作,影響到政府最高層的決策者、反映到他們頭腦中的圖書館概念就只有數字圖書館,其他的圖書館都不需要再辦了。這些觀念已經對圖書館事業造成了危害。有的圖書館已經很破舊,需要擴建維修,需要增加印刷出版物,而領導們常常會說:不用了,現在網上都有了,你們建數字圖書館就可以了。殊不知,雖然我們在不斷地努力向數字圖書館逼近,但是它畢竟離我們還很遠很遠。
   1.2 學術的變化:經驗圖書館學→理論圖書館學→文獻信息學→信息管理學
  80年代以來,圖書館學的整個學科體系一直在不斷變化,至今大體經歷了四個變化階段。80年代以前是經驗圖書館學,沒什么理論,層次較低。從80年代中期開始,大陸開始進入理論圖書館學階段,即哲學化。那一時期產生了很多理論,當時圖書館學基礎理論的討論也非常熱烈,很多教科書也在悄悄地改變整個圖書館學體系的面貌。90年代以后,大家覺得這種理論圖書館學也漸漸落伍了,太玄了,開始希望有更大的,能夠把更多學科融在一起的學科體系,于是出現了文獻信息學。這一時期,學科面貌的改變不像前一時期那樣熱烈,那么紅火,但一直在變。90年代末期到現在,文獻信息學又開始被拋棄了,出現了信息管理學。最近又有苗頭向知識管理學轉變。總之,還會再變。
  圖書館學整個理論體系的變化一直在不斷發生,90年代的學生們學到的圖書館學知識與80年代的完全是兩回事。過去的人看不懂今天的東西,現在學的與過去完全不一樣。
   1.3 專業的變化:圖書館學、檔案學→圖書館學、檔案學、情報學→圖書館學、檔案學、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
  隨著學科的變化,專業也在發生變化。80年代初期,圖書館學教育是非常單一的和專業的。大陸圖書館學教育最初大多只有圖書館學、檔案學兩個專業,而檔案學專業最初大多開設在歷史系,這是最早階段。從1978年武漢大學設立情報學專業以后,其他學校也開始陸陸續續地開辦圖書情報學專業,一些圖書館學系還把原來在歷史系或中文系的檔案學專業合并過來了,或者自己新開辦了檔案學專業。這在90年代以前是一個很大的變化,也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90年代末期,專業的名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其中最大的變化是,1998年時情報學的本科專業名稱開始變成了信息管理和信息系統。這個專業是情報學和另外五個相鄰專業(管理信息系統、經濟信息管理、林業信息管理等)合并起來的大雜燴。迄今為止,我們的專業名稱是個什么樣的呢?在碩士生和博士生階段,三個專業名稱依然是圖書館學、情報學、檔案學,而本科生是圖書館學、檔案學、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這是一個非常奇特的專業設置現象,因為其本科與碩士、博士專業的名稱不是完全對應的。
   1.4 學科的變化:文學→理學→管理科學
  學科的歸屬也在不斷變化。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圖書館學歸屬于中國語言文學中的一個類,檔案學歸屬于歷史學,情報學又在另外一個學科。到了90年代,學科地位提升了,三個專業終于走到一起了,變成了圖書館情報文獻學,是一級學科,當時歸屬理學。1998年以后專業大調整的時候,本科專業調整到了管理科學,而碩士、博士專業仍舊歸屬理學。當然,具體的變化比我所講的還要復雜一些。總的來說,經過20多年的發展,圖書館學專業的學科地位是提升了。
   1.5 名稱的變化:圖書館學系→圖書情報學(院)系→信息管理(院)系
  名稱的變化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最初的系名是圖書館學系,80年代中期時武漢大學圖書館學系升為圖書情報學院,大家也隨之改名為圖書情報學系。1992年北京大學圖書館學情報學系率先改名為信息管理系,接著各系紛紛效尤,發生了一連串的改名,改到幾年前只剩下武漢大學還保留著“圖書情報”這個院名,那時很多人都希望武漢大學保持“圖書情報學院”這最后一塊招牌,不要改名。但是,他們還是變了,而且從那以后學院的名稱連續改了兩次,現在用的是信息管理學院。
