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葵文章選:當楊葵遇到楊葵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前些日子剛說過“當楊葵遇到楊鬼”。寫完沒幾天,一個下午,突然接到個電話話,對方先將我驗明正身,然后說:“你不認識我,但我一直被好多人當成你,因為我也叫楊葵。”

以前遇到過疑似重名的。有個姑娘,和我同行,也在出版社做編輯,還和我在一個樓里上班;更巧的是,她公婆居然與我同住一樓。不過,她叫楊小葵,多了個“小”字,所以說“疑似”。這回碰到個一模一樣的。

電話里,這個楊葵和我嘮起家常。聽起來非常熱情,笑聲爽朗,話密,我基本插不上嘴。好多客氣話,有效信息并不多,但幾條基本情況,也全都簡明扼要地收到:一,比我年長十一歲;二,學理工出身;三,因為父輩是文化圈中的老人,所以常有“學文的”叔叔阿姨稱贊他:一個高級工程師,居然還心系文藝,不時在報刊上寫寫文章。他聽了納悶,就上網搜索,順藤摸瓜,從我原來呆過的單位要到我的聯系方式。

在同名大哥建議下,倆小時后,我們在一家茶樓里相見了。他完全不像個五十多歲的人,肚子平平,戴棒球帽,白褲子,小方格襯衫,步伐矯健,面相開朗,估計在外人眼里,我們是同齡人。

至此,這故事才開了個頭,高潮部分說來就來,沒有半點征兆——剛聊十分鐘,奇巧的事情出現了——我們的父母居然互相是朋友,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朋友,是柏各莊農場的患難之交。

柏各莊農場在唐山,五十年前,一群文藝界“牛鬼蛇神”被運到那里,頭頂“右派”、“反革命”等高帽,

一雙雙握慣筆桿子的手,拿起鐮刀、鋤頭,種大米、養兔子。這群人里,有我的父母,也有楊葵大哥的父親。說起他父親,鼎鼎大名,《毛選》里都寫到過,他就是當年紅極一時的紅學家藍翎先生。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二十多歲的李希凡、藍翎挑戰胡適等老一代紅學權威,被毛澤東狠狠夸獎了一頓,引發了文藝界一場中等規模的地震。

楊葵大哥好像對父母的舊事不太了解,聽我講這些,驚訝也驚訝,唏噓也唏噓,但沒什么具體指向。我卻迅速記起一樁舊事:2005年藍翎先生去世,我在一篇悼念文章里看到,他給三個孩子起的名字中,都有草字頭,楊葵、楊芙、楊荃,旨在寄托一種愿望,希望后輩有“草根意識”,于亂世堅守布衣書生的本色。當時我因看到“楊葵”二字,此前又知道藍翎先生是父母的牛棚棚友,當天便把這一巧合告訴了母親。母親聽了連連稱奇,還回憶起當年在柏各莊農場,楊葵大哥的媽媽曾經帶著他去“探班”,只有一歲多的楊葵,指著農場養的小兔子說:這是兔子!它是褐色的!

那天我們倆聊了很久,越聊越發現,倆人性格也頗有幾分相近,于是聊得更熱烈。直至晚霞滿天,才依依惜別。當天夜里收到他的短信:“咱們的會見昨晚就已面告家母及家中其他人員,皆大喜!愿閑時再聚。” 


楊葵 2010-09-14 08:17:56

[新一篇] 楊葵文章選:蛋餃和大白菜

[舊一篇] 楊葵文章選:幾年中秋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