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

 [譯文]  世上萬事恍如一場大夢,人生經歷了幾度新涼的秋天。

 [出典]  蘇軾  《西江月·世事一場大夢》

 注:

 1、 《西江月》蘇軾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凄涼北望。

  2、注釋:

    世事一場大夢:《莊子·齊物論》:“且有大覺,而后知其大夢也。”李白《春日醉起言志》:“處世若大夢,胡為勞其生。”

  風葉已鳴廊:《淮南子·說山訓》:“見一葉落而知歲之將暮。”徐寅《人生幾何賦》:“落葉辭柯,人生幾何”。此由風葉鳴廊聯想到人生之短暫。

    鳴廊: 在回廊上發出聲響. 

    眉頭鬢上: 指眉頭上的愁思鬢上的白發。 

    賤: 質量低劣。   

    妨: 遮蔽。 

    孤光: 指獨在中天的月亮。 

    琖 : 同盞, 酒杯。

 

   3、譯文1:

     世事猶如一場大夢,人生在世能有幾個新的秋天到來?在這蕭瑟清秋的夜里,秋風吹打著庭院里的樹葉,在空曠的長廊里發出凄涼的回響。取過鏡子,看見自己兩鬢己經爬滿了如霜的白發。
  可能是酒質低劣的緣故吧,自己常常憂愁來看望自己的客人太稀少了;因此,本想在這中秋月明之夜,望月抒懷思念遠方的親人,但明月又被烏云遮擋。在這親人團聚的中秋佳節的夜晚,有誰個能與我共賞這孤獨的月光呢?我只有端起酒杯凄涼地向北方望去!

    譯文2:

    世上萬事恍如一場大夢,人生經歷了幾度新涼的秋天。晚上風吹動樹葉的聲音響徹回廊里,眉頭鬢上又多了幾根銀絲。

    酒并非好酒,卻怕少有人陪,就像月亮一般,被云遮住了月光。中秋節里,誰能夠和我共同度過這孤獨寂寥的時光啊?無人回答,我只能拿起酒杯,凄然望著北方。

   4、蘇軾 生平見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5、  詞一開端,便慨嘆世事如夢,雖然蘇軾詩詞中常常流露出人生如夢的思想,但或是自我排遣之語,或為往古來今之思,讀來往往覺其放達,而不覺其悲切。此處卻不然,以一種歷盡滄桑的語氣寫出,加上幾度秋涼之問,風葉鳴廊,忽覺人生短暫,已驚繁霜侵鬢,益覺開頭浮生若夢的感嘆,并非看破紅塵的徹悟,而是對自身遭際有不平之意,從而深感人生如夢境般荒謬與無奈。

  “世事一場大夢”中的“世事”既可以指具體的歷史實事,即指蘇軾因“烏臺詩案”被貶黃州的事情,亦可以理解為蘇軾對人生命運的抽象意義的認識。“世事如夢”,“人生如夢”,一切皆如白駒過隙,雪后飛鴻,人生只是天地間偶然的飄蓬,所以不可執著于現實中的得失榮辱,而應超脫于具體的萬事萬物,使自己內心趨于平衡。“人生幾度新涼”,用“新涼”指又一個秋天的來臨,并且突出了秋天乍到的“新”,可見詩人對節候變化的敏感,時間的流逝磨蝕著有限的生命,詞人由此產生出真摯的惜時之情。“新涼”亦指詩人再次遭到排擠打擊的人生際遇,用一個“涼”字,表達了詩人心中的凄涼之情,所以,“人生幾度新涼”不僅指自然節候的變化,同時也是指人生命運的起伏不定、變幻莫測。這句話把自然與人生結合起來,以自然的變幻來反襯出詞人對人生命運的無奈謂嘆,寄意深刻,韻味悠遠。開頭兩句詞遠遠不止是蘇東坡在記敘一時一地之事,或是一己一身之感,而是借寫具體的事實,表達他對抽象意義上的人生命運的深沉思忖。

  “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在冷落清秋的夜里,涼風吹打著庭院里的樹葉,在空曠的長廊里發出凄涼的回響。詞人取過鏡子,看見兩鬢爬滿了白發,“人生何處得秋霜?”詞人由此陷入了深沉的思索中,讀者同樣可以感覺到陣陣寒意襲來。

