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
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

    [譯文]   兩只黃鸝在翠綠的柳枝上鳴唱,一行白鷺飛上了蔚藍的天空。

    [出典]   杜甫《絕句》(其三)

    注:

    1、《絕句》(其三) 杜甫

     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

 兩個黃鸝鳴翠柳
 

    2、注釋:

        1.黃鸝:黃鶯。鳴:鳴叫。

  2.白鷺:鷺鷥,羽毛純白,能高飛。青天:蔚藍色的天空。    

  3.含:包含。西嶺:即成都西南的岷山,其雪常年不化,故云千秋雪。這是想象之詞。

  4.泊:停泊。東吳:指長江下游的江蘇一帶。成都水路通長江,故云長江萬里船。

 

 一行白鷺上青天

     3、譯文1:

      一對黃鸝在綠柳間鳴唱,一行白鷺直上如洗的藍天。窗口含著西嶺千年的積雪,門外江邊停著駛往東吳的萬里航船。

        譯文2:

      翠綠的柳樹,在河邊搖蕩,引來了愛嬉鬧的黃鸝。兩只可愛的黃鸝鳥,不斷的鳴唱,好像在贊頌柳樹的美麗。抬頭一看,許多只又白又可愛的白鷺排著整齊的隊伍,一齊向蔚藍的天飛去,樣子真是令人喜愛。從小小的窗戶里望出去,西邊的山嶺依然被白雪所覆蓋,那潔白的雪,好像是永遠溶化不掉的樣子,一直罩在山頂上。接著,我打開門,望著遠遠的湖泊,看著那正要遠征的東吳戰艦,一排排,一排排,真像是一條條水中的蛟龍啊!

 窗含西嶺千秋雪

 

 門泊東吳萬里船

    4、公元七六二年,成都尹嚴武入朝,蜀中發生動亂,杜甫一度避往梓州,翌年安史之亂平定,再過一年,嚴武還鎮成都。杜甫得知這位故人的消息,也跟著回到成都草堂。這時他的心情特別好,面對這生氣勃勃的景象,情不自禁,寫下了這一組即景小詩。興到筆隨,事先既未擬題,詩成后也不打算擬題,干脆以“絕句”為題。

       詩的上聯是一組對仗句。草堂周圍多柳,新綠的柳枝上有成對黃鸝在歡唱,一派愉悅景象,有聲有色,構成了新鮮而優美的意境。“翠”是新綠,“翠柳”是初春物候,柳枝剛抽嫩芽。“兩個黃鸝鳴翠柳”,鳥兒成雙成對,呈現一片生機,具有喜慶的意味。次句寫藍天上的白鷺在自由飛翔。這種長腿鳥飛起來姿態優美,自然成行。晴空萬里,一碧如洗,白鷺在“青天”映襯下,色彩極其鮮明。兩句中一連用了“黃”、“翠”、“白”、“青”四種鮮明的顏色,織成一幅絢麗的圖景;首句還有聲音的描寫,傳達出無比歡快的感情。

  詩的下聯也由對仗句構成。上句寫憑窗遠眺西山雪嶺。嶺上積雪終年不化,所以積聚了“千秋雪”。而雪山在天氣不好時見不到,只有空氣清澄的晴日,它才清晰可見。用一“含”字,此景仿佛是嵌在窗框中的一幅圖畫,近在目前。觀賞到如此難得見到的美景,詩人心情的舒暢不言而喻。下句再寫向門外一瞥,可以見到停泊在江岸邊的船只。江船本是常見的,但“萬里船”三字卻意味深長。因為它們來自“東吳”。當人們想到這些船只行將開行,沿岷江、穿三峽,直達長江下游時,就會覺得很不平常。因為多年戰亂,水陸交通為兵戈阻絕,船只是不能暢行萬里的。而戰亂平定,交通恢復,才看到來自東吳的船只,詩人也可“青春作伴好還鄉”了,怎不叫人喜上心頭呢?“萬里船”與“千秋雪”相對,一言空間之廣,一言時間之久。詩人身在草堂,思接千載,視通萬里,胸次何等開闊!

