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兩岸青山相送迎,爭忍有離情?
兩岸青山相送迎,爭忍有離情?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兩岸青山相送迎,爭忍有離情?

   [譯文]   錢塘江兩岸秀美的青山整天在為離別的人們送行,可這山山水水懂得離別之情嗎?

   [出典]  北宋   林逋   《長相思》

     注:

     1、《長相思》   林逋

    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誰知離別情?

    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  

    2、注釋:

     長相思:又名相思令。

      相送迎:又作相對迎。

      誰知離別情:又作爭忍有離情。

      吳山:在杭州錢塘江北岸。

      越山:在杭州錢塘江的南岸。

      羅帶:絲織的帶子。古人常把羅帶打成結,比喻同心相愛。



   3、譯文1:

    青翠的吳山,清秀的越山。錢塘江兩岸秀美的青山整天在為離別的人們送行,可這山山水水懂得離別之情嗎?

    離別的人兒淚眼相對,哽咽無語。有情人未能成眷屬,潮水已漲滿,船兒就要出發了,留給他的是一生相伴的“長相思”!

    譯文2:

    錢塘江北青翠的吳山,錢塘江南清秀的越山,成天價俯看著征帆歸舟,似在殷勤送迎,好生有情。可此際,一對有情人兒正依依江岸,難分難舍,那山卻依舊招呼著行人歸客,全不管他倆的離情別緒,真個是無情透了。

    錢塘江水似乎也是無情,這對有情人,同心結子還未打成、定情之期還未說妥,它卻漲起大潮,催著行舟早發。可是,當他倆淚水盈眶之時,它也把潮頭悄悄漲到與岸齊平;似乎只等著淚珠奪眶而出,它也要讓潮水溫向四野一般。


    4、林逋 (967~1028) 字君復,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少孤力學,恬澹好古,不趨榮利,隱居于西湖孤山。未娶,以種梅養鶴自娛,人稱“梅妻鶴子”。卒謚和靖先生。善行書,工于詩。其詩多描寫隱居生活,能以疏淡之筆墨,勾畫出形象生動的畫面。尤長于詠梅,以《山園小梅》最負盛名。存詞3首,清麗雋永。有《林和靖詩集》。


    5、此詞采用民歌中常見的復沓形式,以回旋往復、一唱三嘆的節奏和清新優美的語言,托為一個女子聲口,抒寫了她因愛情生活受到破壞,被迫與心上人江邊訣別的悲懷。

  上片起首兩句,用民歌傳統的起興手法,疊下兩個“青”字,色彩鮮明地描畫出錢塘江兩岸山明水秀的江南勝景。接下來兩句,以擬人化手法移情寄怨,借青山無情反襯離人有恨,深切道出了有情人訣別時的痛苦。

  過片兩句由寫景轉入抒情。寫行者與送者。臨別之際,淚眼相對,哽咽無語。結拍兩句含蓄點出了他們悲苦難言的底蘊,并以分別后的一江恨水抒寫有情人的離情別緒。古代男女定情時,往往用絲綢帶打成一個心形的結,叫做“同心結”。“結未成”,喻示他們愛情生活橫遭不幸。不知是什么強暴的力量,使他們心心相印而難成眷屬,只能各自帶著心頭的累累創傷,來此灑淚而別。這兩句以景語作結,創造出一個雋永空茫、余味無窮的藝境。


    6、“兩岸青山相送迎,爭忍有離情?”這兩句以擬人化手法移情寄怨。“青山相迎送”洋溢著喜悅之情,“爭忍有離情”,由景轉情,由喜而悲,感情起伏跌宕,借青山無情反襯出離人有恨,深切道出了有請人訣別時的痛苦。這兩句語言清新,感情真率,唱出了吳越的地方風情,這名句如一朵溢香滴露的小花,盛開在唐宋愛情詞的百花園中。


    7、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爭忍有離情?

