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三百年大唐之國運,開兩百年亂世之先河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唐朝自公元618年李淵登基開始,至公元907年朱全忠逼唐哀帝李祝禪位,改國號梁為止,共經歷289年,然而,橫空出世的安史之亂,卻把這289年一分為二――130年的盛世和150年的亂世,前130年,大唐幾代英主勵精圖治,先后攻滅東、西突厥,薛延陀,高昌,高句麗,勢力遠伸中亞,而安史之后的150年,藩鎮割據,朋黨之爭,閹宦之禍就如同三把利劍同時刺入唐帝國的心臟,這個偉大的巨人終于步履蹣跚,從此再也沒有站起來。

  那么我們不禁要問,安史之亂到底有什么魔力?不但安祿山的15萬叛軍在當時能夠橫掃唐帝國,幾近顛覆社稷,而在隨后的百五十年依然陰魂不散,像是一把沉重的鐵錘日夜敲打著李唐的子孫,玄宗之后的肅、順、代、德、憲、文、武、宣、懿、僖、昭,其中雖多有昏君,卻也不乏英主,可都對帝國的頑疾束手無策,唯一一個讓我們欣喜的“元和中興”,很快又湮沒在憲宗的求神問道上,看來我們不能只從皇帝身上找原因了。一般說來,能讓昏君和英主都無法改變的,只會有一個――制度,或者說,是萬惡的節度使制度!

  節度本意為節制調度,通俗點講,就是一個地方的最高軍事長官,當然這是最初的節度使,當然這并不過分,可是當時設立第一個緣邊節度使的李隆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一手創立的節度使制度就像是太極拳,可以衍生出無窮變幻,更令他想不到的是,節度使制度可以比他的李唐王朝更長壽,能夠活到趙匡胤立國之初,而讓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節度使制度在200年中就像是個瘋狂的儈子手,斷送了一個又一個王朝的生命,屠戮著無數無辜的人民!

  讓我們來看看節度使的成長過程吧,如上所述,節度使設立之初是一個地方的最高軍事長官,鑒于唐時期對外戰爭次數頻仍,在邊鎮推行節度使制度是有好處的,就像投名狀里面李連杰說的:“你要記住,軍隊里只能有一個頭。”“一個頭”的軍鎮在面對外族入侵時,效率自然比普通的州縣要高的多,大概是李隆基對自己的發明非常滿意,于是他又有了下一步動作――兼任,節度使兼支度使。支度使,是專門采集軍需的,這么看來,李隆基這么做也無可厚非,既然集權能夠如此高效,為什么不讓權利再集中一點呢?于是節度使再兼采訪使,一鎮的軍政大權獨攬,這還不夠,天寶末年甚至出現了兼鎮,大名鼎鼎的安祿山,就是一人身兼范陽、平盧、河東三鎮節度使的土皇帝,而土皇帝要是還有進取心……

  大錯就次鑄成!轟轟烈烈的安史之亂終于爆發了,李唐王朝在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把叛亂平定之后,驚奇的發現節度使這個罪魁禍首并沒有隨之而消亡,反而有了進一步的發展。而一鎮甚至數鎮的的軍鎮大權獨攬已經是登峰造極之作,怎么還能有進一步發展了呢?當然有,自己死后,留給兒子嘛。


網載 2013-09-10 20:56:34

[新一篇] 殷商滅夏之戰---鳴條之戰

[舊一篇] 楊乃武與小白菜冤案是如何形成的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