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致胡適信(一九二一年一月十五日)

人文精神  >>>  民初精神探源


  適之先生:
  今天收到你的來信。《嘗試集》也看過了。
  我的意見是這樣:
  《江上》可刪。
  《我的兒子》全篇可刪。
  《周歲》可刪;這也只是《壽詩》之類。
  《蔚藍的天上》可刪。
  《例外》可以不要。
  《禮!》可刪;與其存《禮!》,不如留《失望》。
  我的意見就只是如此。
  啟明生病,醫生說是肋膜炎,不許他動。他對我說,“《去國集》是舊式的詩,也可以不要了。”但我細看,以為內中確有許多好的,所以附著也好。
  我不知道啟明是否要有代筆的信給你,或者只是如此。但我先寫我的。
  我覺得近作中的《十一月二十四夜》實在好。
                      樹  一月十五日夜
  
  
  
魯迅研究月刊京J3中國現代、當代文學研究20002000 作者:魯迅研究月刊京J3中國現代、當代文學研究20002000

網載 2013-09-10 21:01:15

[新一篇] 魯迅:中國現代知識分子話語的基石(二)

[舊一篇] 魯迅趙樹理對現代文學的互補式貢獻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