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中國歷代版圖分析
中國歷代版圖分析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二次危機是北方林胡、東胡、匈奴興起后對中原華夏民族構成的巨大威脅。這次危機雖然不是全面大危機,但卻是一場長達百年的長期危機。戰國中期開始,中國南部“苗蠻”的威脅已經基本消除,但北方草原與西部草原的游牧部族卻形成了很大的勢力。他們舉族為兵,逐水草而居,倚仗馬背民族特有的剽悍靈動,不斷從廣袤的沙漠戈壁向南推進,占據了水草豐茂的陰山與敕勒川為根據,向中原燕趙秦三國的北部頻繁的攻擊掠奪與騷擾。西部則沿著河西走廊東進,占據今日甘南草原與臨洮河谷地帶,不斷對秦國邊陲襲擾。從這時開始,從秦始皇到漢武帝,中國民族進入了長達百年左右的反匈奴戰爭。
這場長期戰爭大體是三個階段:戰國反擊――秦帝國大反擊――西漢王朝長距離反擊。戰國時代對匈奴作戰的主要是趙國、秦國、燕國。趙國第一線,是主要力量,名將李牧的十幾萬大軍長駐云中河套地區。秦國其次,主要是九原、上郡(今日陜北高原與內蒙古)地區。燕國主要是漁陽(河北北部)、遼西與遼東地區。這一階段因中原大戰如火如荼,所以僅僅維持了抵御兩胡、匈奴不能南下。即便如此。李牧的誘敵深入反擊戰也堪稱對付游擊騎兵的第一次成功經驗。






第二階段在秦始皇統一之時。其時秦帝國軍威正盛,舉國對匈奴兩胡深惡痛絕。始皇帝雄才大略,決心與匈奴大打一場。寬闊的秦直道從咸陽直修到九原,糧食軍輜源源不斷的北運。上將軍蒙恬的三十萬鐵騎與匈奴騎兵硬碰硬――爾等不是倚仗騎兵剽悍么,偏教爾等嘗嘗帝國鐵騎的滋味兒!一仗打下來,匈奴兩胡尸橫草原,遠遁大漠戈壁的深處,數十年不敢露頭。西部反擊照樣也是全面大捷,高大壯碩的臨洮將軍翁仲被始皇帝鑄為金人立于咸陽廣場,后來朝貢的匈奴人見了翁仲像無不跪拜!大勝之后,秦帝國沒有窮追不舍,而只是占據了陰山敕勒川與隴西草原河谷,徹底奪取了匈奴立足中國邊緣的根據地,同時修了萬里長城,以其作為縱深防御。這就是強力反彈,有限擴張。順便說幾句。西方人說長城是秦帝國邊界,也是中國古代邊界,真教人蔑視他們的知識水準。但凡有軍事常識的人都應該知道,任誰不會將城墻修在國界上。當時長城之外的陰山敕勒川、河套平原、遼西遼東平原、甘南草原、河西走廊一部分,都已經是秦帝國領土。而國土不是任何地方都適合于駐軍的。長城只是長駐軍隊縱深防御的一道永久性工事而已,如何便成了國界?如果按照這種說法,但凡有軍事構筑與城墻者便都是國界,歐洲國家不都成了小城堡?







匈奴之患是古代中國的夢魘。歷經楚漢相爭、西漢初期的經濟窮困,北方匈奴再次大規模南下,當真是亡我之心不死。漢武帝時期,匈奴成勢,西漢王朝也如日中天,一場大規模長距離的大反擊正式展開。衛青、霍去病的大軍穿越高山草原,深入沙漠戈壁,對匈奴展開了剿匪式的追擊戰。“匈奴未滅,何以家為?”驃騎大將軍(騎兵總司令)霍去病的壯士情懷就是當時中國民族的反擊決心,千古之下,依然令人血脈賁張。歷經十余年大戰,漢軍北出到燕然山、狼居胥山(今烏蘭巴托)、貝加爾湖(漢人叫做北海,蘇武牧羊守節的地方),西邊進擊到蔥嶺、塔里木河、阿拉木圖一帶。堪稱萬里征戰之壯舉。至此,匈奴之患終于基本從中國歷史上消失。這次的反擊是有限擴張最大的一次,非但徹底鞏固了陰山草原等匈奴游擊區,向北推進到沙漠邊緣,而且占領了全部河西走廊與青海新疆部分地區,設立了西域都護府。漢人的生存空間第一次大規模伸展,幾乎奪取了匈奴兩胡的全部邊緣根據地。


