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
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

[譯文]  突然相見反而懷疑是夢,悲傷嘆息互相詢問年齡。

[出典]  司空曙  《云陽館與韓紳宿別》

 注:

 1、 《云陽館與韓紳宿別》 司空曙

   

 故人江海別,            幾度隔山川。
 乍見翻疑夢,             相悲各問年。
 孤燈寒照雨,             濕竹暗浮煙。
 更有明朝恨,             離杯惜共傳。
 2、注釋:
   云陽:縣名,縣治在今陜西涇陽縣西北。
   韓紳:《全唐詩》注:“一作韓升卿。”韓愈的四叔名紳卿,與司空曙同時,曾在涇陽任縣令,可能即為此人。
   宿別:同宿后又分別。
   江海:指上次的分別地,也可理解為泛指江海天涯,相隔遙遠。
   幾度:幾次,此處猶言幾年。
   乍:驟,突然。
   翻:反而。
   年:年時光景。
   離杯:餞別之酒。杯:酒杯,此代指酒。
   共傳:互相舉杯。
  3、譯文1:  
  自從和老友在江海分別,隔山隔水已度過多少年。
  突然相見反而懷疑是夢,悲傷嘆息互相詢問年齡。
  孤燈暗淡照著窗外冷雨,幽深的竹林漂浮著云煙。
  明朝更有一種離愁別恨,難得今夜聚會傳杯痛飲。
  譯文2:
  自從與老朋友江海一別,遠隔萬水千山,現在好不容易才見上一面,這中間不知相隔了多少年。今日偶然相逢,簡直讓人不能相信,反倒疑心是在夢中相見,感嘆別后的人生遭遇,互相詢問對方的年齡。客舍之中,孤燈寒照,各敘別后滄桑歲月;客舍之外,竹林蒼茫,煙雨迷朦。最讓人遺憾地是明朝我們又將各奔前程,在喜悅與感傷的喜悲之中,彼此頻頻舉杯,相互勸慰祝福,依依惜別!
  4、司空曙,唐代詩人。字文明,一作文初,廣平(治今河北省永年縣東南)人。曾舉進士,入劍南節度使韋皋幕中任職,歷任洛陽主簿、水部郎中、虞部郎中等職。為“大歷十才子”之一。其詩多寫自然景色和鄉情旅思,或表現幽寂的境界,或直抒哀愁,較長于五言律詩。有《司空文明詩集》,《全唐詩》錄其詩二卷。其詩樸素真摯,情感細膩,多寫自然景色和鄉情旅思,長于五律。詩風閑雅疏淡。
5、 這是首惜別詩。詩寫乍見又別之情,不勝黯然。詩一開端由上次別離說起,接著寫此次相會,然后寫敘談,最后寫惜別,波瀾曲折,富有情致。“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乃久別重逢之絕唱,與李益的“問姓驚初見,稱名憶舊容”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上次別后,已歷數年,山川阻隔,相會不易,其間的相思,自在言外。正因為相會不易,相思心切,所以才生發出此次相見時的“疑夢”和惜別的感傷心情來,首聯和頷聯,恰成因果關系。
  “乍見”二句是傳誦的名句,人到情極處,往往以假為真,以真作假。久別相逢,乍見以后,反疑為夢境,正說明了上次別后的相思心切和此次相會不易。假如別后沒有牽情,相逢以后便會平平淡淡,不會有“翻疑夢”的情景出現了。“翻疑夢”,不僅情真意切,而且把詩人欣喜、驚奇的神態表現得維妙維肖,十分傳神。即使說久別初見時悲喜交集的心情神態,盡見于三字之中,也是不為過的。