    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
 
    讀這首林甫的《長相思》,真如安意如所說,有數不清的哀傷。
 
    人越來越理智,卻不夠聰明。冷靜背后,總留下那么一點點時間,用來懷念過去的時間,以及,想起你。
 
    太執著的人,總是要用現實來磨煉。磨的差不多了,已經傷痕累累,同時也刀槍不入。

    8、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爭忍有離情? 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

     林逋為何不娶,咱不知曉,不過林逋這首愛情詞,大大的有名,值得一觀。

     我隱約記得有一個版本將“爭忍有離情”,寫作"誰知別離情”,比較一下也不知哪一個更好。此一首頗有晚唐民間曲子之風,大可以與白樂天那一首“泗水流,汴水流,流到瓜洲苦渡頭"相頡頏。"吳山青,越山青”,真不知道林逋每日面對著默默的吳越二山,有何感受?勾沒勾起過苦澀的單相思?想沒想起來青梅竹馬的初戀情人? “兩岸青山相送迎”,初看之下,以為只是說青山相對,似乎情侶脈脈無語;深究下去.卻好像是說江上往來迎親舟船絡繹不絕。如果讓一個犯相思病的人,天天目睹別人迎親嫁娶,真比針刺刀扎還要難受!

    “爭忍有離情”,爭忍,怎么舍得之意也。此情此景,咱們二人怎么舍得分離呢?“君淚盈,妾淚盈”,傷心之處自然要哭了。唉!既然沒有辦法相守,就讓我們接吻來分離!“羅帶同心結未成”,原來“永結同心”只是一句空話!“江頭潮已平”,潮水已漲滿,船將離岸,一出離別的悲劇還將上演。


   9、林逋,字君復,謚和靖先生。隱居西湖孤山,種梅放鶴,到江南梅熟時節,就有小販上孤山,在他門前買梅。他將賣梅錢交給童子,放進一甕中,到要沽酒買米時令小童取出,既清潔又方便。有二十年,他沒有踏入城市一步。

    中國如果有隱士排行榜的話,林逋怎么樣也在前十之列,再沒有人像他隱得這樣純粹,淡漠,甚至飄逸了。所以不敢去妄自編造他的愛情,寧愿叫他寂寞的干凈,干凈的發白,也不愿將他扯進一些無聊的傳說中。
 
    可是,我猜測他是有過愛情的,不娶,無子,不代表沒有經歷過愛情;終生不娶,或許不是無情,而是曾經滄海難為水后的情深難改。元稹說“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他自己并沒有這樣做,而林君復數十年隱居,清心寡欲,倒真應了那一句“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是哪一天,江頭潮已平?是什么時候開始,心潮也平了。時間如風,再也撩不起心底的波瀾。他一生靜靜守著他的“梅妻鶴子”,終老。沒有怨言。在他的詩里找不到一絲痕跡,只有梅,暗香如故。
 
    哪一年,哪一個人,讓一生改變?他不說。愛情,對有些人來說,是血液里跳動,始終沉默如黑夜的聲音。
 
    隱秘而一生相伴的長相思,是屬于愛情最初的神話。長相守,是最后的。

 
    10、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爭忍有離情?
  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  ——林逋《長相思》

  有一種心情,它不是恨,卻比恨更讓人痛心;也不是愛,卻比愛更讓人無奈;又不是悔,卻比悔更讓人百轉千回。

  這一種心情,請允許我稱它為思念吧。

  你恨,你可以一刀兩斷;你愛,你可以直抒胸臆;你悔,你可以拋開一切從頭再來。

  可是,在這個季節里,在這個紅葉黃花,碧野朱橋的北國之秋,思念像細密的網,織住了每個離人的心,絲絲縷縷。

  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思念一個人的心情,在愁腸繾綣的宋詞里,洶涌卻又不動聲色。獨倚西樓的女子,從早到晚,從月明到月缺,從雙飛的燕子到飄落的黃葉,從秋菊到冬霜,季節斑斕的色彩在眼中都逐漸成了黑白……晏幾道的《思遠人》中說:漸寫到別來,此情深處,紅箋為無色。我不知道,是淚水迷蒙了眼中世界的所有色彩,還是被思念侵蝕的心讓心外的一切都變成了空白。

