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齊魏稱雄,孫龐爭鋒---桂陵、馬陵之戰
齊魏稱雄,孫龐爭鋒---桂陵、馬陵之戰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桂陵之戰和馬陵之戰,是戰國中期齊、魏兩大國之間的兩場著名戰爭。當時齊國的軍事家孫臏,創造性地運用和發展孫武“避實而擊虛”、“攻其所必救”、“致人而不致于人”、“示形動敵”的作戰指導思想,采取“圍魏救趙”、“批亢搗虛”、“減灶誘敵”等高明戰術,在桂陵和馬陵地區,先后擊敗實力強大的魏國軍隊。這兩場戰爭對于結束魏國在中原地區的霸權,具有決定性的意義;對戰國整個戰略格局的變化,產生了非常深遠的影響。


  公元前445年魏文侯即位后,任用李悝、吳起、西門豹、段干木等人,進行各方面的改革。在政治上,基本廢除了世襲的祿位制度,推行因功授祿的政策,建立起比較清明、健全的官僚體制。在經濟上,改變不適應生產力發展的井田舊制,“盡地力之教”,抽“什一之稅”,創制“平糴法”,興修水利,鼓勵開荒,促進了社會秩序的穩定和農業生產的發展。


  在軍事上,加強軍隊建設,推行“武卒”選拔制度,重視軍事訓練,提高部隊的戰斗力。通過這些改革,魏國迅速成為戰國初期最為強盛的國家。魏惠王繼位以后,繼承文侯、武候的霸業,繼續積極向外擴張。魏國的勃興和稱霸,直接損害了楚、齊、秦等其他大國的利益,引起這些國家的普遍恐懼和忌恨,其中尤以齊、魏之間的矛盾最為尖銳。


  齊國自西周以來一直是東方地區的大國。公元前356年齊威王即位后,任用鄒忌為相,改革吏治,強化中央集權,進行國防建設,國勢日漸壯大。面臨魏國向東擴張的嚴重威脅,它就積極利用趙、韓諸國與魏國之間的矛盾沖突,展開了對魏的激烈斗爭。就是在這樣的復雜背景下,公元前353年爆發了桂陵之戰。


  當時,為了擺脫魏國霸權的控制,進而達到兼并土地、擴張勢力的目的,趙成侯于公元前356年在平陸(今山東汶上)和齊威王、宋桓侯相會結好,同時又和燕文公在阿(今河北南陽北50里)相會。趙國的行為引起魏惠王的極大不滿,適逢公元前354年,趙國向依附于魏國的衛國發動戰爭,迫使衛國屈服稱臣。于是魏國便藉口保護衛國,出兵包圍了趙國國都邯鄲,強行攻打。趙與齊有同盟關系,鑒于邯鄲局勢危急,遂于前353年遣使向齊國請求救援。


  齊威王聞報趙國告急,遂召集文武大臣進行商議。丞相鄒忌反對出兵救趙。齊將段干朋則認為不救趙既會失去對趙國的信用,又會給齊國自身造成麻煩,因而主張救趙。但他同時又指出,以當時的戰略形勢來考慮,如果立即出兵前赴邯鄲,趙國既不會遭到損失,魏軍也不會消耗實力,對于齊國的長遠戰略利益來說是弊大于利。因此,他主張實施使魏與趙相互削弱,而后“承魏之弊”的戰略方針。具體地說,是先派少量兵力南攻襄陵,以牽制和疲憊魏國。待魏軍攻破邯鄲,魏、趙雙方均師勞兵疲之際,再予以正面的攻擊。段干朋這一謀略顯然有一石三鳥的用意。第一,南攻襄陵,牽制魏軍,使其陷于兩面作戰的窘境;第二,向趙表示了援助的姿態,信守盟約,維持在平陸相會時所建立的兩國友好關系,幫助趙國堅定其抗魏的決心;第三,讓魏、趙繼續互相攻伐,最后導致趙國遭受重創、魏國實力削弱的結果,從而為齊國戰勝魏國和日后控制趙國創造有利的條件。


  段干朋的這番謀劃,完全符合齊國統治集團的根本利益,因此為齊威王所欣然采納。齊威王決定以部分軍隊聯合宋、衛南攻襄陵,主力暫時按兵不動,靜觀事態發展,準備伺機出動,以求一舉成功。