  全詩看起來是一句一景,是四幅獨立的圖景。而一以貫之,使其構成一個統一意境的,正是詩人的內在情感。一開始表現出草堂的春色,詩人的情緒是陶然的,而隨著視線的游移、景物的轉換,江船的出現,便觸動了他的鄉情。四句景語就完整表現了詩人這種復雜細致的內心思想活動。

 

       5、這首詩的起始句“兩個黃鸝鳴翠柳”,所表達的十分簡單明了。詩人描繪了他站在窗前看到的近景中一幅優美的圖畫:

  這是一幅早春圖,在窗前剛剛抽絲發芽的柳樹上,有兩只黃鸝鳥在歡快的相應和般地鳴唱。在詩中首句的第一個字,詩人便用“兩”這個數字和“個”量字來表示了一個頭頸微動,目光微挑的動作。

  這里詩人用“個”字,而不是用“只”來描述黃鸝鳥的狀態,是用語感來表述詩人看到的黃鸝鳥是一種動態。這里很關鍵的一個字,便是這個“個”字。“個”字是仄音,用去音來表示的語氣中,有驚嘆的含義。詩人用“個”來告訴讀者,是黃鸝鳥的鳴叫聲把他的目光吸引住的。一個,兩個,噢,原來這里還有一只小鳥。而這里若用“只”來表示,小鳥的狀態就不一樣了。詩中的兩個黃鸝鳥是在樹杈間一上一下,不是并肩站在一根樹枝上的,因為后面一個鳴翠柳的“鳴”字便表示了小鳥相互和鳴,在樹枝間歡叫的追逐的狀態。一只小鳥在下,另一只小鳥在上,都是側抓住飄動的柳絲在嬉戲。

  為什么說小鳥是側抓著柳絲呢?這在首句的第六字“翠”字便可知道。

  柳樹在春天里是最先發芽的北方樹種,其發芽時,先是樹條里返青,這時叫抽絲,然后很嫩的芽葉吐出尖尖的嫩綠色。此時的柳樹是其最美的狀態,文人畫匠多把此刻的柳樹寓意為情竇初開的少女。即便是一棵柳樹,丈余外都猶如一層綠霧漫卷在樹冠上,由于細柳條的淺棕色里泛出一絲青綠色,柳條開始褪去冬天僵直的狀態,變得柔軟起來。

  此刻的柳絲多入詩畫,曹雪芹在《紅樓夢》黛玉葬花一回里這樣描繪:“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更如葛紫巾南鄉子的唱和詩“長亭無風柳絲斜,杏花疏影笛聲啞。”“梅花漏泄春消息,柳絲長,草芽碧。不覺星霜鬢邊白,念時光堪惜”(晏殊詞)“玉樓明月長相憶。柳絲裊娜春無力”(溫庭筠)。而杜甫的“隔戶楊柳弱裊裊,恰似十五女兒腰”更是給讀者描述了柳絲輕柔、無風尚且柳絲斜的狀態。詩人準確地把握了春天柳絲的狀態,而這時兩個黃鸝鳥正是用爪抓住來回飄動的柳絲,在春意盎然的微風里,啾啾鳴叫,詩人也許正是被這樣的鬧春鳴叫聲吸引到窗前。

 

  上闋的末句“一行白鷺上青天”,是和首句相對應的。詩人正是被黃鸝鳥的鳴叫聲吸引到窗前,當他的目光從柳絲下的一只黃鸝鳥轉移,被上面那只黃鸝鳥的鳴叫聲挑起目光時,從樹梢上,看到了遠方的青天。