  林逋的這首《長相思》,道出了多少苦離別,道盡了多少空掛牽。一直以梅妻鶴子的高潔形象在文學史上愀然而立的和靖先生,怕也是年少時有過那么一段輕狂恣意的情思吧。其實說穿了,誰沒有過或熱烈或淡然的愛戀呢。那些最終超然塵世的人,許是被愛和思念,吸干了心里的最后一滴淚水,于是從此忘記一切,只因,心已成灰。

  吳越青山相送迎,誰知此間別離情。君心妾心雙淚盈,同心未結潮已平。離別是殘酷的,又是現實的。面對江邊欲行的船,所有的往事在百感交集間浮上心頭。當時攜手處,才子佳人,昔日花間盟,郎情妾意,都化作江水東流。永結同心,不過是一句再好聽不過的空話。今日一別,天涯難覓。任憑你怎生思念,那個人再不會在你回首的剎那,出現在燈火闌珊處。

  江水悠悠,中有多少離人淚。這邊空自嘆嗟,相思難休,那邊青山依舊,綠水長流。

  心中事,事事傷心。眼中景,景景凄迷。意中人,飛鴻難寄。

  記得某一首宋詞中有一句是這樣寫的。拼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

  宋朝煙雨飄搖的江南,那些閱盡千帆的女子,縱然紙醉金迷,紅衫翠袖,巧笑倩兮,眼波流轉,內心卻注定終生的寂寞。她們不是沒有試過去愛和被愛,然而最終大多落個西陵下,風吹雨的結局。在那個時代,值得她們將一生飄零的歸宿托付的男子,委實太少太少了。拼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情深至此,付出至此,足夠了。賠上無盡的凄苦怨恨糾結癡纏,真的不值得。

  思念磨人。
  兩情若不是朝朝暮暮,欲得久長,實比登天還難吧。

  恨君不似江樓月,南北東西。南北東西,只有相隨無別離。
  恨君卻似江樓月,暫滿還虧。暫滿還虧,待得團圓是幾時?
  ——呂本中《采桑子》

  此心此景,此思此念,此情何時絕。


  
    11、一方端硯,一枚玉簪。葬著他最后的情深以往。
 
  千百年呼嘯而過,歷史留給我們的永遠都只是淺露的表象。

  我努力的想在泛黃的記憶長卷中去搜尋那個落拓的影子。

  苦思彌久,卻,只記得,他,不仕不屈,不與春秋,一蓑煙雨,一懷明月,梅妻鶴子,伴其終老。

  他,是---隱士林和靖。

  參禪論文,烹茶煮酒,孤花冷月,一世清涼。

  我在想,倘若沒有那闕詞,我會以為,這個男子,身上干凈清冽的連愛情的痕跡也未曾留下。

  直到,某一天。那闕《長相思》躍然眼前。

  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爭忍有離情?
  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

  總是不免,被這樣的字眼打動,心間,便撲撲簌簌的生出落寞來。

  原來,所謂的梅妻鶴子,都只是,他的借口。

  他有他的曾經滄海,當一個人執念于除卻巫山非云也,從此,再也無力去愛的時候,只能將無法安放的一網深情寄于孤山孤水間。

  心知,青山依舊,紅顏不復。

  未曾料想,那是怎樣的一個女子,自天涯兩別后,竟生生的扼斷了他此生的情愫。

  或許,正是如梅如雪的那一抹白,挽就了他一生的追念。

  來不及,將你輕擁在側。來不及,將你捧與手心。甚至,來不及,說愛你。命運,便已經優雅的揮一揮手,上演了告別禮。

  “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己平。”我幾番掩卷,怯怯懦懦的不敢細想,那么,至此,心潮,也平了嗎?