  名稱的變化實在太大太快,大家有時對名稱的變化非常困惑。從某種意義上說,名稱的變化是在反映整個教育的變化,是在反映學術的變化。但名稱的變化究竟能帶來多少益處,是值得我們冷靜反思的。有人說這是市場運作,形象包裝。問題是形象老在不斷地改變,改變到今天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別人怎么能認同呢?關于名稱的變化有很多不同看法,這里只涉及這種變化現象。
   1.6 課程的變化:專才教育→通才教育→素質教育
  課程也相應地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可以說,80年代中末期以前圖書館學教育培養的是圖書館學的專門人才,即專才教育。整個圖書館學課程體系非常專業,除公共課程、基礎課程外,大量的是圖書館學課程,培養的學生是做圖書館專業工作的。但到80年代末期,提出了一個非常響亮的口號,即“拓寬專業口徑,淡化專業界限”。當時,第一件事就是把圖書館學、檔案學、情報學三個專業的課程打通,使專業的界限更加模糊。各個院系都作了很多變化,有的院系安排學生在前兩年都學同樣的課,到后兩年再將課程做一些變化。其他院系即使沒有這樣,課程體系也作了相應變化。培養的學生畢業后可以到圖書館、檔案館等很多地方工作,即所謂通才教育,或叫T型人才,既有廣博的知識, 又有專業。因此,整個課程體系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90年代后,變化更大了,如今強調素質教育,仔細看一看圖書館學系現在開設的課程,很多是計算機、經濟學、管理學課程,在課程體系中要找到“圖書館”三個字非常困難,我們已經完全不認識那些課程了。大家強調的是素質教育,并不刻意側重某一專業。這一變化引發了很多挑戰,它不像前一時期,雖然是通才教育但仍還有圖書館學的成分。這就牽扯到很多很深刻的問題,我們的圖書館學專業究竟應該培養什么樣的人才?為誰培養人才?
   2 還剩下多少奶酪——低潮的到來
  經歷了這么多變化,究竟還剩下多少奶酪?奶酪代表一個目標,一個理想,一個追求。我們做了20多年的圖書館學教育的改革,圖書館學已改成什么樣子了,究竟還剩下多少本質的東西?要知道還剩下多少東西,先看一看我們失去多少東西。
   2.1 人才流失:人才外流→自然減員→人才內流
  80年代以來,圖書館學專業教育人才經歷了從人才外流到自然減員,再到人才內流三個變化過程。
  2.1.1 人才外流。80 年代不少圖書館學教育人才流到其他行業去了,孔雀東南飛比較時髦。我們沒辦法要求每個人堅守在這塊陣地上,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標,有自己要尋找的奶酪,走了就走了吧,沒有什么值得惋惜的,問題是誰來辦圖書館學教育?
  2.1.2 自然減員。自然減員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非常遺憾。 只要看一看今天會議的情況,我們就會明白自然減員已經到了多么嚴重的程度。在前五屆海峽兩岸學術討論會上,我們能夠看到很多圖書館學界的泰斗,有很多資深的教授出席。現在他們都退休了,我們今天一個也見不著。一不小心,我們這些年輕人一下子從聽從變成了報告人,怎能不叫人感慨萬分?自然減員導致圖書館學界已沒有大菩薩了,目前靠的都是中青年圖書館學者,這些人可能未來會有很大發展,可以成就一番大事業,但是,目前在各個層面、尤其決策層畢竟還沒有產生具有較大影響的專家。我們知識,人微言輕,沒有足夠的影響力,實質上對整個學科的發展是相當不利的。
   2.2 人才內流:行內流動——系際流動——校內流動
  這里所說的人才內流是指人才在圖書館界內部的流動,包括行內流動、系際流動、校內流動三種形式。初看這種流動是一種動態平衡,不會對圖書館學教育產生多少影響,是一件好事。但是,仔細看一看,其實不盡然。人才是怎樣在內部流動的呢?
