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寧財神文章選: woman in chains
寧財神文章選: woman in chains
寧財神     阅读简体中文版

從早上八點開始,在無錫做了一整天的話劇宣傳,晚上七點,累到頭暈眼花。回酒店的路上,在沿途音像店的喇叭聽到remix版的tears 4 fears的老歌woman in chains,心中訝異,十多年前的老歌,居然到現在還有人聽,心中暗贊店主識貨。
  晚上十一點半,被小杜電話吵醒,說老鵝前天中午,因酒精中毒過世,享年三十六,woman in chains是他大學里最愛聽的歌,于是知道,那首歌是他在向我道別。
  老鵝的鵝,不讀e 2,讀ne 2,大一軍訓,一身板綠的他告訴大家:我家養ne。沒人知道ne是什么動物,后來急了,當眾吟詩一首,ne ne ne,曲項向天歌……于是得了這個外號老鵝。他是東北人,伊春市,中國面積最大的城市。有個姑父是某省宣傳部的部長,每次酒醉,主動提起他姑父,都會說“我這人不愛說這些……”,我把他這句話翻譯成內心獨白“低調,低調”,用在了李大嘴的身上。
  一度有人懷疑,他這么笨的學生,能考上大學,全是因為他那個神奇的姑父。雖然他自己解釋過許多次,他高考化學是滿分,但似乎從來沒人相信。直到大四,他被開除前,精細化工的某位老教授專門找到他,請求老鵝考他的研究生,甚至提出:英語不行,我可以找人來給你補課,錢我來出。
  直到此時,我們才知道,老鵝確實是個化學天才。教授說,老鵝的畢業設計,是他見過的最有想象力的。
  畢業后,碰到老同學,都在感慨,老鵝生錯了地方,他這性格,如果生在香港,一定能變成黑社會的頭馬,最不濟也是白紙扇。哪怕當時考的是北方的大學,他那一身勇氣都能使他活得稍微體面些。可惜是在上海……老鵝一直試圖在學校建立某種類似黑社會的秩序,通過無意義的斗毆來尋找一份怪異而可憐的尊嚴,但他失敗了,因為這就是綿軟而有序的上海,有錢才有尊嚴。
  說到尊嚴,不得不提到lucy,上海女孩,白皙,微胖,愛抹價位一百元左右的香水(十年后提升至千元),穿假名牌,頸上掛著各種金屬項鏈,說話時有一半詞匯是英文,詞匯量基本不超過新概念范圍。老鵝對她的迷戀,持續了四年,據說起因是,老鵝因辱罵軍訓教官,被教官罚站,在烈日炎炎下,lucy出于同情,偷偷給他送了杯水。
  老鵝對lucy的迷戀,當得起“發乎情、止于理”,除了有一次毆打lucy的校外男友,確實沒干過什么出格的事,甚至,連正經的表白也沒有過。那次毆打,我在旁邊看的過癮。當時情況如下:老鵝喜歡lucy,于是四處宣揚,每次說完,最后一句必是“我這人不愛說這些……”可憐的lucy很快就像老鵝那可憐的姑父一樣,變得全校聞名。
  為了使自己盡快跟老鵝摘清關系,lucy迅速找了一個校外男友,北京人,開一輛黑色桑塔納,經常周末來接她吃飯。那個周末,男友又開著名車來了,在八舍樓下等待lucy,老鵝得知,飛奔而至,故意擦碰桑車的后視鏡,該男友開門叫罵,被老鵝揪住脖領,進入對峙狀態,我記的很清楚,該男友操著一口帥的要命的北京話:動我一下,我敢保證,你在上海永遠無法立足……
  北京男友帶著兩個腫脹的黑眼圈離開了學校,后來那輛黑色桑車再也沒在學校里出現過。lucy每次對同寢室女生提起老鵝,都是那一句恨恨的:十三點,娘個冬采起來。老鵝被開除之后,送了lucy一件禮物,一書包的啤酒瓶蓋,他每次喝酒,都把瓶蓋揣兜,回家加工,把瓶蓋砸成薄片,然后刻上一個心型,送給lucy的瓶蓋有十幾斤。據說lucy當場就把那包東西扔進了垃圾筒,但我認為,她現在一定會后悔,因為那是我所見過,最浪漫的一件事。
  Lucy現在混的不錯,前些年給一個國企副總當過一年多小蜜,賺到第一桶金,現在擁有自己的公關公司。如果有老朋友看到這篇,請轉告lucy老鵝的消息,并告訴她:老鵝一遍遍聽woman in chains,那個woman,當然是她。
  有次酒醉,老鵝說,此生一定要發明一種藥,可以使人產生愛情。這個念頭,是他大三大四好好讀書的驅動力。據說,他在最簡陋的實驗室里,幾乎做出了類似搖頭丸的東西,我們堅信,幸虧他被開除,否則遲早會變成一個大毒梟。
  老鵝對lucy干過許多蠢事,以后有精力,我會慢慢講給諸位聽,這次先說一件。
  我們學校當時最厲害的是山東人,我們寢室有一個,叫小齊(他最愛聽zepplin,就管他叫小齊)每天半夜跑到操場練一種古拳法,據說叫大夢拳,練到最狠,可以隔空取物白日飛升什么的。隔壁寢室有個嘴賤的上海同學,試圖勸說小齊每天睡覺前洗腳,小齊認為這是一種侮辱,于是當場用大夢拳痛毆了上海同學,然后,出于過江龍的恐懼(畢竟是在上海),糾集了一群學校拳擊隊的山東老鄉,挨個敲門:我們剛揍了上海人,你們有意見嗎?
  當然沒意見。第二天要考四級,城市榮譽感早就被對考試的恐懼感擠壓的一干二凈。
  敲到老鵝的房門時,已經是十一點,剛剛熄燈不久,老鵝聊lucy的新發型正嗨,感嘆上海女孩會打扮,話音未落,山東拳師們推門而入,問了那個問題,老鵝當場竄了:有意見……
  當夜,老鵝一個人力斗山東幫,早上三點,回寢室,滿頭是血。山東人毫發無傷,但明顯感覺,日后見到老鵝都是躲著走。很久以后,才知道當時的情況,老鵝一出門,就知道自己沒戲,于是在墻角找了個啤酒瓶,在自己腦袋上敲碎,一邊流血一邊說:我敢拼命,你們敢嗎?
  山東人出于尊重,用T恤替他包裹傷口,采訪他:這位大哥,我們毆打上海同學,跟你有關系嗎?
  老鵝說:我喜歡的妞兒是上海人,誰跟上海人過不去,就是跟她過不去,跟她過不去,就是跟我過不去,你們想跟我過不去嗎……
  這句話被我用在李大嘴身上:誰跟我姑夫過不去,那就是跟朝廷過不去……
  老鵝對lucy的感情,跟大嘴與蕙蘭的感情差不多,男人流水有意,女人落花無情。畢業十多年,老鵝再也沒找到過女朋友,一是因為生活窘迫,二,大概還是對那個白胖lucy念念不忘吧。
  老鵝,最后跟你說句真心話:其實大家一致認為,Lucy真的很丑,而且從里到外都配不上你。
  一路走好,希望來生你的審美能得到大幅提高,也希望你在來生能找到真正的、兩情相悅的幸福。 

2010-09-14 08:1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