  也許,那些昔日的繁華過往已然足夠溫暖安放他的余生。

  也許,她留在回憶里的那一抹巧笑秀靨,已然足夠點亮他此后的每一段流年。

  徜徉清風,醉臥流云。

  蘇子亦作“人間有味是清歡。”“一蓑煙雨任平生。”卻始終無法人如其文的灑脫疏狂一回,在現實面前,不得不往返流連于名利塵囂之間,左右逢源,上下浮沉。

  而,這個男子,卻淡然于筆墨之后,于殘山殘水間了此一生。

  也許,當我為他的愛而不得,得而不守唏噓感嘆之際,已然有人在為他的乘風逐浪,一世無雙暗暗叫好。

  是的。有時候,遺憾,也是一種成全。

  且不去作想,梅妻鶴子后隱匿的曾經滄海他能否放下,且不去論證,素硯玉簪后隱藏的是怎樣不為人知的一段情,足以,吞沒他一生的一段癡戀。

  或許,我一直更想妥帖安放在字里行間的,是他的孤標絕隱,如斯深情。

  疏影。暗香。

  容我閑來蕩開一筆,可還記得,千百年前,有兩個人,留下一首詩,兩闋詞,毅然絕立于史書之上,成為詠梅嘆雪的千古絕調,自此,無人可與之比肩。

  其中一人,便是如上的林和靖。
  還有一人,他,叫--姜夔。

  想起他,是因為前段時間一直癡戀的那首“舊時月色”。

  他說,一抹似曾相似的風月,幾番凌波相照,便想起斯年,他梅下弄笛的清音絕韻來。喚起梅邊玉人,不顧清寒,與之攀折那抹攝人心魄的皎之若雪。而今,卻如同何遜垂垂老矣,不復當年,凌風詞筆。正愁上心頭,卻又一次為那竹外的芬芳競逐,暗暗神傷。

  或許,他心許的落寞,正如---‘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

  江南水鄉,孤清寂寂,惆悵,千里殊途,夜雪初霽,連相思,也無從寄語。翠綠的青樽,滿了又滿,杯沿邊垂落的晶瑩,多像她顰眉卷簾,紅妝暗泣。而竹外疏花,任東風卷起一波又一波的回憶,卻始終脈脈無語。依約記得,當時,攜手西湖下,那撲撲簌簌的純白,被漫天的風雪卷進經年的離落里,幾時見得?

  我固執的想用自己的方式去解讀他。

  當日,赤闌橋下,他匆匆一別的那位女子。
  他心知,給不了她一世安穩,便,絕塵而去。
  以為從此,便各自為安,兩不辜負。
  誰知,經年后,當他寫下疏影暗香時,才發現,當年,他辜負的,是,愛情。

  很多故事,總是來不及寫結局,便成了定局。很多時候,總是羅帶同心未結,卻已經心潮江潮俱平,任你如何回首,都發現,燈火闌珊處,除了那人,還有大片大片被剝落的歲月生生的橫在中間。
  不復,以往。

  所以,我們總喜歡在掩卷后,輕輕的嘆一句:
  人生,若只如初見。

 
    12、林逋這首詞,是以一個女子的口吻,描寫了江上送別的場景,全詞以景寫情,入情于景,情思纏綿,回環宛轉,語短而情長。

  早在《詩經》中就有用樂景寫哀情的表現方法,景之美更反襯出情之悲。林逋這首表現痛苦離別的詞同樣采用了這種寫法。

  “吳山青,越山青”。簡簡單單的幾個字,描繪出了離別的場景,這送別的場景美如畫卷。錢塘江兩岸的秀美風光用這兩句詞概括得很清晰:連綿起伏的山峰一片郁郁蔥蔥,北岸的吳山南岸的越山染碧流翠,青山夾碧水,碧水映青山。這自然的美景本來應該讓人產生無限的怡悅,但如此美麗的地方卻成了女主人公與心愛的人分手的地方!景再美,因為離愁也讓人無心去賞,分手后,所有的回憶都會寫滿痛苦,這些自然的美景也因曾經負載了離愁而成了記憶中不可觸摸的景致。這就如唐明皇失去楊貴妃后,“行宮見月傷心色”一樣。月兒總是美麗如初,但因為當初曾把這月兒當作伊人的臉,而今伊人已魂飛天外,永遠不可能相見,看見月兒必定睹物思人,更增傷感!“吳山青,越山青”,這么美麗的風光,偏偏要與心愛的人分別,從此再沒人與自己同攀青山,同游碧水,怎么不讓女主人公傷心欲絕!

