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曹雪芹與七個王府的關系
曹雪芹與七個王府的關系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曹雪芹與禮王府

  禮親王代善,清太祖努爾哈赤第二子。他是清朝開國之勛之一,“四大貝勒”之首。天命元年封和碩貝勒,崇德元年封和碩兄禮親王,是清朝宗室中資格很老的“鐵帽子”親王。曹家與禮親王家族有著特殊的姻親關系,曹雪芹的姑姑――曹寅之女曹佳氏,當初是由康熙皇帝親自指配給代善的長子岳的后代平郡王納爾蘇為福晉的。出于這種關系,曹雪芹格外注重這家王府,在小說中安排了兩個重要人物。一個是榮國府元老榮國公的長子,取名賈(假)代善,一個是進宮為妃的元春。前者以代善在宗室中的地位印證榮國府及榮國公嫡系的顯赫,后者以入宮的元春折射親姑姑曹佳氏的王妃身份。關于這一安排,曹雪芹在小說第二回“冷子興演說榮國府”中提醒讀者其中的關系:“當日寧國公與榮國公是一母同胞弟兄兩個,寧公居長,生了四個兒子,寧公死后,賈代化襲了官......再說榮國府你聽,所說異事,就出生在這里。自榮公死后,長子賈代善襲了官......如今代善早已去世,太夫人尚在,長子賈赦襲著官......”從這一節,我們可以看出曹雪芹構思的榮國府,乃是襲取禮親王府。這里,“賈代善”與“真代善”均排行老二,太祖努爾哈赤當然是身兼寧、榮二公的。除此之外,還可以證實,曹雪芹還借用了清朝宗室“世襲罔替”制度,真代善一家即享有這種世襲爵位的待遇,其中代善本人及其長子岳(克勤郡王),其孫勒克德渾(順承郡王)祖孫三人是清初“八大鐵帽子王”之三。賈家雖非鐵帽子王,但曹雪芹仍以此王府為原型,給賈家“襲了官”的待遇。這也正是曹家自曹璽、曹寅、曹、曹fu均襲江南織造一職的寫照。

  禮親王府占地廣闊,地處北京西四以南,從大醬房胡同到頒賞胡同,以東接西皇城根北街,幾乎占去了西四以南半條街。現為民政部等中央機關占用,府址殿宇保存仍很完整,解放初這里為華北大學所在地。此府因世代襲爵,也曾叫巽親王府和康親王府。關于這一王府,在《紅樓夢》中可探尋到其身影。曹雪芹在小說第二回中記述榮、寧二府時說:“竟將大半條街占了,大門前雖冷落無人,可隔著圍墻一望,里面廳殿樓閣也還都崢嶸軒峻......”。如果說小說里的府是賈(假)府的話,那么禮親王府便可謂是“真府”了。正是“假作真是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二、曹雪芹與睿王府

  睿王府的主人是清太祖第十四子多爾袞。其府在今南池子大街路西的普度寺,現址是小學校。多爾袞于崇德元年由貝勒晉封為睿親王,是位有著赫赫戰功的貴族。曹雪芹的祖上原是多爾袞為旗主的正白旗滿洲貴族的包衣。入關后,正白旗旗主多爾袞權勢顯赫,因此,曹家的處境也隨著主子的興旺而改善。清朝機構制度規定,內務府的官員應由皇室的家奴担當。所以,曹家自曹璽、曹寅開始,先后供職內務府。按照清代剛進北京時八旗駐地的劃分,正白旗的范圍應在東城,而曹家最初在北京的老宅位置正在城東的泡子河、貢院一帶。以后,到曹寅時,由于進宮上朝供職的方便,才在西城距離皇宮不遠的西安門一帶置了“西堂”住宅。出于旗籍的隸屬關系,幼年曹雪芹到京后,即在正白旗的官學讀書。正白旗官學設在朝陽門內南小街的新鮮胡同內,當時一些正白旗的貴族子弟也在這里讀書。以上這些曹家的經歷都證實了一點,即曹家與睿親王府有著重要的隸屬關系。多爾袞于世祖時輔政,但因世祖年幼,故實際由多爾袞執政。當時,府址所在地南池子政界要人云集,人稱該府為“小南城”。順治五年,多爾袞被尊為皇父攝政王,順治七年病卒,被最尊為“懋德修道廣業定功安民立政誠敬業皇帝”,廟號成宗。但時過不久,即為諸大臣定議大罪而被免爵,府廢改喇嘛寺。乾隆三十八年才被昭雪,復親王封號,追謚曰忠,仍世襲爵位,并于石大人胡同(今外交部街)建睿王新府。府址為今24中學所在。出于此旗籍關系,曹雪芹對此府是情有獨衷。直至后來潦倒窮困,城內無著,便復歸京西的正白旗營所在領取旗人的米糧。

