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譯文]  如果不是東風給周瑜火攻提供方便,曹操的銅雀臺上,也許早就鎖藏大喬和小喬了。

       [出典]  杜牧《赤壁》 

       注:

       1、   《赤壁》 杜牧

         折戟沉沙鐵未銷,  自將磨洗認前朝。

      東風不與周郎便,  銅雀春深鎖二喬。

      2、【注釋】
  ①折戟沉沙:斷戟沒入沙中。
  ②將:拿起。
  ③東風:指吳蜀聯軍借東風火攻曹操事。不與:若不與。
  ④周郎:吳軍統帥周瑜。
  ⑤銅雀:臺名,魏曹操所建。頂上飾有大銅雀。
  ⑥二喬:喬玄兩女。大歸孫策,小嫁周瑜。

     3、譯文: 

     折斷的畫戟沉沒在泥沙中未銷融,  磨洗一番,可見是赤壁之戰的遺物。

  倘若東風不來幫助周瑜,  大喬小喬就會深鎖銅雀了。

 

     4、杜牧風流得別具一格,風流得聲名遠播,在繁華的揚州,杜牧的足跡踏遍青樓,宿醉不歸。乃至淮南節度使牛僧孺不放心,暗中派人保護。有一日,杜牧調任回京,牛僧孺勸他切莫“風情不節”,并且拿出兵卒們發回的滿滿一篋平安帖,杜牧見此,又愧又羞。正是“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字詞之間,滿是艷情。杜牧的風流軼事,與他的才華一樣,傳之于世。

  杜牧最為膾炙人口的詩作,是詠史與七絕。杜牧的詠史,充滿著幽默與調侃,飽含借古鑒今之意。游經赤壁,他說,假如周瑜借不到東風,則將是“銅雀春深鎖二喬”,一反常人思維,給人以全新的視角。過華清宮,想起當年楊貴妃喜啖荔枝的情景,杜牧感嘆“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小中見大,雖未出現唐明皇半個字,卻點出當年安史之亂的個中原委。夜泊秦淮,歌舞升平,可是,杜牧聽出來了,那是什么樣的歌曲啊,分明是亡國之音,若照這樣下去,大唐亡國也指日可待了。杜牧詠史是表,諷今才為其里。

  杜牧臨死之時,心知大限將至,自撰墓志銘,但這篇短文寫得卻是平實無奇,絲毫不顯文豪手筆。據《新唐書》載,墓志銘寫就,杜牧閉門在家,搜羅生前文章,對火焚之,僅吩咐留下十之二三。或許,在外人看來,杜牧一生,俊朗豪健,而他在強作笑顏、把酒盡興的背后,卻是不欲示人的悲涼吧?

       5、 這首詩是作者經過赤壁(即今湖北省武昌縣西南赤磯山)這個著名的古戰場,有感于三國時代的英雄成敗而寫下的。詩以地名為題,實則是懷古詠史之作。

        杜牡的這首詩,是因赤壁大戰遺留的一塊碎片引發的。人好在兵器上刻銘,不獨現代人然,古人亦然。當然古人不像現代人,這刻銘的事已經具體到給每一件武器都編上號的程度。但是古人的兵器,只要刻了銘的,都非凡物。我在博物館里看到過一些帶有銘的“戈”,也看到過刻有“越王句踐”字樣的寶劍(此物是當時專門為越王勾踐打造的)。這把劍在墓穴中睡了二千余年,等到后世一班考古人員打開了墓穴,忽然一道寒光揭出,可以想像當初那幾個考古人員是觳觫辟易了。杜牧懂得考古,當他看到那把“戟”上的銘文,斷定出了它的年代,聯系到古物發現地,一張赤壁大戰圖卷在他腦子里展開了。也許這把折戟恰是曹操當年“橫槊賦詩”時的那把“槊”的碎片。曹公手上的兵器是必有銘文的,這銘文且非一般銘文,而是專用銘文。也許這把折戟的銘文早已因沙石磨礪水流沖蝕而漫漶不清了,或者它本就無銘,自三國以至于今,此地發生了多少戰事,一切又歸平靜。杜牧是拾得了一塊碎片,一塊歷史的碎片,這是真的。他是一個詩人,因了這個由頭,演繹一番,寫出一首詩,指點出歷史的某一種“真”。

