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不言不語,一段傷春,都在眉間。
不言不語,一段傷春,都在眉間。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不言不語,一段傷春,都在眉間。

  [譯文]  她默默無語,望著這即將逝去的春天,滿腹愁情全都顯露在微蹙的雙眉之間。

   [出典]  北宋  周邦彥  《訴衷情·出林杏子落金盤》

   注:

   1、 《訴衷情》  周邦彥

     出林杏子落金盤。齒軟怕嘗酸。可惜半殘青紫,猶印小唇丹。

   南陌上,落花閑。雨斑斑。不言不語,一段傷春,都在眉間。

   2、注釋:

     出林杏子:剛從杏林中摘下的杏子。

     金盤:盤子的美稱。

     齒軟:杏酸得牙齒發軟,禁受不住。

     唇丹:搽在唇上的丹紅。

     南陌:南城的街道。

     落花閑:花瓣悠悠飄落。


   3、譯文1:

      金盤里盛著剛摘下的杏子。少女品嘗了一口,就酸得牙齒禁受不住了。青紫的酸杏,留下了一個小小的唇紅印。

    花兒像細雨一樣悠悠飄落,地上一片斑斑點點的殘紅。少女望著落花,雖然不言不語,傷春的閑愁,都凝在蹙皺的雙眉之間。

    譯文2:

    杏子剛剛成熟,便摘下樹梢,盛放在金盤里。美麗的姑娘拿起一顆,迫不及待地品嘗,只覺得杏酸齒軟,急忙放下,只留下一個小巧的紅唇印在青紫色的杏子上。

    她看見窗外的街道上,落花慢悠悠地飄落下來,如同灑下的雨點,班駁一片。她默默無語,望著這即將逝去的春天,滿腹愁情全都顯露在微蹙的雙眉之間。


    4、在宋詞史上,周邦彥被尊為“婉約派的集大成者和格律派的創始人”,開南宋姜夔、張炎、吳文英“醇雅詞派”先河,對后世影響很大。周邦彥發展了柳永、張先、秦觀的婉約慢詞,還開創了一種新的形式,即在寫景抒情中融入述事,形成曲折反復、開闔細密、抑揚沉郁之勢。歷代詞家對他評價頗高,“北宋婉約作家,周最晚出,熏沐往哲,涵泳時賢,集其大成”(唐圭璋《唐宋詞鑒賞詞典 前言》)。眾多詞學專家公認的“宋詞四大家”,為“蘇東坡、周邦彥、辛棄疾、姜夔”,他的位置僅次于蘇軾。更有甚者,將他名列榜首,稱為“詞家之冠”。

     王國維作為看重內美和人格的大家,很自然對周邦彥的某些方面有些微詞。比如:

  1)詞之《雅》、《鄭》,在神不在貌。永叔、少游雖作艷語,終有品格。方之美成,便有淑女與倡伎之別。

  2)恨創調之才多,創意之才少耳。

  雖把周比做倡伎,把其詞貶為鄭衛之音,評價似乎很低,但他又有以下觀點:

  唐五代北宋之詞家,倡優也。南宋后之詞家,俗子也。二者其失相等。但詞人之詞,寧失之倡優,不失之俗子。以俗子之可厭,較倡優為甚故也。

  由此可見,王國維雖然認為周詞在品格上不如歐秦,但尤勝南宋諸家俗子之流,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且還要注意,王國維在此所說的倡伎、倡優,并非指現在所說的那些妓女,而是指過去地位底下的藝伎和戲子。王對她們還是抱著同情的態度。這一則詞話可能也說明了王國維感到前面對周的批評過于嚴厲,想在此來個反撥和補充,以消除大家可能有的誤解。他畢竟對周是喜愛的。

     生平見莫將清淚滴花枝,恐花也如人瘦。


    5、這是一首寫少女傷春的詞。少女傷春,在周邦彥以前的詩人詞人中有不少人寫過,但跟嘗果怕酸聯系起來,卻是罕見的。周邦彥這首詞由少女嘗果寫到傷春,過渡自然,聯系緊湊。