  2.2.1 行內流動。這是近幾年最快的一種變化, 即由圖書館學教育界流動到圖書館界。近年來,有很多從事圖書館學教育的人到圖書館去做實際工作或管理工作,這批人有很好的理論知識,很有見識,對圖書館的發展是很大的推進。但是,對圖書館學教育所造成的種種影響卻不可小視。例如,倪曉健教授原是北京師范大學信息管理系主任,去年調離担任了首都圖書館館長,楊沛超教授原是東北師范大學信息管理學院院長,今年也調到了社科院做圖書館副館長。院長、系主任都走了,只要想一想他們的成長歷程和他們在院系所起的作用,那么,他們突然放下自己經營了這么多年的事業究竟對其教育事業有多大的影響也就不言而喻了。
  2.2.2 系際流動
  系際流動,即院系之間的流動。這種系際流動近兩年也發展得非常快,有很多有影響的人物在不斷變動。舉兩個最近的例子:張曉林教授,原四川大學信息管理系主任,今年調到中科院文獻情報中心做數字圖書館項目的副主管;柯平教授,原鄭州大學信息管理系主任,今年調到南開大學圖書館學系任教。系主任走后,我們立刻會有一種感覺:那些地方的知名人物還有誰?很多系也就那么一兩個在全國有影響的人物,走掉之后不可能不對原有的院系產生相當大的影響。所以,這是有很大影響的變化。
  2.2.3 校內流動
  有很多人才在校內也在不斷地流動,雖沒有離開學校,但離開了信息管理系,去做別的事情了。例如,原南京大學信息管理系副主任鄭建明先是調去任校教務處副處長,最近又調到圖書館任常務副館長,還好,又回到圖書館隊伍中來了。黨躍武原來是四川大學信息管理系副主任,后來調到校教務處任副處長,與專業沒有什么關系了。這樣的例子非常之多。總之,在圖書館學專業人才中,凡是冒尖的人物都在不斷的流動。這些內部的變化,對圖書館學教育也有相當大的影響。
   2.3 主任流失:圖書館學專業→情報學、 檔案學專業→非本專業
  上面的標題可能是不準確的,但我要表達的意思是明確的,那就是系主任(院長)也在不斷地變,而且變來變去,科班出身的似乎越來越少。
  80年代以前,絕大多數系主任都是圖書館學專業畢業的,這對圖書館學教育的發展非常重要,因為他們是這個行業出身的,自然對這個行業有感情,能夠認同和看重這個不起眼的專業。從90年代初期開始,這種情況陸續發生了變化,不少情報學、檔案學專業背景的人開始做系主任或副系主任,他們中的一些對圖書館學專業沒有太深的感情,也不十分認同。90年代以后,不少系主任或副系主任與圖書館專業沒什么關系。我并不排斥其他專業的人從事圖書館學教育,但是,需要說明的是,這種主任的流失,或者說對圖書館學專業認同的缺失,其必然的結果是我們自己培養了自己的掘墓人。他們會不斷地不自覺地做出很多不利于圖書館學教育發展的事情,會不斷地埋葬圖書館學教育。事實上,好多地方已經把圖書館學專業或圖書館學教育埋葬了。這里就不具體說了。
   2.4 專業萎縮
  去年,我曾發表過一篇題為《高漲的圖書館事業與低落的圖書館學教育——圖書館學教育逆流發展現象的分析與思考》的文章。這篇文章實際上只講了一句話:20世紀末的最后十年雖然是20世紀大陸圖書館事業發展最輝煌的黃金時期,但是卻是圖書館學教育急劇滑落的時期。為什么會有如此之大的反差?這的確值得我們重新好好地思考一下其中的問題。
  我想說明一下圖書館學專業究竟萎縮到了什么程度。1998年教育部重新公布新的專業目錄時,在專業目錄上共有20個大學設置了圖書館學專業,這是官方的統計數字,它意味著全國只有20所大學設有圖書館學專業,比80年代中期的數字減少了一半以上。而據我所知,在1998年教育部公布的20個大學中大約有6 所學校已多年沒有招收圖書館學專業的學生了。也就是說,實質上,全國只有十多所院校招收圖書館學專業的學生,而每個系每年的圖書館學專業招生人數通常不會超過60,一般為20-30個,有的還是隔年招生。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這是什么狀況?與該狀況相關的,教育主管部門近幾年還在不斷地發布文件,將圖書館學、檔案學專業列在控制招生、控制發展的專業范圍內。這是一個非常不好的現象,與80年代一批老圖書館學家要做的事業相比完全是兩回事。
   2.5 專業缺失