  如果說詩人用一種歡快的筆調寫出了黃鸝鳥跳躍鳴叫的動感畫面,那么此句中“一行”便給讀者一種目光直線上升的感覺。白鷺鳥相對于黃鸝鳥來說,一個是體形龐大的候鳥,一個是體形弱小的雀鳥。這是一種寓意對比,在下文中會說明。成群結隊的白鷺鳥,在春暖花開季節從南方越冬而北歸。那一種思鄉歸故里的迫切心情,被詩人精準地用一個“上”字淋漓盡致地表露出來。白鷺鳥的一行,與黃鸝鳥一上一下的分離成兩個的狀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詩人也借著兩種鳥的狀態,把目光從眼前的一棵柳樹,投向了一望無際的青天。

  古詩中描寫天色的有很多,而詩人用“青”字來表述早春清晨爽朗的晴空,杜甫作為唐代最具有代表的現實主義詩人,描寫早春天空的這種定義,也影響到了這個時期和中國一衣帶水的東瀛。著名日本演歌《北國之春》的首句中“亭亭白樺,悠悠碧空”一句中,日文漢字便是“青空”兩個字。

  這里,“青”所涵蓋了這樣兩層意思。

  一是,青,顏色,藍、綠的兼色。既沒有藍色的沉悶,也沒有綠色的寧靜,它是一種很透亮的感覺,在西方油畫色彩學里,有一種加光混合法,例如用朱紅、翠綠、藍三種原色光,同原色光雙雙混合,又可以混合出黃、青、紫紅三種間色光。在色相圖標里,自然光的七色只有青色未被列入基本色相,原因便在于,青色的透明感在投光時,無法完全掩蓋其它“正”色。

  二是,青,狀態,初生萌發、干凈淳樸。這層意思對于暮冬已過,春色將至的早春煥發出來的生機,猶為重要。詩人正是抓住了這種感覺,用一個“青”抒發了自己暮年壯心不已的情節。

  詩人用“色”的感覺在這里猶顯考究。

  縱觀上闋這兩句,兩個數字“兩”、“一”,兩個量詞“個”、“行”,兩種鳥類“黃鸝”、“白鷺”,兩個動作“鳴”、“上”,兩種顏色“翠”、“青”,兩個距離“近柳”、“遠天”。表面的十四個字,表述了十四種事物。但是,詩人在這首二句里,已經隱藏了遞進的豪情,用一個“青”字來承上啟下,通過這透亮的青色,讓讀者看到下闋里,詩人更難述懷的心情。

 

  如果說詩人在上闋里,只是單單描寫了景致,在下闋里,詩人便更借景述懷,以物寓情了。

  《絕句》下闋的首句“窗含西嶺千秋雪”,首先給讀者的視線確立了一個畫框——“窗”。中國古典建筑里,工匠是十分注重“窗”的設計。唐代建筑全國僅存四處,都在山西;當年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婦正是由于在山西發現了唐代建筑——佛光寺,并數次古建筑考察,才使得梁思成破解了中國古建筑結構的奧秘,完成了對《營造法式》這部“天書”的解讀。在該書中,有關“窗”的圖樣多達一卷,而這些圖樣中,其中很多都是“漏木雕花”。這在成都杜甫草堂里有些可以看到。詩人先給我們設定了這樣一個場景——既然已經把讀者的視線引到了“青天”,那么就不應讓我們看完整一個視角。這里,詩人用“含”字,便隱含掉很多視覺上多余的景色,就象給我們一個相機的取景器,我們便在一個“漏木雕花”的取景器中看到了遠山。

  “西嶺”是指成都西南隅的“西嶺雪山”。為什么詩人不寫南嶺或北嶺或東嶺,而偏偏提到西嶺這樣一個地理環境位置呢?只是偶然嗎?