第三次又是全面大危機。這次間隔較長,發生在西晉末期到魏晉南北朝的一百多年間,史稱“五胡亂華”。由于西漢的強盛,東漢又有馬援、班超等著名將領消滅邊患,加之三國時代曹操北征烏桓、諸葛亮平定西南、孫權開發嶺南等,三四百年間中國基本上沒有全面性的生存危機。到了西晉,形勢為之突變。西晉政權是司馬氏家族三代政變所建立的王朝,開國大政權具有的勤奮勤政、休養生息、廉潔節儉等優秀方面一點也沒有;倚仗曹魏奠定的實力,拿下了吳蜀兩個奄奄一息不堪一擊的王國,便驕嬌大長,開始了驚人的腐敗裂變。五十年間,宮廷腐朽,政變迭起,貴族斗富,皇帝白癡(晉惠帝是真正的癡呆少年),國中糜爛一團。作為民族良知的知識分子也大為墮落,放浪形骸,空談清議,沒有一個干正經事。(據潘光旦先生考證,阮籍、嵇康一伙所謂“竹林七賢”非但是醉死夢生的大酒鬼,而且是群交能手,竟然還有名士夫婦鉆墻窺視大為贊嘆!那位有精神,可找潘光旦翻譯的《性心理學》全部注釋一看)。這是中國民族被上層糜爛腐敗拖向災難深淵的最危險的一次全面生存危機!

短短五十年的大腐敗,使北方胡人再次卷土重來。遠遁無蹤的匈奴、東胡突然變成了鮮卑、丁令等等胡族,從西伯利亞的叢林草原冒出。這次他們竟大張旗鼓的假托自己是華夏五帝之后裔,堂而皇之的大規模南下來奪中華河山。西晉貴族階層本來已經腐爛透頂,加之內亂紛爭不休,便一潰千里的逃到江南去了。占當時中國三分之二領土的整個北方全部被胡人占領,而且先后建立了諸多政權。





這是四千多年來華夏民族被外敵入侵最深、歷時最長的一次。不要因為這些胡人后來也化入華夏民族而諱言痛苦的歷史,這是另外一個話題。






大敗之后的晉貴族階層,畢竟過濾出了些許精英人物,依靠他們激勵民眾支撐危局,但始終也沒有北伐成功。危機的解除還是隋朝的事了。躋身于胡人政權的隋文帝楊堅,奪取北周政權,整軍經武,驅趕胡人,統一了中國。隋的大反擊,不但恢復了西漢版圖,而且將胡人鮮卑的生存根據地又奪取了很大一部分,這包括奪取青海地區,將河西走廊的細細咽喉擴展為數千里寬闊的縱深國土。但也丟失了西漢西域都護府的西部地區與北部、東部的一些地區。

真正消除這場百年危機,對外來勢力進行又一次大反擊的,還是煌煌大唐。


唐與隋接踵,是一個南征北戰奪取天下的強悍政權。唐初面臨的最大威脅是西面的吐蕃、西北的回紇、北面的突厥三股強敵。歷經唐太宗、武則天、唐玄宗三代不斷反擊,中國領土有了很大伸展。西北到達咸海,直接于今日伊朗接壤,稱隴右道;北邊到達貝加爾湖與今日俄羅斯的赤塔地區,稱關內道;南部包括全部越南,稱嶺南道;東北遠達今日俄羅斯的朱格朱爾山脈(包括庫頁島),稱河北道。

