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不信芳春厭老人,老人幾度送馀春,惜春行樂莫辭頻。
不信芳春厭老人,老人幾度送馀春,惜春行樂莫辭頻。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不信芳春厭老人,老人幾度送馀春,惜春行樂莫辭頻。

  [譯文]  我不信春光會厭棄老人,老人也曾經幾次依依不舍地送別餞春。珍惜時光,及時行樂,遇上賞春游樂的場合,切不要頻頻推辭。

  [出典]   北宋  賀鑄 《浣溪沙》

  注:

   1、 《浣溪沙》 賀鑄

    不信芳春厭老人,老人幾度送馀春,惜春行樂莫辭頻。

    巧笑艷歌皆我意,惱花顛酒拼君瞋,物情惟有醉中真。

   2、注釋:

     厭:厭棄,拋棄。

   莫辭頻:不要因太多而推辭。

   巧笑:嬌媚的笑容。。《詩·衛·碩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艷歌:美妙的歌喉。

   皆我意:都合我的意思。

   惱:引逗撩撥。

   顛:癲狂。

   拚(pàn):寧愿,甘愿。

   瞋:怒目而視。

 

 

   3、譯文1:

     我不信春色厭棄老人,老人曾經幾次依依難舍地送別餞春。珍惜春光,及時行樂,切不要推辭太過殷勤。

     巧媚的笑靨,柔艷的歌吟,全合我心愿,只惱花去匆匆,飲酒發狂顛,拼著讓你嗔怨。只有在酒后才能見出人間真情。

     譯文2:

    我不信春光會厭棄老人,老人也曾經幾次依依不舍地送別餞春。珍惜時光,及時行樂,遇上賞春游樂的場合,切不要頻頻推辭。巧媚的笑靨,柔艷的歌吟,全是合我心愿,只惱春去匆匆,落花無意,飲酒發狂顛,拼著讓你嗔。須知人情冷暖,只有在酒后才能見出人間真情。

 

 


     4、賀鑄生平見 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賀鑄的詞頗得楚騷遺韻,在北宋自成一家。他心性曠達,詞風多變,既長于高曠之作,又擅寫哀婉之思。他的豪放詞,境界格調頗近蘇軾;他的婉約詞,與秦觀、晏幾道相近。張耒對賀詞大加贊賞:“賀鑄東山樂府,妙絕一世,盛麗如游金張之堂,妖冶如攬西施之袂。幽索如屈、宋,悲壯如蘇、李。”,陳廷焯也說:“方回詞,兒女,英雄兼而有之”。 

 

 

   5、本詞抒寫惜春戀春之情。賀鑄是宋代帝王賓裔,又娶宗室之女為妻,按理說應該仕途青云,一帆風順。便他喜歡議政,又不媚權貴,所以抑郁不得志,以致憤而退居蘇州盤門南十里處的橫塘。然雖寄意山水,縱情詩酒,卻時流露不平之氣。上篇寫惜春之意,寓有垂老之嘆。下片寫樂春之態,表面上似乎甘心醉于歌笑,沉溺于醉鄉,但在其佯狂的腔調中,不難體會出內心有一股憤懣不平之氣。這首小令即是詞人臨老惜春的感懷之作,在無可奈何的惜春心緒中,寄寓著不盡的夙志難酬之情。詞的上片,緊扣“老人”與春的關系落筆,得出惜春行樂的結論。詞的下片,巧笑艷歌,惱花顛酒,均承惜春行樂而來。只要我“適”意 ,莫管“君”嗔怪,此種真情,惟有醉時能夠自然流露,這真是“不失其赤子之心”了。

 

 

    6、這首《浣溪沙》詞是賀鑄的晚年代表作,表現其“老夫聊發少年狂”的“晚晴”情感:表面上歌唱及時行樂,似乎甘心陶情于歌笑,沉溺于醉鄉,但在他佯狂的腔調中,不難聽出他憤憤不平的聲音。

    本詞抒寫惜春戀春之情。賀鑄是宋代帝王賓裔,又娶宗室之女為妻,按理說應該仕途青云,一帆風順。便他喜歡議政,又不媚權貴,所以抑郁不得志,以致憤而退居蘇州盤門南十里處的橫塘。然雖寄意山水,縱情詩酒,卻時流露不平之氣。

    上篇寫惜春之意,寓有垂老之嘆。我不相信春天會真的討厭老人,其實年華已逝的老人,又還能擁有幾個春天呢?美好的春光要好好的珍惜,更應該及時行樂,不要說行樂頻繁,也不能嫌歡樂事太多啊!老年人眷戀馀春,勸老年人珍惜春光,及時行樂,愉快渡好晚年生活。