  頸聯和尾聯接寫深夜在館中敘談的情景。相逢已難,又要離別,其間千言萬語,不是片時所能說完的,所以詩人避實就虛,只以景象渲染映襯,以景寓情了。寒夜里,一束暗淡的燈火映照著蒙蒙的夜雨,竹林深處,似飄浮著片片煙云。
  孤燈、寒雨、浮煙、濕竹,景象是多么凄涼。詩人寫此景正是借以渲染傷別的氣氛。其中的孤、寒、濕、暗、浮諸字,都是得力的字眼,不僅渲染映襯出詩人悲涼暗淡的心情,也象征著人事的浮游不定。二句既是描寫實景,又是虛寫人的心情。
   結處表面上是勸飲離懷,實際上卻是總寫傷別。用一“更”字,就點明了即將再次離別的傷痛。“離懷惜共傳”,在慘淡的燈光下,兩位友人舉杯勸飲,表現出彼此珍惜情誼和戀戀不舍的離情。惜,珍惜。詩人用在此處,自有不盡的情意。綜觀全詩,中四句語極工整,寫悲喜感傷,籠罩寒夜,幾乎不可收拾。但于末二句,卻能輕輕收結,略略沖淡。這說明詩人能運筆自如,具有重抹輕挽的筆力。
   此詩在今人王兆鵬、邵大為、張靜、唐元等的著作《唐詩排行榜》排名第99名該排行榜以“古代選本入選次數”、“現代選本入選次數”、“歷代評點次數”、“當代研究文章篇數”、“文學史錄入次數”、“互聯網鏈接次數”六個指標為統計分析,反映一千多年來的綜合影響力。其中古代選本入選次數排名第16名
  6、 本詩題作《云陽館與韓紳宿別》,顯然是一首惜別詩.云陽是縣名,縣治在今陜西涇陽縣西北.館是客舍,即今之旅館.韓紳,《全唐詩》注:"一作韓升卿".韓愈四叔韓紳卿與司空曙同時,曾任涇陽縣令.詩中韓紳可能即為其人.
  在唐人惜別詩中,這一首頗具特色.
  首聯二句,詩人不說此次重逢,卻先回憶過去的別離."故人江海別",是說相距之遠;"幾度隔山川",是說離別之頻繁.江海山川,悵望無極,幾度分袂,情何以堪!
  有了昔年的遠別,才推出今日的"乍見".不期然而然謂之"乍".詩人于云陽旅邸偶然見到韓紳,"他鄉遇故知",不禁喜出望外."乍見翻疑夢",因為相見實在不易,今日晤面,反而疑心是在夢中.當雙方都證實這并非夢境時,卻又忍不住悲從中來.相互詢問對方的歲數,同時感嘆似水的年華."相悲各問年"一語,重心在一"悲"字.久別重逢,本當欣喜,而此刻竟然只有悲愴,正說明雙方的情誼非同尋常.無論是喜極而悲、為坎坷的命運而悲、為雙方的皤然老態相視而悲,都能證明他們之間感情的深厚,了解的透徹.假若寫成"歡欣各問年",反倒覺得淺俗無味.
  第三聯"孤燈寒照雨,濕竹暗浮煙"是情景交融的典型筆法.客舍話別,夜靜更闌,離人心情未免孤寂、沉重.詩中未正面寫人,而從側面渲染環境:孤燈、寒雨、濕竹、暗煙."孤"、"寒"、"濕"、"暗",字字凄冷,"燈"、"雨"、"竹"、"煙",字字凝重.明寫景而暗喻情,情景交融,天衣無縫.
  第四聯輕輕收束.由今日的短暫相聚又想到明天.昔年的幾度分別已足令人心碎了,然而"更有明朝恨".一個"更"字,蘊含著多少無奈,多少惋惜,多少深情!詩人當然也知道:世上沒有不散的筵席.為此,怎能不格外地珍惜這別宴上的杯酒呢?且讓我們頻頻舉杯,相互勸慰,也相互祝福吧!
  這首詩的特色,在于感情的濃郁,心理刻畫筆觸的精細.情與景的高度和諧;也在于結尾處詩人輕靈的收束.沉郁中見穩重,深刻中露精巧,使得這首詩的第二聯成為傳誦千秋的名句.直到今天,我們仍能深深地體味到它強大的藝術生命力。
 