隨著國力消長,唐代的領土也有盈縮變化。我所說的是全盛時期的生存空間。






第四次危機是宋明時期。這次是中國民族先處于守勢而后大反擊的一個時期,也是在富裕狀態下屈辱亡國而后東山再起的時期。按照宋朝的經濟實力,完全應當振作。但是宋朝卻偏偏背離中國優秀的軍事傳統,實行“將兵分離制”,過分崇尚文職而壓抑尚武精神,以致面對遼、金、西夏三個強大的軍事小帝國和一個大理國,宋代一直處于防守狀態。割地賠款,漢奸輩出,先丟了北方,又在江南最后被元軍消滅,中華國土終于第一次被外敵完整占領八十余年。宋朝政權也以屈膝賣國、殘害主戰派將領而被永遠的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長久積蓄之后的大反擊,始于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反抗外族入侵的民族大起義――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政府無能,人民自救!中國人民自救!中國民族以這種遍地開花的紅巾大起義,吹響了強力反彈的號角。但是,最終完成大反擊的,依然是有組織的國家政權與軍隊。這就是明朝初期的強力反彈。
明初是中國歷史上“將星如云,謀臣似雨”的時期之一。高漲的民氣、英明的君主、善戰的軍隊、高超的謀略、出色的統帥,這時都奇妙的凝聚在一起,終于恢復了中國民族的固有領土。這次反擊雖然最終擴張不大,但卻能在八十多年后奪回唐代五分之四的領土(沒有奪回新疆,沒有奪回蒙古草原),也可謂一次成功的大勝利。明朝之后,清王朝的出現是個特殊問題。滿族原于女真部族,其所居住東北地區至少在隋唐時期已經是中國本土,明代也是確定不移的中國領土(稱為努爾干都司),相當于一個軍事特區。滿族雖不是中國主體民族,但確定無疑的是中國人。滿族強大而奪取全國政權,本質上是中國人的統一形式問題。只是由于中國主體漢族第一次成了B角甚至C角,再加上滿族初期入關的報復心理,將自己的外形特征(剃頭留辮子)強加于漢族等高壓政策,漢族才有了亡國感覺。但是,隨著滿族對中華文明的認同與漢族進入中央政權人數的的不斷增多,以及滿族皇室的爭氣(請注意,滿族皇室的勤奮明智與八旗部族的腐敗是大不相同的。清朝的十個皇帝個個都有危機憂患意識),以漢族文明為主體的中國文明終于認同了這個成功脫離了落后母體的少數民族的中央統治權。所以,滿族主政與中國歷史上的外敵入侵有著本質不同。一個最起碼的比較是與蒙古入侵后的政策比較。滿族主政,在維護國家民族的生存空間方面,同樣出色的體現了“強力反彈,有限擴張”的大智慧。四面邊患在清朝中期幾乎完全肅清,西藏、臺灣、蒙古、新疆,全數回歸中國!清朝全盛時期的中國,比現在的中國大了大約一倍還有余。


綜上所述,“強力反彈,有限擴張”,這是中國民族在長期生存競爭中的第一個大智慧――對付外敵的超級智慧。有人說中國文明其所以能夠以國家形式完整保留,原因在于中國西南部環山、東部臨海、北部草原荒漠,遠離西方沖擊力的原因。這是不了解中國歷史。誠實的說,在冷兵器時代,中國經歷的巨大沖擊比任何一個民族都多都慘烈!而實踐證明,任何軍事力量(當然包括西方)都不足以摧毀華夏民族,尚且不說匈奴人的許多部族本身就是白種人。如果以近代以來的歷史說話,西方力量與東洋力量難道沒有企圖滅亡中國的事實?當這些火器民族無情“沖擊”我們的時候,恰恰是中國尚未脫胎換骨最為貧弱落后的時候,中國沒有滅亡,難道是他們可憐我們?中國雖然暫時落后,但中國正在積聚強力反彈的力量。從歷史的角度看,二三百年只是彈指一揮間。不要說當代技術日新月異,再有五十年到一百年,我們重新伸展的余地無窮之大。然則即或到了那個時候我們也應當牢牢記住民族生存歷史所沉淀凝聚的智慧,只是有限擴張,而不是向全世界瘋狂報復。一個經常處于神經質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
內亂分裂,是民族生存的另一個根本性威脅。其所以如此,是因為在民族之林的殘酷競爭中,內亂分裂必然導致強敵入侵與外來勢力的各種不正當進入,從而最終滅亡這個民族的文明生存方式。民族的滅亡,雖然不是全部個體生命的毀滅,然則卻是個體賴以存在的文明根基徹底瓦解星散,使滅亡后殘存的個體生命喪失精神創造力與傳統生活方式,淪為精神乞丐,淪為行尸走肉。惟其如此,民族的內亂分裂,絕不僅僅是國家民族的災難,從根本上說,更是每一個體的災難