  不,在唐代,佛教文化已經在中國開始盛行,佛教傳入中國,并達到鼎盛時期,正是在杜甫少年時。那時的人們思想意識形態中,除了東方傳統儒教的熏陶外,已經開始接受西方佛教文化的影響。以中國傳統文化的觀念,西方代表著死亡,東方代表著生機。佛教把人的死稱為涅盤,是入西方極樂世界。儒教是勸人講禮,講一切生機的觀念。作為詩人的杜甫,在寫這首絕句時,已經辭掉官職,在歸浣花溪的路上。那時,杜甫已經隱約看到了身后百年的歸宿,也感覺到了一生不得志,難酬志愿的結局。所以,詩人用“千秋”來表達了自己百年后所希望達到的“雪”的潔白境界。

  而此刻,這“窗”所遮擋的視線,可以任由讀者去想象。“西嶺”山脈恰倒好處地被詩人用“窗”的四框包含起來,使我們的視線隨著詩人的畫筆,就停留在上沿“青天”,綿延橫亙的“西嶺”雪線,到近出的抽絲 “翠柳”。這時,詩人的視線回收,落到了小院柴門外的江邊上另一番景色。

  全詩最后一句“門泊東吳萬里船”,一下子將讀者的眼球,從遠景又拉回中遠景的地方。

  如果上句詩人描寫了“窗”內的景致,那么末句一開始就點出“門”這個角度,便已經將視線里的景致,化為一種心情的盼望。窗內有景,在這個景致中,有院落,也有柴門,透過柴門而現門外江面上停泊蓄勢待發船,已經很明確地點明詩人將人生路比作萬里行舟的精辟論斷。這就是中國畫中,景中借景,畫中有畫的藝術特點。國畫中山水畫時常將主景的繪畫中,在畫“眼”這樣的位置,畫上亭臺樓閣,小橋流水等這樣一些點睛之處,而這樣的點睛之處反而有別于潑墨渲染這樣的大寫意。往往于細微處更見細微,而這幅畫的主題,大部分便出于此。中國人的含蓄,詩人與畫家在表達自己的個人情感上的筆調,從這些大道相通的藝術觀點上,都體現了出來。

  若是將“門”外的景色當作“窗”景的畫中畫,是遞進的景致。那么二字“泊”字與三句中頸字的“含”卻有不同的意義。 “泊”有停泊、停靠的意思。是船總要行舟,是泊總要有航的開始,所以,一個“泊”字給讀者以將行的動的期待。而“含”字具有包含、涵蓋的意思。這是一種靜的狀態,靜止千年的雪,是詩人一生的清白與孤獨。詩人用“含雪”來表明他暮年對自己一生的總結,也用“泊船”來抒發自己歸家心切,報國心志的感觸。

  “東吳”作為泛指一個地區的名詞,和上句中“西嶺”的山脈名詞相對,給人以時空感。這首詩是杜甫在五十四歲時寫成的,詩人在這年正月三日辭官幕府,返回成都老家。此時,杜甫一生中最后一個官職也辭掉了,但詩人抑郁寡歡的心情在看到春日美景時,也不自禁開始心中萌發感慨。從“東吳之船”將行的人生萬里路,到“西嶺之雪”未泯的心愿千年志。詩人借景把動與靜的兩種現實狀態和自己人生的兩種境地給讀者充分展露了出來。

  在下闋的兩句詩文中,詩人描寫了兩處景“窗”、“門”,兩種狀態“含”、“泊”,兩個地理位置“西嶺”、“東吳”,兩種物質“雪”、“船”。這十四個景物,卻遠比上闋的單純寫景,更加清晰地把內心世界表現出來。

      杜甫作為中國文學史上現實主義大家,作為與詩仙李白齊名的唐代詩圣,其晚年五十多歲后才有大量的詩詞問世,這首詩作為其晚年作品,用詞簡練,用字精準,用意單純,用情至真,是杜甫作品中精華作品之一。

 

     6、這首詩是杜甫廣德二年(764)春初回草堂時寫的,是杜詩寫景的佳作。四句詩一句一景,兩兩對杖,寫法非常精致考究,但讀起來卻一點兒也不覺得雕琢,十分自然流暢。此詩猶如一幅絢麗生動的彩畫:黃鸝、翠柳、白鷺、青天、江水、雪山,色調淡雅和諧,圖象有動有靜,視角由近及遠,再由遠及近,給人以既細膩又開闊的感受。其空間感和時間感運用巧妙,使人覺得既在眼前,又及萬里;既是瞬間觀感又通連古今甚至未來;既是寫實又富于想象。短短四句小詩,把讀者由眼前景觀引向廣遠的空間和悠長的時間之中,引入對歷史和人生的哲思理趣之中。

