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一片芳心千萬緒,人間沒個安排處。
一片芳心千萬緒,人間沒個安排處。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片芳心千萬緒,人間沒個安排處。

  [譯文] 一片芳心,千萬縷的愁緒,人間竟然沒有一處可以安置。

  [出典]  五代  李煜 《蝶戀花》

  注:

  1、 《蝶戀花》 李煜

   遙夜亭皋閑信步,乍過清明,早覺傷春暮。數點雨聲風約住,朦朧澹月云來去。

   桃李依依春黯度,誰在秋千笑里低低語?  一片芳心千萬緒,人間沒個安排處。

  2、注釋:

    遙夜:深夜.亭皋:水邊的亭子.皋(gao一聲):沼澤.閑:悠閑.別作"閉",疑誤. 
    乍過:才過.早覺:別作"漸覺". 
    約住:約束住,遮攔住. 
    淡月:不太亮的月光. 
    桃李:別作"桃杏".依依:鮮花盛開的樣子.暗:悄悄.度,通渡:過去.春暗度:春天不知不覺地過去. 
    芳心:花蕊.此處指人心.

  3、譯文:

    深夜散步于小亭沼澤邊,才過清明節,但覺的已經是晚春了,幾滴春雨被風約束散漫著,朦朦朧朧的月穿過云彩。

    桃杏盛開的樣子,春天悄悄過去,誰在逍遙,竊竊私語的談笑著?一片芳心,千萬縷的愁緒,人間竟然沒有一處可以安置。

 

  4、李煜生平見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和  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5、(一題李冠作)此詞通過作者暮春夜晚漫步時所見的景色,表達了詞人起伏揚抑的傷春、相思情懷。

    全詞以清景無限來烘托、暗示人物情感的變化,營造出一種深婉優美的意境。

   “遙夜”交待時間,夜色未深,但也入夜有一段時間了。所行之地是“亭皋”,城郊有宅舍亭臺的地方。詞人在“信步”上著一個“閑”字,點染出一幅隨意舉步、漫不經心的樣子。“才過清明,漸覺傷春暮”是無理之語。按說“清明才過”,春光正好,詞人卻已經“傷春暮”了,看來“閑信步”當含有排遣內心某種積郁的用意。上片最后兩句是詞人耳目所見,剛剛聽到幾點雨聲,卻被春風擋住而聽不到了。天上的月亮因積有云層而朦朧不明。這兩句寫景,清新淡雅而又流轉自然。過片謂這時雖說已過了桃杏盛開的花期,但余香依稀可聞。人為淡月、微云、陣陣清風、數點微雨和依稀可聞到的桃杏花香的美景所感染,那“傷春暮”的情懷暫時退卻了。此處白描手法運用得當。下片二、三句詞意陡轉。詞人遐想聯翩之際,聽到近處有婦女蕩秋千的輕聲笑語,她們說些什么聽不清楚,但不斷傳來的鶯語,對他來說是一番誘惑。結尾兩句,寫詞人因意中人不在身邊,以致常常魂牽夢縈。今夜出來漫步,便有可能出于排遣對意中人的相思之苦。舉天地之大,竟無一處可以安排作者的愁緒,由此可見其旁徨、感傷與苦悶的程度之深。

    此詞寫景鮮明,抒情真摯,語言淺近,讀來委婉動人,藝術上確有不凡之處。

 

 

  6此詞一說為馮延巳作,一說為北宋李冠作. 

   此詞將傷春的生命憂患與情人的愛情苦悶打成一片,突出的特點是用反襯法,蕩秋千者的歡聲笑語,無憂無慮,反襯出抒情主人公的相思之苦."一片芳心",人間竟沒個"安排處",可見愁極苦極.辛棄疾《鷓鴣天》的"閑愁做弄天來大"也有此意.此詞的一大亮點,則是歇拍二句的寫景.本是雨過天晴,淡月升空的平常之景,后主寫來卻如詩如畫.不說春雨停止,而說是"風約住",意味深長.人本來就覺得春光流逝得太早太快,而雨摧百花,春光就更顯遲暮.春風邀約細雨停歇,好像是有意要廷長春光的美麗.這就寫出了春風的多情和病況解人意.雨過天晴,明月初升,而云在空中來回流動,時而遮住月光,又時而放出月色.自由飄逸的景色讓寂寞沉重的心情松弛了許多。

  “數點雨聲風約住,朦朧淡月云來去。”卻又堪稱寫景的絕唱了。 "朦朧淡月云來去"七字準確地描繪出云與月的流動變化.北宋張先的名句"云破月來花弄影",神理上似與后主此句有淵源關系.

 

   7、第一次讀這闕詞,十二歲,而重讀它時卻已過了十幾年之久。當初讀它,是因那句“數點雨聲風約住,朦朧淡月云來去”而神迷;而今,卻是為這句:一片芳心千萬緒,人間沒個安排處。

   也有人說此詞作者另有其人,但我始終相信這是南唐后主李煜的作品,并且愿意認為,是他被宋太祖趙匡胤囚于汴京后的作品,這般戚戚之語從后主口中吟出,那該是多么的攝人心魄啊。

    清明過后,雨打花殘,無限春光不敵這亙古的季節變換,讓人著實傷感。因為風的邀約,雨竟然停了,這多情的春風呵,你也想留住這美好春日嗎?那一彎冷月,也因風起時,時而若隱若現、朦朦朧朧、出入來去。然而,春終究還是短暫易逝的,人生免不了的脆弱,免不了的感傷,在李煜愁苦的心中漸漸漫延,漫延……