三、曹雪芹與佟府

  在曹家歷史上,有一位重要人物,那就是曹雪芹曾祖曹璽之妻――孫氏夫人。不僅因為她自己生了兒子曹寅,日后曾與丈夫父子二人共同担任了江寧織造的顯赫職位,而更重要的是她曾作為奶媽,進宮直接哺育了日后非常有作為的康熙皇帝。這段不尋常的經歷奠定了曹家與皇室的親密關系:孫氏的兒子曹寅因此有機會進宮做了小康熙帝的伴讀同窗,而且他的后人曹、曹fu也都受此蔭蔽承襲江寧織造之職。康熙帝六次南巡,竟有四次下榻于織造府曹家,足以說明曹家與康熙帝的關系之密切。而這種關系形成的源頭,是離不開佟府的。

  位于燈市東口路北的佟府(今稱同福夾道,原名佟府夾道)是清初一等承恩公佟國綱、佟國維兄弟二人的府第(此府前身傳為明嚴嵩府)。佟氏原為遼東撫順的漢人。最初,因家族首領佟養性與滿洲首領努爾哈赤通好,獲得信任,成為漢軍旗。日后,佟家女兒做了順治皇帝的妃子,即孝康章皇后。就是這位女子,生下了頗有作為的康熙帝。自然,佟氏家族中佟國綱、佟國維兄弟也就成了“國舅”,地位十分顯赫。也正是這位佟氏皇后,為自己的兒子找了曹璽的妻子孫氏為做奶媽。當時宮中規定,后妃生育后孩子一到滿月,就要交由奶媽哺育撫養,因此實際上康熙帝是在孫氏懷中長大成人的。從這層關系上說,康熙帝是由佟曹兩家共同撫育成人的。康熙帝長大后封曹璽為一品尚書,孫氏則成一品夫人。康熙帝又娶了其舅佟國維的女兒為妻,即孝懿仁皇后。于是,這位皇后的弟弟隆科多也成了國舅。隆科多開始擁立皇八子胤T,而后又擁立了雍正帝,故紅極一時。曹家在遭到雍正打擊時,曹fu特來找隆科多為其向雍正求情,不料因隆科多曾擁護胤T,自己也被雍正廢黜、禁錮。雍正得知曹家找門路求情后,便在奏折上訓斥曹fu不要亂跑托門路,有事只能找雍正信任的允祥陳述。曹家與這位國舅是“一損俱損”,誰也顧你了誰了。對此,曹雪芹是再清楚不過了,所以才在小說中發出“俱榮俱損”的感嘆。

四、曹雪芹與平郡王府

  曹雪芹的姑姑嫁給了平郡王納爾蘇做福晉。這門婚事又是康熙帝特地指配的,是對曹家特殊恩典。從此,曹家與皇室結成了姻親。正如《紅樓夢》中的元妃一樣,成了賈家的一個靠山。困難關系帝對這樁婚事也十分滿意,特賜婚宴以表祝賀。

  這位平郡王的家族史,上溯即為禮親王代善。先是代善之子岳被封為克勤郡王,岳之子羅洛渾于順治元年又被封為衍禧郡王,其子羅科鐸襲爵,順治八年改封號為平郡王。再以后,由其子納爾圖、納爾福分別襲爵,又傳位于子納爾蘇,即曹雪芹的姑夫。后來納爾蘇夫婦有子福彭,也就是曹雪芹的表兄。所以說曹雪芹與平郡王府關系十分密切,常去府上看望姑姑一家,一度還與表兄福彭一起學習,與侄慶明同聆御史謝濟世的教誨。后來表兄福彭與乾隆帝同窗讀書,并襲了平郡王爵位,做了玉牒館總裁、軍機處行走、定遠大將軍等要職。在這一時期內,本來獲罪的曹雪芹的祖姑夫傅鼐也被赦免,曹家處境得到了相應的改善,一度福彭還担任了正白旗的都統。于是“六親同運”,曹雪芹在雍正末年一段時間內處于相定穩定期,甚至得以重溫當年江南那“錦衣紈绔、飫甘饜肥”的生活,為他創作《紅樓夢》提供了良好時機與素材。乾隆四十三年,平郡王恢復克勤郡王稱號,直至清末,共十九王。王府今在新文化街二小所在,院內殿宇基本保存完好,門前馬路對面的大影壁仍在,顯示著此府的規格與氣派。

五、曹雪芹與怡親王府

  雍正上臺后,出于政治的需要,先后打擊了與他競爭皇位的諸兄弟,惟十三弟允祥獲雍正信任,被雍正封為怡親王。封王后,允祥管理過戶部、京畿水利等事,還曾直接負責審理了曹家一案。這層關系有雍正在曹fu請安折后朱批為證:“你是奉旨交與怡親王傳奏你的事的,諸事聽王子教導而行。你若自己不為非,諸事王子照看得你。”雍正又告誡曹fu不要亂跑門路,瞎費心思,說:“除怡王之外,竟可不用再求一人拖累自己......若有人恐嚇詐你,不妨你就求問怡親王,況王子甚疼憐你,所以朕將你交于王子。”從這個批語中,可以看出,曹家與怡親王允祥的關許不一般。

