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譯文] 春風多么可惡,把濃郁的歡情吹得那樣稀薄,滿懷抑塞著憂愁的情緒,離別幾年來的生活十分蕭索。回顧起來都是錯,錯,錯!

    [出典]  南宋 陸游  《釵頭鳳》

    注:

    1、《釵頭鳳》陸游

    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墻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2、注釋:

   唐琬,原是陸游的妻子,后因陸母反對而分開。陸游獨游沈園,無意中遇到唐琬和丈夫趙士程,不由感慨萬分,寫下了著名的《釵頭鳳》一詞。唐琬看后,失聲痛哭,回家后也寫下了這一首《釵頭鳳》,不久就郁郁而終了。他們二人大概是“有緣無分”最典型的例子了。

   釵頭鳳:詞牌名,取自詩句“可憐孤似釵頭鳳”。

   紅酥手:一種類似面果子一樣的下酒菜。

   黃滕酒:又名黃封酒。因官酒以黃紙封口得名。

   離索:離群索居。

   浥:沾濕。鮫綃:神話中鮫人所織的紗絹。

   山盟:指盟約。古人盟約多指山河為誓。

   錦書:前秦竇滔妻蘇氏織錦文詩贈其夫,后人以錦書喻愛情書信。

 

    3、譯文1:

    你柔軟光滑細膩的手,捧出黃封的酒,滿城蕩漾著春天的景色,宮墻里搖曳著綠柳。春風多么可惡,把濃郁的歡情吹得那樣稀薄,滿懷抑塞著憂愁的情緒,離別幾年來的生活十分蕭索。回顧起來都是錯,錯,錯!

    美麗的春景依然如舊,只是人卻白白相思得消瘦,淚水洗盡臉上的胭紅,把薄綢的手帕全都濕透。滿園的桃花已經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干閣,永遠相愛的誓言雖在,可是錦文書信靠誰投托。深思熟慮一下,只有莫,莫,莫!

   譯文2

   品著紅酥手(一種點心),飲著黃藤酒,滿城蕩漾著春天的景色,宮墻里搖曳著綠柳。東風多么可惡,把濃郁的歡情吹得那樣稀薄,滿懷都是憂愁的情緒,離別幾年來的生活十分蕭索。

    錯了!錯了!錯了!所有的一切都錯了!

    美麗的春景依然如舊,只是人卻白白相思得消瘦,淚水洗盡臉上的胭紅,把薄綢的手帕全都濕透了。滿園的桃花已經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荒廢,永遠相愛的誓言雖在,可是這份深情再也無法用書信來傳遞了。

    罷了!罷了!罷了!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

    譯文3:

    桌上擺著紅酥手,捧出黃封的酒,滿城蕩漾著春天的景色,宮墻里搖曳著綠柳。春風多么可惡,把濃郁的歡情吹得那樣稀薄,滿懷抑塞著憂愁的情緒,離別幾年來的生活十分蕭索。回顧起來都是錯,錯,錯!

    美麗的春景依然如舊,只是人卻白白相思得消瘦,淚水洗盡臉上的胭紅,把薄綢的手帕全都濕透。滿園的桃花已經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干閣,永遠相愛的誓言雖在,可是錦文書信靠誰投托。深思熟慮一下,只有莫,莫,莫! 

   譯文4:

    紅潤細膩的玉手,敬上一杯黃封美酒.滿城春色一片,宮墻禁錮著楊柳,東風脅迫,歡情短暫微薄,只留下滿腔愁恨,幾年孤獨離索.錯上更加錯!