  “紅杏枝頭春意鬧”,(宋祁《玉樓春》),可見杏子成熟,當在暮春時節了,新摘來的杏子放在金盤里,色澤鮮艷明麗,不用“置金盤”,而用“落金盤”,因“落”字有從摘下到放置過程的動態感,即摘下放入的意思,比“置”字生動得多。新出林的杏子特點是鮮脆,逗人喜愛。但又由于是新摘,沒有完全熟透,味道是酸多甜少,顏色青紫而不太紅。而少女好奇,好新鮮,見到鮮果以先嘗為快。但乍嘗之后,便覺味酸而齒軟了。正如韋應物詩“試摘猶酸亦未黃。”少女怕酸,不敢再吃,只剩下大半個吃剩的杏子。青紫色的殘杏,留下少女一道小小的口紅痕跡,唇丹與青紫相間,在詞人看來,簡直是一種美的享受。而這位少女也必然因怕酸而攢眉蹙額,嬌態可掬,更惹人憐愛了。所以詞人用了“可惜”二字,而不用“留得”二字。因為這不只是在寫半枚殘杏,而是透過殘杏寫少女。

  下片先從少女眼里寫周圍環境,南陌上,滿地落花狼藉,春雨斑斑,送走了春天。真是春雨無情,落花有恨。這三句似與上下文無關系。但看最后三句之后,便可體會到這三句環境描寫對少女的傷春情懷起了烘托作用。正是在這樣一個落花春雨的撩亂氛圍中,才使少女感到“落花風雨更傷春。”(晏殊《浣溪沙》)而傷春心事“都在眉間”。也就是說因傷春而愁眉深鎖。對于妙齡少女來說,傷春每由懷春引起。對花落春歸,感歲月如流,年華逝水,因而有了某種愛情意識的躍動,這是可以理解的。但這卻是少女不可透露的內心世界的秘密,所以她只能不言不語,終日攢眉。

  上片說的少女因嘗杏怕酸而攢眉,這是生活中的偶然現象,少女因懷春傷春而攢眉,則是生活中的必然現象。這兩種現象在詞中來了個巧合,少女以嘗杏怕酸而攢眉,巧妙地掩飾了她因懷春而攢眉,掩飾了她內心的秘密,可謂妙合無垠,這也正是作者構思細密,匠心獨運之處。

  這首詞上下兩片初看似無關系,不易銜接,實則用暗線貫串,自然過渡,結構曲折。作者又善于抒寫女性心理,將女性心理活動與景物描摹巧妙結合,所以后來評論周詞的都很稱贊他的詞法,如清陳世焜云:“詞至美成,開合動蕩,包掃一切。”(《云韶集》卷四)


    6、周邦彥從杏林中摘下杏子,放在金色銅盤內,牙齒怕酸不敢多吃,有一個青杏被紅唇咬去了一口,青色紫色交錯,齒口上胭脂紅印清晰。這首《訴衷情》上闕寫得多么小女窈窕,令人款款心搖——郎才女貌,杏林里,相伴摘杏,偎笑,浪漫。好煸情,讓讀者心搖神馳,情愫奔放;讓少男少女想入非非。

    忽然風云突變,南面田間小路上飄來陣陣杏花雨,頓時落花飄散,狼藉遍地,雨陌路邊的花瓣上泥星斑斑。二人相顧無言,惆悵心緒驟然涌上眉梢。

    周邦彥,你寫這首詞時,已經人到中年,這不是眼前實景,是杏雨落花的景致勾起你對佳人懷念,對那一份情那一份愛那一段春光的回味!現實蹉跎,美人已逝,只有對景留戀和惆悵了。“傷春!”“傷春!”是對春天的傷感么?更是對美人的傷感吧!就讓“傷春”陪著你,因為天在,地在,春天在,“傷春”就在,你的美人便追隨左右,愛就不分離!能夠與愛相伴終身的人有福!