7、飲酒最愜意也最暢快的場面便是酒逢知己了,想象一下,滿窗風雨百無聊賴之時,故友突然而至,把酒暢飲,頓時一天風雨也都充滿了情趣。這是一種何等溫馨的氛圍,想來便讓人神往不已。

   志同道和之輩相聚,把盞縱論天下大事,慷慨激昂,指點江山,豪氣縱橫。在看《三國演義》時,劉備顧茅廬途中,風雪酒肆中遇崔州平等人之飲,便是如此。當年在一部影片中曾見過這樣的場面,一直深刻于心。秋瑾與幾人對飲,言到酣暢之處,她拔劍起舞,吟道:“不惜千金買寶刀,貂裘換酒也堪豪。一腔熱血勤珍重,灑去猶能化碧濤。”那勃勃的壯志雄心,加上美酒,使熱血頓時沸騰起來。

    有一種場面是溫暖而安靜的,如白居易在《問劉十九》一詩中所寫:“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想來外面是滾滾寒流,酒已備好,爐中之火正旺。天晚將下大雪,客已在座。這酒,這爐火,這溫暖,這情誼,讓人有一種直抵人心的感動,未飲已先醉。淺斟慢飲,低語相訴,笑看窗外雪花飛舞,人生能飲酒交友如此,夫復何求?

   在傳說中有這樣的場景,高高山顛,松蓋之下,月華如水,一只石幾,兩個石礅。座中二人非僧非道,卻綽綽然有仙風道骨。酒是瓊漿玉液,下酒之菜或是清風明月,或是半局殘棋。這樣的知交對飲,飄然不惹紅塵,有不食人間煙火之清冷。

   杜甫的《贈衛八處士》一詩,常常讓我感慨。詩中也描給了一個飲酒的場面,只是卻是久別重逢,人事音書漫漶,相逢不易,動如參商。“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二十年之后,飽經離亂的杜甫終于又踏進了好友的家門,好友置酒相待,細訴別后契闊。有滄桑之慨,更多的是離別之傷。是的,這一次短暫的相逢之后,便又是相約無年。“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今夕把酒言歡,明日又隔天涯。這一杯酒啊,蘊含著多少感慨與無奈,多少祝福與感傷!我想他們就算遠隔山岳,世事茫茫,彼此心中都應該是牽念著對方。

   而另一種相逢,卻充滿著人生的凄慘與悲涼。司空曙在《云陽館與韓紳宿別》一詩中寫道:“故人江海別,幾度隔山川。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孤燈寒照雨,深竹暗浮煙。更有明朝恨,離杯惜共傳。”忽忽幾句,便道出了人生的多少辛酸!故友一別不知多少年,山高水長,音書斷絕。這一相逢,起初竟懷疑是在夢中!互相問起年齡,不禁悲從中來。人世滄桑莫過于此,而明朝又要相別,這一杯水酒之中,飽含著太多的感慨與慘淡,如何能不逼出人的淚水來。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可見知己之難求難遇,而能與至交對飲,一生之中又能有幾回?所以這一切就更是彌足珍貴,令人念念情深,至死不忘。這樣的相逢,不管是悲是喜,是感是傷,都會在生命中留下最深的印痕。

人生更是難得幾回酒逢知己,既相遇,大醉一場又何妨?

 8、他們的臉一個個的從我眼前閃過,試圖將他們拉近,可他們的音容笑貌就像蒙上了一層水霧,漸漸模糊,最終遠去了。只怕我這輩子是再也無緣和他們相見了,也沒機會一起吟那首“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的詩了。我走了,還是沒有感情沒有留戀,但已經全然不似當年的心境,就像完成了一次祭祀,一次涅磐。