    春光依然如舊,人兒日見消瘦,淚水將手帕浸透.桃花開又落,亭臺樓閣愈加寂寞.愛情的誓言如山河,傳遞書信卻無人可以拜托.莫說更莫說。 

 

    4、陸游生平見  自許封侯在萬里。有誰知,鬢雖殘,心未死。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5、詞的上片通過回憶往昔的美滿的愛情生活,感嘆被迫分離的痛苦。起首三句為上片的第一層,回憶往昔與唐婉偕游沈園的美好情景。“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墻柳。”雖然是回憶,但是,局限于詞的篇幅所限,只選取最富有代表性和特征性的細節。“紅酥手”,不僅僅寫描繪出唐婉為作者頻頻敬酒的美麗身姿,同時也道出作者對于唐婉的內心美而傾倒。同時也描繪出陸游和唐婉這對恩愛夫妻之間的生活甜蜜、美滿、幸福。這三句又點明這對夫妻是在共商春色,唐婉手臂的紅潤,酒的顏色和封裝,以及嫩綠的柳樹開滿全城的鮮花,更增加了踏春游園的明快感和色彩感。

    從“東風惡”開始,轉為第二層,寫出作者被迫與唐婉分離的痛苦,猶如憤怒的感情潮水沖破閘門,縱情地宣泄下來。“東風惡”這句,一語雙關,含蘊豐富,是這首詞的關鍵所在,也是造成作者愛情悲劇的結癥所在。常理所說,東風使得萬物復蘇,帶來生機勃勃的景象。如果它狂吹猛掃,使得春意盈盈的春天景色變成“桃花落,閑池閣”。另一種意思就是通過對“東風惡”來比喻,使得陸游和唐婉產生愛情悲劇的“惡”,也包括陸母。由于不能明說自己的母親不對,到了這時候又不能不講出來,所以只有用“東風惡”來表達出來。“歡情薄, 一懷愁緒,幾年離索”三句由于進一步寫出作者進一步地厭惡“東風”的心情敘述出來。美滿地婚姻被拆散了,夫妻分離,使得陸游和唐婉在感情上受到巨大的折磨,以前的美好生活的回憶,只是帶來滿懷地愁怨,這些都是“東風惡”帶來的后果。接下來陸游接連用“錯、錯、錯。”既沒有說明是不敢忤逆長者意見而與自己心愛地妻子離別錯了嗎?對于長輩的施壓破壞自己的沒面婚姻的想法是錯了嗎?還是對于不合理的婚姻制度強烈的否定嗎?這一層是寫陸游直抒感情,憤怒如決堤的江水奔騰呼嘯一瀉千里,但是“錯、錯、錯。”這三個字,有有他義,留給讀者自己去理解吧。

    詞的下片也分兩層分寫,先由感慨回到現實的敘述,進一步體現出恩愛夫妻被棒打鴛鴦兩地飛的劇痛和相思之苦。“春如舊”是和“滿城春色”遙相呼應,點出陸游和唐婉又是在同一地點,同時春天相逢了。雖然景色如舊,但是唐婉的人卻變了。經過“東風”的無情地摧殘下,在精神與時間的雙重折磨下,變得憔悴了,消瘦了,也變相地道出唐婉與自己“幾年離索”給她帶來的極大痛苦。也進一步地道出“一懷愁緒”是兩個人的共同點,也闡明兩人舊情不斷,相思難舍。“淚痕紅浥鮫綃透”這句,時刻劃出唐婉在與陸游就地重逢,想起以前的恩愛,唐婉能不淚流滿面嗎?陸游沒有正面直述唐婉的哭相,而是用“鮫綃透”委婉來寫唐婉的痛哭,都將手帕都濕透了,不僅僅是說流淚之多,還寫出唐婉的傷心之痛。

    這首詞的最后幾句,是下片的第二層,主要是些陸游與唐婉相遇以后的痛苦心情。“桃花落”與上片“東風惡”相呼應,雖然是寫景,但是里面有透著懷念往日的唐婉像桃花一樣艷麗,現如今憔悴了,消瘦了。陸游自己也象“閑池閣”一樣寂寞冷落,此一筆深含雙意,不著痕跡,巧妙自然得體。“山盟雖在,錦書難托”這兩句寫出陸游有自己明明在愛著唐婉,卻又不能去愛,情理而言明明不能去愛,卻又難舍難割,再加上看到唐婉憔悴的面容和痛哭流涕而產生的憐憫之心,真是百感交加,亂箭穿心,不由得發出“莫、莫、莫。”寓意快刀斬亂麻,罷了,罷了,罷了,言猶未盡,意猶未終,情猶未了,可只有不了了之,全詞在極其沉重的哀嘆傷感聲中結束。