    青山有知,應該也會感染離愁。“兩岸青山相送迎”,把青山人性化,賦予了它人的性格。青山千古靜立,曾看過多少送往迎來,曾歷過多少生離死別!兩岸青山目睹過無數人間悲喜劇,早已不再為人的感情而大喜大悲,或許只是禮節性地“相送迎”,所以面對這送別場景,依然靜默。這不能不讓女主人公生出“誰知離別情”的深深感嘆!青山看似多情在替人送迎,卻對這離愁別恨毫無知覺,對情侶間的分離毫不在意。其實不止青山不解離別情,就是自己的親人朋友又誰能有那深刻的體驗?這離別的痛楚只有自己才清楚,別人是不可能體會得那么真切的,那種痛徹心肺的感覺只會縈繞在戀人的心中,只會讓自己傷心欲絕!“誰知離別情”這一句反問,形象地揭示出主人公內心痛苦已極,卻無處傾訴,只能深深被痛苦啃噬而無力自拔的內心情狀,言簡而意長。

  整首詞的上片用景色優美的送別場景,反襯了離情的凄切,達到了以樂景寫哀情的目的。而詞的下片則直接寫分別的畫面,更加沉痛纏綿。

  這對有情人分手在即,從此就要天各一方,再難相見,就是望斷天涯路,也望不到心上人,這情這景怎么不讓人淚濕衣衫?“君淚盈,妾淚盈”,因為愛之深,才會痛之切。“莫道男兒心似鐵,對滿山紅葉,盡是離人眼中血”,揮手而去后,相見只能在夢里頭,這深深的別離之痛,任鐵石心腸的人也難抑眼中熱淚!淚眼相對,不知還能說什么語言,也許什么語言都成了多余的,都成了蒼白的。這痛苦不是任何語言可以安慰得了的,只有牽住手,不分開,才能沒有了傷心,但那又是不可能的,看來只能是含淚凝眸,把這最后的畫面永遠定格在記憶深處。人生總是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多么深厚的感情也不可能完全阻住分離,太多的理由讓人不得不選擇離去,哪本文來自江蘇省江都市丁溝中學張廣祥的博客怕眼淚流成河!“君淚盈,妾淚盈”,多么傷心而感人的畫面,想一對有情人只能“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這情這景怎不讓人痛斷肝腸!

  雖然兩個人是那么相愛,卻難結連理。“羅帶同心結未成”,本來君有情,妾有意,兩個人心心相印,可現實總是有理由讓兩個人不能走到一起,不能永遠相守,只能分離。雖然這一對愛侶早已把對方看成自己的愛人,早已暗結同心,彼此表示過忠貞不渝,但現實卻讓兩人被迫分開,從此天各一方,容顏難見!分手后,回想這段情緣,只能淚濕枕畔,只能在夢中再把手牽!
  送別!送別!多么不想放他走,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走,多么想留下來,也只能狠狠心離開她。縱使有一萬個理由不能分開,也會有一萬零一個理由讓他們分手。“江頭潮已平”,潮水已退去了,還有什么借口不登船而去呢?那退去的潮水如消逝的希望一樣,讓女主人公更加傷情,愛人馬上登船遠去,茫茫江面上,將只看到水天一色,連那帶走心愛的人的船也將無影無蹤,自己佇足江邊,就是望成石頭,也不會看到歸舟,這一次分手已經寫上了永別的絕望!
    再也不可能有什么音信,再也不會看到對方的身影,只是這情這愛怎么可能就此了結?從此后,女主人公將如何度過這漫長的人生?是不是還會懷著一顆絕望的心來江邊尋找分手的痕跡?是不是還會在每一個夜晚輾轉反側,徹夜難眠?所有的一切,詞中沒有交待,只是讓讀者用自己的想像去填充空白,語盡而意無窮。


    13、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爭忍有離情?

