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葵文章選:“家庭婦女蘇友貞”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最近到處聽人提《萬象》第4期陳冠中的文章,

眼見著“坎普”一詞,要像當年的“擰巴”一樣風行起來。

本期《萬象》中,我倒是偏愛蘇友貞的那篇小文:《異國情調的符碼》。

文章分析近來正熱乎的幾部美國電影,都與日本有關——

《最后的武士》、《殺死比爾》、《迷失東京》。

兩個點——

 1, 符碼的問題。

很多日本元素(比如武士道精神)在電影里,

“只是一個籍口,一個煽動異國情調的符碼,一個迎合時尚的符碼。

在美國目前的文化氛圍里,一切與東方有關的東西都是時髦的,

這并不代表對東方文化的真誠興趣,只是一種極端表面的附會風騷而已,

無異于東方人手上的一個LV包。”

中國大陸電影里也好用洋符碼的,可老覺得用得有點滑稽。比如《巴爾扎克和小裁縫》。

2, 東西方強弱勢問題。

東方人看《最后的武士》中的湯姆克魯斯覺得同情與喜愛,

是因為看到這樣一個西方人崇拜東方,心有滿足;

可是,如果反過來,看到一個東方人棄絕自己的文化去擁抱西方的文化,

估計就要罵人數典忘祖、崇洋媚外。

同樣的問題,置換一下,換成西方人的視角,他們會怎樣?

這其中,是有些東西可想的。

今天和須蘭吃飯,聊起這文章,須對蘇友貞的定位是:家庭婦女作家。

因為她現在美國,是個純粹的家婦。

我剛開始卻把蘇友貞與臺灣的蘇偉貞混為一人了。

須講其與蘇友貞的一段故事:《萬象》剛創刊時,須寫了一篇文章,

講當年的《良友畫報》,里邊提到蘇的祖母。

遠在美國的蘇看到此文,與須聯系,并從此開始搜集她祖母的故事。

后來寫了一篇,也發在《萬象》。

須評價道:蘇一出手,文章便好得叫人驚訝。

我看蘇此文,平易淺顯,但是到點到位;

并非自己來說什么驚天大道理,而是提出一些問題,

供讀者邊看邊按自己的理解想下去——喜歡這樣的文章風格。

(2004-4-16) 

 


楊葵 2010-09-14 08:19:10

[新一篇] 楊葵談讀書及著書立說

[舊一篇] 楊葵文章選: 內心激越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