  過片兩句,更可見牢騷。“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酒賤”是因為“人賤”,暗指身遭貶斥,受人冷遇。“月明”句隱喻小人當道,君子遭讒。蘇軾遠貶黃州,心中的失落與不滿是以這種自我嘲諷的形式來表現的。因“烏臺詩案”受蘇軾牽連被貶的人太多,而蘇軾也因此不愿連累友人,所以絕少與故人交往,這里的“客少”應是指當時的實際情況。在這靜寂的夜里,在這皓月當空之時,清秋的寒氣陣陣襲人,此時,蘇軾心中的孤獨凄涼之感是難以排遣的。中秋月明,而明月總是被烏云遮去光芒。有人認為“東坡在黃州,中秋夜對月獨酌,作《西江月》詞”,可見“月明多被云妨”一句寫的是眼前實景,是自然現象,但似乎還有更深的內涵,是在借自然之景抒寫他對社會環境的認識。這里隱含了作者深深的政治憤懣情緒,“云妨”比喻小人當道,欺瞞主上迷惑視聽排斥忠良。作者為自己忠而被謗,謫居偏地黃州,政治抱負難于發揮而深感憂傷苦悶,而此情此景,唯有對月把孤盞聊以解憂愁了。

  “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凄涼北望”點出了作詞的時間與主旨。“中秋”是傳統意義上團聚的節日,蘇軾選取“中秋”這一宴樂的節日作為背景,以虛筆中的樂景寫哀情,使哀情為之更哀。“北望”點出了作詞的主旨。“北望”的含義,歷代論者有所爭議,《古今詞話》認為蘇軾“一日不負朝廷,其懷君之心,末句可見矣”,而胡仔認為是“兄弟之情見于句意之間矣”。據記載這首詞下原有注釋“寄子由”,可見蘇軾此詞是在中秋之夜寫給其兄弟蘇轍的。其實,蘇軾當時政治上受迫害,孤苦寂寥,凄然北望之中,思弟之情,憂國之心,身世之感,或許交織在一起,作為欣賞者,也不妨拋開考證,作寬泛理解。蘇軾晚年飽受政治打擊,他多以佛、道思想來超然物外,以消解現實的苦悶,但此詞籠罩著一層悲涼的氣氛,可見蘇軾始終沒能擺脫塵世的痛苦。在這熱鬧的中秋月明之時,唯一可以慰藉自己落寞孤寂情懷的是那真摯的手足深情。蘇軾渴望著與兄弟一訴衷腸,無奈遠貶黃州的他只能在北望中借明月遙寄相思。天涯同一月,相思兩地情,遙望卻不能與之相聚,明天卻又要面臨現實中太多的痛苦與無奈,蘇軾因而陷入更為深沉的悲涼之中。

  整首詞突出了一個“涼”字,以清寒的中秋之夜的涼風、明月與孤燈等情感意象,營造了一個情景交融的完美意境。蘇軾借寫節候之“涼”,抒寫人生之“悲涼”,表達了他對現實人生的深沉思考。與這首詞意境與主旨相似的就是那首寫于密州的詞《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在那首詞中,蘇軾寫道:“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與這首《西江月·世事一場大夢》相比,兩詞都是借寫景抒懷,都渲染了一個“寒”、“涼”情緒意境,給詞蒙上了一層深厚的情感意韻。所不同的是前者在于指出節候之“清寒”,后者重在喻示人生之“凄涼”;前者寫天上人間之“清寒”,后者寫現實人間之“凄涼”;前者想象天上人間之“寒”以反襯人世間值得留戀,后者借人間之真情以慰藉自己“凄涼”的心靈。兩詞相得益彰,情韻悠遠,表達了飽受政治打擊的蘇軾對歷史人生的深刻認識,以及對人世真情的深深眷戀。

  蘇軾這首詞也寄寓了一定的哲理意味。但這種哲理意味是通過營造一個完美的審美意境傳達出來的。讀者首先感受到的是中秋之夜清寒的月色與空寂的長廊,孤獨的詞人身影與孤獨的黯淡燈光,以及由此流露出來的詞人深沉的人生思考與真摯的人世之戀,讀者并不感覺到說理、議論的空洞與枯燥,而是為詞中深沉的情感所打動,然后體驗出作者蘊含于詞中的哲理趣味。另外,蘇軾是宋代豪放詞派的代表詞人,然而這首詞風格柔婉,可以看出蘇軾的詞風也有悲情婉約的一面,這種哀怨隱忍之作更讓人久久不能忘懷。

   6、蘇軾《西江月——黃州中秋》這首詞寫于宋神宗元豐三年,公元1080年,當時蘇軾四十五歲,人到中年,被貶黃州。

  蘇東坡的思想經常在儒家、道家、佛家之間浮沉掙扎,他有兼濟天下的理想,卻常常在文字流露出對人生的無奈感與對時間的荒謬感,有時他又以道家的超然達觀思想化解自己的痛苦,有時這種無奈感與荒謬感又如此強烈,讓他無法解脫。在中秋這樣的喜慶節日,詞人蘇軾在《西江月——黃州中秋》中表達的就是這種無法解脫的痛苦。

