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掃清了秦統一六國的道路--長平之戰
掃清了秦統一六國的道路--長平之戰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孟子・離婁》描繪戰國時期的戰爭場面是:“爭地以戰,殺人盈野;爭城以戰,殺人盈城。”縱觀烽火連天、刀光劍影的270年戰國歷史,可知孟老夫子的這番話并沒有夸張的成分。當然,就戰爭規模之大,殺傷程度之烈而言,在當時的眾多戰爭中,沒有比秦、趙長平之戰更為驚心動魄的了。


  長平之戰發生于公元前260年,是秦、趙之間的一次戰略決戰。在戰爭中,秦軍貫徹正確的戰略指導,采用靈活多變的戰術,一舉殲滅趙軍45萬人,開創了我國歷史上最早、規模最大的包圍殲敵戰先例。


  秦國自孝公任用商鞅實行變法以來,制定正確的兼并戰略:獎勵耕戰,富國強兵,國勢如日中天;連橫破縱,遠交近攻,外交連連得手;旌旗麾指,鐵騎馳騁,軍事勝利捷報頻傳。100余年中,蠶食緩進,重創急攻,破三晉,敗強楚,弱東齊,構成了對山東六國的戰略進攻態勢。在秦國的咄咄兵鋒面前,韓、魏屈意奉承,南楚自顧不暇,東齊力有不逮,北燕無足輕重。只有趙國,自公元前302年趙武靈王進行“胡服騎射”軍
事改革以來,國勢較盛,軍力較強,對外戰爭勝多負少,且擁有廉頗、趙奢、李牧等一批能征慣戰的將領,尚可與強秦進行一番周旋。


  事情很清楚,秦國要完成統一六國的殊世偉業,一定得拔去趙國這顆釘子。自然,趙國也不是好惹的,豈甘心束手就擒。兩國之間的戰略決戰勢所難免。


  秦昭王根據丞相范睢“遠交近攻”的戰略構想,從公元前268年起,先后出兵攻占了魏國的懷(今河南武陟西)、邢丘(今河南溫縣附近),迫使魏國親附于己。接著又大舉攻韓,先后攻取了陘(今河南濟源西北)、高平(今河南濟源西南)、少曲(今河南濟源西)等地。并于公元前261年攻克野王(今河南沁陽),將韓國攔腰截為二段。消息傳來,韓國朝廷上下一片驚恐,趕忙遣使入秦,以獻上黨郡(今山西長治一帶)向秦求和。


  然而,韓國的上黨太守馮亭卻不愿獻地入秦,而是做出了獻上黨之地于趙的選擇。他的用意當然清楚:轉移秦軍鋒芒,促成趙、韓攜手,聯合抵御秦國。


  趙王目光短淺,在不計后果的情況下,接受平原君趙勝的建議,貪利受地,將上黨郡并入自己的版圖。趙國的這一舉動,無異于虎口奪食,引起秦國的極大不滿,秦、趙之間的矛盾因此而全面激化了。范睢遂建議秦王乘機出兵攻趙。秦王便于公元前261年命令秦軍一部進攻韓國緱氏(今河南偃師西南),直趨滎陽,威懾韓國,同時命令左庶長王率領大軍撲向趙國,攻打上黨。上黨趙軍兵力不敵,退守長平(今山西高平西北)。


  趙王聞報秦軍長驅東進,得地的喜悅早去了一半。只好興師應戰,派遣大將廉頗率趙軍主力開往長平,企圖重新占據上黨。廉頗抵達長平后,即向秦軍發起攻擊。遺憾的是,秦強趙弱,趙軍數戰不利,損失較大。廉頗不愧為一名明智的將帥,他鑒于實際情況,及時改變了戰略方針,轉取守勢,依托有利地形,筑壘固守,以逸待勞,疲憊秦軍。廉頗的這一招很是奏效,秦軍的速決勢頭被抑制了,兩軍在長平一帶相持不決。


  但是秦國的戰爭指導者畢竟棋高一著,他們運用謀略來打開缺口,為爾后的戰略進攻創造條件。一方面他們借趙國使者鄭朱到秦國議和的機會,故意殷勤招待鄭朱,向各國制造秦、趙和解的假象,使趙國在外交上喪失了與各國“合縱”的機會,陷于被動和孤立。另一方面,又采用離間計,派人攜帶財寶前赴趙都邯鄲收買趙王的左右權臣,挑拔離間趙王與廉頗的關系。四處散布流言:廉頗不足畏懼,他固守防御,是出于投降秦軍的目的,秦軍最害怕馬服君趙奢的兒子趙括為將。終于借趙王之手,把廉頗從趙軍主帥的位置上拉了下來;并使趙王不顧藺相如和趙括母親的反對諫阻,任命趙括為趙軍主帥。


  趙括是一個缺乏實戰經驗,只會“紙上談兵”的庸人。他上任后,一反廉頗所為,更換將佐,改變軍中制度,搞得趙軍上下離心離德,斗志消沉。他還改變了廉頗的戰略防御方針,積極籌劃戰略進攻,企圖一舉而勝,奪回上黨。


  秦國在搞亂趙國的同時,也及時調整自己的軍事部署:立即增加軍隊,征調驍勇善戰的武安君白起為上將軍,代替王統率秦軍。為了避免引起趙軍的注意,秦王下令軍中嚴守這一機密:“有敢泄武安君為將者斬。”這個白起,可不是尋常人物。他是戰國時期最杰出的軍事將領,久經沙場,曾大戰伊闕,斬殺韓、魏聯軍24萬;南破楚國,入鄢、郢,焚夷陵,打得楚人喪魂落魄。只會背吟幾句兵書的趙括哪里是他的對手。