   作為一國之君,卻只能屈辱地對外強俯首稱臣,絕望之下,一頭栽入南國的溫柔之鄉,笙歌醉夢,流年忘返。一朝國破家亡,轉身為他人囚。這是李煜心頭永遠的恨、永遠的痛,家國沒了,故鄉遠了,就連愛人,也苦不堪言。多少傷痛,多少遺恨、多少離愁,多少淚流……

   都入夜了,是誰?還在那殘紅柳綠之間的秋千中,在那里天真浪漫地淺笑私語呀?是詞人聽錯了嗎?還是想起了故國當年,與大周后牽手坐看云起月落,或是與小周后的深夜幽會?她們的嬌羞嫵媚之語,還似昨日縈繞耳畔,然而,此刻的笑語溫存,更添了悲傷。可憐那靈魂深處日積月累的哀怨愁緒呵,何處可安?

   連人世間都無處安放的,那該是怎樣的一種悲愁呵!千愁萬緒,連綿不絕,宇宙雖寬,竟也無容愁之處。這是深廣的人世之愁,寂寞如李煜,此刻此時,心中的亡國之痛、喪家之悲、相思之苦、臣俘之傷,如潮水般紛至沓來,一波未絕,一波又起,攪得詞人心緒紊亂,情不能已,夜不能寐。

   一片芳心千萬緒,人間沒個安排處,這樣的美麗的夜,卻是這樣刻骨的愁,李煜呵李煜,你將如何捱完這漫漫長夜?

   夜未央,人惆悵。

 

  8、“一片芳心千萬緒,人間沒個安排處”兩句, “芳心”通常是指女人的心,這兩句每用來形容少女芳心的千般寂寞,善感情懷的無所寄托。這兩句,寫詞人因意中人不在身邊,以致常常魂牽夢縈。今夜出來漫步,便有可能出于排遣對意中人的相思之苦。舉天地之大,竟無一處可以安排作者的愁緒,由此可見其旁徨、感傷與苦悶的程度之深。此句化無形為有形,把感情表現得真摯動人、具體可感。

 

   9、人,很容易陷在情感的漩渦中,為情所困,而變得敏感脆弱,胡思亂想,歌哭無端,一顆心,給攪成了一堆無頭亂絲,終日恍恍惚惚,神不守舍。不是不想理智鎮靜,可是“心”不由己,就是沒有法使心安靜下來,沒有法在見不到他的時候不懸不念,見到他的時候,不慌不亂。一切都失去了應有的常態,天地雖廣闊,卻就是找不到一個可以安頓這顆心的所在呀!

 

  10、 我的文字枯坐在某程蹀躞晨昏中沉思,故事被另一種情節駕駑,目睹這份沉重,我還能執筆寫什么???
 
     一片芳心千萬緒,人間沒個安排處。

     山水相隔,終瘦成宋詞里長長短短的句子。那朝圣的心啊,誰在聆聽?那漫長的信道上,還有誰在凝視?唯有大片密如滿肩楊花的流年柔情在張望天涯,用現在的滄海余生的桑田成全與風月與故事無關的平淡自然罷了!
 
 
 
  11、暮春。黃昏。婉約古典的韻。

  西樓依舊,飄搖輕舞的薄衫。軟語淺笑,時光輪回,誰的容顏在紅塵的滄桑里永遠不老?

  暗香浮動,疏影橫斜。我是宋王朝的女子,手提花盞,蓮步輕移,從千年前的秦淮燈影中款款走來。

  我在墨香古卷的宋詞里,拈花微笑,端坐如蓮。我在婉約古典的文字里,品味愛恨,了悟悲歡。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的《如夢令》,是我的沉醉;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的《醉花陰》,是我的心事。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的《雨霖鈴》,是我的無奈;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的《相見歡》,是我的傷悲。

  一片芳心千萬緒,人間沒個安排處的《蝶戀花》,是我的幽怨;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的《一剪梅》,是我的落寞。

  刻畫纏綿的字句,感懷離愁的軟語,恍惚久遠的吟誦,唇齒留香的詞韻,漸行漸遠,終于湮沒在鐵馬冰河的歷史深處。

  驀然回首,萬千繁華早已塵埃落定。

 輪回之后我還是我我不是我。作者:紅塵飛雪
 
  12、一片芳心千萬緒,人間沒個安排處。小心翼翼將愛埋在了心里,可它卻還要長,還要拼命地長,拼命地長……

    我這樣地戀著你,可我能做什么呢?在暗夜哭泣的夢里醒來,滿眸所及的是你的背影,我遠遠地看著你的悲喜,看著你從我的視線里遠去……

    無可奈何的生活,無計相留的緣份。我與你都只能在這流水般的時光里隨波逐流。

    有緣天涯也咫尺,無緣咫尺也天涯。真是這樣。 

    昨夜依舊睡不著,去陽臺吸煙時,我看見夜色里一閃一閃的星星,它真的很象你的眼睛,可我卻無法懂得它的語言。

    我無語,星星也無語。

    不論在哪兒,做著什么事,只要稍有空閑,你就鉆進我的思想里,我會想你在做什么?快樂嗎?寂寞嗎?會想起我嗎?你能感應到我的思念嗎?

    你是不會如我想念你這般想念我的。我心里其實是明了的。

    我們現在根本就不在同一個方向上行走。我們已沒有相通的心靈。

    現在的你與誰相愛?現在的我還能去愛誰?
 
    時光深處,塵土飛揚,日子如水。

    天涯的兩端,愿你我都能平安地渡過這一生。

 

2013-09-10 21:0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