  發生于漢獻帝建安十三年(208)十月的赤壁之戰,是對三國鼎立的歷史形勢起著決定性作用的一次重大戰役。其結果是孫、劉聯軍擊敗了曹軍,而三十四歲的孫吳軍統帥周瑜,乃是這次戰役中的頭號風云人物。

  詩篇開頭借一件古物來興起對前朝人物和事跡的慨嘆。在那一次大戰中遺留下來的一支折斷了的鐵戟,沉沒在水底沙中,經過了六百多年,還沒有被時光銷蝕掉,現在被人發現了。經過自己一番磨洗,鑒定了它的確是赤壁戰役的遺物,不禁引起了“懷古之幽情”。由這件小小的東西,詩人想到了漢末那個分裂動亂的時代,想到那次重大意義的戰役,想到那一次生死搏斗中的主要人物。這前兩句是寫其興感之由。

  后兩句是議論。在赤壁戰役中,周瑜主要是用火攻戰勝了數量上遠遠超過己方的敵人,而其能用火攻則是因為在決戰的時刻,恰好刮起了強勁的東風,所以詩人評論這次戰爭成敗的原因,只選擇當時的勝利者—周郎和他倚以致勝的因素—東風來寫,而且因為這次勝利的關鍵,最后不能不歸到東風,所以又將東風放在更主要的地位上。但他并不從正面來描摹東風如何幫助周郎取得了勝利,卻從反面落筆:假使這次東風不給周郎以方便,那么,勝敗雙方就要易位,歷史形勢將完全改觀。因此,接著就寫出假想中曹軍勝利,孫、劉失敗之后的局面。但又不直接鋪敘政治軍事情勢的變遷,而只間接地描繪兩個東吳著名美女將要承受的命運。如果曹操成了勝利者,那么,大喬和小喬就必然要被搶去,關在銅雀臺上,以供他享受了。(銅雀臺在鄴縣,鄴是曹操封魏王時魏國的都城,故地在今河北省臨漳縣西。)

       有的詩論家也注意到了此詩過分強調東風的作用,又不從正面歌頌周瑜的勝利,卻從反面假想其失敗。杜牧有經邦濟世之才,通曉政治軍事,對當時中央與藩鎮、漢族與吐蕃的斗爭形勢,有相當清楚的了解,并曾經向朝廷提出過一些有益的建議。如果說,孟軻在戰國時代就已經知道“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的原則,而杜牧卻還把周瑜在赤壁戰役中的巨大勝利,完全歸之于偶然的東風,這是很難想象的。他之所以這樣地寫,恐怕用意還在于自負知兵,借史事以吐其胸中抑郁不平之氣。其中也暗含有阮籍登廣武戰場時所發出的“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那種慨嘆在內,不過出語非常隱約,不容易看出來罷了。杜牧之寫史論,除了為表現出非凡的見識,還曲折地反映出他的抑郁不平和豪爽胸襟。慨嘆歷史上英雄成名的機遇,是因為他自己 生不逢時,有政治軍事才能而不得一展。它似乎又還有一層意思:只要有機遇,相信自己總會有所作為,顯示出一種逼人的英氣。

 杜牧題詩

     6、第1---2句:情感的觸發物,一片折戟,與古代的戰爭有關,興感之由,引起下面的詠史感嘆。這個手法我們現在也常用,由一張照片回想到一段生活,或由一個具體的事物聯想到一個特定的人等等。這些都是情感的觸發物。又暗含歲月流逝,物在人非之感。

     第3---4句:議論感慨,對前朝人物和事件的感嘆。我們可以看它蘊涵了這么幾個加減法:

     英雄+機遇=成名的英雄

    周瑜+東風=成名的英雄

    周瑜-東風=銅雀春深鎖二喬

    我(杜牧)+0 =不成名的英雄 (懷才不遇,生不逢時)

     我(杜牧)+機遇= ?

