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決定東晉和前秦命運的決戰---淝水之戰
決定東晉和前秦命運的決戰---淝水之戰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公元383年發生的淝水之戰,是偏安江左的東晉王朝同北方氏族貴族建立的前秦政權之間進行的一次實力差距極為懸殊的大決戰。在這一場生死存亡的大戰中,僅有八萬人馬的東晉軍隊臨危不亂,利用前秦統治者苻堅戰略決策上的失誤和前秦軍隊戰術部署上的不當,大破其九十萬大軍,成為中國戰爭史上的一大奇跡。


  公元316年,在內亂外患的多重打擊下,腐朽的西晉王朝滅亡了。隨之而來的,是出現南北大分裂的歷史局面。在南方,公元317年晉瑯e王司馬睿在建康(今江蘇南京)稱帝,建立起東晉王朝。其占有現漢水、淮河以南大部地區。在北方,匈奴、鮮卑、羯、氐、羌等少數民族首領也紛紛先后稱王稱帝,整個北方地區陷入了割據混戰的狀態。公元351年,占據陜西關中一帶的氏族統治者以長安為都城,建立了前秦政權。勢力漸漸強大起來。東晉桓溫在354年首次北伐時,曾與前秦交兵,一度攻入關中。公元357年,苻堅(338-385)自立為前秦天王。他即位后,重用漢族知識分子王猛治理朝政,推行一系列改革政治、發展經濟和文化、加強軍力的積極措施。在吏治整頓、人才擢用、學校建設、農桑種植、水利興修、軍隊強化、族際關系調和方面均收到顯著的成效,在一定程度上使前秦國實現了“兵強國富”的局面。使前秦成為北方諸國中最強大的勢力。


  在這基礎上,苻堅積極向外擴張勢力。他先后滅掉前燕、代、前涼等割據政權,初步統一了北方地區。黃河流域的統一,使苻堅本人的雄心越發增大。他開始向南進行擴張,想進一步統一全國。在公元373年攻占了東晉的梁(今陜西南部、四川北部的部分地區)、益(今四川的大部分地區)兩州,這樣長江、漢水上游就納入了前秦的版圖。接著,前秦雄師又先后占領了襄陽、彭城兩座重鎮,并且一度包圍三阿(今江蘇高郵附近)、進襲堂邑(今江蘇六合)。


  苻堅讓軍事上的勝利沖昏了自己的頭腦:因此躊躇滿志,欲圖以“疾風之掃秋葉”之勢,一舉蕩平偏安江南的東晉,統一南北。東晉太元七年(382年)四月,苻堅任命其弟為征南大將軍。八月又委任諫議大夫裴元略為巴西、梓潼二郡太守,積極經營舟師,企圖從水路順流東下會攻建康。到了十月,苻堅認為攻晉的戰略準備業已基本就緒,打算親自揮師南下,一舉攻滅東晉。


  在興師之前,苻堅將群臣召集到太極殿,計議發兵滅晉這一事宜。在這次殿前決策會議上,苻堅本人趾高氣揚,聲稱四方基本平定,只剩下東南一隅的東晉猶在抗拒王命,現在他要親自統率97萬大軍出征,一舉蕩平江南地區。群臣中少部分人附和苻堅的意見,秘書監朱彤奉迎說:陛下親征,東晉如不投降只有徹底滅亡,現在正是滅晉千載難逢的良機。冠軍將軍慕容垂(鮮卑族)等人心懷復國的異志,也在會后鼓勵苻堅出兵,推波助瀾。但是前秦的多數大臣對此卻持有反對的意見。尚書左仆射權翼認為,東晉雖然弱小,但是君臣和睦、上下團結,這時尚不是進攻它的時機。太子左衛率石越也認為,晉擁有長江天險,又得到民眾的擁護支持,進攻不易取勝。他們都希望苻堅能夠暫時按兵不動,發展生產,整訓部隊,等待東晉方面出現間隙后,再乘機攻伐。但苻堅卻驕狂地聲稱:“以我百萬大軍,把馬鞭扔在長江中,也完全可以阻斷長江水流,東晉方面還有什么天險可以憑恃的呢?”苻堅見群臣反對他的攻晉決策,便結束朝議,退而與其弟陽平公苻融決斷大計。苻融此人智勇雙全,深得苻堅的信任。但這時他也不同意出兵,認為攻晉有三大困難:人心不順;東晉內部團結,無隙可乘;前秦連年征戰,軍隊疲憊,百姓厭戰。建議苻堅放棄馬上攻晉的計劃。同時苻融也清醒地看到前秦表面強盛的背后,是民族矛盾、階級矛盾的激烈尖銳。他向苻堅指出:如今鮮卑、羌、羯等族的人,對氐有滅國之深仇,他們正遍布于京郊地區,大軍南下之后,一旦變亂發生于心腹地區,那時就追悔莫及了。為了說服苻堅,苻融還把苻堅所最為信任的已故丞相王猛反對攻晉的臨終囑咐抬了出來,可是苻堅都聽不進去,固執地認為,以強擊弱,猶“疾風之掃秋葉”,垂危的東晉政權可以迅速消滅。


