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努爾哈赤死因:大炮所傷還是疽發而死
努爾哈赤死因:大炮所傷還是疽發而死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努爾哈赤死因:大炮所傷還是疽發而死

    努爾哈赤,中國歷史上最后一個封建王朝的奠基人。金庸稱他為“自成吉思汗以來,四百多年中全世界從未出現過的軍事天才”。但關于他的死因,史學界爭論不休,始終沒有定論。而爭論的焦點主要集中在,他是被袁崇煥的炮火所傷,郁悶而死,還是因為身患毒疽,不治身亡。朝鮮人的著作中明確記載努爾哈赤在寧遠之戰中受“重傷”,并受到明將袁崇煥的譏諷。 

    據史料,1626年,68歲的努爾哈赤親率6萬大軍(號稱14萬)南征,一路勢如破竹,不戰而得八座城池,很快兵臨寧遠城下。明朝寧遠城守將袁崇煥嚴詞拒絕努爾哈赤的招降,親率兵民萬人頑強守城。他們在寧遠城上架設了11門紅衣大炮(按:本為紅夷大炮,因清朝以少數民族入主中原,忌諱“夷”字,故稱紅衣大炮),隨時準備迎接來犯之敵。 

    這種紅衣大炮的威力非常大,北京社會科學院滿學研究所閻崇年研究員認為,這種紅衣大炮為英國制造的早期加農炮,炮身長、管壁厚、射程遠、威力大,特別是擊殺密集騎兵具有強大火力,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火炮。 

    紅衣大炮在寧遠之戰中確實發揮了它的極大威力。據史料記載,后金軍隊的攻城行動在明軍猛烈炮火的攻擊下嚴重受挫。寧遠城下,八旗官兵血肉橫飛,尸積如山。在攻城的第三日,后金軍隊便撤兵而去。 

    在威力極大的西洋火炮猛烈攻擊的情況下,作為后金大軍統帥而親臨城下督戰的努爾哈赤有沒有受傷呢?對此,明朝和后金的史書中均無明確記載。資深澳門歷史研究者金國平和吳志良兩位先生在合寫的《澳門與入關前的滿清》一文中認為,由于對明軍使用的新式火器毫無精神準備,寧遠之戰中努爾哈赤受傷的可能性極大。 

    經過潛心研究,金國平和吳志良終于從朝鮮人李星齡所著的《春坡堂日月錄》中找到了一條明確記載努爾哈赤在寧遠之戰中受“重傷”的珍貴史料。據該書記載,朝鮮譯官韓瑗隨使團來明時,碰巧與袁崇煥相見,袁很喜歡他,寧遠之戰時曾把他帶在身邊,于是韓瑗得以親眼目擊這次戰役的全過程。寧遠戰事結束后,袁崇煥曾經派遣使臣帶著禮物前往后金營寨向努爾哈赤“致歉”(實為冷言譏諷),說“老將(按:指努爾哈赤)橫行天下久矣,今日見敗于小子(按:指袁崇煥),豈其數耶!”努爾哈赤“先已重傷”,這時備好禮物和名馬回謝,請求約定再戰的日期,最后終于“因懣恚而斃”。這條史料明確記載努爾哈赤是在寧遠之戰中受了“重傷”,并由于寧遠兵敗,精神上也受到很大的創傷,整日悒悒不自得。在肉體和精神受到雙重創傷的情況下,這位沙場老將終于郁郁而終。 

    明朝史籍記載,明朝軍隊曾炮斃一個“大頭目”,專家分析這個“大頭目”就是努爾哈赤。 

    由此再反觀明朝史籍,其中有關寧遠戰事的某些記載似乎也找到了合理的解釋。《明熹宗實錄》記載,明朝兵部尚書王永光奏稱,在寧遠之戰中,明朝軍隊前后傷敵數千,內有頭目數人,“ 

    酋子”一人。薊遼經略高第則奏報,在后金軍隊攻城時,明朝軍隊曾炮斃一個“大頭目”,敵人用紅布將這個人包裹起來抬走了,還一邊走一邊放聲大哭。明人張岱在其所著的《石匱書后集?袁崇煥列傳》中記載,紅夷大炮打死敵人不計其數,還擊中了“黃龍幕”,傷一“裨王”。敵軍認為出師不利,用皮革裹著尸體,一路號哭著撤退了。金國平和吳志良據此分析,上述史料中提到的“酋子”、“大頭目”、“裨王”即為努爾哈赤本人。 