 

     7、“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兩個黃鸝在鳴,這就有聲音了。“一行白鷺上青天”,這就有一個行為、一個行動。一橫一縱,“兩”和“一”相對;一橫一縱,就展開了一個非常明媚的自然景色。

      那么接下來杜甫又講到“窗含西嶺千秋雪”,這個窗戶里面看過去是岷山,西面的岷山,是千年的積雪的一個岷山。“門泊東吳萬里船”門口停泊著往下游走的到東吳那邊去的航船。這樣就形成了一迎一送,迎這個積雪的山頭來進入你的視野,送這個船到下游去。那么這個“萬里船”能夠通行,也說明這個“安史之亂”已經進入了尾聲了,已經接近要平定了,這個時候那航船也可以通行了,做生意的人可以在這條江上來來往往了。

  那么這么一首詩,它本身是非常有修飾之美的,在加之它四句都是對仗的。從六朝開始就有絕句,到了唐代以后絕句就形成了非常圓熟的一種藝術,我們很多著名的詩都用絕句。絕句就是四句,四句往往或者四句都不對仗,或者四句前面兩句寫景對仗后面兩句抒情不對仗,或者是前面兩句不對仗后面兩句對仗,那么現在他這首詩四句都對仗,可以說是一首非常工整的、寫得非常認真的一首詩。杜甫有一個寫詩的時候讓人“語不驚人誓不休”,所以他就把這首詩千錘百煉。

  它所有的四句話寫了四個景色,像四扇屏風,看似完全是寫景,但在這么一種明媚的自然景色實際上折射的是詩人內心的感覺。他感覺到喜悅,感覺到舒暢,感覺到人和自然融洽在一起的這么一種美。四句對仗這么工整的詩能夠包容這么靈動的心靈空間,這就是杜甫作為“詩圣”的能力所在。

 

      8、黃鸝相向而鳴,翠柳叢中烘托出兩點嬌黃,鳥鳴動聽,色彩艷麗,有聲且有色。遼闊碧天,點綴幾只白鷺,極其醒目,天更顯其大,鷺更顯其小,白鷺的“上”,使藍天劃過一條白線,靜中有動。
    特寫近景是翠柳藏黃鸝,襯底遠景是碧天橫白鷺。黃鸝鳴囀是棲止而有聲,群鷺直上是飛動而無聲。下棲者鳴聲和諧,上飛者成行有序。畫出一幅上下、大小、遠近、動止、喧(口音)對比的絕妙畫圖。

 

       9、在盛唐詩普及的當時,只有李白杜甫兩人的詩各領風騷,詩壇上李杜和鳴的詩篇,便是當時文人中的竭力效仿的對象。這“兩個黃鸝”相鳴是李杜二人在當時文壇所處的局面。但是從當時社會中文人普遍沒有政治地位,官職卑微,有心報國,無力酬志的尷尬境地中,對于整個社會而言,這“一行白鷺”想要“上青天”也只不過是一種鏡花水月的奢求。文人自孤,文人自清,不甘居污泥而茍同潔身自好的性格,也決定了他們只能是這個社會的 “千秋雪”賢靜潔遠。但是作為社會的一份子,作為憂國憂民的存遠志、抒志向、悲民苦、哀君懦的詩人們,又能怎樣在這個已經飄搖欲墜的朝代里有所為呢?空望門外“萬里船”卻也只能遙相嘆。“言有盡而意無窮”,詩人在詩中所表現出來的“象外之象”、“言外之意”雋永蘊藉,令人尋繹!

 

2013-09-10 21: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