  白起到任后,針對趙括沒有實戰經驗、求勝心切、魯莽輕敵等弱點,采取了誘敵入伏、分割包圍而后予以聚殲的正確作戰方針,對兵力作了周密細致的部署,造成了“以石擊卵”的強大態勢。


  白起的具體作戰部署是,以原先的第一線部隊為誘敵部隊,等待趙軍出擊后,即向預設主陣地長壁方面撤退,誘敵深入;其次,巧妙利用長壁構筑袋形陣地,以主力守衛營壘,抵擋阻遏趙軍的攻勢,并組織一支輕裝銳勇的突擊部隊,待趙軍被圍后,主動出擊,消耗趙軍的有生力量;其三,動用奇兵2.5萬人埋伏在兩邊側翼,待趙軍出擊后,及時穿插到趙軍的后方,切斷趙軍的退路,協同主陣地長壁上的秦軍主力,完成對出擊趙軍的包圍;其四,用5千精銳騎兵插入滲透到趙軍營壘的中間,牽制和監視營壘中的剩余趙軍。


  戰局的發展果然按著白起所預定的方向進行。公元前260年8月,對秦軍動態茫昧無知的趙括統率趙軍主力向秦軍發起了大規模的出擊。兩軍稍事交鋒,秦軍的誘敵部隊即佯敗后撤。魯莽的趙括不問虛實,立即率軍實施追擊。當趙軍前進到秦軍的預設陣地――長壁后,即遭到了秦軍主力的堅強抵抗,攻勢受挫,被阻于堅壁之下。趙括欲退兵,但為時已晚,預先埋伏于兩翼的秦2.5萬奇兵迅速出擊,及時穿插到趙軍進攻部隊的側后,搶占了西壁壘(今山西高平北的韓王山高地),截斷了出擊趙軍與其營壘之間的聯系,構成了對出擊趙軍的包圍。另外的5000秦軍精騎也迅速地插到了趙軍的營壘之間,牽制、監視留守營壘的那部分趙軍,并切斷趙軍的所有糧道。與此同時,白起又下令突擊部隊不斷出擊被圍困的趙軍。趙軍數戰不利,情況十分危急,被迫就地構筑營壘,轉攻為守,等待救援。


  秦昭王聽到趙軍業已被包圍的消息,便親赴河內(今河南沁陽及其附近地區),把當地15歲以上的男丁全部編組成軍,增援長平戰場。這支部隊開進到長平以北的今丹朱嶺及其以東一帶高地,進一步斷絕了趙國的援軍和后勤補給,從而確保了白起徹底地殲滅被圍的趙軍。


  到了九月,趙軍斷糧已達46天,內部互相殘殺以食,軍心動搖,死亡的陰影籠罩著整支部隊,局勢非常危急。趙括組織了四支突圍部隊,輪番沖擊秦軍陣地,希望能打開一條血路突圍,但都未能奏效。絕望之中,趙括孤注一擲,親率趙軍精銳部隊強行突圍,結果仍遭慘敗,連他本人也喪身于秦軍的箭鏃之下。趙軍失去主將,斗志全無,遂不復再作抵抗,40余萬饑疲之師全部向秦軍解甲投降。這40余萬趙軍降卒,除幼小的240人之外,全部為白起所殘忍坑殺。秦軍終于取得了空前激烈殘酷的長平之戰的徹底勝利。


  長平之戰中,秦軍前后共殲趙軍45萬人,從根本上削弱了當時關東六國中最為強勁的對手趙國,也給其他關東諸侯國以極大的震懾。從此以后,秦國統一六國的道路變得暢通無阻了。


  長平之戰秦勝趙敗的結局并不是偶然的。除了總體力量上秦對趙占有相對的優勢外,雙方戰略上的得失和具體作戰藝術運用上的高低也是其中重要的因素。秦軍之所以取勝,在于:首先是分化瓦解了關東六國的戰略同盟;其次是巧妙使用離間計,誘使趙王犯下置將不當的嚴重錯誤;其三是擇人得當,起用富于謀略、驍勇善戰的白起為主將;其四是白起善察戰機,用兵如神,誘敵出擊,然后用正合奇勝的戰法分割包圍趙軍,痛加聚殲;其五是在戰斗的關鍵時刻,秦國上下一體動員,及時增援,協調配合,斷敵之援。為白起實施正確的作戰指揮提供了必要的保證。


  趙軍之所以慘敗,在于:第一,不顧敵強我弱的態勢,貿然開戰,一味追求進攻;第二,臨陣易將,讓毫無實戰經驗的趙括替代執行正確防御戰略的廉頗統帥趙軍,中了秦人的離間之計;第三,在外交上不善于利用各國仇秦的心理,積極爭取與國,引為己助;第四,趙括不知“奇正”變化、靈活用兵的要旨,既無正確的作戰方針,又不知敵之虛實,更未能隨機制宜擺脫困境,始終處于被動之中;第五,具體作戰中,屢鑄大錯。決戰伊始,即貿然出擊,致使被圍。被圍之后,只知消極強行突圍,未能進行內外配合,打通糧道。終于導致全軍覆滅的悲慘下場。

2013-09-10 20: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