    周邦彥,你用雨落杏花創造了永恒的愛。


   7、已是“紅了櫻桃,綠了芭蕉”的時節,閑翻古代詩詞,發現傷春的文句像顆顆晶瑩的淚珠,匯成涓涓的細流,滋潤了今人的心靈。

 黃庭堅看著小徑紅漸稀,郊原草綠遍,樹蔭茂盛如傘,問:“春歸何處?”一往情深地想:“若有人知春去處,喚取歸來同住。”詩人像個小孩子,天真地幻想著找到春天,讓春天回來與自己長住,然而春沒有蹤跡,誰能知它的去向呢?詩人不死心,他癡癡地問黃鸝,黃鸝清脆地叫著,不知道在啼叫著什么,詩人為自己不懂得鳥語而深感遺憾,只好愣愣地看著黃鸝“因風飛過薔薇。”空留一絲惆悵。詩人對春依依不舍、苦苦挽留的一片癡心實在令人感動。

 

 歐陽修詞中的女子既傷春,又傷情。她獨處深閨,感嘆“庭院深深深幾許”,更還有“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使得她望不到心上人,雖知他定在哪處依紅偎翠。黃昏時分,風雨瀟瀟,她看到落紅萬點愁如海,只得無奈地掩門,感嘆“無計留春住”,百無聊賴的她,眼淚汪汪地問花,問花如何才能留住春天留住青春,問花怎樣才能拴住他的心。“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處。”花無語,晚風把花兒吹過了秋千。那秋千呵,更使她傷心欲絕,曾經秋千在他手中推出去,曾經她在他的凝視里、在風中輕輕地飛。在那里,他們灑下了多少的歡笑啊!而今春已去,情已盡,多情人空悲切。

 

     細膩的周邦彥,對著金盤上的杏子,無意品嘗,卻說:“齒軟怕嘗酸。”踱步于小園,卻只見:“南陌上,落花閑,雨斑斑。”他仿佛聽見了春天的腳步,越走越急,越走越遠而終于無聲,他“不言不語,一段傷春,都在眉間。”無言更勝有言,無情卻是有情,不信,那緊蹙的雙眉,不是滿堆著春愁嗎?這一段憂愁呵,才下眉頭,會更上心頭,無法開解。

 

     春天總是代表著青春,代表著生命中最美好的季節,所以在春天遠去之時,人們會格外地傷感失落。惜春長怕花開早,只因春歸太急,還沒有看夠怒放的百花,卻已是落紅無數。思念情人的女子,會傷于紅顏易老,青春不可留;仕途坎坷的文人,會傷于雙鬢易霜,壯志不可酬。傷春的主題百吟不厭,在千萬人的心中引起共鳴。

 

     現在的我們,生活節奏加快,壓力也非昔日可比。世上熙熙,皆為利來;世上攘攘,皆為利往。我們背著沉重的包袱,在名利的驅趕下疲于奔命。少了一份閑情逸志,少了一種溫和的感性;所有的,不過與時間賽跑,不過冰涼的理性。四季的輪回并沒有在我們的生活中留下深刻的痕跡,春花秋月,只簡化為天氣預報上的幾個數字。

 

     唯有那些娉娉裊裊的女孩子,料峭的春寒剛過,她們就迫不及待地脫去了厚厚的棉襖,穿上輕裝,像燕子一樣穿梭在整個春天中。現在,她們更是急切地等待著夏天,尚在暮春,愛美的她們就換上了花花綠綠的裙子,在習風中走過,任裙裾輕舞飛揚,行人的注視更添其得意的神色,更顯其颯爽的風采。青春在這里燃燒,在這里放射它最強大的光芒。在這綠肥紅瘦的季節里,這些女孩子不啻于春天里萬紫千紅的花兒,給這將到的夏天帶來一份清涼,一份嫵媚。古人若能看到此,定然也會露出欣慰的笑容,一撫他們傷春的情懷。


 

    8、翻開書的扉頁,映入眼簾的是那些被古色古香的氣息纏繞著的充滿色彩的文字。空氣里彌漫著語言的氣息,像微風悄悄吹過歷史的齒輪。靜靜傾聽著,能聽見細細的碎語。那,便是超越靈魂的對話……