   這首詞始終圍繞沈園這個特定的空間著筆,上下片遙相呼應,從往昔寫到現實,從人嬌美寫到人憔悴,再加上上下片的結尾“錯、錯、錯。”和“莫、莫、莫。”的不同心情的感嘆,真使人讀了蕩氣回腸,想說又不能說,欲說又無言之感,是一首別開生面,催人淚下的作品。

 

   6、一首《釵頭鳳》,短短六十字,卻讓詩人陸游的愛情延綿千年。一首詞如何讓發生在南宋時期的一場情事歷久彌新,并不斷被豐富,不斷被創造,其原因不能完全歸至文學價值,從文化的寬泛視閾來談論或許會更全面、更準確。

  《釵頭鳳》作為詩(泛指,包括詩、詞、曲、賦等多種形式的詩),其文本作為文學體裁的最高樣式的呈現,當然不能回避其文學價值。《釵頭鳳》一詩文字洗練,層次簡單,因情意真切而感人至深,細品,纏綿中有淋漓之感,兒女之情透出幾分英雄豪氣。當然,這與陸游的品性和詩風有關。

  如果從純文學(詩藝)的角度來點評,《釵頭鳳》實乃平平之作,該詩被后人熟知的程度也許在陸游流傳至今的所有詩作中堪稱之最,但這首詩絕非文學意義上的代表作,在詩歌藝術方面沒有顯在的貢獻,即不具有真正意義上的文學史價值。全詩的藝術沖擊力和感染力主要產生于詩背后的一個“情”字,或者說以動人的愛情故事為背景是形成其藝術效果的主要原因。

  說《釵頭鳳》在詩藝方面沒有表現出突出的特質,并非貶低或抹煞其藝術價值,其詩亦有可圈可點之處,雖然語言略顯平俗,但頗具音韻和畫面特質。全詩每句的句末聲調多是上聲或去聲,上聲(如“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墻柳……一懷愁緒,幾年離索”),讓人覺察到詩人心中郁積的沉痛稍作壓抑,委婉地流瀉于詩行,去聲(“桃花落,閑池閣, 山盟雖在,錦書難托, 莫、莫、莫”),表現出一種情感的急促,尤其是兩組疊字(錯、錯、錯,莫、莫、莫)更是傳達出無奈的怨恨與無盡的追悔。如歌的文字讓傷痛聽起來都是這般動人。

  此外,全詩極具畫面的質感,詩中多處直接或間接表現色彩明麗的字眼(“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墻柳……淚痕紅 鮫綃透; 桃花落,閑池閣”),值得說明的是,我們看到的不是情景交融,不是形神合一,這種強烈的反差效果體現在兩個方面。其一,明艷的風景和黯淡的情感色調相沖突。縱然是一片花紅柳綠的春光,也無法照亮詩人悲戚蒼白的心靈世界。其二,隱忍壓抑之后的言行舉止和內心的強烈感觸相抵牾。盡管“山盟雖在”,情意尚存,心中有愛卻不能再愛,不能再愛又實難割愛。

  上述音韻和色彩兩方面的特點雖值得一提,但并非出奇。因為古代詩人大都在韻律方面極為講究,亦擅長寫景狀物。這首詩耐人尋味之處,終歸一個“情”字。

  或許愛情永遠是塵世間最有吸引力的風景,讓人沉醉,惹人尋味,愈想解謎,愈是著迷。在世人心中,詩人的愛情更是與眾不同,因為詩人具有賦予愛情以特殊意義的能力,從某種意義上說,詩人能拯救愛情,使之不朽,詩人能擢升愛情,使之偉大。《釵頭鳳》正是一首以詩人的愛情為題材的詩歌作品,詩人陸游的愛情生活和創作《釵頭鳳》時的具體場景,我們已無從知曉,只能通過現存的史料來了解詩人婚戀生活的概況及創作該詩的有關信息。現今可供查閱的資料大都是一些概述性的文字記載,面對一些只言片語甚至有的彼此存在敘述矛盾的史料,倘若一定要通過考證的方法來還原真實的歷史,恐非易事,對于探討詩歌的文化價值,也確無必要。“文化研究有兩種不同的層次,要么考察文化的歷史事實,要么尋訪文化歷史事實中所蘊含著的對現世個體生命的意義。”此言并非無視歷史事實、否認考證價值,旨在說明追求事實的意義比追求事實的本身更能體現人類精神活動的本質。對于史學研究而言,實事性的考證是無法逾越的基礎性工作,但對于意義探尋的文化研究,尤其以詩歌(文本)為對象的文化研究,若僅用考證的眼光來審視,試圖憑借確鑿的證據確立一個無須爭辯的歷史事實,從而宣判一首詩的最終價值,暫不論結果,其思路就已構成一種荒謬。