  當時魏國的擴張,也引起楚國的敵視。因此,楚宣王便乘魏國出兵攻趙、后方空虛的時倏,派遣將軍景舍率領部隊向魏國南部的睢、璧厙ァ6鞅叩那毓膊桓始拍⒈群蠊ゴ蛭汗納倭骸慘氐紉亍U庋汗導噬弦汛τ謁拿孀髡降睦丫車亍P銥魎盜κ中酆瘢鶻愉贛志魴鈉普裕晃淥匠〉木質撲。蚨恢泵懔ξ腫藕Ψ矯嫻鬧鞴ゾ置妗


  魏國以主力攻趙,兩軍相持一年有余。當邯鄲形勢危在旦夕,趙魏兩國均已非常疲憊之時,齊威王認為出兵與魏軍決戰的時機已經成熟,于是就正式任命田忌為主將,孫臏為軍師,統率齊軍主力救援趙國。


  田忌計劃直奔邯鄲,同魏軍主力交戰,以解救趙圍。孫臏不贊成這種硬碰硬的戰法,提出了“批亢搗虛”、“疾走大梁”的正確策略。他說:要解開亂成一團的絲線,不能用手硬拉硬扯;要排解別人的聚毆,自己不能直接參加進去打。派兵解圍的道理也復如此,不能以硬碰硬,而應該采取“批亢搗虛”的辦法,就是撇開強點,攻擊弱點,避實擊虛,沖其要害,使敵人感到形勢不利,出現后顧之憂,自然也就解圍了。孫臏進而分析道:現在魏、趙相攻經年,魏軍的精銳部隊悉在趙國,留在自己國內的是一些老弱殘兵。根據這一情況,他建議田忌應該迅速向魏國的都城大梁進軍,切斷魏國的交通要道,攻擊它防備空虛的地方。他認為這樣一來,魏軍必然被迫回師自救,齊軍可以一舉而解救趙國之圍,同時又能使魏軍疲憊于路,便于最終擊敗它。


  田忌虛心采納了孫臏這一“批亢搗虛”的作戰建議,統率齊軍主力迅速向魏國國都大梁挺進。大梁是魏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此時處于危急之中,魏軍不得不以少數兵力控制歷盡艱難剛剛攻克的邯鄲,而由龐涓率主力急忙回救大梁。這時候,齊軍已將桂陵(今山東菏澤東北一帶)作為預定的作戰區域,迎擊魏軍于歸途。魏軍由于長期攻趙,兵力消耗很大,加以長途跋涉急行軍,士卒疲憊不堪,面對占有先機之利、休整良好、士氣旺盛的齊軍的截擊,頓時徹底陷入了被動挨打的困境,終于遭受到一次嚴重的失敗。其已經占據的邯鄲等趙地,至此也就得而復失了。


  戰國中期,魏國的實力要勝過齊國一籌,其軍隊也比齊軍來得強大,所以荀子說過:“齊之技擊不可遇魏之武卒”,然而齊軍終竟在桂陵之戰中重創了魏軍。原因無他,就是齊國戰略方針的正確和孫臏作戰指揮藝術的高明。在戰略上,齊國適宜地表示了救趙的意向,從而使趙國堅定了抵抗魏軍的決心,拖住了魏軍;及時對次要的襄陵方向實施佯攻,使魏軍陷入多線作戰的被動處境;正確把握住魏、趙雙方精疲力竭的有利時機,果斷出擊。在作戰指揮方面,孫臏能夠正確分析敵我情勢,選擇適宜的作戰方向,進攻敵人既是要害又呈空虛的國都大梁,迫使魏軍回師救援,然后以逸待勞,乘隙打了一個漂亮的阻擊戰,一舉而勝之,自始至終都牢牢掌握住主動權。另外,主將田忌虛心聽取意見,從善如流,也為孫臏實施高明作戰指揮,奪取勝利提供了必要的前提。至于魏軍的失敗,也在于戰略上未能掌握諸侯列國的動向,長期頓兵堅城,造成將士疲憊,后方空虛,加上作戰指揮上消極被動,讓對手牽著鼻子走,終于遭到挨打失敗的命運。


  魏軍雖在桂陵之戰中嚴重失利,但是并未因此而一蹶不振,而仍具有蔚為可觀的實力。到了公元前342年,它又窮兵黷武,發兵攻打比它弱小的兄弟之邦――韓國。韓國自然不是魏的對手,危急中遣使奉書向齊國求救。齊威王一如當年那樣,召集大臣商議此事。鄒忌依然充當反對派,不主張出兵,而田忌則主張發兵救韓。齊威王征求孫臏的意見,孫臏便侃侃談了自己的看法:既不同意不救,也不贊成早救,而是主張“深結韓之親,而晚承魏之弊”。即首先向韓表示必定出兵相救,促使韓國竭力抗魏。當韓處于危亡之際,再發兵救援,從而“尊名”“重利”一舉兩得。他的這一計策為齊威王所接受。