  我建議信息管理系的主任們問一問你們的圖書館學專業任課教師,問一問系里的學生:“你懂圖書館學嗎?”。你們會發現很少有人懂。作為信息管理系圖書館學專業的一名教師,我是“人才生產者”;作為圖書館館長,我又是“人才消費者”,我比純粹的“人才生產者”更懂得“人才消費者”的實際需求。我接待過不少前來面試的圖書館學專業畢業生,談話之間,沒有多少人懂圖書館學,一些畢業生甚至不知自己學的是哪種分類法,究竟學了哪些編目規則。這不完全是學生的問題,更多的是教師的問題。試想一想:圖書館學專業的老師不懂圖書館學,圖書館學專業畢業的學生不懂圖書館學,圖書館學專業會變成什么樣?這是讓人非常尷尬和困惑的事情。
   3 沒有奶酪怎么辦?——未來的對策
  如今圖書館學教育已進入了一個十分尷尬的低潮時期。面對低潮,我們該怎么辦?雖然我不知道是否有可用的“救世良方”,但是我認為先做點切實可行的實事還是有必要的。
   3.1 守望相助
  實際上,圖書館學教育一直是一個弱勢的教育群體。除了武漢大學信息管理學院以外,所有的信息管理系在各院校里都是一個非常弱勢的群體,它們越來越受到來自各個學科、各個方面的不斷擠壓,生存空間越來越小。在這樣一個非常的生存空間中,我認為下面兩點很重要:
  一是要堅守陣地。究竟有多少人能守住陣地,這是決定圖書館學教育最后能發展成什么樣的一個關鍵問題。人存政舉,人亡政熄,人在陣地在,這種堅定的信念非常重要。
  二是守望相助。圖書館學專業教育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完全是我們自己的責任,怪不得別人,因為我們自己培養了自己的掘墓人,或者說,自己給自己掘了墓。過去不斷有一種聲音在國家教育主管部門的最高決策層中呼吁:圖書館學專業辦得太多了、太濫了、質量太低了,要控制專業規模,壓縮招生數量,提高教學質量。這個聲音對教育主管部門最高決策者的影響非常大,所以今天要申辦一個碩士點非常困難,博士點就更不用說了,這么多年來圖書館學專業的博士點也只不過三個而已。整個圖書館學教育界是唇亡齒寒的關系,要相互幫助,相互協調。我始終認為,沒有數量,就沒有質量。圖書館學專業要做大,應該增加博士點、碩士點,把學科點做上去,有了足夠的學科點,才會有足夠的生存力量。過去不少頗有影響的圖書館學教育界人物認識不到這一點,覺得只要保持很少的幾個博士點進行高層次教育就可以了,那樣就保證了高質量的教學水平,其它院校只進行大眾化教育也就行了。但實際上這種做法或許有一天會危及到其自身的生存,甚至有一天會退到80年代以前只有兩三所院校設置圖書館學系的局面。因此,守望相助,共同發展非常重要。
   3.2 重整旗鼓
  3.2.1 尋找失落的自我 在過去20多年中, 圖書館學教育界一直存在著兩個毛病:一是妄自尊大,認為我們所從事的事業非常偉大,本學科很了不起,在整個社會中占很高的位置,而實際上別人并不這樣認為。二是妄自菲薄,覺得本學科什么也沒有,什么都不值得做,甚至認為本學科是偽學科,不把自己當回事。很重要的一點是,大家要準確認識圖書館學,認識圖書館學教育在整個教育體制中究竟處于什么位置。大家必須明確圖書館學教育的內核是什么,核心的課程一定是這個專業最本質的東西,不能丟掉,丟掉了最本質的東西,培養的也就不是圖書館學專業的學生。
  近日,有一個非常可喜的消息:教育部于2002年6 月成立了教育部圖書館學學科教學指導委員會。這是圖書館學教育重新發展的一個重要契機。7月14日將要在天津南開大學召開教學指導委員會會議, 檢討一下圖書館學教育的狀況及今后的發展方向,這是圖書館學界多年努力的結果。
  3.2.2 重建專業精神 大家對專業要有足夠的認同。 從事這個專業是需要一些犧牲和奉獻的,然而更多的是對專業的認同和熱愛,若沒有這種精神,圖書館學教育也很難發展下去。
  3.2.3 臥薪嘗膽,東山再起 從最近一年來看, 實際上不少系已經開始痛定思痛,不斷積蓄力量,準備上一個臺階。比如,南開大學圖書館學系正在悄悄地引進教授,準備申報博士點;南京大學也在悄悄地調進教授,要申報圖書館學專業博士點;華東師范大學的圖書館學專業盡管已經休克,但它在與上海圖書館聯手,意在借助上海圖書館的力量,東山再起。總之,各個院校的圖書館學專業都在積蓄力量,準備在圖書館學教育上做出一番成就。確實,我們現在已經到了不得不臥薪嘗膽的時候了!