  對于《釵頭鳳》的理解,亦無須以真相大白為意義探尋的必要條件,不依賴、不取決于考證結論,不等于說其意義的開掘可以憑空想像、任意附會,對詩歌的理解和闡釋需要建立在“事實”的基礎之上,當然,這里的“事實”不是客觀歷史,而是文學意義上的“真實” ,即要注意區分作為抒情主人公的詩人陸游和作為歷史人物的陸游,區分陸游婚戀生活的全部實況和陸游愛情中濃郁的詩意成分。 愛在離別時作者:郝 俊

 

    7、在沒有引進西方遺傳概念之前,中國傳統信奉“親上加親”,表兄娶表妹是天經地義的。窮困人家之間這種換親,省得許多彩禮;富裕家庭則更增添一些喜慶。民間有許多表兄妹間的愛情故事,譬如嫌貧愛富、撕毀婚約,譬如私相授受,暗訂終身……由于表兄妹也分所謂姑表、舅表,戲文中常常出現的是舅母嫌棄外甥。

而陸游、唐婉也是表兄妹,卻是姑母嫌棄外甥女。唐婉怎么做也“不獲上意”,丈夫又是個事母至孝的人,這便種下了悲劇的種子。我看《二十四孝》的故事總覺得驚怕,怎么世間還有這樣愚孝的人?這樣殘酷的事還時時被后世人拿來做榜樣,京劇《三娘教子》唱的即是。都說帝王家無情,其實中國的堂堂皇道,到了民間也一樣是清冷殘酷的。因為權力變小、責任變重的緣故,有時,禮教反而更顯得變態壓抑。

陸游原不是一個軟弱怯懦的男子。“三萬里河東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夜來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他詩里的慷慨義氣,教人聳眉動容。“上馬擊狂胡,下馬草軍書”,他的詩劍生涯,一樣激揚從容。可是,在母親面前,在最愛的女人面前,他都做了懦弱的人。

或許這樣去指摘他是不對的。他不能不孝。畢竟是那個時代的人,禮教馴養出來的標準好男兒,如孫悟空掙不脫那個金箍咒。所以只能一次次地哀求,最后低頭,休了自己至愛的妻。

原本屬于兩人的情愛中,添入了太多的情感糾葛。糾葛是沉重的,繁雜的,無法使人釋然。

他另娶王氏淑女,她另嫁趙家好男。沒緣法,轉眼分離乍。翻覆間生離如死別。時光又輪回了。事件重演……“孔雀東南飛,五里一徘徊。……舉身赴清池,自掛東南枝。”你可看見,東漢的杳緲水煙里,劉蘭芝和焦仲卿隱約的身影?

時間慢慢地流過去了,那些曾經鮮活的人,他們血流成河的哀傷,漸漸變成了戲文里的皮囊,單單的,薄薄的,哪個人都可以套到身上來演;書頁之間的黑白文字,輕薄,誰都可以談起。他們成了故事,成了神話。

以為一切已經過去了。可是,走過三國魏晉,南北朝,隋唐北宋,到了南宋,焦母陸母們仍可以為了兒子的前程考量,舉起“孝”的禁止逼散鴛鴦。做小官的兒子,敢怒不敢言,不懂得孝而不順的道理。賢惠美貌的兒媳含冤受屈被遣送回家——依舊是同樣的悲劇,連戲碼都沒有變,只是主角上場時換了一副面具。

