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
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

[譯文]  今天折下梅花,找遍人間天上,四處茫茫,沒有一人可供寄贈。

[出典]  李清照  《孤雁兒》

注:

1、 《孤雁兒》  李清照

  世人作梅詞, 下筆便俗. 予試作一篇, 乃知前言不妄耳.

 藤床紙帳朝眠起。說不盡、無佳思。沈香斷續玉爐寒,伴我情懷如水。笛里三弄,梅心驚破,多少春情意。

 小風疏雨蕭蕭地。又催下、千行淚。吹簫人去玉樓空,腸斷與誰同倚。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

2、注釋:

  孤雁兒,詞牌名,原名《御街行》,后變格為《孤雁亡》,專寫離別悼亡等悲傷之情。

  紙帳:紙制之帳。
  沉香:一種熏香的名字,也叫“沉水”
  斷續:《花草粹編》作“斷”。
  玉爐:玉制香爐。也泛稱高級香爐。
  三弄:古笛有《梅花三弄》。
  蕭蕭:《花草粹編》作“瀟瀟”。
  腸斷:指人極度哀傷,柔腸愁斷之意。
  一枝折得:折取一枝梅花。南朝陸凱與范曄交誼甚深,陸凱從江南遙寄一枝梅花給長安的故人范曄,并贈詩曰:“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別信,聊寄一枝春。”表現對摯友的慰藉和深厚的情誼。

 3、譯文1:

 

 初春的早晨在藤床紙帳這樣清雅的環境中醒來,卻有一種說不盡的傷感與思念。此時室內唯有時斷時續的香煙以及香煙滅了的玉爐相伴,我的情緒如水一樣凄涼孤寂。《梅花三弄》的笛曲吹開了枝頭的梅花,春天雖然來臨了,卻引起了我無限的幽恨。
  門外細雨瀟瀟下個不停,門內伊人枯坐,淚下千行。明誠既逝,人去樓空,縱有梅花好景,又有誰與自己倚闌同賞呢 ?今天折下梅花,找遍人間天上,四處茫茫,沒有一人可供寄贈。
  譯文2:
  清早睡起只有藤床紙帳像伴,說不盡的孤獨清苦毫無興趣。沉香煙火時斷時續,玉爐寒冷,伴隨我傷感的情感凄冷如水。《梅花三弄》的笛曲令人心驚欲碎,梅蕊仿佛被笛聲驚破,蘊含著多少傷春之意。
  微風疏雨瀟瀟灑個不停,催下愁人的千萬行淚水。吹蕭人去玉樓空空,愁腸欲斷而今與誰同倚。折得梅花欲寄相思之情,人間天上,找不到他如何去寄?
 5、 《孤雁兒》原名《御街行》,出自柳永《樂章集》。《古今詞話》無名氏《御街行》詞有“聽孤雁聲嘹唳”句,故更名《孤雁兒》。

詞前有小序:“世人作梅詞,下筆便俗。予試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耳。”雖云梅詞,實際上不過借梅抒懷舊之思。

上片主要是寫景抒情。床、帳、香爐,是一般閨情詞的常見意象,此詞也從這些物事寫起,迤邐寫出主人公孤獨、苦悶的內心世界。這里,床,非合歡之床,而是用藤竹編成的輕便單人床。帳,亦非芙蓉之帳,而是當時在文人高士中流行的一種特制的用堅韌的繭紙作的帳子。宋人林洪在《山家清事》的“梅花紙帳”條目中描寫道:于獨床四周立柱,掛瓶,插梅數枝;床后設板,可靠以清坐;床角安竹書柜,床前置香鼎;床上有大方目頂,用細白楮(紙的代稱)作帳罩之。詞詠梅而從紙帳著筆,很可能指的就是“梅花紙帳”。這種床帳,暗示著清雅而淡泊的生活。宋朱敦儒《念奴嬌》詞云:“照我藤床涼似水。”《鷓鴣天》詞又云:“道人還了鴛鴦債,紙帳梅花醉夢閑。”但是,宿此床帳中的抒情主人公并不甘于淡泊,卻深懷“無佳思”的幽怨。
  以下寫香。爐寒香斷,渲染了一種凄冷的心境。“薄霧濃云愁永晝,瑞腦銷金獸”(李清照《醉花陰》)展示的那種朦朧而甜蜜的惆悵已經消失,只有似斷仍連的裊裊微香,伴隨她綿長、凄清的似水情懷。

