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名將的難隱之痛!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漢處名將如云,這些將軍在戰場上一呼百應,斬將奪旗,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可一旦離開戰場和刀筆之吏交鋒時他們就成為中國歷史上最憋氣的將軍了。

  中興之臣周勃免相歸屬地后,河東守尉來絳縣巡視時,周勃總担心被害,往往是身披鎧甲,家奴各拿兵器與守尉相見。之后便有人向朝廷上書告發周勃謀反。朝廷把這件事交給廷尉協理,廷尉要地方官逮捕周勃,進行審問。周勃非常害怕,不知怎么辯解。獄吏也漸漸欺凌和侮辱他。周勃送給獄吏千兩黃金,獄吏便在“牘背”――公文板的背面書寫“以公主為證”幾個字給周勃示意。公主指的是文帝的女兒,嫁給了周勃的兒子周勝之,所以獄吏教周勃以她作證人。周勃把子日皇帝給他的賞賜都送給薄昭(漢文帝之舅),等到案件加緊審理時,薄昭便到薄太后那里替周勃說情。薄太后也認為周勃沒有謀反之意。當文帝朝見太后時,太后便用“冒絮”――一種頭巾扔向文帝說:“絳侯周勃誅諸呂時,當年身上掛著皇帝的玉璽,在北軍統率軍隊,不在那時謀反,現在在一個小縣里,難道要謀反嗎?”文帝已看到了絳侯在獄中的供詞,便向太后道歉說:“官員們正在查清這件事,準備釋放他呀!”于是派使節赦免了周勃,恢復爵邑。絳侯出獄后慨嘆:“吾嘗將百萬軍,安知獄吏之貴也!”大意是:我也好歹統帥過百萬大軍,但想不到這獄吏比老子還拉風!

  老子領教了獄吏之貴,沒有想到他兒子周亞夫不僅領教了獄吏之貴,還領教了獄吏之苛!

  話說周亞夫兒子見周亞夫年老了,就偷偷買了五百甲盾(漢朝禁止個人買賣),準備在他去世時發喪時用。周亞夫的兒子對傭工苛刻,結果,心有怨氣的傭工就告發他私自買國家禁止的用品,要謀反。景帝派人追查此事。將周亞夫交給最高司法官廷尉審理。廷尉問周亞夫:“君侯欲反何?(君侯為什么要謀反啊?)”周亞夫答道:“臣所買器,乃葬器也,何謂反乎?(兒子買的都是喪葬品,怎么說是謀反呢?)”廷尉諷刺道:“君縱不欲反地上,即欲反地下耳!(你就是不在地上謀反,恐怕也要到地下謀反吧!)”

  暈,感覺秦檜的“莫須有”簡直是小兒科,秦檜在韓世忠面前支支吾吾了,半天就擠出了這3個字,這家伙倒好,都算計到陰間了,而且從邏輯上講,天衣無縫,無懈可擊,真作假時真亦假,無為有時有還無! 周亞夫受此屈辱,無法忍受,于是絕食抗議,五天后,吐血身亡。

  飛將軍李廣在追擊匈奴時,部隊因無向導,迷失了道路,耽誤了約定的軍期。統帥衛青派長史問李廣等迷路的情況。李廣不予回答,衛青又派長史緊催李廣的幕府人員前去聽候審問。李廣說:“諸校尉無罪,乃我自失道。吾今自上簿。”李廣回到軍部,對他的部下說:“廣結發與匈奴大小七十余戰,今幸從大將軍出接單于兵,而大將軍又徙廣部行回遠,而又迷失道,豈非天哉!且廣年六十余矣,終不能復對刀筆之吏。”言畢引拔刀自刎。可憐一代名將就這么隕落了。可見當時獄吏之貴的地步。

  漢朝廷尉為九卿之一,主管刑法和監獄以及審判案件,廷尉設有監獄,稱為廷尉獄,系最重要的中央監獄之一。雖然廷尉審理的重大疑難案件判決意見須報皇帝批準,最后裁決權歸皇帝,但是廷尉的無疑就是皇帝的影子,代表了皇帝,廷尉刁難重臣也無可厚非,可是一般的獄吏也是牛沖天,韓安國因犯法被判罪,蒙縣的獄吏田甲侮辱韓安國。韓安國說:“死灰難道就不會復燃嗎?”田甲說:“要是再燃燒就撒一泡尿澆滅它。”不過幸運的是后來韓安國死灰復燃成功。

  劉邦草創初期對父老鄉親說:“與父老約,法三章耳;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 可是到了文景之治時,則重法制了,而且任用酷吏。文帝比較仁厚,任用吳公、張釋之這樣的人,還不算是真正的酷吏。景帝就不同了,晁錯就被視為典型的酷吏,其他著名的還有兩個,一個叫寧成,還有一個就是害死漢武帝哥哥劉榮的郅都。而得到武帝賞識張湯用法嚴酷,后人常以他作為酷吏的代表人物。漢初的幾個皇帝都喜歡任用酷吏,應該是他們維護政權的手段吧,除了用拉拢的手段鞏固權勢外,打擊重臣也是一項很有效的措施,于是便酷吏成風。

  可憐這些漢初名將,在戰場上是揮灑自如,一馬平川,可一旦為囚,則淪為他人砧上肉!還不能申述,因為皇帝是最大的黑手,悲矣,大漢名將的難隱之痛!。


網載 2013-09-10 20:55:54

[新一篇] 大智若愚,論劉備荊州攜民

[舊一篇] 大秦帝國的統一戰爭――秦攻百越之戰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