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賓至如歸”的宋代館驛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宋代館驛已和通信郵遞完全分開,僅僅履行一種招待的職責。

   宋代的館驛,分為幾個不同的等級和層次。國家一級的有高級迎賓館,招待來自四鄰的國家使節。當時北宋都城汴梁,建有四所重要的大型賓館,其中專門接待北方契丹使者的叫“班荊館”和“都亭驛”,接待西北西夏等少數民族政權使臣的叫“來遠驛”,接待更遠的今新疆地區和中亞來賓的叫“懷遠驛”。這些高級賓館,設備豪華,有時在此舉行宴會,宴請各國使臣和朝內大臣。

    地一級的招待所也很華美。從外表看來好似壯觀的大廟,又像是頗有派頭的官府,也好像有錢人家的邸宅。內部設備應有盡有,簡直使旅客樂而忘返。宋朝大文學家蘇東坡有一篇散文叫做《鳳鳴驛記》,就是這樣描繪的:“視客所居與其凡所資用,如官府,如廟觀,如數世富人之宅,四方之至者如歸其家,皆樂而忘去”。南宋時候,另一位文學家毛開又用細膩的筆調,描寫了另一處驛館:“為屋二十四楹,廣袤五十七步,堂守廬分,翼以兩廡,重垣四周”(《和風驛記》)。意思是:屋宇十分寬敞,左右前后有24間房子,住宿面積57步,有廳堂有居室有走廊,四周還有高高的院墻。這里服務人員很齊全:“門有守吏,里有候人”,簡直是“賓至如歸”(《和風驛記》,居住舒適極了。

    兩宋為了修建這些豪華的館驛,花費了大量人力物力。位于今陜西地區的扶風,其太守修造上述蘇東坡住過的“鳳鳴驛”時,動用了3.6萬個民夫,僅木材和石料用白銀即達20萬兩以上。

   那時候,也有供一般人住的驛館,尤其是在管理不十分嚴的小驛站里,普通百姓將館舍暫充居處,聊以避寒。《東都事略》記載了宋初大將張永德的一個小故事。說他落魄時,就曾住在宋州(治所在今河南商丘)的葛驛,“傭力以食”。有一落難女子,也暫住在葛驛。當地父老可憐他們,不時接濟他們衣食,介紹他們配為夫婦。有一天,后周太祖郭威來到此地,也住在葛驛里。這女子忽在聚觀的人叢中大聲呼喊:這是我的父親!郭威命其向前相認,果然是失散多年的女兒。于是郭威將女兒、女婿帶走。后來他們終于成了貴人。這故事反映了在五代和宋初時普通驛站的情況。

    兩宋時的館驛,一般都管理嚴格。來客要登記在冊,共同遵守驛規,不得損壞公物。最有趣的是規定住宿旅客不得長期占有驛舍,期限最多不許超過30天,若賴著不走,超過日限者判徒罪一年。這個規定,對于那些出差的體面官員,似乎太苛刻了點兒。估計在當時此規定未必能完全實施。


網載 2013-09-10 20:54:45

[新一篇] “大英雄”項羽真實面目:令人心悸的惡魔

[舊一篇] “康有為與近代文化”筆談  康有為“以商立國”與嶺南人的“重商”思潮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