某個民族如果發展到以國家形式生存的程度,就意味著這個民族的文明已經成熟。從此,國家就成為這個民族的生命形式,成為這個民族的外殼與靈魂,國家的興衰榮辱就成為這個民族的生命軌跡。從本質上說,民族的分裂內亂所侵害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國家形式,通過對國家形式的破壞而消解浸蝕民族生存能力,從而對整個民族帶來毀滅性災難。

我們已經無法確切的知道遠古歷史上那些曾經輝煌過的民族一朝覆亡的具體原因了。但是,進入我們視野的歷史舞臺上,依然在不斷上演著相同或相近結果的民族悲劇。回溯上游,基本原因也大體無二。前蘇聯作為一個多民族的一等強國,數年之間轟然崩塌,雖然每個民族依然存在,但曾經使他們共同輝煌過的國家形式卻無可挽回的消逝了。踽踽獨行的俄羅斯舉步唯艱,國際地位一落千丈。

其他獲得獨立的小民族國家,更是全部淪為第三世界(雖然他們原來的生活狀況也是第三世界,但那時他們的民族地位卻是第一流的)。盡管這不是民族滅亡的悲劇,但是,當全面內亂摧毀了歷史選擇的最適合于他們的國家形式(聯邦制統一國家)時,每個民族的結果都是災難性的。南斯拉夫的解體是另一個案。倏忽之間,一個二戰期間的英雄的多民族國家竟然弄得幾乎只剩下塞爾維亞一個光桿主體,遍體鱗傷,誰都可以對他指手劃腳。分裂內亂,對一個民族的傷害是根本的致命的。

令人詫異的是,中國民族的先天稟賦中似乎就蘊涵了強烈的群體精神,其反對分裂維護統一的悠久與堅定,在整個人類世界都是獨一無二的。這是中國民族能夠以大民族大國家形式數千年巋然屹立的根本原因之一。從現實原因講,中國人也許在遠古時代從部族團結聯盟抵御嚴酷大自然與“非我族類”的侵害中,就痛切體會到了族群統一的至關重要。至少大禹聯合各部族共同治水的歷史是不能忘記的。那時侯,只有棍棒木耒與極少數天然金屬工具的幾乎是赤手空拳的人們,一旦聯合行動,竟然在幾十年中疏通了橫貫數千里的滔滔大河,使遍地洪水東流入海!此等“喝令三山五岳開道”的偉大功業,沒有任何一個大河流域的民族曾經擁有?尼羅河?多瑙河?密西西比河?恒河?伏爾加河?如此獨步寰宇的偉業,沒有萬眾一心眾志成城的團結統一,大約連做夢也不敢想。某些清醒的西方人也看到了這一點,說大河流域民族的治水斗爭,是統一專制的東方帝國的起源(見湯因比的《歷史研究》與魏特曼的《東方專制主義》)。

大禹領導的聯合治水,挽救了整個華夏民族。由此大禹建立了中國民族歷史上的第一代國家形式――統一聯邦制的夏。從大禹立國開始,反對分裂維護統一就成為中國民族生存

從夏開始,至今大約四千一百多年。讓我們先來宏觀的看看在這漫長的四個千年中中國的統一與分裂的線條:
夏,16王,大約500年,聯邦制的統一國體。商,17代31王,大約600年左右,聯邦制統一國體。西周,13王,257年,聯邦制統一國體。
以上三代是中國第一種統一的國家形式。說她是聯邦制,主要是諸侯國的軍政自治權比較獨立。也不是西方的松散聯邦制。遠古國家性質是一個專門問題,不想在這里拉扯過多。
東周,即春秋時代,25王,100余諸侯國,大約300余年。戰國,7大戰國,30余小諸侯國,大約250年左右。
以上兩段是中國文明發展的大黃金時代,是中國創立新型統一國家的過渡時期,而不是通常意義的分裂時期。
秦帝國,兩任皇帝,15年,統一帝國。楚漢相爭,5年內亂(分裂)。西漢,15帝,215年,統一時期。新,1帝,15年,統一時期(后期三年內亂)。東漢,14帝,196年,統一時期(初期8年內外戰爭,后期24年內亂)。三國,60年,分裂時期。西晉,4帝,52年,統一時期(后期15年內亂)。東晉南北朝,12帝,264年,大分裂時期。隋,5帝,39年,統一時期(后期3年內亂)。唐,25帝,276年,統一時期(中間及后期內亂大約30年)。五代十國,52年,大分裂時期。北宋,9帝,163年,統一時期。南宋,10帝,157年,大分裂時期。元,13君,88年,大分裂內亂時期。明,19帝,294年,統一時期。清,10帝,296年,統一時期。
1840年后的160年,只算共和國50年基本統一,其余110年全部記為內亂、外侮、分裂時期。
根據以上粗線條,中國前兩個千年基本統一,后兩個千年(秦帝國之后)中,統一時期為1215年,分裂內亂時期為785年(加上統一時期的中后期內亂,大約800多年)。
從總的方面說,中國民族的統一占據了主流,分裂內亂終歸統一。一個基本規律是,強盛的中國全部是統一時期,積貧積弱的中國全部是分裂內亂時期。世界上沒有一個大民族象中國這樣歷經如此多的分裂內亂而每次都能整合自己,最終回歸統一潮流!分裂勢力在中國歷史上沒有成功過一次,中國的國土沒有因為分裂內亂而永遠丟失那怕一寸!不能不說,這是世界民族史的奇跡。中國民族智慧中最為眩目的明珠就是統一意識。世界上沒有一個民族將統一意識化做如此恒久的民族精神。