 

  我知道,那些靈動的文字曾告訴我:詩仙李白“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的灑脫;他曾告訴我獨愛菊的陶淵明“采菊東籬下,悠悠見南山”的閑情;它帶我感受到了柳宗元“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的豪邁;“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的凄-清,“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的真摯,“不言不語,一段傷春,都在眉間”的感傷。


  聽,它在娓娓道來。我又仿佛看到“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看到“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領悟著“滿紙荒唐言,一把心酸淚。”亦感動,亦飄渺。


  書,載著我來到那個神秘而忽近忽遠的昆蟲世界,法布爾帶領著我前行。讓我陶醉在小小音樂家蟋蟀的獨奏中,讓我驚異于那猶如從琴弦上流淌出的悠揚。讓我欣賞了金龜子華麗的服飾,讓我敬佩那種低調而又張揚的美,灼目妖嬈。讓我看見了屬于螢火蟲的陽光,那種令人向往的永恒,那一抹永不熄滅的光芒。讓我領略到螳螂那種不給敵人任何機會來攻擊自己,不給那些敵人找出自己任何缺點的生存方式,告訴我:“凡事做了就不后悔,當面對自己的敵人時,不能有一丁點憐憫之心,有時,拋棄是更大的獲取。”漫步在那片昆蟲的樂土,傾聽著高昂的鳴聲,心里蕩漾著那句話:結束亦是開始,死亡則暗示著重生。


  書,讓我觸碰到小王子的斗篷,那頭絢麗的金發即使被風吹散也同樣動人心弦。不知那片麥田里永遠等待著小王子的小狐貍是否也該受到了幸福的含義:如果你在繁忙時不忘打個電話到家里,那么我已感應到幸福。


  我想我會帶著那個最簡單的秘密一直生活下去:“只有心與心的靠近,人們才會用公平的角度看待著這個世界,看到那些肉眼看不到的本質,包括幸福。”其實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個小王子,你是否會帶著他一起遠行?但我會,因為我一直帶著他遠行,他會永遠存在在我的心里,時間磨滅不了,微風帶不走……


  我依舊在書的意境里前行,聽著萬物的訴說,聽著靈魂與靈魂之間的交流,伴著心理永不熄滅的螢火,一直前進……


 

    9、春天不是好季節,對于一個多愁善感的人來說。春的惹人厭的地方,就在于她勾起一個又一個離人的愁緒,扯亂一個又一個多愁人的心思,讓人有無限的幻想,從而就會在這個陽光明媚的季節,變得的癡狂。

     春天不是好季節。百樹吐綠,由鵝黃到淡綠到墨綠,那一段等待真讓人煩躁卻無奈。百花齊放,或粉或黃或紅,多固然是多,然而多了就讓人你感不到它們存在的價值和意義。春風和煦,可是有人說“春風熏得游人醉”,醉得把杭州都當成汴州了!可見“春色迷人”,這句話當真是不錯的。李白說“行樂須及春”,大概是因為他不會注意“去春零落暮春時,淚濕紅箋怨別離”所包含的哀怨和愁苦,也體會不到“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的凄楚。真的,單是從那一句“不言不語,一段傷春,都在眉間。”你便能將全部的離愁別緒從心底一點點扯出來。畢竟,那“紅杏枝頭春意鬧”只不過是少數人得意的景色,并不是每個人都得的到。

     是的,春天就是相思的季節。“如今處處生芳草,縱憑高,不見天涯,更消他,幾度春風,幾度飛花”。分離經年,春又至,春色滿城,彩蝶雙飛,正是情人們在一起卿卿我我的好時光,可那思婦與愁夫只能是“滿眼是相思,無說相思處。”在這種情況下,你高興得起來嗎?“莫將愁緒比飛花,花有數,人無數”,春天的薄情和討人厭處,就在這里了!