    下片寫樂春之態,表面上似乎甘心醉于歌笑,沉溺于醉鄉,但在其佯狂的腔調中,不難體會出內心有一股憤懣不平之氣,也是對當時社會的情感而發。

    總之,,這首《浣溪沙》詞是賀鑄思想性和藝術性統一的杰作。詞含蓄深刻,意境深遠。“不信芳春厭老人,老人幾度送馀春?惜春行樂莫辭頻,”這是古今流傳的名句,使人學習起來百讀不厭,非常有人生的哲理,也有一定的現實意義。

 

 

    7、看那回廊亭內,京胡鏗鏘,歌聲嘹亮,唱得,跳得,好不熱鬧。正是個“不信芳春厭老人,老人幾度送馀春。惜春行樂莫辭頻,巧笑艷歌皆我意,惱花顛酒拼君嗔——-”

    老是自然,退是自然,要順乎自然。

 

 

   8、 宋代詞人賀鑄(1052—1125年)有一首《浣溪沙》詞:“不信芳春厭老人,老人幾度送余春,惜春行樂莫辭頻。巧笑艷歌皆我意,惱花顛酒拼君嗔,物情唯有醉中真”寫出了老年文化人的情趣。老年人應惜春行樂,只要“我”適意,莫管你“嗔怪”的真情。

  天真無邪的赤子之心、老頑童的形象躍然紙上。在那個衛生保健水平極低、人均壽命極差的社會里,賀鑄能活到73歲是不容易的,可稱是壽翁了。

 

 

   9、人人都說“老來難”,老了不好玩。但是誰也不能不老。這是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悲觀的想法。換個角度,你也可以驕傲一把。例如說“我也年輕過,你老過嗎?”對方馬上啞口。其實老有老的活法,不是“惟有老相隨”,也可以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就很欣賞賀鑄的活法:“惜春行樂莫辭頻”,“巧笑艷歌皆我意,惱花顛酒拚君瞋”。

    活出自在來,活出自我來。活到老,學到老;活到老,玩到老。

    記住:不是因為你老了,不能玩樂了,而是因為你不玩樂才老的。閑遙遙游山玩水,樂陶陶舞劍太極,閑時一曲,悶時一杯,拚著讓你不高興,我也要惱花顛酒,瀟灑走一回。“不信明月不照我”!

 

 

    10、 閑暇時與網友聊天,經常聽到嘆息生命短暫、時光易逝的感慨和種種不如意的抱怨。我們要經歷一個怎樣的人生旅程呢?恐怕只有到老的時候才真的明白生命的真諦吧。不由得想起一首宋詞“不信芳春厭老人,老人幾度送余春,惜春行樂莫辭頻。巧笑艷歌皆我意,惱花顛酒頻君瞋,物情惟有醉中真。”此詞的大意是“我不相信芬芳的春天會厭倦老人,老人送走了多少個春天的最后日子啊!珍惜春天便須及時享樂,切莫嫌行樂太多。美好的笑、愛情的歌都和我的心意。惱恨花兒,借酒癲狂,隨你發脾氣好了,一切的感情只有在喝醉的時候才是真誠的。”

    詞講的是作者賀鑄晚年的心境,聯想到人生迅逝年華易老,要珍惜春天的光陰,及時的行樂。作者所提的行樂無非就是飲酒、賞花、聽歌、調笑罷了,這多少表現了作者的無奈,因為他確實已經老了,沒有辦法在挽回青春。所以也就該行樂就行樂,該發脾氣就發脾氣,只能從酒中尋找一絲安慰,一切也就隨他去了。

    我們很多人在沒有老時就已經老了。嘆息、抱怨人生的不如意,社會的不公平等等,正是春花爛漫時,仿佛已經近黃昏。或者他們也在及時的行樂中,他們的行樂無非也是像年老的作者那樣尋歡、作樂、鶯歌、燕舞。為什么就不珍惜眼前的青春從另一個角度去行樂呢?珍惜每一天,做有意義的、自己想做的事,愛自己愛別人、同時得到別人的愛,調整平和的心態,有意義的生活呢?正因為我們還年輕,所以不能等到我們年老了再去感嘆歲月的無奈。

    春天屬于我們,放慢節奏、駐足于春天,用心感悟春風拂面、柳芽抽絮、鮮花芬芳的美好。善待自己、善待每一個人,珍惜時光、珍惜生命,我想親情、愛情、友情我們一樣也不會少了吧,莫待老時嘆余春!

*

2013-09-10 21: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