      詩人一反傳統的評價,認為若不是東風給了周瑜方便,他恐怕連自己的妻子都保不住,。他設想沒有東風,東吳戰敗,不說山河破碎,人民遭殃,而信手拈二喬,東吳的兩個美女入魏,為曹操所有來暗喻,以小見大,深刻警策。反映了赤壁之戰對東吳政治,軍事形勢的重大影響。“杜牧是一位風流才子,善寫閨情戀意”。英雄美人,更見古代歷史人物的風流儒雅。

       當然,詩人在這里主要寫的是英雄與機遇的關系。詩人認為周瑜成名靠的就是東風,如果沒有東風,他連自己的妻子都保不住,還要稱什么英雄?含有阮籍說的“時無英雄,以使豎子成名”的意思。而他自己呢,懷才不遇,生不逢時,縱是以英雄自負,可是沒有機遇,又怎能成名?

     7、杜牧任過黃州刺使,這首《赤壁》詩大致就是在黃州寫就的,這也和以后的蘇東坡一樣,是假赤壁之名,寫赤壁之戰,籍以寄托感慨。“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是否實有其事,還是詩人的虛構,這到不必去做索引考證。關鍵的是詩人只是借此發端,“因小見大”,從江邊沙灘古戰場遺物,想到當年戰爭的情景,“鐵戟未銷,人事已非”。《赤壁》實際上就是一首詠史詩,一首憑吊古人的詩。詩人詠赤壁之戰,吊曹操之古。表面上是在寫周瑜,而實際上是寫曹操,是眾多的注家所忽略了的。所謂“東風”。我們確實是不能拘泥與字面的。寒雨愚見這“東風”就是條件、機遇的代名詞,也就是天時、地利、人和,只不過是詩人形象地說法罷了。而這種說法又真的是符合史實。那周瑜正是因為得了天時(東風)、地利(長江天險)、人和(孫劉聯軍),才取得了赤壁之戰的勝利,才避免了二喬被擄、吳國滅亡的危險,這哪里是“僥幸的成功”呢?其實詩人是在說:一世之雄的曹操呀,就是因為受了當時條件的限制,機遇的影響,必然性和偶然性的結合,結果最關鍵性的赤壁一戰失敗,終于未能完成統一中國的大業。可以清楚地看到,詩人是在吊念呢!是在惋惜呢!是在惋惜英雄、惺惺惜惺惺呢!這首詩如果從正面來寫,應該為“時代若與曹公便,銅雀春深鎖二喬。”但是恰恰詩人沒有“論言直遂”,而是運用了一個假定的句式推出了一個肯定的句式。這種曲筆,到是糊涂了更多的后來人和注釋者。

推進一層,詩人也形象地論證了一條哲理:任何英雄人物都不能憑空地創造歷史,都是要受著時代的制約的。人和事業的成功是離不開條件,離不開機遇的。從這個角度來說,這首怎么能夠不說是一首深刻的哲理詩呢?一言以蔽之,詩人所要抒發的是:如果當時的時代、條件、機遇都給了曹操方便,那么曹操在赤壁之戰中就不會失敗,吳與蜀的霸業就要客落,三國鼎立就不會出現。無疑地、曹操統一中國的大業也就取得了成功。這一段歷史也許就要重寫。對于“鎖二喬”,也不可拘泥于字面,既然二喬都做了曹操的俘虜,何況其他?或許這樣的解釋有點荒唐,但是可以說這才是真正地符合詩人的用意和寫此詩的初衷。

 

就是這樣一首構思奇巧,短而又精的小詩,卻在后世引起了很大的爭論。宋人許酏在《彥周詩話》中說:“杜牧之作《赤壁》詩……,社稷存亡、生靈涂炭都不問,只恐捉了二喬,可見措大不識好惡。”清人沈德潛在《清詩別裁集》中說:“牧之絕句,遠韻遠神,然如《赤壁》詩,‘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近輕薄少年語,而詩家盛稱之,何也?”誤解此詩之人,倒還情有可原;而貶斥此詩的人,確實讓人驚駭。這可真的是“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了!