     今日,又是桃花初綻的今日,你我分別,天各一方。那么,我心里的愁苦和悵惘,寂寞與相思,你都能體會嗎?“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又何況是別后?!想你難見,盼你難回,便縱有這桃花滿枝,春光妖嬈又有何用?徒令人睹物思人、觸景生情罷了!那么,現在我便能對你說我的厭惡春天的原因,就是她的誘惑。我無法面隊著滿眼的春色故做輕松,如局外人似的指指點點,然后面對了自己的寂寞愁苦,聽到我的嘆息。而我不喜歡桃花,也是因為崔護那一首詩“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和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據說那桃花女也因此害了相思病,郁郁而終。待崔護回來后放聲痛哭長久不醒。然而那桃花竟是依舊笑春風,無動于衷。桃花的薄情就大白于天下了!

     寫上面的話時,我已是在遙遠的他鄉了。“春風又綠江南岸”,那么,故鄉的桃花當然是也該盛開了。春寒料峭的北國,冷風中的我想象著那河岸上的桃花,想起那花叢中走來的你我,想起往日的全部歡笑和記憶,不由得面對我的冷清長嘆一口氣。是的,“明月何時照我還”?從春至夏,連巴山的夜雨都漲了秋池了!難道我,算是奢侈,只能在夢中與你相見執手無言嗎?

     桃花,那故園中河岸上的桃花,你如往年盛開,等待一個又一個的相約浪漫。可是我與佳人不至,你的盛開,又有什么意義?


    10、不言不語,一段傷春,都在眉間。

    如影隨形。我努力的揮動我婆娑的長袖,卻別不去這種澀澀的滋味。“為天有眼兮何不見我獨漂流?為神有靈兮何事處我天南海北頭?我不負天兮天何配我殊匹?我不負神兮,神何令我殛越荒州?”一方青冢掩蓋的豈止是這一闕幽怨?蔡文姬的胡笳縱然再痛徹心脾,嵇康的十指縱然還能擬水成弦,可流水的清音再無知者,徒留一份哀絕的心事綿延千年,徒任一汪心底的清淚滴落成淵。

    夜月如泣,西窗之下再不會有梳妝的倩影,但玉梳滑過的一縷青絲仍然在窗下滑落,遮住我眉間的輕蹙,黑發如簾,長發上落滿芬芳的雨露;花事隨風,將滲入骨血的深愛吹散凌亂。一闕瘦詞蹂躪一紙碎箋,一曲古韻絲絲清寂,只剩得落梅遺恨。幾許感慨,幾多心情,縱使倚梅橫笛,亦無處釋懷。簾外有月,簾外有河。河中是否還有一葉輕舟載一位亭亭如荷的女子?是否還一如既往的為君輕撥玉弦?隔岸的水聲卻漸漸迷朦了那樣的一抹赤紅……   

     踏一襲夜色,弄一叢花影,落梅橫笛,勾勒著你醉人的容顏。花開為詩,葉落成詞,一筆濃墨漫展相思的紅箋。情遺天涯,心若流云,一季思念輕飛。瞭望遙遠的星空。將潮起潮落的心事,滿栽于寂寂梧桐的深院。把想念緊緊攥在手心,卻忘記那一寸相思仍是遺落在園林的回廊。

     煙雨朦朧,芳草如碧,柳絮飛花。梅林深處,你帶著醺然的醉意依舊舞劍,我身著薄衫、頭梳低髻依舊奏笛,你的回眸輕易的散落在我的眉間。輕柔如雪的心,仿若被淺淡清霜劃過。曾經的一切愛恨,便瘦成了涼季里的一首賦、一闋詞。凋零了如花容顏。刻成了滿目凄涼。夜涼如水,你為何不幫我添件衣裳?我喚你,你卻不答。我笛聲陣陣,你劍影幢幢,相見無因,前塵若夢…… 飛舞的梅花席卷了所有清寂千年的暗香疏影……

    今夜,我梅邊吹笛,將你讀成最長的感嘆……


    11、安靜討好的音樂溢滿耳際,寧愿相信有些事不是用選擇來決定的,華麗的真理掩蓋著實際累人的現實。每一句無意流露的解釋,都像是深涵的引言。“重要的事到底是什么?”對于不肯浪費時間的人來說,最重要的都在追求的目標里,豈知生生世世情長意牽的事不能是個目的。奇怪嘴里嘟囔抱怨,心里卻仍是平鏡。閉上眼,忘掉所看到的,感覺的是自己的心頭的一綸琴音。