   3.3 精英教育
  在未來圖書館學的發展方向中,很重要的一點是要走精英教育的道路。在過去的20年中,圖書館學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是向大眾化方向發展,更多的是培養大眾化層面的,即本科和專科以下的圖書館人才。“五大”(電大、業大、函大...)辦了非常多圖書館學專業,招生的人數非常大,在那個時期為圖書館事業的發展做出了很大貢獻。但是,經過過去20年的大眾化教育后,潛在的需要接受圖書館學大眾教育的圖書館從業人員基本上被一網打盡了,再走大眾化圖書館學教育的路顯然就不那么通暢了,因為基本上沒有生源。所以,未來的發展方向應該是精英教育。
  所謂的精英教育,通俗地講,就是向碩士、博士這種高層的專業教育發展。大陸的圖書館學教育也確實在向高層發展,向低層發展會越來越沒有地位。現在絕大部分的圖書館學專業都設置在部委屬或省屬重點大學中,這些學校正在向研究型大學發展,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專業教育不向更高層次的研究型教育發展,很快將被淘汰。所以,未來的發展方向是向精英教育發展。這個方向也與英美的情形非常接近,英美圖書館學教育本身就沒有本科教育這一層次,而是從碩士開始的。
  以上是我對中國大陸圖書館學教育發展走向的一些看法,主要是提出一些問題供大家思考,說過了頭的,或者不對的,歡迎批評指正。
  (黑龍江省圖書館肖紅凌根據錄音整理)
圖書館建設哈爾濱3~6G9圖書館學、信息科學、資料工作程煥文2002200280年代以來,隨著社會的變化,中國大陸的圖書館學教育經歷了巨大的變化,包括技術的變化、學術的變化、專業的變化、學科的變化、名稱的變化和課程的變化。近年來由于專業教育人才的流失和專業的萎縮,大陸圖書館學教育進入了發展的低潮。面對目前的困境和挑戰,大陸圖書館學教育應該向精英教育的方向發展。圖書館學/教育  Library Science/EducationThe Trends of the Development of Library Science Education In Mainland ChinaThis article describes the great change of the library science (LS) education in MainlandChina since 1980s, including the change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library science, LS educationprograms, the name of LS departments, and LS curricula. Because of faculty members in LS educationand the decrease in LS programs, the LS education in Mainland China has entered a period of low tidein recent years. For extricating LS education from the difficult position, the LS education in MainlandChina should develop toward MA and PHD programs in the future.程煥文,中山大學信息管理系 510275  程煥文 中山大學信息管理系教授、圖書館館長、網絡教育學院院長;教育部高等學校圖書情報工作指導委員會委員、圖書館學學科指導委員會委員;中國圖書館學會學術研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圖書館法與知識產權研究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廣東圖書館學會理事長。 作者:圖書館建設哈爾濱3~6G9圖書館學、信息科學、資料工作程煥文2002200280年代以來,隨著社會的變化,中國大陸的圖書館學教育經歷了巨大的變化,包括技術的變化、學術的變化、專業的變化、學科的變化、名稱的變化和課程的變化。近年來由于專業教育人才的流失和專業的萎縮,大陸圖書館學教育進入了發展的低潮。面對目前的困境和挑戰,大陸圖書館學教育應該向精英教育的方向發展。圖書館學/教育  Library Science/Education
2013-09-10 20: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