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人說話家數考辨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說話作為一門伎藝,歷史悠久;其發展壯大,蔚成大觀,則在宋代。宋朝都市經濟的繁榮,為說話業的勃興,奠定了堅實的經濟及市場基礎。而由于說話業在說唱藝術流變史上以及在白話短篇小說發生階段,都有著重要的意義,因此,關于說話藝術的研究,理所當然的成為文學史乃至藝術史研究中一個不容輕忽又十分熱門的課題。
  在對說話藝術的研究中,關于宋元說話的家數,始終是一個令人感到困擾和撓頭的問題,于此可謂言人人殊、聚訟紛紜、歧見叢出。諸多前輩名家如王國維、魯迅、胡懷琛、孫楷第、譚正璧、趙景深、陳汝衡、李嘯倉、嚴敦易、胡士瑩等,在他們的有關論著中,先后就這一問題,進行了深入的探討,并發表了各自獨到的意見。這一方面表明該問題的重要,另方面也反映了問題本身的復雜。在諸家互有出入的分類劃分中,存在著一個共同的特征:恪守四家之說,絕不越其畛域;都包括了小說、講史兩家,在另外兩家的指認上,才出現了各各不同的說法。綜合各家,被列入說話家數者,計約有:1、小說(銀字兒),2、講史書(說史),3、說經,4、說參請,5、合生,6、說經渾經,7、商謎(說渾話?),8、說鐵騎兒,9、說渾話。
  產生歧見紛出局面的原因,主要在于對原始材料的不同理解。為了便于分析解決問題,這里還得從有關說話家數的原始記載說起。
  最早涉及到說話家數的,當推成書于南宋高宗十七年丁卯(1147)的孟元老《東京夢華錄》,該書卷五《京瓦伎藝》條談到北宋京都開封的瓦肆中伎藝,開列出講史、小說、諸宮調、商謎、合生、說渾話等伎藝門類并其藝人名號。而最早明確提到說話有四家的,則是成書于南宋理宗端平二年乙未(1235)的灌圃耐得翁《都城紀勝》,其《瓦舍眾伎》條云:
  說話有四家。一者小說,謂之銀字兒,如煙粉、靈怪、傳奇。說公案,皆是搏刀趕棒及發跡變泰之事。說鐵騎兒謂士馬金鼓之事。說經謂演說佛書。說參請謂賓主參禪悟道之事。講史書,講說前代書史文傳、興廢爭戰之事。最畏小說人,蓋小說者能以一朝一代故事,頃刻間提破。合生與起令、隨令相似,各占一事。商謎舊用鼓板吹明清小說研究南京69~76J2中國古代、近代文學研究馮保善20032003宋人說話家數,在話本小說史研究中,為至關緊要,又聚訟紛紜的一個話題。本文在比勘相關原始材料,進行細致解讀與研究的基礎上,認為:目今學界已有的多達十種的說話家數的劃分,都有其依據,也均存在著一定的合理性。而所以歧見紛出,則在于太過執著南宋人所謂的“說話有四家”。四家之說,在宋人無非約略言之,而說話家數的存在事實,證明著宋人說話應當有不下十家之數。宋人/說話/家數馮保善 江蘇古籍出版社 作者:明清小說研究南京69~76J2中國古代、近代文學研究馮保善20032003宋人說話家數,在話本小說史研究中,為至關緊要,又聚訟紛紜的一個話題。本文在比勘相關原始材料,進行細致解讀與研究的基礎上,認為:目今學界已有的多達十種的說話家數的劃分,都有其依據,也均存在著一定的合理性。而所以歧見紛出,則在于太過執著南宋人所謂的“說話有四家”。四家之說,在宋人無非約略言之,而說話家數的存在事實,證明著宋人說話應當有不下十家之數。宋人/說話/家數

網載 2013-09-10 20:55:57

[新一篇] 宋與高麗的典籍交流

[舊一篇] 奠定了朱元璋平定江南的基礎---鄱陽湖之戰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