歷史對民族的興亡提出了三個嚴峻結論:民族是人類生存競爭的結晶體,是大浪淘沙的結果。任何一個能夠自立于世界的民族,都曾經經歷了種種嚴酷的生存考驗。無論大河民族、山地民族、島嶼民族、草原民族,只要她能夠穩定的占據一定的生存空間并持續發展一定的時間階段,她就獲得了自立的根基。但是,縱然有了這個根基,也并非每個民族都能夠確保自己的文明不突然中斷,不驟然消亡。稍微留意人類文明發展的歷史,我們就會看到許多令人不勝惋惜的民族消亡案例。

在五六千年前就以法制文明規范社會生活方式的巴比侖人,可謂人類第一朵燦爛的文明之花。可是,她如今在哪里呢?三四千年前的希臘人,在愛琴海諸島創造了輝煌文明,其哲學、法學、神話文學至今還都是熠熠生輝的明珠。然而,那些“希臘人”如今在哪里呢?兩千多年前的亞平寧山地人以絕對的尚武精神吞并希臘橫掃歐洲而建立了羅馬帝國,可是,那些羅馬人如今在哪里呢?(對歷史無知而又罵口常開的新新人類們,可別將今日希臘、今日意大利當成了古希臘與古羅馬)。在墨西哥高原留下神秘蹤跡,以至于被某些頗具想象力的“家”們說成是“外星人”的那個發達民族,如今在哪里呢?創造了金字塔與諸多偉大文明的古埃及法老們的族群,如今在哪里呢?所謂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的印度,對人類最大的貢獻是佛教文化,可是其中間幾百年的歷史卻是一個中斷的黑洞,今日印度人竟是忝居古印度人后裔的光榮!蒙古人曾經橫掃歐亞、統一中國,建立了其廣袤無與倫比的草原帝國。可是,以國家實體為依托的古蒙古人,數百年間卻國亡族破,至今仍然支離破碎。中世紀的鐵血帝國拜占庭、奧斯曼、神圣羅馬,同樣也是灰飛煙滅,其主體民族星散消亡于人類海洋了。還有那些絕對尚武的強悍王國,馬其頓、波斯、波希米亞、大月氏、西夏、遼、金、樓蘭等等等等,一個個都成了供人憑吊的遺址,當時的主體民族也都星散融會,那些獨有的文明也都成了漂浮于人類天宇的流星。

為什么?一個優秀的民族,必然尊重自己的歷史,正視自己的歷史。因為那是經過漫長嚴酷考驗的、能夠證明自己其所以優秀的事實。那種無法撼動的事實中存在著一個民族原生文明的強大力量,存在著百試百靈行之有效的生存大智慧、抗爭大技巧與飽滿激揚的生命狀態。緊要關頭對歷史的反思,往往能激發一個民族的智慧與勇氣,從久經考驗的生存大技巧中創造出適合于本時代的生存謀略。

所以,審視自己的原生文明不是虛幻的發思古之幽情,它完全可以成為創造新的歷史的出

2013-09-10 20: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