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葵文章選:《俗話說》,“逗”和“趣”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東東槍在網上以“逗”著稱。我卻是個“反逗派”,看不上那些抖機靈博一“逗”的文字。并非我多堅持奉行“詩可以怨”、“苦難出詩人”之類——我更偏愛這路數不假,但也絕沒到凡不怨、不苦難就必討伐的地步——實在是看到的那些“逗”,往往太不逗了。看多了,雞皮疙瘩掉一地,被胳肢疼了,還是不樂。這一來走上惡性循環的道路,越不樂,越反逗。

東東槍不在我反之列,因為他基本上是真逗,看了嘿嘿笑。他的逗大多來得巧而精,一兩句話的事兒,比如MSN的簽名。有段時間我每天登錄MSN,先看東東槍的簽名,看了果然笑,一天一個好開始。他的博客我也常去,每天嘀里嘟嚕一大串兒,一句話一條,不少真逗。這些句子都收在《俗話說》里。

單就這本書而言,也有一些篇章有胳肢人之嫌。比較而言,大部分段落稍長的逗,是真逗;不少片言只語的句子屬后者。好在瑕不掩瑜。

為此我認真想過,什么是逗。

“逗”的大意是令人開心,令人笑。可是開心和笑再往細里分,也分很多種。像前邊說到的胳肢,經常令人笑,但胳肢得招人討厭、招人疼到不舒服的情況,也不在少數。簡而言之,胳肢出來的笑,和會心一笑肯定不一回事兒。開心呢,說起來就更細膩,開懷暢飲是開心,高山流水于我心有戚戚焉是開心;升官發財是開心,明朝散發弄扁舟是開心……細分的結果是,逗也分很多種,值得研究。

要說明為何東東槍的逗不在我反之列,得引入另一個詞匯——“趣”,趣味的“趣”。

我這個反逗派,只反無趣之逗。“逗”是語詞層面的事,“趣”就是為人層面的事了。我和東東槍同事過幾個月,領教過他的為人。文如其人,就是《俗話說》里表現的這樣,大處人情練達有準譜兒,小處暗藏種種機鋒。很像那種好的相聲演員,滿場樂翻人,他還空著個臉,若無其事無辜狀。總之是個有趣之人。他的趣味偏文人化,熱愛閱讀,熱愛生活,尤其熱愛生氣盎然的民俗生活。有了這些為人層面的扎實根基,所以東東槍的逗枝繁葉茂,是有趣之逗。

再往下說,趣味也是五味雜陳、花樣繁多,有趣味的逗,也不都是真逗,這份趣味還得是健康的,不是變態的;是陽光的,不是陰濕的。好比我剛剛、在網上看到一位老作家想作逗人語,說道:看世界杯宛若性交,是件很私密的事——大意如此,這個,趣味倒是有,可實在夠惡,比胳肢人的逗還令人厭惡。

東東槍的趣味,是年輕人的趣味,陽光朝氣還不傻;是讀書人的趣味,知書達理還不迂;是有獨立精神的趣味,獨辟蹊徑還不獨;有這樣趣味打底生發出來的逗,當然不反。


楊葵 2010-09-14 08:19:49

[新一篇] 楊葵文章選:百家姓-卓瑪

[舊一篇] 楊葵先生精彩典故選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