  粉紅的百合花瓣開始頻頻凋落,故意留著用木盆攢著殘瓣,用贊許的目光望著它們。這幾簇是最長花期的收尾,在寒流春夜里飄著淡淡的香,維系了半月之久。所以悲傷時總看艷色的花叢,既是明白稍縱即逝的可能,有相信永恒駐留的兩雙歡欣的目光里。每次換花為悲為喜為歲月為凄麗,叮嚀自語。

  很容易疲倦的是情感,輕快的將“愛”或“狠”拋出去,要好好收著都不是件簡單的事。能容易的說清楚的愛恨都不值得在心里感懷,執手時的疑惑需要用心去化解,明眸里的郁郁的殤留待春濃香馥后淺淺地療。

     不言不語,一段傷春,都在眉間。短短的日子帶來長長的垂問與遺憾,關懷與無奈同樣因慢生活而失去了當時的燦然,執意令人昏濁,干脆寬下心陳懇地不提及,不信不服不如不言不語念真經。 


    12、寂靜。君莫問,梅花落盡,已失歸期。
    在花朵輕吐芳菲的瞬間,我緣何含淚,緣何獨自遠離?

    那此漸遠的人叫故人,那些漸遠的過往叫故事。

    煙花不知人事改,山月不知心里事。
    恨偏長,落花芳草過前期,何處有冰雪的光芒?你又何處再夢冷香?

 

    若干年后,你會在哪條路口等我和你相遇?而我將不再給你任何線索。心愛的人與心愛的春天一樣,淡淡地與我疏離。只是不明白生在春天的女子,為何在這花香四溢的季節,所有的傷痛,所有的感念都一如當初?
    
    一春離恨懶調弦,彈指紅顏老,剎那芳華。
    從此一段傷春,就在眉間,就在心上,我不言不語。
    只是模糊地想你淺笑的輪廓。
    只要你記得我們曾怎樣的無奈相看,在花開的彼岸。繁華三千,沒有依處。欲盡此情書尺素,終了無憑據。


 

    13、你的精神總是穿透艱澀而迷惘的時光,那么真實地躍進我的夢境,夜夜反復。許多以前從未有過的體驗,在不經意間,統統進入我了的靈魂,還來不及回味,就已滿心滿眼。一切都在迷離里顛覆,心境猶如玻璃上劃過的水滴,讓我莫名地安心。

     以為自己不會是個沉迷的女子,也以為自己的心境會永遠如以前一樣,平靜如水。然,生命中的種種都是注定的。有時候,真的有遁離塵世,隱居山村的念頭,找個夢境的地方悠然自得。這個世界天地雖大,但惟有你的心田可以采摘收獲。孤燈下,我舉著一管殘筆耕耘,我知道我的血脈不應該讓一種叫世俗的東西流淌,我知道山間明月,耳邊清風,取之不盡也用之不竭,捧一角光芒,足矣。然,生活之川上,我的靈魂常在漂泊,我的心靈常常無家。人的彼岸在何處呢?在心靈深處!

    望著那沉沉的窗外,窗外是什么?午夜的深處,風,依然在曼妙的吹。而此時我手中無盞,筆下無詩,似醉似醒;虛虛實實中,有你與我星與星的凝望,彼此在心中點亮了那盞靈犀的燈。有心燈映照,遙遠成為咫尺;有心燈映照,黑夜也為良晨。于是,我有一朵瑰麗的玻璃花搖曳著芳菲,心情會為擁有這朵花深懷感恩!我要在那拈花執劍的佛前頓悟,我是可以癡情如花!花兒開放,迷離的我分不清是什么顏色。

    想起一些慵懶的早晨或夢回的夜晚,細品香茗,讀你的費解的文字精神,有費解的魅力,自由地感悟著,那是生活賦予我的另一種美!擁擠的社會里,我用真誠尋求心靈的潔靜,靜默思想一隅時,在無形的世界里,用方正的字符與你傳遞,心與靈的默契,夢與夢的纏綿。就讓心夢流向空靈,讓迷茫的靈魂尋找回音,我便做只美麗的蝴蝶,伴你的精神浪漫舞動!于是,獨自心神怡悅,安靜的品味寂寞和蒼涼。所以,你知道嗎?我懂得了,感悟了,解讀了:窗外的雨不是淚,拂葉的風不是寒!