沉寂中,是誰家
玉笛吹起了梅花三弄?它驚破梅心,預示了春的消息,也吹燃了詞人深埋的生命之火!對丈夫的思念。

下片主要是敘事抒情。充彌天地的只是蕭蕭的小風疏雨!盡管大自然按照自己的規律,冬盡春來,而生命的春天,卻已隨“吹簫人去”而永遠消逝,這怎不令人珠淚潸潸!“吹簫人”,秦穆公時人蕭史,他的簫聲能招引鳳凰。后來他和他的妻子──穆公女弄玉雙雙仙去。這個美麗的神話,既暗示了她曾有過的夫唱婦隨的幸福生活,又以“人去樓空”,傾訴了昔日歡樂已成夢幻的刻骨哀思。

  最后落題,用陸凱“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典,作一跌宕,縱使春到江南,梅心先破,但天上人間,仙凡杏隔,又如何傳遞春的消息!

顯然,這首詞寫于李清照晚年,趙明誠去世之后。全詞以“梅”為線索,相思之情,被梅笛挑起,被梅心驚動;又因折梅無人共賞,無人堪寄而陷入無可排釋的綿綿長恨之中。

 6、“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見宋·李清照《孤雁兒》[藤床紙帳]。一枝折得:指折得一枝梅花。堪:可,能。這幾句大意是:折得一枝梅花,從人間以至天上,沒個人兒可以寄。

   這三句緊承“吹簫人去玉樓空,腸斷與誰同倚”而來,化用了陸凱贈梅給范曄的典故。南朝時,陸凱曾折梅賦詩,寄給遠在長安的友人范曄,以慰思念之情。而此時,作者梅花折得,新詞賦就,尋遍人間天上,卻沒有一個人可以寄贈。寥寥數語,明白如話,寫出了一種尋覓的神態,一種絕望的悲哀,刻畫了一個內心無限的痛苦的孀婦形象。全詞至此戛然而止,而不盡的余哀,卻還久久地盤旋在讀者心頭。抒寫傷逝之情時可供借鑒……

 7、易安,是不朽的。她的出現,的確是一個精彩的意外:她作為一個中國封建女性,在男人一統天下的時代,她不僅妙筆生花發出“生當做人杰,死亦為鬼雄”的吶喊,也用筆道盡人生之甘甜酸苦,捕捉并描繪了一個個剎那而永恒的瞬間,將那些經典而又是人皆有之的纏綿情感體驗(“人比黃花瘦”的閑適,“凄凄慘慘戚戚”的悲涼,“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的嬌羞,“多少事、欲說還休”的無奈,“綠肥紅瘦”的創意,“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的悵然若失,“一種相思,兩處閑愁”的情思……)演繹得淋漓盡致。她的詩詞在浩瀚的中國古代文學史上占據著一種永恒,她的人生在歲月的長河中劃過一道奇特而亮麗的軌跡。北京師范大學的康震老師說,據資料記載,1987年,國際天文學會用15個世界名人命名水星上的15座環形山,李清照就是其中一座環形山的名字,這大概是在外太空惟一一個用中國古代女性的名字來命名的天體。