“多謝后世人,戒之慎勿忘。”孔雀東南飛,千年的期盼還是落了空。

今我來時,楊柳依依,沈園里,不見宋時明月宋時人。影壁上后人刻的兩闋詞,遙遙相看,黑的碑,白的字,叫人凄然。心意相通卻無緣牽手。山長水闊,夢魂杳杳,再相逢,惟有來生了。這堵墻,被哀重的詞剜了筋脈,雖然被修葺得光潔了,仍是“墨痕猶鎖壁間塵”。

夏末游園,園里展眼看去都是綠。這園不及蘇州的園林多矣,但仍惹人眷戀,就像北京上海的大觀園,明知是假,愛著《紅樓夢》的人還是要進去看看。

這樹靜靜地陪他一起老了,這水還青碧著,仿佛一低頭就可以看見她的倩影。我滯留沈園,不為亭臺樓閣之勝,為的是那份千年情殤。

不禁想,若當日兩人放舟江湖,南山攜隱又如何?沒有牛郎織女式的離散,不要這千古傳唱的《釵頭鳳》,只要他們是一生一世一雙人。

摘自《人生若只如初見》 安意如著  天津教育出版社

 

8、十年之后,我們是朋友,還可以問候,只是那種溫柔,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

------陳奕迅<十年>
  紅葉落索,又是一季秋涼。
  心底的一縷難解的情愫引領我又一次來到沈園。這里是我和你相戀的地方。惆悵舊歡如夢,覺來無處追尋。而沈園的青蔥歲月是我十年來藏在心里的秘密花園,秘而不宣。

  我暗暗地在沈園里憑悼,想著世事如流水般不可回轉。大宋江山如是,自己的愛情亦如是。唐琬表妹,你可曾記得那年春天,我以一只釵頭鳳為聘禮將你迎娶回家。那只是一只釵,釵頭是一只小小的鳳------鳳嘴小小,以為銜緊了一世的愛情、終生的廝守。
  轉眼又在沈園遇見你,天意弄人,此時的你卻已嫁作他人妻。隔著搖曳的柳樹,我知道你就在不遠處。可是,我不敢抬頭,不能夠再多望你一眼。往事不堪回首,縱有千種愁緒也只能埋在心里,糜爛下去。那長滿了青苔的石磚縫隙間蔓延著隱約的清寒。

  為什么還要遇見?為什么是回憶萬千的沈園?

  闊別十年,又相見。仿佛你依舊是拂花豆蔻,我仍是那個弱冠少年。仿佛我們未曾有過離別。

  為什么一定要是十年?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十年之前,我們分手;十年之后,我站在你身后。

  你遣人送來一杯黃滕酒。這或許是你我之間最親密的接觸了,情人最后難免淪為朋友。

  我不敢邀請你敘舊,我不敢!誰人不怕?那抑制不住的相思?

  曾以為,我們會是一生一世一雙人。可十年后,相逢無語。“多謝后世人,戒之慎勿忘”十年的期盼還是落了空。我等你十年,以為時過境遷,一切都風平了、浪靜了。可相逢把回憶又一股腦地倒騰出來,我已承受不住,提筆在墻上寫下: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墻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把酒一杯飲,我遂離去。

  人生如白駒過隙,一蹉跎,便是兩鬢蒼蒼。四十年里,我遠走他鄉,我忙我的抗金大業,我過我的夜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的軍旅生活。只有塞上關樓的風刀霜劍才能消磨我心底那屬于江南沈園的一絲隱痛。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嘗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四十年后,我重游沈園,才看到你的和詞。我才知曉那本該早些知曉的哀訊:你已離去。當我回首沈園時,你只留下了回轉不了的身影,越行越遠。

  但是,沈園里的花會記得、沈園里的柳會記得、沈園里的水會記得,沈園里的一草一木都會記得,我自己也記得。記得那個老到死的遺憾。 

   十年離索自難忘,來生,我再不會再松開你的手。

 

   9、悠悠八百年,滄海桑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然而,陸游與唐婉留給后人的一份凄美的愛情故事卻永駐人間。至今讀來仍為之感動與愴然!思緒讓我發出了這樣的詢問,如今,那曾經留下陸游足跡的沈園是否依然?那題著陸游的詩句的墻垣短壁是否還在?那二人曾經含淚飲酒的幾案小凳是否幸存?那依依垂柳傍水臘梅是否還在飄灑盛開?……