    令人不解的是,清代官書提及努爾哈赤之死時,都說他是得病而死,至于得的是什么病,則往往諱莫如深。對此,金國平和吳志良的分析是,努爾哈赤在寧遠攻城戰中中炮受傷,隨后又受了袁崇煥這個“小子”的冷言譏諷,回到沈陽后一直耿耿于懷,怒火中燒,導致傷口惡化,后來前往清河洗湯浴,致使傷口進一步惡化,終于并發癥而死。炮傷是努爾哈赤致死的最重要原因。大清一代開國君主竟葬身“西洋大炮”口下,為固軍心,隱瞞、遲報主將傷亡乃古今中外兵法慣伎。因此,可以大膽推斷,努爾哈赤在寧遠之戰中受傷后致死。在沒有新資料以前,這一點似乎可為定論。 
 
    正當專家以為此事已有定論之時,清史專家李鴻彬對朝鮮人的著作中的關鍵證據提出質疑。 

    正在人們對努爾哈赤之死不再提出異議時,清史專家李鴻彬在《滿族崛起與清帝國建立》一書中,卻對努爾哈赤炮傷而死論者的關鍵證據《春坡堂日月錄》提出了質疑。 

    疑點一:既然朝鮮譯官韓瑗都知道努爾哈赤“先已重傷”,那么守衛寧遠的最高統帥袁崇煥就應更加清楚,何況袁崇煥還曾派遣使臣前往后金營中察看過呢。如果努爾哈赤確實身負“重傷”,這當然是袁崇煥的特大功勞,也是明軍的重大勝利,不僅袁崇煥本人,而且朝廷上下、文武百官都將對此事大書特書,以便激勵軍民的士氣。但是,無論是袁崇煥本人報告寧遠大捷的折奏,還是朝廷表彰袁崇煥的圣旨抑或朝臣祝賀袁崇煥寧遠大捷的奏疏,其中都只字不提努爾哈赤受傷之事。 

    疑點二:努爾哈赤戰敗于寧遠,是1626年正月,至八月二十日死,其間八個多月。從大量史料記載看,在這八個多月中,努爾哈赤并沒有去治病,而是“整修舟車,試演火器”,并且到“遠邊射獵,挑選披甲”,積極準備再進攻寧遠,以復前仇。四月,親率大軍,征蒙古喀爾喀,“進略西拉木輪,獲其牲畜”。五月,毛文龍進攻鞍山,后方吃緊,這才回師沈陽。六月,蒙古科爾沁部的鄂巴洪臺吉來朝,他親自“出郭迎十里”,全不像“重傷”之人。 

    因此,李鴻彬認為,努爾哈赤在寧遠之戰中有沒有身受“重傷”,是不是“懣恚而斃”,很值得懷疑。 

    那么,努爾哈赤到底是因何致死的呢? 

    李鴻彬認為,努爾哈赤回到沈陽以后,一則由于寧遠兵敗,赫赫有名的沙場老將敗在初歷戰陣的青年將領手中,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創傷,整日心情郁忿;二則因為年邁體衰,長期馳騁疆場,鞍馬勞累,積勞成疾。同年七月中,努爾哈赤身患毒疽,并非炮傷,二十三日往清河湯泉療養。到了八月七日,他的病情突然加重。十一日,便乘船順太子河而下,轉入渾河時,與前來迎接的太妃納喇氏相見后,行至離沈陽四十里的雞堡死去。 

    背景資料 

    努爾哈赤,姓愛新覺羅,號淑勒貝勒,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出生在建州左衛蘇克素護部赫圖阿拉城(遼寧省新賓縣)的一個滿族奴隸主的家庭。二十五歲時,為報父、祖之仇,以十三副先人遺甲起兵,開始了他的戎馬生涯。五十八歲時在赫圖阿拉城(即興京)建立了女真少數民族政權???大金(史稱后金)。六十歲時正式開始向明朝宣戰。短短八九年間,明朝在遼東遼西的軍事重鎮大批落入后金軍隊之手。 

    努爾哈赤所率領的八旗鐵騎所向披靡,一路南下,馬鞭幾乎指到了山海關。但就在這時(1626年),六十八歲的馬上皇帝在寧遠城遭到了明大將袁崇煥的頑強抵抗,兵退盛京(沈陽),不久便撒手人寰。 

    突然駕崩的努爾哈赤為自己的子孫們留下了未竟的大業,同時,也給后人留下了許多不解之謎。 
2013-09-10 20: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