  詞一開端,便慨嘆世事如夢,雖然蘇軾詩詞中常常流露出人生如夢的思想,但有時是自我排遣之語,有時是對往古來今的沉思,讀來往往讓人感受詞人的放達,而不會覺得悲切。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這里卻以一種歷盡滄桑的語氣寫出,加上幾度秋涼之問,風葉鳴廊,忽覺人生短暫,已驚繁霜侵鬢,益覺開頭浮生若夢的感嘆,并非看破紅塵的徹悟,而是對自身遭際有不平之意,從而深感人生如夢境般荒謬與無奈。

  蘇軾因“烏臺詩案”被貶黃州,剛經歷過九死一生的大劫,本想兼濟天下服務蒼生,但反遭奸臣誹謗排擠,難免有此人生世事如同一場大夢的感慨。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凄然北望。過片兩句,更可見詞人的牢騷,"酒賤"句暗指身遭貶斥,受人冷遇,“月明”句隱喻小人當道,君子遭讒。于是,“千里共嬋娟”的美好祝愿,成了“誰與共孤光”的凄涼詢問,此時,作者能做的,也只有“把盞凄然北望”而已。

  “北望”的含義,歷代論者有所爭議,《古今詞話》認為蘇軾“一日不負朝廷,其懷君之心,末句可見矣”,而胡仔認為是“兄弟之情見于句意之間矣”。其實,蘇軾當時政治上受迫害,孤苦寂寥,凄然北望之中,思弟之情,憂國之心,身世之感,或許交織在一起,作為欣賞者,不妨拋開考證,作寬泛理解。   (《趣味念歌詩》,黃德展)

 

   7、“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蘇軾《西江月》

  一場秋雨一場涼,幾分寂寞幾分愁。幾場秋雨,秋風蕭瑟,樹葉在無情的秋風中瑟縮顫抖,拼命的將大樹攀住,充滿了對生的渴求。陣陣的秋風將秋葉毫不憐惜的從樹梢拽下,枯黃的秋葉在空中翻飛,無可奈何的隨風飄散,是怎樣的孤立無助……看此景此情,心底一股莫名的惆悵和幾許淡淡的憂傷油然而升,是悲憫歲月無情?還是慨嘆鉛華淡去?那些逝去的年華總是透著幾分寂寞,幾分無奈,幾分欲說還休!流連在紅塵中的我,卻找不回來時的歸路。也許顧影自憐,也許閑愁最苦……

 

  人生短短,幾度秋涼,又有多少個是豐收的秋天,又有多少人的一生能收獲幾度秋實呢?又有多少人能面對生命的秋天將離象秋天的落葉那樣飄灑釋懷的離去呢?就算是古代顯赫一時的帝王在人生秋盡時也會發出“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的感嘆呢?!對于平凡平淡的我,更是會有多少未如愿之事而嘆呢?秋風拂面頰,秋意涼心頭,人生幾個秋?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人只有到了一定的年齡,才能體會到蘇子此時的情懷。我想我已經完全地度過了狂躁的時光,心了無遺憾,也無憂無懼。人生的路走到今天,對于我來說,可以用心安理得、志得意滿、無怨無悔來形容。以往曾經努力過,付出過,追求過,苦累過,都有所收獲。仿佛,我的人是秋日里的一束光,透明,透亮,不藏心機。仿佛,我的心是秋日里的一陣風,輕盈,清爽,不負重荷。仿佛,我的生命是秋日里一片葉,火熱、奉獻,幸福至極。其實人生在世,幸福是每個人的畢生所求和所愿。但在我們的生命長河中,幸福真的與貧富無關。要想得到幸福,就要掙脫種種世俗欲望的羈絆,知足常樂,盡可能讓自己做一個簡單的人,快樂的人,充實的人。以往我曾為那一段生活真心地感動過,亦領略了那一份自豪與美好,還有甜美,不應該留有遺憾……人無論到什么時候,淡泊名利,無怨無悔地生活,才能感覺生活的真諦,才能不停歇的前行。

 

 

    8、日子就象一只伸出的手,只要撫摸一下自己的故事,苦澀就在泛濫。時光多是蒼茫的成分,已流失的記憶,可以喚回多少無助的溫柔。“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凄然北望。”蘇軾的這首《西江月》現在細細品來,竟感覺有股子化不開的一腔惆悵,一種一份滄桑寞寞的心情逐漸蔓延開來,舊事重重,如今世事都已經過了境遷。若說我的人生是綠葉,落葉之后才明白,冷暖在心,人生幾度秋涼?