    遠處悠揚的聲音裊裊飄來,是琴聲!哀婉中和著些許的花香,如縷如煙.渺茫如訴。蜿蜒迤邐的小路,濃密的梧桐樹葉鎖住了日光,星星點點灑落在池塘岸上。簇簇樹陰朦朧迷離,空氣清爽帶著一絲甜味,桃花落盡,輕飄水上,悠悠逝去。我駐足傾聽,這琴聲是陸游的悲喊,還是唐婉的低吟?這一絲馨香是陸游奮筆疾書留下的墨香,還是唐婉釵頭上的粉香?這幾案石凳是當年二人纏綿的見證嗎?那依依的楊柳還在為二人繼續傳情?

    桃花依舊在,宮柳照舊舞,卻怎不見了那紅酥手,黃藤酒,哦,原來是東風惡,歡情薄,卻落得個一杯愁緒,幾年離索。難怪陸游仰天長嘆:錯!錯!錯!

    幾個“錯”字包含了詩人你怎樣的痛苦惆悵!陸游啊陸游!我分明看到,你雨淚沾巾,痛苦不堪!凝視所愛已是他人婦,卻無法相擁傾訴。那般苦,那般痛,怎一個“錯“字了得?唐婉啊唐婉!我分明看見,你愁腸百結,失魂落魄!舉樽痛飲不能訴說。這般愁,這般悵又怎一個“瞞”字了得?沈園啊沈園!我分明看出,你流水悠悠,卻也抹不掉如絲的愁,含淚點點的斑竹,你淚流滿面,卻也證明不了,你千般恨萬古悔.你縱然多的是樓臺軒榭,青磚瓦樓,也難盛得住這幾多的情與愁!依我看,杜郎俊賞,縱然豆蔻詞工,也難賦深情,縱然嫦娥舞袖,卻也舞不出釵頭的哀婉癡情!

    可以想象,當年你們共同飲下的苦酒,承載著幾多的恨與幾多的愁……悠悠數載, 偏偏這沈園又這么小,不見,夢魂牽繞;再見,卻是夢斷處,桃花滿閑池。多少心事,只能獨自倚闌,竊竊自語;多少淚,也只能獨自吞咽,暗自愁苦。一句“表妹,你只需耐心等待,我將終接你”竟讓聰明的唐婉癡癡情迷了數載而香消玉殞。一句“表哥,請你吃了這杯酒,喝了這杯茶”竟讓滿身俠氣的陸游悔恨終身。

    滿城春色宮墻柳,淚痕紅悒鮫綃透。細想起來,不見也罷,見了,只是又多了一份人間遺憾,枉然將以往甜蜜勾,幾許哀怨流。怨誰?怨那東風?吹痛那雙紅酥手?還是將水波吹皺?依我看,要怨,就怨那人情薄,不容你說;要怨,就怨當時陸郎你沒有及時地握住那雙紅酥手.都說自古英雄難過一個“情”字關,一個“情”曾絆倒了多少柔腸風流客!一個“情”斷送了多少柔情多才女!有情卻被無情惱!無奈東風惡,歡情薄,最終落得個孔雀東南飛,鴛鴦各戲水。

    紹興的沈園,說起來還真的應該感謝你呢,是你為人類記錄了一個如此凄美浪漫的故事,你的煙雨飄灑了八百年,愛情的悲劇故事也跟著飄灑了八百載。今天我又翻閱了這個故事,仍不免為你稽首!