  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   ——林逋 長相思

  有人說:“每一點綻放都是前塵,每一棵芥子都是世界;每一種情愛都是因緣,每一次輪回都有糾結。生命能量是一個圓圈,生生不息的循環著,如果沒有找到中心點,人生就無法得到圓滿。”

  尋找。是否就是人生的主題?尋找的路上有多少想象?有多少絕望?有多少彷徨?

  從疑惑走向真摯。原來,幸福只是一個方向,不是一個地方。

  流言總是紛紛。悲喜,對錯,卻無所考證。兩個人的命運,一個人的戰爭。

  沿著花落花開的方向生出飛翔的翅膀吧。秋天的天空從不拒絕流浪,從不拒絕遺忘,從不拒絕憂傷,從不拒絕歌唱。

  還是歌唱吧。即使凋零,即使蒼茫。歌聲中推開清晨的窗,是否一朵瘦弱的菊花在你的窗前,盛開著愛的芳香?

  十月,來得簡約.一澄秋湖,一湖明澈。

  是誰在打撈這一湖秋色?

  相約和你一起種植一片夢,遮住真實的自我,遮住黯然的現實。

  種植一片愛,被陽光包圍。

  借一縷輕柔的風,借一群蒼茫的雁,借一園盛開的薔薇。借一片秋天的田野,借一個凝結的相思……

  人遠,天涯近。借一段你的旋律。輕唱我的心曲。

  回憶 在時間里沉淀

  時間 在回憶中消失

  觸感 在重覆中麻木

  我們 在麻木中重覆

  愛情 在指縫間承諾

  指縫 在愛情下交纏

  沒有 在擁有中掙扎

  擁有 在掙扎里回憶

  ……

  杯酒,搖曳。楓江,煙水。云層,跌落。轉眼成詩。我是那么珍惜你給的幸福。

  一個城市,曾經因為一個美麗的夢而變得溫暖,輕盈。

  跌跌撞撞,塵埃落定。誰虧欠誰的幸福?誰惦記誰的追逐?

  尋找心底殘存的安慰。哪里才是家園,哪里才是彼岸?

  告別梔子花開的季節。誰還會是誰杯中永遠溫存的那杯水?

  深深愛過一人,帶著一段潔白無瑕的愛戀離開一座城。

  人遠,天涯近。城未傾,愛已逝。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那些古老的誓言,是發黃的古體詩。再沒有人會想起。

  你給我一個問號,用盡所有的心思,我卻不知如何解答。

  最終,我只是一個影子。

  夢,水晶般破碎,是什么改變了季節?

  輕聲彈起我的吉他,在十月的薄霧中我愿意和葉子一起消失。

  我不想停留在故事的起點。

  我不想荒涼和寂寞變成了現在的主題。

  我也不想讓你失去整個春天的味道。

  逃離這塵煙月色吧。誰一直在耳邊重復著那句話——城未傾,愛已逝。

  人遠,天涯近。在一切都還來得及的時候轉身。

  高山峨峨,河水泱泱。我們微笑著看完墓地里的鮮花,輕輕的道別吧。

  路過死亡之后出發,我們還要勇敢的跟著光陰奔跑。

  我們都要是幸福的。我們都還會聽到風的微笑。


    14、“只緣感君一回顧,從此思君暮與朝”,想你,而你在遠方,提起笨拙的筆,卻才知自已的語言是如此匱乏。繽紛的漢字、美麗的漢字、神奇的漢字,千萬道筆畫、千萬種組合、千萬分思念,依然無法表達心底那抹馥郁柔美的芬芳,那份對生命感激的虔誠。 

  思緒如林間清澈的河,緩緩流過青草鮮美的山坡。依然清晰記得,初見時那份乍然而驚的恍惑。當千帆過盡,歲月已漸漸蒼老成枯黃的樹葉;當明亮的雙眸不復光彩,心湖變的干涸,你終于來了,來了。那樣的卓爾不群,那樣的神彩落寞。月下,清紗覆你為裳,星輝點你光亮,一葉白帆,你悠然而至,駛過我佇立的沙洲,回眸、揮手,一顆心從此掉進你溫柔的海。
 
    前生,今世,冥冥中,是怎樣的緣,牽扯、糾結著一根根神奇的線。多少個日子的祈禱、等待,才終于與你相遇,相遇在茫茫人海。也許終不能攜手相伴,可是多希望自己可以擁住一份永遠,那怕只是虛幻。望你深遂的眼,默默問你:親愛的,你會緊緊握住我的手嗎?今生今世......
 