  韓國得到齊國答應救援的允諾,人心振奮,竭盡全力抵抗魏軍進攻,但結果仍然是五戰皆敗,只好再次向齊告急。齊威王抓住魏、韓皆疲的時機,任命田忌為主將,田嬰為副將率領齊軍直趨大梁。孫臏在齊軍中的角色,一如桂陵之戰時那樣:充任軍師,居中調度。


  魏國眼見勝利在望之際,又是齊國從中作梗,其惱怒憤懣自不必多說。于是決定放過韓國,轉將兵鋒指向齊軍。其含義不言而喻:好好教訓一下齊國,省得它日后再同自己搗亂。


  魏惠王待攻韓的魏軍撤回后,即命太子申為上將軍,龐涓為將,率雄師10萬之眾,氣勢洶洶撲向齊軍,企圖同齊軍一決勝負。


  這時齊軍已進入魏國境內縱深地帶,魏軍尾隨而來,一場鏖戰是無可避免了。仗該怎么打,孫臏胸有成竹,指揮若定。他針對魏兵強悍善戰,素來蔑視齊軍的實際情況,正確判斷魏軍一定會驕傲輕敵、急于求戰、輕兵冒進。根據這一分析,孫臏認為戰勝貌似強大的魏軍完全是有把握的。其方法不是別的,就是要巧妙利用敵人的輕敵心理,示形誤敵,誘其深入,爾后予以出其不意的致命打擊。他的想法,受到主將田忌的完全贊同。于是在認真研究了戰場地形條件之后,定下減灶誘敵,設伏聚殲的作戰方針。


  戰爭的進程完全按照齊軍的預定計劃展開。齊軍與魏軍剛一接觸,就立即佯敗后撤。為了誘使魏軍進行追擊,齊軍按孫臏預先的部署,施展了“減灶”的高招,第一天挖了10萬人煮飯用的灶,第二天減少為5萬灶,第三天又減少為3萬灶,造成在魏軍追擊下,齊軍士卒大批逃亡的假象。


  龐涓雖然曾與孫臏受業于同一位老師――鬼谷子先生,可是水平卻要相差孫臏一大截。接連3天追下來以后,他見齊軍退卻避戰而又天天減灶,便不禁得意忘形起來,武斷地認定齊軍斗志渙散,士卒逃亡過半。于是丟下步兵和輜重,只帶著一部分輕裝精銳騎兵,晝夜兼程追趕齊軍。


  孫臏根據魏軍的行動,判斷魏軍將于日落后進至馬陵(今山東郯城一帶)。馬陵一帶道路狹窄,樹木茂盛,地勢險阻,實在是打伏擊戰的絕好處所。于是孫臏就利用這一有利地形,選擇齊軍中1萬名善射的弓箭手埋伏于道路兩側,規定到夜里以火光為號,一齊放箭,并讓人把路旁一棵大樹的皮剝掉,在上面書寫“龐涓死于此樹之下”字樣。龐涓的騎兵,果真于孫臏預計的時間進入齊軍預先設伏區域。龐涓見剝皮的樹干上寫著字,但看不清楚,就叫人點起火把照明。字還沒有讀完,齊軍便萬弩齊發,給魏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打擊,魏軍頓時驚恐失措,大敗潰亂。龐涓智窮力竭,眼見敗局已定,遂憤愧自殺。齊軍乘勝追擊,又連續大破魏軍,前后殲敵10萬余人,并俘虜了魏軍主帥太子申,馬陵之戰以魏軍慘敗而告終結。


  馬陵之戰是我國歷史上一場典型的“示假隱真”、欺敵誤敵、設伏聚殲的成功戰例。齊軍取得作戰勝利,除了把握救韓時機得當,將帥之間密切合作,正確預測戰場和作戰時間以外,善于“示形”、巧設埋伏乃是關鍵性的因素。所謂的“減灶”就是這場戰爭中“示形”的主要方式。它實際上就是孫武“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以及“以利動之,以卒待之”等“詭道”原則的實戰體現。


  齊國在桂陵之戰,尤其是隨后的馬陵之戰中的大獲全勝,從根本上削弱了魏國的軍事實力。從此,魏國一步步走下坡路,失去了中原的霸權。而齊國則挾戰勝之威,力量迅速發展,成為當時數一數二的強大國家。

2013-09-10 20: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新一篇] 龍江劇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