 

   10、陸游在寫給唐婉的《釵頭鳳》里說:“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現實里有多少愛情遺憾是緣于偶然的錯,然后是將錯就錯,一錯再錯。其實,我覺得梁實秋先生有句話很適用情愛的歷程,叫“絢爛之極歸于平淡”,用在情愛里,我以為也就是如果愛,不如簡單愛。

  不是我不明白,只是這世界變化太快。曾幾何時,我們還在為梁山伯與祝英臺的愛情噓唏不已,斗轉星移間,我們發現周圍的世界已經變得如此陌生。在社會價值觀越來越多元化的今天,許多人陷入了愛的迷惘、愛的困惑中,不能自已。但是,就是在這樣一個紛繁復雜的背景下,傳統的愛情觀并沒有從我們身邊走開,特別簡單的愛情依然能夠引起大家的共鳴。

 

     大愛無言,真愛無聲。它們其實就躲藏在你身邊,或許是一個溫暖的擁抱,或許是一句簡單的問候,或許只是一個關切的眼神。平淡中見真情,這甜蜜,或許不那么濃烈,但足以享用一生。愛情的甜蜜,每個人都想擁有,但愛情的甜蜜,并非每個人都能獲取。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你是否曾在無數孤獨的夜里感慨,命中注定的另一半,為何遲遲不曾出現。

  

    西方的圣經里說:“愛情,如死一般堅強!”其實,我以為沒必要說得那么劍拔弩張,但確實,每個人的心底,都有一外柔軟而溫暖的地方,那處所在,便叫做愛情。

 

   因為愛,所以愛。只要你曾眾里尋他千百度。等你驀然回首時,那人,那愛,一定就在燈火闌珊處!

 

 

 

  11、今日的沈園已經不是郭老昔日游歷時的景象,從中裂開的斷云石、石牌坊、孤鶴軒、冷翠亭等等都幾經修葺,多少恢復了一點點宋時池臺極盛時的面貌。

  宮墻柳一片柔情付與東風飛白絮,六曲欄幾多倚思頻拋細雨送黃昏。

   品味著孤鶴亭對聯的境味,默想著那闋簪在宋詞里的釵頭鳳,真是字字句句牽情點點滴滴痛心。
  煙霧般的秋雨里,沈園的哀怨和凄美就這么輕易地擊碎我幾盞女兒紅營造出來的醉意。
  歷史越發的斑斑駁駁早已經不復唐宋風月,眼前的斷墻頹垣如一卷線裝書的殘片遺落在煙雨中,手指輕撫卻仍然有著八百多年前蝕骨的寒意。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山盟仍在啊,上窮碧落下黃泉,此刻傷心橋下的柔波莫非是浥透鮫綃的情淚所化,要不然怎么會讓人心酸若此。

  緊握著手的情侶們,又有哪一個是歷經輪回千千萬萬載情絲仍獨系一身的癡情人?莫!莫!莫!是怎樣的不堪回首,是怎樣的追悔和哀怨,是怎樣的咽淚裝歡,瞞,瞞,瞞。

    園里柳綠煙濃,游人三三兩兩,竟無一人高聲喧嘩。無不沉浸在這段苦戀之中或惋惜或憑吊或在這座愛情名園中一邊游覽一邊默禱愿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此愛綿綿無絕期,魂魄相依共名園。現今這個光怪陸離的時代,鮮有真情長存于世間。慨嘆陸游五十年的相思仍化作如今的凄迷煙雨,唐婉若泉下有知,也許不該再有什么遺憾了。
  劉子驥游桃花源

 

  12、滿懷的愁緒,幾年來都在為我們的分離而心緒索然、沉痛。想到過去的分手,真是悔恨無窮,實在是錯了!錯了!太錯了!凡是情場失意,或是當時因誤會而與情人分手,如今卻悔恨萬分的人,常會對往日戀情十分眷戀;那么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便是這種心境的最好寫照。后人常喜歡用這段詞句,來表達內心對往日戀情的懷念和悔不當初的傷痛。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不自覺原來會站成古典男子的樣子,用低沉的聲音念那令我多么深愛,又多么感傷的短句。東風惡。歡情薄。錯。錯。錯。

  

    讀陸游的愛情詩讓人的心在滴血。今天的時代“男怕選錯行,女怕嫁錯郎”變成了“選錯行可以換行,嫁錯郎可以離婚”。可是“嫁對郎還要離婚的”就是陸游與唐婉。 
    
  原來古今愛情,莫不如此,不是“錯錯錯!”便是“莫莫莫!

    愛到深處,你無法不成為一個悲觀主義者。

    人生因為有美,所以最后一定是悲劇。 

 

2013-09-10 21: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