  “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爭忍有離情。”....臨別時你吟的詩,唱的歌依然在耳邊縈繞,而你已在千里之遙的他鄉。想你此時可是正踏著夕陽行在綿綿古道,去尋覓記憶中刀光劍影的豪情萬丈;抑或在幽禪的寺院,燃一柱青煙,面壁靜穆而立;還是已徜徉在遠古的叢林,正傾聽松濤陣陣、竹葉輕搖,恍然拋卻凡世間一切俗塵雜念。而此時的你,可否聽到遙遠的天邊正傳來一支暖暖的歌。那歌聲,正承著五彩的霞云,越過青山的高曠、碧水的長波,伴著清曉的鐘聲,和著暮落的橫笛,若彩蝶翩翩,一直飛向了你繽紛的夢里。 
  夢里,請聽我為你唱一支歌。我將用清甜的木簫來伴奏,用心靈的相契做和弦,再擷來百花的芬芳做舞蹈,柔靜的月光為幕布,然后用最最深情的聲音唱起,唱起一支暖暖的歌。不讓那朝來寒露晚來風,浸涼你單薄的身軀;不讓他鄉的好天明月,笙歌燕舞,迷惑你疲憊的眼睛,你會用心地傾聽嗎?

    為你,唱一支歌。讓飄著歌聲的原野芳草如錦、花開滿坡;讓蔚藍的天空盛開一處豐美的果園;讓溫馨的小屋春意永駐;讓點點星光綿延成愛的瑩火,沉淀、閃亮在澄明的心海,無星無月的夜,依然溫暖如斯,一任紅塵繁花落盡,你我獨擁,一份簡單、明凈的快樂。
  
  平凡的歲月,唱一支暖暖的歌,陪你風風雨雨,地老天荒。……


    15、歲月總是讓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有著深刻的眷戀,悵然辛酸,過往情蹤,如夢如幻,借著光陰的紅線,在若隱若幻的記憶中尋找著曾經的故事。花香漠漠,落花盈盈,卻不見伊人。

  這讓我想起林逋的《長相思》: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爭忍有離情?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我算不得多情的,但是每次讀,都有淡淡的說不出的哀傷之意,心底潮濕欲哭無淚。哪一年,哪一個人,為誰改變了一生。愛情,也許對于有些人,是血脈里搏動的靈魂,始終沉默如黑夜里的眼睛。那隱秘一生的相思,是愛情最后的神話。

  如那些失落在紅樓夢里人,她沒有等到她的寶玉。看舊版《紅樓夢》不知有多少人曾羨慕過她,名滿天下的“林妹妹”讓人憐惜,感嘆她的病逝,人們總是習慣以自己的標準去判斷別人的際遇好壞。她始終是她自己,不為世俗所淹沒,不留戀做演員的虛榮,其實她的出家也只是一個因和緣的結果,她需要另一個人生階段,她依然是她自己,不需要為此驚訝。

  正如書上所說,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轉換的心境,容顏,只可憶念,不可靠近。每個人命運的脈絡看似混亂,實則清晰,過程也清楚。如時光之水,波平如鏡。一顆石子落下,波光瀲滟,水皺了眉,那些記憶的碎片,靈魂中厥如的畫面,在瞬間,不容遺忘的映出。

  有些永恒沒有盡頭,有些等待沒有結果,那些愛了不再愛了的故事,那些沉淀成文學作品的經典,有時,何嘗不是一種無奈和留芳。世事滄桑時光如水,歲月的車輪碾過的風花雪月悄悄的在心上劃過一道痕,飽含著一種別樣的情懷。