  為了勸阻苻堅南下攻晉,前秦的眾多大臣進行了最后的努力。他們針對苻堅信佛的特點,通過釋道安進行勸說。道安規勸苻堅不要攻晉;如一定堅持攻晉,您苻堅也不必親自出征,而宜坐鎮洛陽,居中調度,進攻和誘降雙管齊下,以爭取勝利。苻堅的愛妃張夫人和太子宏、幼子詵也都一再相勸,但是苻堅對這些依然置若罔聞,決意南下。苻堅下令平民每10人出兵1人,富豪人家20歲以下的從軍子弟,凡強健勇敢的,都任命為禁衛軍軍官。并揚言說:“我們勝利了,可以用俘虜來的司馬昌明(即晉孝武帝)做尚書左仆射,謝安做吏部尚書,桓沖做侍中。看情況,得勝還師指日可待,可提前替他們建好官邸。”志驕意滿之態,溢于言表。


  東晉孝武帝太元八年(公元383年)八月,苻堅親率步兵60萬,騎兵27萬、羽林郎(禁衛軍)3萬,共計90萬大軍南下攻晉,同時,符堅又命梓潼太守裴元略率水師7萬從巴蜀順流東下,向建康進軍。近百萬行軍隊伍“前后千里,旗鼓相望。東西萬里,水陸齊進。”苻堅先派他弟弟苻融率軍二十五萬為先鋒,從長安向東進發。九月苻堅親率大軍進駐項城,而苻融之先鋒亦已抵口,并向東晉在淝水西岸的重鎮壽陽展開進攻。


  東晉王朝在強敵壓境、面臨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以丞相謝安(320-385)為首的主戰派決意奮起抵御。經謝安舉薦,晉帝任命謝安之弟謝石為征討大都督,謝安之侄謝玄為先鋒,率領經過7年訓練,有較強戰斗力的“北府兵”8萬沿淮河西上,迎擊秦軍主力。派胡彬率領******5千增援戰略要地壽陽(今安徽壽縣)。又任名恒沖為江州刺史,率10萬晉軍控制長江中游,阻止秦巴蜀軍順江東下。擺開了與前秦大軍決戰的態勢。


  同年十月十八日,苻融率領前秦軍前鋒攻占壽陽,生擒晉平虜將軍徐元喜等人。與此同時,秦軍慕容垂部攻占了鄖城(今湖北安陸縣境)。奉命率******馳援壽陽的胡彬在半路上得知壽陽已被苻融攻破,便退守硤石(今安徽鳳臺西南),等待與謝石、謝玄的大軍會合。苻融又率軍尾隨而來,攻打硤石。苻融部將梁成率兵五萬進抵洛澗(今安徽懷遠縣境內),并在洛口設置木柵,阻斷淮河交通,阻斷了胡彬的退路。胡彬困守硤石,糧草乏絕,難以支撐,便寫信請求謝石馳援,可是此信卻被前秦軍所截獲。苻融及時向苻堅報告了晉軍兵力單薄、糧草缺乏的情況,建議前秦軍迅速開進,以防晉軍逃遁。苻堅得報,便把大部隊留在坎城,親率騎兵8000馳抵壽陽.符堅一到壽陽,立即派原東晉襄陽守將朱序到晉軍大營去勸降。朱序到晉營后,不但沒有勸降,反而向謝石提供了秦軍的情況。他說:“秦軍雖有百萬之眾,但還在進軍中,如果兵力集中起來,晉軍將難以抵御。現在情況不同,應趁秦軍沒能全部抵達的時機,迅速發動進攻,只要能擊敗其前鋒部隊,挫其銳氣,就能擊破秦百萬大軍。”謝石起初對前秦軍的囂張氣焰心存一定的懼意,打算堅守不戰,待敵疲憊再伺機反攻。聽了朱序的話后,認為很有道理,便改變了作戰方針,決定轉守為攻,主動出擊。


  十一月,晉軍前鋒都督謝玄派猛將劉牢之率領精兵5000迅速奔襲洛澗,揭開了淝水大戰的序幕。秦將梁成率部5萬在洛澗邊上列陣迎擊。劉牢之分兵一部迂回到秦軍陣后,斷其歸路;自己率兵強渡洛水,猛攻秦陣。秦軍驚慌失措,勉強抵擋一陣,就土崩瓦解,主將梁成和其弟梁云戰死,官兵爭先恐后渡過淮河逃命,1.5萬余人喪生。洛澗大捷,極大鼓舞了晉軍的士氣。謝石揮軍水陸并進,直抵淝水(今淝河,在安徽壽縣南)東岸,在八公山邊扎下大營,與壽陽的秦軍隔岸對峙。苻堅站在壽陽城上,看到晉軍部陣嚴整,又望見淝水東面八公山上的草和樹木,以為也是晉兵,心中頓生懼意,對苻融說:“這是勁敵!怎能說他們是弱敵呢?”


