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美以關系中的美國猶太人因素考察(1948-1958)
美以關系中的美國猶太人因素考察(1948-1958)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圖分類號:D73/77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9-4458(2003)04-0059-03
    美國是一個由外來移民組成的國家,在這個多種族裔的大社會中,相對于愛爾蘭族裔 和德國族裔等美國主要移民社團來說,美籍猶太人數量雖然很少,但其對美國的外交政 策仍然在起著不可估量的巨大影響,在以色列建國方面尤顯突出,這種持續而又系統的 影響是猶太人在移居美國的過程中歷經幾個世紀逐漸形成的。在猶太人歷史上,幾次猶 太移民浪潮涌入美國,猶太文明無疑促進了美國多元文化的發展,這本身就是對美國“ 民主、自由、平等”政治思想的反映與完善,也是對猶太人和美國之間的關系的認識, 本文就美以關系中的美國猶太人因素進行考察。
        一、美國猶太人的成長和社會地位
    由于歐洲大陸長期存在的反猶主義思想嚴重地抑制了猶太人的人身自由,尋求“自由 樂土”便成了他們強烈追求的目標。在美國,沒有反猶的根基,自由民主思想占居主導 地位,以此為契機,“猶太移民逐步獲得了他們祖先世代夢寐以求的宗教自由和政治權 利。”[1]一位猶太人格雷戈里·曼斯坦寫道:“我記得讀過一本書,書名是《美國的 巴黎》,它所描寫的歡樂生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體力勞動頗受尊重震顫了我的心靈。” 不僅僅是為了政治避難,猶太人對美國的內心情感也溢于言表,在猶太人還完全沒有自 己的國家之前,這種“美國情結”,已是猶太人踏上美國土地的一種強大的精神動力。 19世紀末沙俄統治者對猶太人的集體迫害和20世紀30年代希特勒的滅猶計劃促使猶太移 民大規模涌入美國。
    與美國本土居民相比,猶太人到達美國的最初境況總體上是艱難的,貧困使他們不得 不努力奮斗,改善自身和家庭條件,以便更好地融入美國的主流社會。與此同時,美國 社會在接納猶太移民的過程中越來越感到一種壓力和沖擊的存在,這不僅僅是因為許多 貧窮的猶太人進入美國各種勞動密集型行業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他們參與工作使美國 工人的就業機會逐漸減少,而且還因為一些富裕的猶太人進入美國的上流社會,他們廣 泛地參與政治,施加其影響。不僅如此,許多猶太人通過競爭,在經濟和社會領域對美 國傳統的中產階級也構成了威脅,其勢力、地位和影響幾乎無出其右,“如第一個進入 美國最高法院的猶太人路易斯·布蘭代斯大法官,就是他們中之佼佼者。因為有他們的 努力,美國威爾遜政府不得不公開表示對英國《貝爾福宣言》的支持。”[2]他們對美 國的貢獻非常出色,遠遠超過其人口比例(猶太人在美國總人口中所占比例僅有2.8%)。 猶太人成為美國社會中最成功最富有的少數民族。
    美國猶太人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的原因在于:除了他們為改變自身悲慘的命運而進行 孜孜不倦的奮斗外,美國社會“自由而肥沃的土壤”為其茁壯成長提供了充足的養分; 美國是個新興的不斷發展強大起來的國家,這兒沒有歐洲國家傳統的保守勢力,更沒有 強大的天主教會勢力,有的是各種相對的優惠政策,在這種相對寬松舒適的環境中,猶 太人可以更好地發揮其聰明才智,尤其是他們諳熟經濟理論和懂得經營之道;另外,由 于猶太民族在歷史上是一個多災多難的民族,他們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磨難,從而形成一 股強大的民族凝聚力,這種民族凝聚力使流散在世界各地的猶太人普遍具有一種民族認 同感。美國猶太人作為一個民族團體,他們能夠團結互助,改變生存環境。互助共濟的 傳統成為猶太民族得以頑強生存下來的又一個重要條件,而且移民“美國化”的趨勢在 加強,許多猶太人更具有了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無論如何,這種大的外部環境減輕了 猶太人對過去迫害和饑餓、流浪回憶的痛苦,使他們樂于在客居地努力工作。