  9、前幾天,送父親坐車回井洲。城里的紫荊花開得爛漫。紫荊花開的時候,總是將葉子掉光,因此,剩下一樹的漂亮花朵,惹得行人駐足觀看。
  車還沒有來,有一老叔,騎一自行車經過。突然停下來,叫某阿叔。原來是父親的老朋友老厝邊。于是那人雙腳點在地上,快速下來。神聊了起來。我忘記了他的名字。
  故人江海別,幾度隔山川。初夏風依依,那個老叔遞上煙,一包綠五葉神。關山萬重,人情久遠。現今社會,人與人的關系漸次淡漠,縱有交往,多數是一種需要和利益。越來越少真正的朋友。父親他們那代人,人與人的關系更多是自然形成,巷口社里。沒幾十年,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已是天壤。我也感覺十分親切,有一種久違的感覺。他們在聊著過往與現今。那個老叔要去兒子的公司,城里鄰里很近,但人與人之間很遠。所以,那個老叔需要去他兒子的公司,找熟人聊人,聊以度日。曾幾何時,在鄉里,隨時去朋友鄰居家里,現在城里,去尋訪人家,要三約四約。人越來越關在自已的籠里,心靈的籠里。
  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父親應有一段時間,跟那個老叔討過海,也在祠常角中摸過一段時間的麻將仔。見面歡欣,情誼深深。我沒有關心他們的談話內容,只是關系他們的表情,那種純樸的臉龐,極少見的,現在極少見。一片紫荊樹葉掉下來,落在老叔的肩上,就象落在過往的時光里,老叔沒有理會,繼續神聊。
  車到了,父親上車,老叔慢慢騎上破自行車走了。我卻呆呆的站在那里,站在時光里,懷著對過往的油然起敬的心境。路旁工人正在整理花圃,枝葉被鋸斷,發出一種生命的香味,濃烈,充滿春天的氣息。草葉斷時,發出的氣味,是生命的最后沉吟,也是對時光的特殊記錄,我是這么想的。我走過去看,那個工人已經走遠,剩下一地的碎葉,該是由其它工人按程序再來收拾。有突然見樹下有一處鼎感草,我熟悉的大藥母。小時候,經常到田里去找這個青草,回家煮水喝。有時候也到山上去挖掘,拿到街邊去賣。我彎腰,沿樹根腰摘幾十棵。鼎感草立即發有芳芬的氣味。回家,泡在水里,一整天,滿屋子的鼎感草芳菲。我終于明白,人的淡漠,實在跟人漸漸遠離這種芳草凄凄的自然氣息有關。那天下午,我睡得很香。醒來,將鼎感草洗凈,煮了一碗水,下紅糖,久違的自然香味,沁人心脾。

   10、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久別之后,突然于茫茫人海中不期而遇,如此巧合偶然,似有前緣神助。驚愕之余,不免有真耶夢耶的疑惑。接著是“相悲”人生的無常和歷盡滄桑的唏噓。相別時日太久,對于對方年紀已模糊不清,更無法計算現在的年齡。自然要“問年”,而感嘆別時容顏的年輕,喟嘆重逢時的蒼老,詩雖未道及,但可由“問年”中揣想得出這必然的內容。兩句詩真實貼切地表現了久別而意外重逢的感情變化過程和寒暄的話題,以及友誼的真誠和內心的喜悅。