 8、小風疏雨蕭蕭地。又催下、千行淚。吹簫人去玉樓空,腸斷與誰同倚。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
   年少時讀李清照的詞,總會被女詞人濃濃的哀傷感染,無名的傷感,卻不懂得傷處的來由,即使被詞藻的凄美打動,也認為詞中多數的感傷甚為夸張,無痛呻吟。那時年少,不懂得愛情。雖然孩童時就對童話故事里王子和公主的愛情充滿了憧憬,但那種向往太天真縹緲,經不起推敲,只能在午后的陽光下懶懶的躺在鮮花簇簇的草地上望著天空,為了永遠得不到的王子和公主的完美生活而失落傷心絕望,完全不懂得愛情的真諦是什么。李清照的明誠去了,無論悠閑中把酒觀雨,或是寄寓他鄉流離失所,時時刻刻攜著的,是對亡夫的懷念,即使知道他永遠都不能再回來。故人已逝去,仍然固守在原地,永遠不接受那份愛情是曾經擁有,那么就得到了用永恒,愛情至此,大概也實得其所了。
   長大后,以為人一生要經歷愛情的許多纏綿悱惻、輾轉波折才能得到愛情的真諦。后來,愛過了,痛過了,哭過了,笑過了,才明白陪伴一生最愛你的唯一的那個人,愛他,便足夠了。
   清照逝去了,湘君湘妃逝去了,她們都是為愛而生。清照留下了傳世的絕唱,讓人在她淚欲滴的文字里沉湎不得自拔,那冗長的哀傷啊,讓人心碎了……“斑竹一枝千滴淚”,湘妃留下了,染滿了竹子上斑斑淚痕,一滴一滴,訴說著望眼欲穿的思念,為舜投于湘江殉情的那一刻,或許滿是幸福的向往吧!
   她們是為愛而生,為愛脆弱而勇敢,我當如斯吧

 9、 柳者,留也。在古代,折柳多為贈別友人,以示戀戀不舍和挽留之意。但另一方面,柳在古代還常與青樓風月相關,有低俗輕賤、飄泊無依之喻。因之,以柳入詩并非皆是美好的寓意。
  梅者,美也。梅與蘭、竹、菊合稱四君子,又與松、竹合稱"歲寒三友",生諸冰雪之中,因其冰肌玉骨,而成為超拔脫俗、高潔孤傲的化身。古時折梅多為致贈至愛之人,以示相愛的純潔和忠貞不渝。例如,《西洲曲》中“憶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李清照《孤雁兒》中“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等。

 10、 該是出去散心的時候了。記不得多久沒有出門了。今天偶然從街上路過,久違了的垂柳卻是如此青翠,已不見當時泛青的蕭瑟。賣花担上,買得一枝春欲放。留住了花,卻也留不住整個春天。“蕭條庭院,又斜風細雨,重門須閉。寵柳嬌花寒食近,種種惱人天氣。險韻詩成,扶頭酒醒,別是閑滋味。征鴻過盡,萬千心事難寄。”易安總是借酒消愁,我不是。易安也卻心事重重,我呢?我不知。
  
  “小風疏雨蕭蕭地,又催下、千行淚。吹簫人去玉樓空,腸斷與誰同倚?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她們說,讀著這首詞,總會有淚水落下。我未曾落淚,心里卻也總不是滋味。春天了,卻總是越發的悲傷。吹簫人已不在,倚門回首,總是未語淚先流。
  
  轉過身,滿地的花瓣撒了一地。滿院的綠肥紅瘦,也或許告訴我,春天,也會有別離。“小院閑窗春己深,重簾未卷影沈沈,倚樓無語理瑤琴。”再美的春景,卻怎也提不起易安的心情。總是這般憂郁,總是這般低沉。很想給心情畫上一束陽光,來映襯這個五彩的春天,可是,卻忘了陽光是什么顏色……
  
  也罷,也罷。酒醒熏破春睡,夢斷不成歸。這個春劫,卻也在劫難逃。易安說海棠開後,正是傷春時節。海棠花瓣早已隨風而去,那么,此春傷已過。借易安一句話結束此文。海棠落,又還春色,又還寂寞。罷也…… 