   落葉是一種宿命,我是否是在抗爭著落葉的宿命,還是在接受著落葉的宿命呢?我想落葉或許是幸運的,至少還有落葉歸根的結局來聊以自慰,落葉人生,我找不到宿命之根,驀然中醒悟,秋光已漸老,青春零落成一窗的微寒。空嘆此生已無奈兮!悔當初任性少年,幾番沖動豪氣。時已不再,機運已去,再看燈火闌珊處,幾度暮云飄緲,嗟然之余,空有扼腕壯志意,世間萬事皆輪回啊!階前芳草又幾回的歲歲綠。

    曾經年少豪情迸濺意氣風發,似乎滿懷擊劍斷流之志,到如今早已煙消云散蕩然無存。也許,人生,對我而言總無定數。經歷了許多風雨,早已將身上的棱角磨平。在洶涌人潮的街頭,我只是路人甲或路人乙,行走于高樓大廈之間,謙卑之意油然而生,如蚍蜉仰望高山,看塵世的喧囂,卑微之余,不知悲喜,仔細揣摩人生,就猶如一場大夢一般,花開花落,葉落幾秋,生命不過是短短的幾回秋涼而已……這些年,人來人往,起起落落,停停走走,是是非非、愛憎情仇、你恩我怨,反反復復,分分合合,頻頻繁繁,幕開幕謝。面紅耳赤,唇槍舌劍,冷言諷語,若大的友情愛情之圈重重迭迭,或陌路相逢,灑脫豪情,或形同陌路,冷若冰霜,或客氣執手,唇舌如蜜,狹窄于心,坦誠乎?說真話么?世故么?多少言小假大空之語。包括那些假話、廢話與屁話就如同《紅樓夢》中所寫的一樣:正所謂,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到頭來,都是為他人做嫁衣裳……如此恍惚,光陰荏苒,無論是春風得意,還是身處逆境,莫不如此,若說人生亦如夢,萬事萬物皆因夢而生,因夢而滅。 只是,夢如何?我卻始終算不出答案。

    人本是人,不必刻意的去做人;世本是世,無須精心的去處世。此精辟之論記不清楚這是何人所言了,人有喜怒哀樂,天亦有之,神亦有之,況乎在下一介俗之又俗之人哉!打點人生行李,清理此生榮辱,苦短人生,如白駒過隙,那些個過眼煙云,還是淡淡賦之一笑吧。坦然處世,上下從容,勿做情緒之奴隸,左右自然,笑罵由人,流水高山覓知音,幾多情幾多事,都付笑談中!《龍騰文學》 »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

 

   9、人的一生就是在不斷地選擇,人之煩惱或痛苦也因此而來,因為在選擇的同時意味著舍棄,在得與失之間交錯著紛擾與搖擺。人生到頭來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這是人們常常不得要領的自我追問。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煙雨津渡,何處依歸?朦朧之中的張望與尋覓,最終自己也成了風景的一部分。

   10、寵辱不驚,坐看庭前花開花落;
       去留無意,漫隨天上云卷云舒。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

   11、人生幾度秋涼,事世一場夢。西風蒼老容顏,秋水幽咽著寧靜。俯身拾起身邊流過的歲月,浮光掠影間。一江春水的心事,在時光的背后一段一段老去。深黃淺綠不經意的零亂,鐫刻著生命流逝的痕。風過群山,星沉云暗,漸落的月光在寂寞的夜色里零亂成透明的洪荒。宿命的手,隔著一些蒼白的光芒,肆意撥弄我動蕩的心弦,心中的刺痛劃過殞落的哀傷,一些虛謬的瞬間,從指尖紛紛逃亡。

   流淌的月光,落在塵間,我用絕望擋住所有的燦爛,相遇太美的故事往往無法收場,曾經的千般愛戀萬種癡狂,已隨月色漸漸黯淡。 世事變幻莫測,人性復雜難懂。從未改變的天真,滯留在逝去的時空。以一份素華的明凈,悲憫著紅塵的悲憫,感動著紅塵的感動。

   誰的絕望成刀,在我未愈 的傷口深深落刃。難以蘇醒的夢,破碎在虛無的高處。踉蹌地唱著挽歌。張開如碟的羽翼,在寂寞的夜滴血傳情。漂浮著,輕舞處。矜持著一份孤傲,浮云散,夢已老,將最后一脈余香,緩緩散盡。花開花落歌聲殘,什么是地老?什么是天荒?尋覓了千年,等待了萬世,原來所有的執迷,都只是宿醉一場。
   人生幾度秋涼,世事一場大夢。執迷一生,美麗一瞬,卻足以笑傲蒼穹……

2013-09-10 21: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