        二、美國猶太人在美國對猶太人政策中的影響
    避免廣泛的在各地普遍上升的反猶排猶的民族主義情緒和迫害,重建猶太國家成為不 斷遷徙的猶太民族的最大愿望。早在19世紀末,歐洲大規模掀起的反猶浪潮促使許多猶 太同化論者改變了自己的思想軌跡。匈牙利出生的維也納記者西奧多·赫茨爾因為德雷 福斯案件(注:“德雷福斯案件”:1894年12月,法國總參謀部上尉,猶太籍軍官德雷 福斯被誣告出賣法國軍事秘密給德國,被判處終身監禁,法國當事卻拒絕為其平反。) 而被大大地震驚了,這一案件促成了他思想上的質的飛躍,即由同化主體思想徹底轉變 為政治錫安主義(猶太復國主義)者。1896年他的著作《猶太國:現代解決猶太人問題的 一種嘗試》的出版,標志著現代意義上的政治錫安主義理論已經形成。[3]從此在猶太 復國主義思想的指導下,復國主義運動在美國發展壯大,得到絕大多數美國猶太人的支 持,這一運動使他們超越了強調自己所屬宗教派別的理念的界限,更廣泛地認同自己是 “猶太人”。
    美國的猶太人總共有600萬之多,人數雖然相對較少,但已經成為美國的一支中堅力量 ,他們深刻地影響著美國的內政外交,他們尤其關注美國對巴勒斯坦地區的政策。美國 猶太人主要通過情感、政治、經濟等因素來影響美國政府對猶太人的政策。
    在情感方面,猶太民族歷經迫害流浪,尤其在二戰中遭受的德國納粹政府的瘋狂大屠 殺,險遭滅亡。這種苦難的歷程成為猶太民族永遠難以抹掉的心靈的痛苦。巴勒斯坦作 為上帝賜予他們的“應許之地”寄托著世界各地猶太人懷念故土的強烈情感。通過故土 ,民族認同感使他們血脈相連。由于猶太人在美國制造了一種令美國對猶太人深表同情 的氛圍,這使得這種同情產生了更多的實際效果,美國民眾和國際社會在不斷壯大的猶 太社團的呼吁下,共同反對納粹暴行。另外,猶太復國主義者在抵抗1939年英國通過的 限制猶太人移民巴勒斯坦的“5.17白皮書”過程中向美國政府施加壓力,以便使美國支 持大規模的移民政策。羅斯福總統最終于1944年3月9日發表聲明:“美國政府從未贊成 過1939年的白皮書。”杜魯門總統在個人感情上也是同情猶太人的,這成為他支持以色 列建國的一個重要的內在因素。
    在政治方面,猶太民族在美國雖然屬于少數族裔,但由于美國這塊自由競爭的新天地 為其提供了同等的權利和機遇,許多猶太人擁有高度的參政意識。通過政治參與機制, 美國猶太人的政治行徑主要表現為反對任何形式的反猶主義,積極支持以色列建國。“ 5.17白皮書”和二戰中的屠猶事件使世界猶太復國主義組織的活動中心轉向美國。1942 年5月,美國的猶太復國主義組織在紐約比爾特摩旅館召開會議,通過了要求在巴勒斯 坦建立“猶太共和國”的綱領,這表明“美國派”猶太復國主義組織的地位明顯提高了 。美國猶太人發動廣泛的宣傳攻勢,游說美國政府,反對英國的對猶政策,支持建立猶 太國家,這為美國和未來的以色列成為主要盟友奠定了基礎。[4]在以色列建國的問題 上,由于英國不能左右巴勒斯坦局勢,為了能夠從阿猶矛盾中脫身,英國便把巴勒斯坦 問題上交聯合國處理。在決定是否通過在巴分別成立一個猶太國家和一個阿拉伯國家的 方案上,美國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在以色列建立前夕,杜魯門總統秘密向巴勒斯坦事 務局保證,美國支持分治計劃。杜魯門政府所做的這一承諾,既受到勢力強大的猶太人 集團施加壓力的影響,也受到杜魯門本人親猶色彩和爭取猶太人選票考慮的影響。后來 成為以色列第一任總統的魏茲曼曾告訴杜魯門:“我們人民面臨的選擇是:要么建立國 家,要么慘遭滅亡。”[5]這使杜魯門對猶太人同情有加,美國對以色列的認同成為不 折不扣的政策。1947年11月29日聯合國大會以33票對11票通過了巴勒斯坦的分治方案, 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國宣布成立,11分鐘后美國予以承認。由于美國猶太人擁有一個 龐大的院外活動集團和一定數量的選票,他們介入美國的政治生活,勢必會對美國政治 生活產生巨大影響。如1946年美國國會中期選舉和1947年大選中猶太人選票對兩黨有著 極大吸引力。所以權衡利弊,美國在阿猶之間采取的政策并不是平衡的,而是傾向于猶 太人。