     夜,窗外依然沉沉,我心一片澄明,臨屏寫字,寫呀寫呀才發現自己只是順勢寫著,竟忘記本來要寫什么。忽然記起周邦彥那句:不言不語,一段傷春,都在眉間。然,說到這里,亦只好不再言語,眉間心上,全憑無以復加的想象了。


    14、總是習慣了用流年去丈量生命的長度,卻疏忽生命在穿行中是短暫的。都說人生在世一臺戲,你方唱罷我上場。那么,我的炫舞,我的演繹,會是精彩,還是平淡呢?

     微風彈撥琴弦,聆聽萌綠的跫(qiong2窮)音,撇去拂塵和喧囂, 撒一縷氤氳,得閑情也得畫意。愛人,我們一起踩著古老的青石板路,沿著蘇堤,看柳絲垂幔,直到夕陽懶懶,滑過層層清波,不知往返。只因那些寂寞的花朵,是春天遺失的嘴唇嗎?

    屋里恬靜如水,陽光透過枝條和鐵藝花窗,斑斑駁駁灑落進來。這一刻,我聽見年華在身后歌唱。我是知道的,那些日子隨了落花,隨了流水,已成了一張泛黃的底片,最多也只是在支離破碎的文字中恣意沉醉,隱隱顯現。

     很想給自己的文字注入些快樂的音符,可“不言不語,一段傷春,都在
眉間”。一如很多時候,我們一直抓緊不肯放棄的東西,抑或那早已不再是當初的眷顧,只是一種習慣罷了。

     當年走過江南,是何等一路醉意一路春,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對那些風景自然,我知道,我依舊在用我最誠摯的心去感受,感受它夕陽中不同的背景,感受它煙雨里不同的靜默。

    遠處青煙緲緲,雨,依舊以夢的姿勢飄灑。西湖清水里浣洗出靈動的柔媚,浸潤著我文字柔軟的章節。“欲把西湖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 曾幾何時,多少文人騷客題詩作詞。不知此刻,誰是誰的聆聽?誰又是誰的守侯?

    今夜,我要沿著西湖的墨跡,手拂素箋,蓮步輕移,在漿聲泛起的輕波中任意涂抹心情,寫下一個世紀的詩行。

    倘若,博客里真的存有沉淀與封藏,我相信,鎖住的皆為醇香。因為那些用心鐫刻下來的文字是虛幻網絡所不能掩飾的。 愛人、江南,你是否聽見了我隔山隔水的一聲呼喚?你還能從眾多的聲音里認出我嗎?

    靜謐的夜,望著斜斜飄灑的雨絲出神, 時間仿佛停滯,瘦盡燈花又一宵,只有幸福的感覺順著江南煙雨,涓涓不息地流淌,織成一張細膩的情網,阻隔一切凜冽的世風俗見。

     愛人,讓我們循著前世的足音,和著今生熟悉的悸動,柳前花間,依依又眷眷,溶成一個隔世的傳說……


    15、不言不語,一段傷春,都在眉間。流年花開花謝,始終有一瓣心香伴我們渡過人間煙火,昔日桃花面,灼灼其華,幾經歲月蹉跎,落得梨花面,盈盈粉淚,情愫沾了薄涼意,舊夢染了暗黃塵,是夜風起,清泠泠的,原來,秋韻帶著世間的潸然冷味輾轉來到了。

    翻閱昔年的筆跡,那些惹了心思波動的文字,若琴鍵起伏彈奏了一闕歲月之歌,一首紅塵之曲,梵唱拈香書了幾行,他年笑與哭,他年樂與悲,人生既非絕對的命中注定,也非絕對的隨風漂泊,而是兩者皆有,讓我們感覺生活的脈搏,是有生命的。