 11、 穿著你送的雨衣,任那疏雨滴醒一冬沉眠的記憶

 那畫面依然有種默契,琉璃色的孤寂,一片片從天分離,我在你背后珍惜。

 你如風,穿越紅塵阡陌;如雨,跌落在我潔白的裙袂上掀起綿延不絕回響的聲息。在雨聲中我將紫丁香的清純植入你憂郁的眼神里。驚鴻一瞥,你便微笑如風,吹散了我眉彎間輕愁一縷。深情植入心底,植入我盛滿花蜜的酒窩里。你給我沾衣欲濕杏花雨的情意,從古詩詞的沉淀里漸漸浸濕了我的夢。溫潤如碧的春水,平仄有聲的雨絲,我是不是你依戀的那個如月華般細膩清雅的女子?醞釀了幾世的淚魂,滴了千年,是否,你我終會兩忘煙雨里?

 花雨輕輕飄零,任梔子花的清香氤氳你我最美的相遇。花雨不歸,情緣不滅。你輕輕的捧上滿懷的溫暖迎上我這憂傷女子。在遑遑小道,我最是一低頭的溫柔,消減了彼此的相思。堆疊如山的昏黃詩卷,氤氳著你我的故事。一片冰心在玉壺,纖塵不染你我兩情相悅。

 融一情一景一境一瞬間的,是暗香浮動,是西風冷翠屏;描一桌一椅一壺一剪影的,是行云流水,是紫霧點煙汀。綠屏隔塵、與世無爭,臥聽流水之音,你微笑著說著絮語。陽光和思緒都被折疊放進心囊里,你在我背后珍惜,在詩中守一片翠綠。多情如你,寧為雨季斷腸客。依戀若我,把愛揉碎在瀲滟水波里。  

 翡翠色的影子吹熄在墻角里,冷得再沒有痕跡!我在聲聲哭泣,淚水淹沒了天際……穿著你送的雨衣,尋找眼角的淚滴。“小風疏雨瀟瀟地,又催下千行淚。吹簫人去玉樓空,腸斷與誰同倚。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云深竹徑音猶在,雨打空城寂寞回。為何你逃逸的背影帶給我死亡的窒息?把一份亙古不絕的孤獨留給江南初春的雨季?

 我把自己放在雨季里,那滿天的飄灑的雨水里,可映出你永別的容顏?

 雨季不堪剪!

12、家中有梅花,卻不似桃李牡丹,花團錦簇,姹紫嫣紅,只是素黃。難怪詩人道“疏枝橫玉瘦,小萼點珠光”,卻最是形象。花開時節,憑窗遙探,半縷幽香杳然而至,似有還無,引人無限佳思。詩人愛梅,然下筆便俗。唯李易安多有佳句,卻也寄憐多少憂思。只有家中點梅,蘊藏無限新春憧憬,家人歡樂,游子情懷。

  梅花開時,春已是近了。數九寒冬未盡,引得無限春思。花落時節,便有迎春,然后桃李。天氣漸暖,人也脫下了臃腫的冬衣。唯有那一抹淡黃依然浮于眼前,一縷淡香縈繞。而今遙思家中臘梅,卻是“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

 13、 相應地,柔軟的流水也是在硬挺的護持下才能潺潺淙淙,不滯不溢,不絕不息。窗外風雨荏苒,彌合天地,濕風透簾,將李清照的一顆婉約心簇擁前來。李清照是生當國破山河碎的女子,是獨處深閨,“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的女子,是“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目”孤苦無依的女子,她的心靈使用柔軟的淚線編織而成的,一抹微風,一陣菊花的清香也會使心靈千瘡百孔,支離破碎,“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三寸金蓮,獨步秋風落葉,黃花堆積的花園,“淚濕羅衣脂粉滿,四疊陽關,唱到千千遍”,可尋覓到的是什么呢,“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孤獨,一種深刻的、徹底的孤獨,塑造的往往是傲岸不群,摧之不垮,折之不彎的靈魂,“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自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東山高蹈,雖卿相,不足為榮。”