    在經濟方面,美國猶太人的經濟勢力雄厚,以此作為政治籌碼,直接或間接地影響美 國對猶太人的政策。
    首先,美國猶太人的金錢是美國歷屆政府舉行選舉的一個政治資本和經濟支柱。美國 兩黨在選舉問題上都希望猶太人投自己候選人的票,進而得到猶太人的大量資金援助。 美國猶太人在決定投票前要看政黨候選人對以色列所抱的政治傾向。猶太選民雖然占少 數,但是他們多集中在那些對選舉起關鍵作用的大城市如紐約、芝加哥、費城、洛杉磯 、波士頓等,[6]這樣,美國必須考慮對以色列的經濟援助,例如,美國向成立不久的 以色列提供了一億美元。
    其次,在以色列成立前后,許多美國猶太人組織和各類猶太基金會通過各種途徑為巴 勒斯坦的猶太人移民捐助大量資金,用于各種建設,尤其軍事建設。以色列建國伊始, 百廢待興,更需要投入資金。早在1945年7月,本-古里安向紐約18位猶太百萬富翁募集 到幾百萬美元;1947年11月,時任猶太代辦處政治部主任的梅厄女士游說美國猶太富翁 ,募集到5000萬美元。這些金錢用來加強以色列的軍事力量。幾乎所有重要的教育、文 化、社會福利和慈善機構都在某種程度上依靠美國猶太人以及美國政府的援助,[7]這 使以色列有一種美國氣氛存在的感覺。
    三、以色列建國初期的美以關系
    美國作為第一個承認以色列的國家,這實際意味著以色列成為美國在中東最重要的政 治盟友,這種盟友性質的界定是基于幾個重要因素。一方面,美國猶太院外活動集團影 響著美國的政策,許多高職位的猶太領導人既和以色列政府保持著密切的聯系,也通過 強大的輿論工具和政治捐款來宣傳以色列的利益,對美國的中東政策施加影響。以色列 前總理佩雷斯說:“美國猶太人不僅僅是我們發展與美國關系的手段,他們更是我們的 一個目標,沒有美國猶太人對我們的支持,就談不上美國政府對我們的支持。”另一方 面,以色列和美國在政治制度、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方面相似。
    以色列建國后,美以關系得到了初步發展,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美國對猶太人的同情和道義上的支持逐漸發展為視以色列為一種戰略資產和一 個親密的盟國。以色列建國初期(1948-1958),美國從戰略角度并沒有給以色列以特別 地關注,直到第二次中東戰爭后,在美國猶太人對以色列在中東地緣政治中的作用的不 斷強調下,以色列的行為使美國政府本身也意識到以色列在其全球戰略尤其是中東戰略 中所體現出來的巨大利益。冷戰時期,美國和蘇聯都想擴大各自在中東地區的勢力,為 了在角逐中取得主導地位,美國需要一位“忠實可靠”的“伙伴”來支持它,由于雙方 在許多方面具有相似性,以色列自然成為美國關注的重點對象,而且以色列的成立直接 導致了第一次中東戰爭,外圍空間的阿拉伯人的敵視使以色列的生存受到巨大威脅,尋 求大國的幫助下的安全與生存是以色列的最根本的需要,美國最能體現以色列的這一對 外政策。
    但是,以色列建國后并沒有完全傾向于美國,它在建國初期,為了得到國際社會的廣 泛承認,積極與許多國家建立外交關系。在對美蘇關系中以色列尋求平衡點,以保持其 初期的“中立政策”,這是美國不愿意看到的。由于以色列及其美國的代言人靈活地向 美國施加了壓力,美國整體上保持了對以色列連續的、一貫的友好態度和政策,雙方的 戰略合作關系繼續升級。
    第二,雙方的合作領域不斷擴大,這種合作主要體現在經濟、軍事、科技領域。以色 列國土面積不大,建國初就基礎薄弱,國內資源缺乏,市場狹小,依靠外援成為以色列 發展經濟的一項重要策略。以色列建國的關鍵第一年里,杜魯門政府向它提供了兩億美 元的信用貸款和贈款;另一方面,杜魯門政府與美國猶太人呼吁社會共同致力于捐款和 免稅購買以色列聯合公債的活動,支持以色列,在以色列眾多海外資金來源中,美國的 援助占絕對多數。不僅如此,后來美國給以色列提供優惠的海外貿易條件和機會,成為 以色列最大的貿易伙伴,并且以色列的大部分產品可以免稅進入美國市場。美以關系中 的一個重要環節是經濟上的密切聯系。
    軍事方面,以色列一直存在一種被阿拉伯人包圍的觀念,這種觀念盛行于大部分美國 猶太人社區,多數猶太人相信如果沒有美國的支持,以色列的前途是暗淡的。以色列和 美國猶太人勢力內外結合,多次成功地使美國政府對以色列提供大規模的軍事援助,確 保了阿以戰爭中以色列的軍事優勢,維護了以色列的國防安全,也體現了美國的地區戰 略利益。