     辛波絲卡說,我們何其幸運無法確知我們生活在怎樣的世界。不論是等閑變卻故人心,讓所愛之人隨時光漸行漸遠也罷,還是故人心易變,讓所愛之人離自己越來越遠也罷,無常就是生命的態度,而一切也終將會過去,當一切改變,我們也唯有坦然接受。

     人是一種很奇怪的情感動物,一不留意就會鉆入牛角尖,闖入死胡同,道理說起來什么都懂,就是控制不了那些恣意蔓延的情緒,或傷感,或悲憤,或狂歡,或低迷,其實,有些細究起來,竟只不過是人體的某種化學物質問題。

     踏過日夜的流轉,領略生活的意義,感受人生的滋味,郁悶過,彷徨過,憤慨過,開心過……但刪繁就簡后,心靈展現成熟的魅力,這也才是無愧來這紅塵走一遭,而且我是真喜歡有故事的人,自有一番不一樣的味道,讓人心生歡喜。

    是夜,風輕,心深靜,奏起舒緩清淺的旋律,暗香浮動,若窗外湖水微微漾起波紋,可以很淡然的想一些刻骨銘心的往事,也可以很愜意的什么都不用去想,心事淡淡散卻,心思幽幽凈化,心結慢慢打開,無論誰對誰錯,誰是誰非,世間有些事情,說不清剪不斷理還亂。

    想起遇見你,也是秋風蕭瑟的季節,悲寂寥就成了分離后的傷感詠嘆調,曾覺得都是西風惹的禍,也是西風吹的罪,如果秋不來,如果風不起,心就不會起漣漪,我就不會愛上你,而今回首嫣然一笑,那些過去都已變成了親切的懷念

    那些年,我陪風一起冰冷,偶爾夾雜著歲月的霜露雨雪,站在頂樓望著城市的華燈初上到燈火闌珊,心若灰燼一點點的冷了溫度,無人可伴登高處,無人可會憑欄意,任韶華辜負,芳華虛度,只是不言不語,千道淚萬行情。

    寂寞思念如藤蔓纏繞的我無法呼吸,可因為愛得深沉,舍不得放手,就算疼痛也不曾想要棄絕,愿意為你而無關風月,愿意為你而無關別人,所以,明知道是不可能的結局,還是無力自拔的沉溺著,懦弱著,癡戀著……

    當歲月漫漫流逝,一切的故事與情愫也都變成了省略號,言有盡而意無窮,明天的風依舊會吹拂,明天的太陽依舊會升起,卷起的深藏內心的一簾幽夢也該舒展了,那一段讓往事隨風的歌曲也該敢唱了,夜華敞亮,叩開我緊閉已久的私語門扉。

     枕上沾了幾滴胭脂淚,卻不再那樣傷春悲秋了,我想我是真的漸漸情轉薄了,也懂得了無情并非過錯,也是另一種放手,給彼此的解脫,多好,領悟一層層的攀登,人世一步步的理解,擱淺了往事,拾起了精神,談笑一揮間,明媚如初。

     當初的愛也是真,后來的不愛也是真,佛曰,不可說。也確實說不得是誰的無情,也無法追究是什么的過錯,有些事情總是一筆糊涂賬,若此,不如就算了吧,心里多些寬容感恩,少些偏執抱怨,讓歲月風鈴的旋律悠然自得些,深遠清婉些。

     是風瀟瀟,昔人渺渺,且將顰眉舒放一字寬,淺笑靜看一段人世風光,悲歡離合總無情,每個人都在品嘗,山長水闊連天起,每個人都在路上。一念起,萬水千嵐曾踏遍,一念滅,滄海桑田陡然變,恩怨不必算,是非早該淡。遺忘就是我們給彼此最好的紀念,有些人無須再見,有些事無須計較,有些年不必深思,有些情不必追悔。

     是夜風起,吹展流年秋一片……  

2013-09-10 21: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