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入傳統文化及個人修身養性
字體    

家的概念:君家在何處
家的概念:君家在何處
夏小強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不知什么原因,人到中年,對于“家”的概念和感覺竟然越來越淡漠。

記得二十多年前剛上高中一年級在學校住宿,學校離家的路途不遠,騎單車大概只需半個小時,那時還沒有雙休日,每周六下午放學回家,周日晚上趕回學校上晚自習。在學校一周的時間里,常常有點想家,仿佛已經遠離家鄉。

十八歲時,第一次離開家鄉到南方當兵,坐火車十五、六個小時的路程,寒冷潮濕的初冬,一群初次離家的孩子們在南方潮濕的營房里圍坐,空氣中彌漫著懷鄉的味道,在一首“媽媽的吻”的輕柔吉它聲中,一些人竟然流下想家的淚水。一年以后,坐在第一次回家探親的火車上,當火車接近我家鄉那座城市,城市夜晚的點點燈火閃動伴隨著我加速的心跳和熱切的盼望。“家”的魅力在那時竟如此之大。

二十多歲時多愁善感,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喜歡品味體會浪跡天涯的離愁,經常哼唱齊秦的這首《離家的路》:“昏黃的燈光不停掠過身旁延伸到無窮遠處,車以不變的速度把燈與燈之間的空間填補,下不停的雨好像你的關切在離別時仔細叮囑,窗外的景色模糊在這條離開家的路……”

人到中年,正像李宗盛在一首新歌“給自己的歌”唱的:“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人生何,該舍的舍不得,只顧著跟往事瞎扯,等你發現時間是賊了,它早已偷光你的選擇……”。經歷了許多的世事無常,四處飄泊,磨難困頓,使自己的心境也漸漸變化,對“家”的概念和感覺越來越淡漠。

哪里是自己的家呢?是那座經歷了我出生長大過程的城市嗎?可是如今,城市的高速發展和擴建,昔日熟悉的街道和我住過的房屋已經不復存在而只留下記憶;是想念家中年邁的父母嗎?科技和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使“家屬抵萬金”的時代永遠不再來了,雖然如今和父母已經五年沒有相會,但是隨時打開電腦都可以和他們視頻通話。

互聯網改變了世界,縮短了人們之間的距離,但我仍然懷念昔日沒有電腦、盼望家書時的日子,懷念那種甜蜜純樸的感覺。高科技縮短了人們之間的距離,似乎卻使人們心與心之間離得更遠。

“春風夏雨秋夜月,唐詩宋詞漢文章”、良夜與好友飲酒賞雪、圍爐夜話、登山遠眺等人生雅趣樂事也已很難尋覓,這些已被現實中的房子、票子等煩心事代替。

中國人經常講“葉落歸根”,似乎飄泊異鄉的游子最終總希望回到自己的故鄉,回到自己的原來的家。但是,已經失去了現實和心靈的家園的現代人要回到哪里的家呢?

中國歷史上兩千多年來的士人,即知識分子,大部分都是“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比如隋、唐統一,進士科第,各地士人,一起赴京師應舉。到了出仕,不能在本鄉,大多游歷全國,老死不歸,其胸懷所寄,不限于家鄉,而在于國家與天下。如歐陽修、王安石都是江西人,仕履所至,遍歷各地,而到老也沒有歸故鄉。如三蘇,原籍四川,來汴京之后終生都沒有回去。蘇東坡所到的地方最廣最遠,最后自己選擇了宜興太湖之濱為其安老埋骨之所。

古代圣士先賢們似乎從沒有把現實中的家園當作自己的歸宿,他們苦苦追尋的是精神和心靈的家園與歸宿,也就是中國傳統文化中所稱的“道”。

回歸傳統,從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文化中尋找,或許是迷失了家園的現代人的一條回“家”之路。
 

2010-09-20 05:0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新一篇] 你說,後來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