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當代科技革命與哲學創新  生物技術時代的倫理恐慌
當代科技革命與哲學創新  生物技術時代的倫理恐慌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生物技術帶來的倫理問題有:以技術手段輔助甚至替代人類生殖過程,是否道德?比如人工受精、試管嬰兒、代理母親是否允許?體外受精所產生的多余的胚胎如何處理?克隆名人是否有損人類的尊嚴?遺傳疾病預測是否道德?產前性別鑒定是否道德?基因修補、基因嫁接,特別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半人半畜的物種的制造是否道德?
  新技術與倫理之間的沖突,有一部分是特定的非哲學的問題:技術問題(是否成熟和安全,是否能夠產生正常的嬰兒)、社會問題(是否合法、是否會帶來政治沖突等,產前孤兒,代理母親的權益、產前性別鑒定,被專制者利用)、心理問題(是否符合心理習慣和承受力、代理母親導致的代際混亂)。而這些問題所代表的沖突只是表面現象,沖突的本質是人性原則與技術原則之間的沖突,即在被認為是人性原則(如生命神圣、人類尊嚴等)的東西與被認為是技術原則(如生命質量、繁殖合理性等)之間的沖突。
  沖突如何解決?通常有兩種方案:一是修正人性原則以適應技術原則,二是修正和限制技術原則以適應倫理原則。后者比較簡單,比如禁止克隆人。而前者的理由有:第一,人性本來就是一直處在自我豐富的過程中。比如生殖控制,并不是現代技術才有的事情;第二,技術原則受到科學的支持,而科學在近代一直被認為有著最高的精神價值,它客觀、有效、造福于人類,因此科學的原則本來就是符合人性的原則。
  這兩種沖突的解決方案,都是建立在一個形而上學的前提之上,即確定有一個永恒不變的“人性原則”或“技術原則”,以致另一個不那么永恒的原則需要屈從這個永恒的原則。但在我看來,這個前提是有問題的。因為人性是歷史的,而且是由技術歷史性地建構起來。有什么樣的技術,就有什么樣的人性空間。人性與世界也不是相互外在的兩件事情。技術作為人性空間的開辟者,同時也是世界的開辟者。有什么樣的技術,就有什么樣的世界。
  如果說倫理是人性的守護者,那么,技術與倫理之間的關系就不再是簡單的二元對立關系。好的技術會維護自然和人性,如莊子的庖丁解牛;壞的倫理也有可能違反自然和人性,如禮教吃人。
  破除了這種形而上學前提之后,倫理何以可能?倫理建基于技術所開辟的世界之“世界性”,即“自然”人之“人性”,因而是自然和人性的守護神。倫理對技術的約束,與其說是具體技術手段的約束,不如說是對技術本身的“技術性”的“看護”。如果一種新技術使得人與自然之間形成斷裂,則就會引起倫理的強烈反應。令人担憂的事情正在于,生物技術這種最敏感的技術,可能在某種意義上放棄了對世界之“世界性”和人之“人性”的建構功能,從而使得原始技術和新技術之間形成斷裂,這種斷裂提示人們的是“生活世界”本身的喪失。
  以生育控制為例:阻止生育(避孕術)、幫助生育(人工受精、克隆人)、控制生育的質量(遺傳疾病預測、產前診斷)、產前性別鑒定等,說明生命神圣原則與生命質量原則之間的抉擇、人類敏殖的理性化,必然帶來人類繁殖的工程化。
  支持生物技術的一方會援引歷史上道德本身進化的實例來說明,傳統倫理道德受到新的人類境況的挑戰,最后總是會適應這種新的情況而誕生新的倫理規范。技術方面的問題,政治—社會—法律方面的問題,心理—社會方面的問題,或遲或早都會有個解決方案的。
  他們還可以提出,人類力圖改變“自然狀態”并不是一種新鮮事,從人類文明一開始,技術的進化就意味著對自然進化的背離。在對待人類自身的繁殖問題上,也一直存在著背離“自然狀態”的企圖,那么,傳統倫理規范面對由此而來的諸多倫理問題,最合理的選擇是調整自己,以適應新的技術發展的需要。
  因此,深刻的問題仍在于,技術對于自然狀態的背離在多大程度上是合乎倫理的?生物技術時代不過是以一種更加醒目和駭人聽聞的方式,強化了這一深刻的問題。由于“技術”和“倫理”同時涉及到“自然”和“人性”最內在的問題,因此問題似乎還可以表述成技術和倫理在涉及自然人性時,究竟是一種什么關系?
  倫理是在技術所開辟的世界和人性的空間中所建立起來的一種后驗的規范,對新技術行使其合法的監督和約束。換言之,正是技術賦予了倫理以超越的權力。但前提是,技術總是在提供一種世界構造和人性構造。
  問題在于,新技術可能在某種意義上放棄了對世界之“世界性”和人之“人性”的建構功能,從而使得原始技術與新技術之間形成斷裂。生物技術所引起的巨大的恐慌,本質上不是技術與倫理之間的沖突,而是人類對“生活世界”之喪失的恐懼。
社會科學報滬⑤B2科學技術哲學吳國盛20032003新技術與倫理之間的沖突,其本質是人性原則與技術原則之間的沖突,生物技術所引起的巨大的恐慌,不是技術與倫理之間的沖突,而是人類對“生活世界”之喪失的恐懼。吳國盛 北京大學哲學系 作者:社會科學報滬⑤B2科學技術哲學吳國盛20032003新技術與倫理之間的沖突,其本質是人性原則與技術原則之間的沖突,生物技術所引起的巨大的恐慌,不是技術與倫理之間的沖突,而是人類對“生活世界”之喪失的恐懼。
2013-09-10 20:5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