  前秦軍洛澗之戰失利后,沿著淝水西岸布陣,企圖從容與晉軍交戰。謝玄知己方兵力較弱,利于速決而不利于持久,于是便派遣使者激將苻融說:“將軍率領軍隊深入晉地,卻沿著淝水布陣,這是想打持久戰,不是速戰速決的方法。如果您能讓前秦兵稍稍后撤,空出一塊地方,使晉軍能夠渡過淝水,兩軍一決勝負,這不是很好嗎?”前秦軍諸將都認為這是晉軍的詭計,勸苻堅不可上當。但是苻堅卻說:“只引兵略微后退,待他們一半渡河,一半未渡之際,再用精銳騎兵沖殺,便可以取得勝利。”于是苻融便答應了謝玄的要求,指揮秦軍后撤。前秦軍本來就士氣低落,內部不穩,陣勢混亂,指揮不靈,這一撤更造成陣腳大亂。朱序乘機在前秦軍陣后大喊:“秦軍敗了!秦軍敗了!”前秦軍聽了信以為真,遂紛紛狂跑,爭相逃命。東晉軍隊在謝玄等人指揮下,乘勢搶渡淝水,展開猛烈的攻擊。苻融眼見大勢不妙,騎馬飛馳巡視陣地,想整頓穩定退卻的士兵,結果馬倒在地,被追上的晉軍手起刀落,一命嗚呼。前秦軍全線崩潰,完全喪失了戰斗力,晉軍乘勝追擊,一直到達青岡(在今壽陽附近)。前秦軍人馬相踏而死者,滿山遍野,堵塞大河。活著的人聽到風聲鶴唳,以為是晉兵追來,更沒命地拔腳向北逃竄。是役,秦軍被殲滅的十有八九,苻堅本人也中箭負傷,倉皇逃至淮北。


  晉軍收復壽陽,謝石和謝玄派飛馬往建康報捷。當時謝安正跟客人在家下棋。他看完了謝石送來的捷報,不露聲色,隨手把捷報放在旁邊,照樣下棋。客人知道是前方送來的戰報,忍不住問謝安:“戰況怎樣?”謝安慢吞吞地說:“我們晉軍勝利了。”客人聽了,高興得不想再下棋,想趕快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別人,就告別走了。謝安送走客人,回到內宅去,他的興奮心情再也按捺不住,跨過門檻的時候,踉踉蹌蹌的,把腳上的木屐的齒也碰斷了。


  苻堅慘敗淝水,原因眾多。其中主要有:驕傲自大,主觀武斷,不聽勸阻,一意孤行地輕率開戰;內部不穩,意見不一,降將思亂,人心浮動;戰線太長,分散兵力,舍長就短,缺乏協同;初戰受挫,即失去信心;加上不知軍情,隨意后撤,自亂陣腳,給敵人提供可乘之機;對朱序等人的間諜活動沒有察覺,讓對手掌握己方情況,使己陷入被動地位。東晉軍隊的勝利,主要的因素歸結起來,就是:臨危不亂,從容應敵;君臣和睦,將士用命;主將有能,指揮若定;得敵情之實,知彼知己;士卒精練,北府兵以一當十;了解天時地利,發揮己軍之長;初戰破敵,挫其兵鋒,勵己士氣;以智激敵,誘其自亂,然后乘隙掩殺;堅決實施戰略追擊,擴大戰果。由此可見,淝水之戰中雙方得失足資啟迪。


  淝水之戰是兩晉南北朝時期最重要的一次戰爭,也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以少勝多的南北戰爭。此戰前秦軍被殲和逃散的共有70多萬。唯有鮮卑慕容垂部的3萬人馬尚完整無損。苻堅統一南北的希望徹底破滅,不僅如此,北方暫時統一的局面也隨之解體,再次分裂成更多的地方民族政權,鮮卑族的慕容垂和羌族的姚萇等他族貴族重新崛起,各自建立了新的國家,苻堅本人也在兩年后被姚萇俘殺,遭到了身死國滅的悲慘下場。北方再度陷于混亂。此戰的勝利者東晉王朝雖無力恢復全中國的統治權,但卻有效地遏制了北方少數民族的南下侵擾,為江南地區社會經濟的恢復和發展創造了條件。淝水之戰也成為以少勝多的著名戰例,載入軍事史,對后世兵家的戰爭觀念和決戰思想產生著久遠影響。

2013-09-10 20: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