 

魯迅先生說:“其實,曹操是一個很有本事的人,至少是一個英雄、我雖不是曹操一黨,但無論如何,總是非常佩服他”,杜牧寫詩推崇曹操,為曹操壯志未酬而惋惜,是很有道理,頗有見地的。

 二喬

 

8、從二喬方面來說,一對姐妹花,同時嫁給兩個天下英杰,一個是雄略過人、威震江東的孫郎,一個是風流倜儻、文武雙全的周郎,堪稱美滿姻緣了。郎才女貌,諧成伉儷,當然兩情相愜,恩愛纏綿。然而,二喬是否真的很幸福呢?其實大喬的命是很苦的。孫策娶大喬的那年是二十四歲,大喬是十八歲,可惜天妒良緣,兩年后正當曹操與袁紹大戰官渡,孫策正準備陰襲許昌以迎漢獻帝,從曹操手中接過“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權柄時,孫策被許貢的家客所刺殺,死時年僅二十六歲。大喬和孫策僅過了三年的夫妻生活。當時,大喬充其量二十出頭,青春守寡,身邊只有襁褓中的兒子孫紹,真是何其凄惶!從此以后,她只有朝朝啼痕,夜夜孤衾,含辛茹苦,撫育遺孤。歲月悠悠,紅顏暗消,一代佳人,竟不知何時凋零!

 

9、“東風”一詞,一語雙關,既指所利用的偶然性——東風,又指的是真正對戰爭起決定作用的人事。
  天時不如人和,其先決條件就是孫權對周瑜的高度信任,才能“策先定于內,功后成于外”。
  “東風”暗示執政者。如此措辭,還可見到王之渙有“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涼州詞》),孟郊有“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觀盡長安花”(《登科后》)。
  杜牧自己的《隋堤柳》也有“自嫌流落西歸疾,不見東風二月時”,也可能借題發揮具有言外之意。如果“東風”一語雙關,這兩句詩的內容就復雜了。
  一方面是詩人用詼諧的口吻和周郎開了個玩笑:多虧東風幫了你的忙,要不然后果就不堪設想。
  這只是字面意思,也就是只能當作詩人臉上外部表情來看待。
  另一面則認為歷史上的“東風”確給了周瑜的方便,換句話說周瑜遇到了孫權重用的大好時機,成就了千古功業,而自己雖然“自負經緯才略”卻難得重用,這自然由對英雄的敬慕,引起了自己的心酸。

 

10、 此詩之所以名動一時,并在數百年后依然為蘇軾所念念不忘,其中自有其深意。首先,寫“二喬”而不寫社稷,此乃詩人曲筆所致。眾所周知,“二喬”姐妹,一為東吳前國主孫策的夫人,一為東吳軍事統帥周瑜的夫人,此二人身份在江東極為尊貴。如果連她們都做曹軍的俘虜,則東吳之命運可想而知;其次,以“東風”的有無來強調戰爭勝敗之間的偶然性,看似偏頗,實乃意在提醒后世統治者對戰爭不可荒疏大意,須振作發奮,方能立于不敗之地。最后,以“銅雀春深鎖二喬”綰結全詩,意在突出戰敗一方所受無盡的屈辱屈辱看似由女人承担,但真正應該羞愧屈辱的卻是那些無所作為、無所事事的男性統治者。正所謂“君王城上堅降旗,妾在深宮那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聯想到當時朝廷腐敗,統治者尋歡作樂的現實境況,詩人以史諷今的命意不是呼之欲出嗎?

 

 

11、《赤壁》的開頭便與眾不同。《過華清宮》是由回望引起回想,杜牧還有很多詠史詩是一開頭就高度概括,縱橫馳騁。此詩的開頭卻只從一件不起眼的折戟寫起。這一片與古代戰爭有聯系的折戟,很自然地引起后文對歷史的詠嘆。但是,這兩句的作用主要不在于作為詩的引導,它本身也蘊含著強烈的意念活動。沙里沉埋著鐵戟,點出此地曾有過歷史風云。折戟沉沙而仍未銷蝕,又暗寓歲月流逝而物存人非之慨,凡是在歷史上留下過蹤跡的人物、事件,常會被無情的時光銷蝕掉,也易從人們的記憶中消逝,就像這鐵戟一樣沉淪埋沒,但又常因偶然的機會被人記起,或引起懷念,或勾起深思。正由于發現了這片折戟,使詩人心緒無法平靜,因此他要磨洗并辨認一番,發現原來是“前朝”——三國赤壁之戰時的遺物。這一場決定了三國鼎立局面的重大戰斗,英雄云集,何等壯偉。因此,“認前朝”又進一步勃發了作者浮想聯翩的思緒,為后二句論史抒懷作了鋪墊。