    科技方面,雙方擴大到電子科技、醫療設備、計算機、鉆石加工、生物制造等領域合 作。在阿以戰爭中,科技成果轉移到新式武器中,提高了以色列的軍事競爭能力。雙方 在科技領域的合作,也提高了美國相對于歐洲和日本的競爭力,重要原因之一是美國的 許多猶太科學家為雙方科技發展更是做出了貢獻。
    總之,美以之間的戰略盟友關系進一步向廣度和深度發展,雖然雙方時有外交政策上 的隔閡,但是這并不影響雙方共同的根本利益。美國猶太人以傳統的戰略眼光看到這種 關系所體現出的巨大潛力,而這種潛力也是對美國猶太人自身力量的反映。以色列前總 理本·古里安說:“以色列(建國)之所以成功,在于世界各地猶太人的支持,因此,在 我們的對外政策中,和世界各地猶太人的聯系,對他們命運的關注,是我們首要的任務 ……沒有猶太人,就沒有以色列。”[8]
    收稿日期:200內蒙古農業大學學報:社科版呼和浩特59~61K5世界史郝20042004美國猶太人團體作為散居在世界各地猶太人群體中的一個分支,在其艱辛的發展過程 中逐漸壯大。他們以其自身的政治、經濟實力不僅為美國社會而且為以色列國的建立做 出了巨大貢獻,并且促成美以關系積極地向前發展。美國猶太人/以色列/美以關系基金項目: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40271038)和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02BJL052)資助張新The Religious Factors of Rome's Supreme Power Over the Mediterranean Area
  HAO Ji-tao
  College of Humanities,South China's Normal University,Guangzhou 510631,ChinaAncient Rome conferred a unity on the Mediterranean area and on vasthinterlands on three continents lasted for a long time.The intuition ofjointed with Gods,religion ceremony,as well as practice made Roman together tightly.Piety,patriotism,brave,honour and self-restraint as well provedsuccessful for generation after generation and transfered and attractedthemselves to the power.To borrow and incorporated in their own religiondeities who had been worshiped in defeated nations and governed with them in turn and pay attention to hold together religion feeling in particular is a character of Rome distinctive culture.郝冬(1977-),男,西北大學中東研究所,從事中東國際政治和國際關系的研究 作者:內蒙古農業大學學報:社科版呼和浩特59~61K5世界史郝20042004美國猶太人團體作為散居在世界各地猶太人群體中的一個分支,在其艱辛的發展過程 中逐漸壯大。他們以其自身的政治、經濟實力不僅為美國社會而且為以色列國的建立做 出了巨大貢獻,并且促成美以關系積極地向前發展。美國猶太人/以色列/美以關系基金項目: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40271038)和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02BJL052)資助
2013-09-10 20:5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