  允祥的怡親王府初在今王府井帥府園與金魚胡同之間,包括美術學院與東安市場的所在,地獄廣闊,氣勢恢弘,僅中路就有五間寬的大門、七間闊的大殿,還有東西配樓和后殿。現新東安市場僅為其府的西北一角。雍正八年,怡親王允祥薨,建祠于京西白家疃和正陽門內東順城街。遵其遺愿,原府改為賢良寺(后該寺移至校尉胡同北口的冰楂胡同)。日后,曹雪芹生活潦倒,遍移居西山,但仍追隨曾照看他家人的怡親王,晚年一直住在怡王的所在地――京西白家疃。

  怡親王允祥死后,其第七子弘曉襲了怡親王爵位,第四子弘w封為寧郡王。雍正下令在朝內北小街南口以西處建怡王新府,在東單北極閣三條處建寧郡王府。這怡王新府今為科學出版社圖書進出口總公司等單位所占,現稱孚王府或九王府。寧郡王府現為青年藝術劇院宿舍。

  允祥之子弘曉與弘w都與曹雪芹有交往,對曹家均有所影響。

  弘曉曾向曹雪芹(或脂硯齋)處借得《石頭記》(即《紅樓夢》)一部,由自己并家人共同照之抄錄,這就是《紅樓夢》版本學中所指的弘曉過錄本或怡王府本,所抄底本為乙卯本《石頭記》。由于那位寧郡王弘w在乾隆初年參與了反對乾隆帝的活動而受到懲罚,并從而引起了乾隆的警惕性。使得弘曉在抄錄《石頭記 》時不得不加快速度,由若干人一同抄寫,并且不見諸王府藏書目錄。甚至《石頭記》后四十回的迷失,也都于這場風波不無關系。在那場未遂事件中,曹家也被牽連進去,再次遭到打擊,并從此一蹶不振。當時曹雪芹就連在城內立足也不可能了,只好移居西山,去過清貧著書的生活。他的那位表兄平郡王福彭也因“失察家人”,在乾隆五至七年間,不得不在府內“反省思過”。

六、曹雪芹與慎郡王府

  慎郡王允禧是康熙帝第二十一子,府址坐落在官園,現為少年兒童活動中心。慎郡王與曹雪芹表兄平郡王福彭交往密切,二人又都十分仰慕御史謝濟世,聽過謝御史教誨。慎郡王詩文清秀,又擅書畫,和曹雪芹的愛好相一致。這位王爺專門喜交寒素的讀書人,十分贊賞曹雪芹的文筆才華。同樣,曹雪芹對這位王爺也頗多好感。為了表示對慎郡王允禧的紀念,曹雪芹后來把慎郡王塑造成《紅樓夢》中北靜王的形象。允禧生前無子嗣,是由乾隆把自己的第六子永過繼給允禧,作為他孫輩的承嗣人。出于此,曹雪芹便在小說中造了“水溶”二字以諧永之字形,并在說中描寫這位北靜王水溶是位英俊瀟灑,才華出眾的賢王,有著老慎郡王允禧的遺風。同樣,在小說中,北靜王對寶玉也同樣非常友善,常識寶玉“龍駒鳳雛”般的風采。當著賈政的面,夸贊寶玉曰:“雛鳳清于老鳳聲”。由此不難看出,曹雪芹與慎郡王府的老王、少王皆有知遇之交,其足跡所至,正如《紅樓夢》中所寫,北靜王邀寶玉赴王府做同窗學友,說明當時曹雪芹也是時常造訪慎郡王府的,并從中獲取了生活積累,日后在會在小說中藝術地再現了慎郡王即北靜王這一形象。

七、曹雪芹與恭王府

  位于什剎海西側的這一府邸與曹雪芹及其巨著《紅樓夢》的關系十分密切,但情況也較為復雜。此府最初可推及明朝,此地乃明弘治年間不可一世的大太監李廣的府址。直至乾隆朝時大學士和|在此重整宅基,擴建新府。此府至道光帝六子恭親王奕D于咸豐二年遷入,始稱恭王府。在和|建府之前,曹家曾在此居住。先是曹寅因供職內務府在西安門一帶購置了“西堂”一所,又于什剎海西李廣老宅處購此宅以充別業。自任江寧織造后,此前海別業閑置。后因雍正抄家,被沒收。直至雍正末年一度才被發還曹家,曹雪芹才得以在此居住。但因曹家乾隆初年涉及皇室的未遂事件及《紅樓夢》抄本本乾隆帝發現等事,曹家遭到第二次打擊,才使曹雪芹從前海西側的曹家別業遷出。曹雪芹一度還住過附近大翔鳳胡同看井人住的水屋(他自嘲地稱這水屋子是“悼紅軒”)。

2013-09-10 20: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