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入空門兩巨擘――蘇曼殊與李叔同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文/劉繼興

蘇曼殊與李叔同是近代史上兩為充滿神秘色彩的巨擘式的人物,在文學藝術領域內都有很深的造詣:蘇曼殊的詩清新雋永,有“靈界詩翁”之稱;其畫被柳亞子贊為“千秋絕筆”;其頗具紅樓筆意的《斷鴻零雁記》開中國近現代文學自敘體小說之先河;其譯作有拜倫的詩集和雨果的《悲慘世界》(未譯完),他與林紓、嚴復一道被推為本世紀初三大翻譯家……

李叔同則是我國引進西洋油畫的第一人;其組建的“春柳社”,是我國第一個話劇團體;其金石作品集《李顱印譜》讓世人嘆為觀止;他與蕭友梅、趙元任、黃自一道被認為是我國近代音樂的四大拓荒者;他于本世紀初創辦的《音樂小雜志》,是我國第一份傳播西方音樂的刊物;他填詞的歌曲《送別》一直傳唱到今天,“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幾乎人人耳熟能詳……

然而,這兩位才華橫溢的絕世奇才,卻在人生最好的年華遁入空門,皈依青燈古佛,令多少人為之感慨唏噓。

蘇曼殊與李叔同的初交是在1907年的上海,兩人同為南社成員。那時李叔同任《太平洋報》副刊主編,蘇曼殊的小說《斷鴻零雁記》就是在該報發表的。這篇抒家國之情、寫身世之恨的自敘體小說深深地打動了李叔同。當他得知作者比自己還小四歲時,就更加佩服這位孤憤的愛國詩僧了。

據史料記載,李叔同的一位友人在李未剃時曾對他說:“曼殊一出家,你們這些開傷感主義風氣之先的文人就更認定人生是悲劇,是苦空無常。”由此可見,李叔同的出家是受蘇曼殊影響的。1918年6月,在蘇曼殊死后的第十七天,有“浪漫藝術家”之稱的李叔同自稱“塵緣已盡”,在杭州虎跑寺削發為僧。后以他的杰出才華使失傳多年的南山律宗再度興起,被尊為第十一代世祖,號弘一大師。

那么,這兩位藝界巨擘為何先后都遁入空門呢?

蘇曼殊與李叔同生在一個新舊交替的時代,在當時特定的歷史條件下,社會上出現了宗教復興的風潮,他倆的遁世近佛是這種社會文化心理影響下的自然選擇。

其次,他倆都有著不幸的身世。蘇曼殊的父親身為茶行買辦,有一妻三妾,而蘇曼殊卻是父親與家中所雇的日本女傭所生。李叔同的父親李筱是天津著名的銀行家,李叔同是父親與其第五房姨太太所生。正是不堪回首的身世,使他倆時時感到身為苦本,四大非我。

理想抱負的破滅,是他倆遁入空門的主要原因。蘇曼殊與李叔同早年都參加了同盟會,對民主革命一腔熱血并為之四處奔波,蘇曼殊還因之數遭通緝。李叔同也曾寫下了歡呼革命的《滿江紅》:皎皎昆侖,山頂月、有人長嘯。看囊底、寶刀如雪,恩仇多少。雙手裂開鼷鼠膽,寸金鑄出民權腦。算此生不負是男兒,頭顱好。荊軻墓,咸陽道;聶政死,尸骸暴。盡大江東去,余情還繞。魂魄化成精衛鳥,血花濺作紅心草。看從今,一担好河山,英雄造。

然而當他們看到辛亥革命的灰色結局與故人摯友的背叛變節時,他們徹底失望了。眼看著中國的苦難無休無止,詠黃花、嘆世道不足以排遣心中的積郁,于是便消極遁世,去佛那里尋求去妄歸真的另一個世界了。

網載 2013-09-10 20:57:22

[新一篇] 退休制度始于周朝

[舊一篇] 邪正并存 解讀明朝歷史的一個奇特現象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