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葵文章選: 內心激越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真把文字寫到表里無別,一絲漣漪不起,可又耐看,在塵世中太難了。

退而求其次,寫到面上娓娓道來,不溫不火,心中又有激越,已是難得。

承靜武兄寄贈,讀了許倬云兩本新書。

許是歷史學者,一堆治史文章中,埋了一篇短短的懷念王小波的文章。

原來王在匹茨堡大學時,跟著許上課。孤陋寡聞,還是剛知道。

許回憶王與他聊天,陸陸續續回憶一些下放的經歷,工作的環境……

“他娓娓道來,不溫不火,但我還是能感覺到他內心的激越。”

許的這篇懷念文,也正是這個調調兒,很耐看。

順便多句嘴,看了一集熱火朝天的《我的團長我的團》,

面兒上全是激越,各種腔腔調調八方四濺橫飛。

影視劇講戲劇沖突,這也是規矩。但,好歹有點兒里子吧?

如果里子是娓娓道來,不溫不火也不賴。但是,往里看了又看,

里子是——nothing。

看這集戲時,老覺得是當年那個《大明宮詞》僵尸復活了。哈。 

評論:

最近每次看電視調臺到我的團長我的團就感覺電視機屏幕上蒙了一層灰,里面的人也都臟了吧唧的,非常不愛看

王小波在一篇文章里說,許先生曾教導他多讀古書,他用了句“春風過驢耳”來形容自己。

是啊,是啊,現在的文字也多是表面上激情四射裡子卻什麼都沒有,除了情緒就是情緒了。

杜婷

<團長>中的表演比舞臺劇還要夸張.這些剛在許三多里走紅的演員,膨脹的找不到北了.不過不怪他們,是導演的問題.

用大聲喊表示有激情,引起旁人注意。。。這兒有我的一個表演。 

一見到王小波三個字,心里就黯然,怎么就走了呢?


楊葵 2010-09-14 08:18:18

[新一篇] 楊葵文章選:“家庭婦女蘇友貞”

[舊一篇] 楊葵文章選: 反應能力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