原來,東坡居士一手執鐵板銅琶,以剛厲雄鷙面世,為的是披荊斬棘,為民請命,一手卻執紅牙板,以曲折凄婉藏心,為的是柔水給剛刃淬火,春雨為青松沐浴;而易安女士將紅牙板高舉頭頂,以淚洗面,以愁為腸,以思為心,恰恰是為了自守、自持、自勵、自安,她將鐵板銅琶藏起,讓千古第一男兒項羽加盟,這無異于在她心靈的門檻上站了一位叱咤萬夫的守護神,從而使她在艱難困苦的人生中,風節高蹈,獨步詞壇,其心力、腕力、才力,千古以來,又有幾個須眉能及!

 14、起身佇立窗前,遠處月色如嵐,偏記起“吹簫人去玉樓空,腸斷與誰同倚?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遙看宮闕中嫦娥獨舞,我用黑色的夜做成厚厚的墻,隔阻衣袖飄舞的悲傷,然而,那瀟瀟琴音依然刺穿了我的靈魂,汩汩的血流成一地的殤。

手中的紅酒在月光的透視中隱現幾許精致的朦朧,我竟不忍拒絕,那緩緩入口的滋味更讓我在回味中戀戀的咀嚼,然,縱有酒香詩意又如何,無人與共的夜里月色再美也終究逃不過那小風疏雨催下千行淚般的冷清……

  15、很早以前,學過那首“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年少的我何曾理解和體會過千百年前那個女子提筆落下的一片一片撕心的凄苦情懷,大聲的,一句句的,誦著,詠著,只為完成一個作業而已。稍稍懂得點情愛時,卻有事沒事的沉湎于瓊瑤阿姨喜歡的那句“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把一些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過往當作醉酒的理由。也曾對著無邊的月色,輕倚心儀的女孩,說“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只是這些,都隨著年歲的漸長,慢慢的,在記憶中,一笑而過。人生的風風雨雨,我們一步一步的走過,遭遇的,相遇的,人來人去,風輕云淡也好,痛離苦別也罷,我們不能拒絕,只有承受。不過,我們還應該有慶幸,慶幸自己惦記的人還在,有情懷可寄,不在身邊,也尚在天涯。那人安好,就像窗外悄悄散放的桂花的香味,一樹,一樹的,盡情的讓你流連,即使在點點秋雨也蕭然的這深夜里。

這樣的想著,我不由的愧意漸濃。千百年前的那個女子呢?好容易折得一朵梅花,天上人間,卻真的沒個人堪寄!

16、梅,存于苦寒,嬌小不嬌艷。 

  冰雪中,暗香浮動,從古至今,頌詞不吝。 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陸放翁梅的情結中, 多了些許憂愁,源于不得意的仕途。 是梅讓他領悟了“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的境界, 終釋懷。于是有了長留于世的詩篇在。 

“年年霧里,插梅花醉”的細膩心思,最見于易安。 情濃時分,因梅的含苞欲放,暗香浮動,深感“不知蘊藉幾多香,包藏無限意。”那心中的愛意寄于其中, 知音何在?“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情到此時最無計。 

還是讓風送情吧,寒冬大地,處處有梅香。 懂她,知她,自思量,自難忘。 

見解獨到的人對在百丈懸崖冰雪中,竟有花枝俏的梅, 有更深的理解。 惟其能見到:春回大地,百花齊放的爛漫山花中, 她在從中笑的是,喜歡漫天大雪的梅。 

梅象征什么,都不如象征蘭心慧質,吃苦耐勞的中國女人來得貼切。 

嚴寒中給人幾多慰藉的自然芬芳,唯有梅香。

*

2013-09-10 21:0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