  紅樓是戲,世事如夢……


    16、三月,是等待的季節,比如,含苞的蘭,泛綠的樹葉,抽絮的柳。
  
  那絲絲縷縷的寒意還未褪盡呢。城外,已是煙波云繞,逼近的春意,帶著一韻淺墨,便撞開了城門。
  
  我站在正午的陽光下,看著河水盈盈,林逋的《長相思》寫到;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爭忍有離情?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
  
  我的心,一如這城,站在三月,卻不爭春,是一襟冰淺的思緒,撩撥著河水。河水之上,是婀娜的柳枝,垂掛的枝丫,探進河水,惹著飛蟲舞動。
  
  說風景,談著季節。
  
  三月,總是等待,等待春暖。這個城,有著清淡素白的情結,在三月,被風吹的飄飄裊裊。
  
  喜愛攝影的友友,拍下一城的柳絮,一簇簇含苞的白蘭,淺淺淡淡的綠,垂掛的柳枝,愜意的游人,鮮明的一組風和日麗的三月畫卷。才幾天功夫,那柳枝,便換了顏色。蘭花,是三月開花吧?那簇白的潔凈,讓心輕輕的顫一下,再顫一下。
  
  有生活的平靜和細碎,有季節的花開葉綠,他的城,有樸素的味道,色調,素而不淡,淺而不薄。
  
  說春暖,談著人情。

  
  等待,一樹花開嗎?
  
  三月桃花四月天,我的城,走著風絮的落英。總是不能放開夢的一角,隨歲月的腳步走遠,不能回眸,時光不寬容,一些季節的羈絆,只能入住心的城堡,融進時光的色帶中。
  
  行走三月,倒春寒的冷氣,吹著發,臉頰,總是不能放開矜持的懷,攬著風清月柔的詩意,我的城,河水結著冰。其實,不需要等待著,當季節的輪回造次城門,這春,便闖進來了。
  
  三月,時間猶如一個孤獨的孩子,鎖著衣襟里清澈的心思,行走著,我拉緊薄薄的衣衫,將河柳的春意擱在身后,我是一個舊時光里走著的女子,那雙散落一肩溫情的眸光,總是化不開那層冰,只是,一味的貪婪著,一絲薄暖。
  
  城角的石墩上,有戲耍的孩童,有咬耳朵的戀人,風中彌漫著愛情的味道,三月的城,充斥著悸動的歡悅,煙花三月,記憶行走的城,融不進我的一弦清音。
  
  我,和影子,孤獨的行走著。
  
  當暮色的黛青,剝落所有的繁華,油木的二胡聲幽幽響起,那孤獨,宣泄著,蹲坐在側,細聽著寂寥的聲音,垂掛在柳枝上,來回蕩漾。所有的情愛,變為浮塵。
  
  那時,河面平靜如鏡,心,禪定浮塵之外。河對面的梨花,飄著花瓣,一朵朵的接著風的吻。老人和懷里的二胡,滄桑成了一幅雕版舊畫,定格在三月的暮色里。
  
  你的眼里,我一定是面目文雅的女子,素色的站在歲月一端,看著煙花梨白里折射出一份清冷的感傷,一絲一絲的揉進風中。心隨風動,散漫著一段又一段碎碎的情愫。
  
  迷戀一座城,和城市的味道,總是會融進一些暖暖的情愫,一點的辛酸,一點的孤寂,在風逝的巷口,慢慢散開。其實,你攜一縷溫情走過我的城,一定會望見一地冰凌的文字,散著一徑幽憐。
  
  你說;你的指間,是捻了花的。一個平淡無奇的細節,在那個三月,讓文字演繹成一段唯美的邂逅,只是,千帆過盡的等待,蒼然了歲月,我的城,走著一地碎開的孤寂和緘默。
  
  總歸隨了俗念,回眸凝眉,心就流了淚,季節走筆,總會遺落過往的情思,那些隨風飄零的記憶,便在時光中來回碰撞,卻找不到傍依。
  
  雪小禪說;愛,原來是一番輕愁,是獨上高樓,望盡天涯的寂寞和陌上花開的孤單。
  
  三月,只是走著我的城,走著一肩霜花的時光。
  
  我的城,等一樹花開。

2013-09-10 21: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