 11、夜深,秋涼。
  欲書一封雪箋遙寄遠方牽掛著的人兒。仰望窗外,于寂寥深空里尋思措辭。月明星稀,薄云淡掃,正是一番相思幾番愁的清朗意境,卻苦于單薄的言辭無以暢述醇厚的思情。
  是夜輾轉,微涼的清風撩起窗紗,曼妙的星辰漸隱漸現。婆娑樹影映照無眠,滿屋相思浸透窗前。柔黃燈下,輕鋪一席生宣,筆鋒悄落,于紙面輕柔摩挲,飽含相思的墨汁如似水的月華般在靜夜心間迂回伸展、蜿蜒流淌……
  漸漸,眼前云煙繚繞,意想中浮現西北流沙的一枚漢簡。兩千年前,三萬余簡里,言簡意賅的這一枚,被視為塵封千年的情書:“奉謹以瑯一,致問春君,幸毋相忘。”防守于居延峰燧的征人,將相隔萬里的思念化作這一句,遙寄等候的人兒,企盼情意永不相忘。此情令人動容,吾心甚難平靜,尤其那空寂寥落的四個字:“幸-毋-相-忘”。
  幸毋相忘!古人悠遠的情愫仿若穿越時空交錯于心,只因此時同具濃郁思情。時光流逝,千年烽燧早已成灰,曾于月下倚著寒衾、靜聽蘆笛的征人亦不知是否回歸?轉瞬之間,再無時空阻隔,盡顯永恒之美。油然自心底傳來清澈共鳴,錚錚作響,聲聲悠長……
  此情此境,真欲知曉那遠方美人可否領會?似夢似幻里,虛實飄渺間,恍如置身云霓之中,飛升于月夜清光照射之下,穿越明凈湖泊,縱覽峰巒峭峙,意境雄偉清奇,變化惝恍莫測,冥芒如墜仙境。
  青山如丹青意境,清幽瑰瑋;碧水似水墨點染,虛實相生。朗月高懸,深谷幽暗,石徑盤旋,亂花漸欲迷人眼。天幕暗藍,青云含郁,深秋閑庭盡顯寂寥空闊;涼風習習,幽簧低吟,無數相思激起舞動魂靈。
  曲折雅院,錯落有致;亭臺涼階,訇然中開。白茫茫冰霜般的月光勾勒出一位峨冠廣袖的少女,獨步庭院,于微風中輕悄徘徊。風姿玉立,清高脫俗,情韻裊裊,搖曳生姿。澄清蒼茫夜境里,傳來詩吟聲聲,滌蕩心河。香霧云鬟濕,清輝玉臂寒,女子以玉釵敲竹和著相思吟唱,余韻婉轉如縷,神情清雅如風。正是:“欲歌先倚黛眉長,曲終敲損燕釵梁。”于夜靜中啟開慧心,于秋涼里催發情思。
  對月自吟,孤芳自賞,信手擊竹,不顧深秋夜涼,于清風里遙憶夢中郎。心聲與天籟一同流淌,吟聲惆悵韻味悠長。時而低回婉轉,時而悅耳清亮,一番相思在孑然孤寂中被唱得凄清空曠。“望郡畿兮千里曠,悲遙夜兮九回腸”。
  月如霜,相思一曲情歌悠長,夜色空靈寂寥迷茫。溫婉女子滌盡脂粉香艷,唯余天然淡雅眉目清亮。“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卻下水晶簾,玲瓏望秋月。”遠方征人書信未至,少女思情無從寄托,只借神清音婉一曲詩歌,于秋夜靜寂里深深呼喚。“紅葉黃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飛云過盡,怔鴻無信,何處寄書得?”
  睹月思人,似人憐月,似月憐人,相距既遠,相會自難。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干。月無言,人亦無言。幽思徘徊,不怨之怨深于怨。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長歌飄逝煙雨里,對月相逢路漫漫。
  “風花日漸老,佳期猶渺渺;不結同心人,空結同心草。”怨深夜深,難消此愁,每每倚無眠之夜,頻頻于無奈中隔窗望月。不眠思婦夜夜牽掛,直到白發如霜;漂泊游子日日懷念,深情從未相忘。發如霜,相思長。不覺孤單寂寥虛擲年華,卻信相思常在不枉此生。無懼春秋來去飽嘗幽獨之苦,任憑光陰流轉終年天各一方。
  “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才下眉頭卻上心頭。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終有真心動蒼天,無奈歲月不饒人。癡癡盼得良人歸,茫茫不覺已多年,蜜意深情皆猶在,盡如迷離惝恍間。“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醒時多年未相見,夢中片刻手相牽。
  光陰流轉,相逢已難,千言萬語,片刻時光又豈能說完?“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孤燈寒雨,濕竹暗浮煙。”愁郁懷,思難耐,蕭瑟悲秋,草木變衰,任憑風雨,相思仍在。縱有千山障礙,經年終會相聚;無畏人事浮游,白頭執子之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人生悲秋,淋漓風雨,化作一番珍惜。千般話語,萬般相思,凝成短短四字:“幸-毋-相-忘。”竹筆滑落,驚醒幻夢,一片唏噓感嘆之中,淚已千行。

2013-09-10 21: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