 

全詩最精彩的,當然是久為人們傳誦的末二句。這二句是議論。“認前朝”,本來可以寫對這場戰爭的回顧,但是他省略了,所以不是緬懷,不是描述,也不是一般的歷史評價,而是直接的對歷史結局提出自己的評判。史學家們在論赤壁之戰這場關系到三國鼎立局面的大事件時,基本的政治傾向常常是把同情放在吳、蜀一邊。因為有這傾向,也便把這場戰爭的勝負看做理所當然的事。杜牧一反傳統看法,認為若不是東風給周瑜以方便,勝者就可能是曹操,歷史將要重寫。從不被人懷疑的地方提出疑問,引起議論,反映出他敏銳的歷史眼光和獨到的史識。首先,他不以成敗論英雄,對戰爭的一方——曹操提出了有異于史家的評價。其次,他認為歷史上英雄的成功都有某種機遇。他在一個更高的層次觀察、思考著歷史,頓使詩歌平添一種更上一層樓的氣概。史論有如此氣魄,而其表述方式卻那樣風流瀟灑。不直言戰爭之勝敗,而說“銅雀春深鎖二喬”。銅雀臺為曹操晚年享樂處,蓄姬妾歌妓于其上。拈出銅雀,使人聯想到曹操縱欲的這一面;銅雀而又言“春深”,又加一層風流溫馨。用一“鎖”字,重臺密閣,更加重了藏嬌之意。試想英雄如曹操者,于橫掃天下勝利之后,擁江東二喬于銅雀臺,弦歌艷舞,以享受纏綿之春色,當是何種得意氣概。寫設想中的東吳敗亡,不言河山破碎,生民涂炭之類,而拈出“二喬”入魏以暗喻,同樣把東吳領袖人物之風流儒雅的風神傳遞出來了。把硝煙彌漫的戰爭的勝負,把如此重大的歷史大事件寫得如此蘊藉,非杜牧不能。杜牧是風流才子,善寫閨情戀意,他把這種表述方式用于莊重的史論,而且天衣無縫地融為一體,便表現了杜牧特有的風韻情采。但是杜牧之寫史論,除了為表現出非凡的史識,還曲折地反映出他的抑郁不平和豪爽胸襟。慨嘆歷史上英雄成名的機遇,是因為他自己生不逢時,有政治軍事才能而不得一展。它似乎又還有一層意思:只要有機遇,相信自己總會有作為,顯示出一種逼人的英氣。

 

12、在晚唐那個時代,內憂外患,風雨飄搖,大唐帝國日薄西山。這個時代的陰影籠罩在詩人心靈上,始終揮之不去,盛唐氣象的幻想與日薄西山的凄涼現實,使他更加沉溺于深沉的無法排遣的憂傷之中。即使是繁華的秦淮河,在詩人眼中也只是“煙籠寒水月籠沙”,夜色凄冷而迷茫,詩人心中一片孤寂冷清。面對這樣一把斷戟,聯想到以往那些在燈紅酒綠中醉生夢死的達官貴人,詩人也只能發出懷古傷今的無奈和哀怨的感嘆:如果沒有類似“赤壁東風”這樣幸運之神的降臨,大唐帝國崩潰的命運是不可避免的,回天無力呀!正所謂“中原鹿不由人”。

         悲觀也罷,哀怨也罷,憂憤也罷,頹廢也罷,缺乏理想的色彩也罷,這就是一個晚唐詩人在他作品中蘊涵很深的在表層下隱含的指陳時局的另一層主題。

 

 

2013-09-10 21: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