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譯文]  九萬里長途,大鵬正迎風沖舉。風啊,你不要停住,把我這小船吹到三山那仙人之府。

  [出典]  李清照  《漁家傲》

  注:

  1、《漁家傲》 李清照

    天接云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仿佛夢魂歸帝所。聞天語,殷勤問我歸何處?

  我報路長嗟日暮,學詩謾有驚人句。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2、注釋:

    ⑴星河:銀河。

  ⑵轉:《歷代詩余》作“曙”。

  ⑶帝所:天帝居住的地方。

  ⑷天語:天帝的話語。

  ⑸我報路長嗟日暮:路長,隱括屈原《離騷》:“路漫漫其修遠兮,我將上下而求索”之意。日暮,隱括屈原《離騷》:“欲少留此靈瑣兮,日忽忽其將暮”之意。嗟,慨嘆。

  ⑹謾:徒,空。

  ⑺鵬:古代神話傳說中的大鳥。

  ⑻蓬舟:像蓬蒿被風吹轉的船。古人以蓬根被風吹飛,喻飛動。

  ⑼吹取:吹得。

  ⑽三山:傳說中海上的三座仙山。

 

   3、譯文1:

    天空中云騰霧罩,點點星光象海面上無數船帆在跳舞。好象夢見自己飛到了玉帝的住所,玉帝關切地問我要到哪里去。

    我說前方有那漫漫的長路,可已黃昏日暮,我空有一肚子才學,可是沒有用武之地。九萬里長途,大鵬正迎風沖舉,風呀,你不要停住,把我這小船吹到三山那兒吧。

    譯文2:

    水天相接,晨霧蒙蒙籠云濤。銀河欲轉,千帆如梭逐浪飄。夢魂仿佛回天庭,天帝傳話善相邀。殷勤問:歸宿何處請相告。

  我回報天帝說:路途漫長啊,又嘆日暮時不早。學做詩,枉有妙句人稱道。長空九萬里,大鵬沖天飛正高。風啊!千萬別停息,將這一葉輕舟,直送往蓬萊三島去

   4、李清照生平可見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5、 這首詞氣勢磅礴、豪邁,是婉約派詞宗李清照的另類作品,具有明顯的豪放派風格。近代梁啟超評為:“此絕似蘇辛派,不類《漱玉集》中語。”可謂一語中的,道破天機。

  南渡以前,李清照足不出戶,多寫閨中女兒情;南渡以后,“飄流遂與流人伍”,視野開始開闊起來。

  據《金石錄后序》記載建炎四年(1130)春間,她曾海上航行,歷盡風濤之險。詞中寫到大海、乘船,人物有天帝及詞人自己,都與這段真實的生活所得到的感受有關。

  詞一開頭,便展現一幅遼闊、壯美的海天一色圖卷。這樣的境界開闊大氣,為唐五代以及兩宋詞所少見。寫天、云、霧、星河、千帆,景象已極壯麗,其中又準確地嵌入了幾個動詞,則繪景如活,動態儼然。

  “接”、“連”二字把四垂的天幕、洶涌的波濤、彌漫的云霧,自然地組合一起,形成一種渾茫無際的境界。而“轉”、“舞”兩字,則將詞人風浪顛簸中的感受,逼真地傳遞給讀者。所謂“星河欲轉”,是寫詞人從顛簸的船艙中仰望天空,天上的銀河似乎轉動一般。“千帆舞”,則寫海上刮起了大風,無數的舟船風浪中飛舞前進。船搖帆舞,星河欲轉,既富于生活的真實感,也具有夢境的虛幻性,虛虛實實,為全篇的奇情壯采奠定了基調。因為這首詞寫的是“夢境”,所以接下來有“仿佛”三句。“仿佛”以下這三句,寫詞人夢中見到天帝。“夢魂”二字,是全詞的關鍵。詞人經過海上航行,一縷夢魂仿佛升入天國,見慈祥的天帝。幻想的境界中,詞人塑造了一個態度溫和、關心民瘼的天帝。“殷勤問我歸何處”,雖然只是一句異常簡潔的問話,卻飽含著深厚的感情,寄寓著美好的理想。

  此詞則上下兩片之間,一氣呵成,聯系緊密。上片末二句是寫天帝的問話,過片二句是寫詞人的對答。

  問答之間,語氣銜接,毫不停頓。可稱之為“跨片格”。

  “我報路長嗟日暮”句中的“報”字與上片的“問”字,便是跨越兩片的橋梁。“路長日暮”,反映了詞人晚年孤獨無依的痛苦經歷,然亦有所本。詞人結合自己身世,把屈原《離騷》中所表達的不憚長途運征,只求日長不暮,以便尋覓天帝,不辭上不求索的情懷隱括入律,只用“路長”、“日暮”四字,便概括了“上下求索”的意念與過程,語言簡凈自然,渾化無跡。其意與“學詩謾有驚人句”相連,是詞人天帝面前傾訴自己空有才華而遭逢不幸,奮力掙扎的苦悶。

  著一“謾”字,流露出對現實的強烈不滿。詞人現實中知音難遇,欲訴無門,唯有通過這種幻想的形式,才能盡情地抒發胸中的憤懣,懷才不遇是中國傳統文人的命運。李清照雖為女流,但作為一位生不逢時的杰出的文學家她肯定也有類似的感慨。

  “九萬里風鵬正舉”,從對話中宕開,然仍不離主線。因為詞中的貫串動作是渡海乘船,四周景象是海天相接,由此而連想到《莊子。逍遙游》的“鵬之徙于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

  說“鵬正舉”,是進一步對大風的烘托,由實到虛,形象愈益壯偉,境界愈益恢宏。大鵬正高舉的時刻,詞人忽又大喝一聲:“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氣勢磅礴,一往無前,具大手筆也!“蓬舟”,謂輕如蓬草的小舟,極言所乘之舟的輕快。“三山”,指渤海中蓬萊、方丈、贏洲三座仙山,相傳為仙人所居,可望而見,但乘船前去,臨近時即被風引開,終于無人能到。詞人翻舊典出新意敢借鵬摶九天的風力,吹到三山,膽氣之豪,境界之高,詞中罕見。上片寫天帝詢問詞人歸于何處,此處交代海中仙山為詞人的歸宿。前后呼應,結構縝密。

  這首詞把真實的生活感受融入夢境,巧妙用典夢幻與生活、歷史與現實,自然會氣度恢宏、格調雄奇。 充分顯示作者性情中豪放不羈的一面。

 

    6、莊子以蝴蝶為坐標,一覺清夢醒來,發現了一個世界,一個虛無的世界,一個荒誕的世界。

    屈原以汩羅江為圓心,以無限延伸的忠貞為半經,劃了一個無窮大的國度,一個以忠誠命名的國度。

    詩人李清照你以什么為界碑?以一個年號——“靖康”,一個使天地變色大宋蒙羞的年份——靖康二年(公元1126年)。

    人們常說,你的作品無法編年。是的,但靖康是一塊界碑,一塊巨大的恥辱碑!南渡成了你的宿命,南渡詩人成了你的稱謂,南渡也成了你作品中兩個世界的界碑。一個世界充滿歡樂,那怕是憂愁,也是美麗的憂愁;一個世界充滿感傷與嗟嘆,一個充滿痛徹骨髓的亂離悲音的世界。

    不能確定你《漁家傲》寫作的具體年份,但可以確定的是《漁家傲》與建炎四年(1130年)有關。那一年,你追隨著宋高宗趙構自南京城取道大海倉皇逃奔浙江溫州與紹興。
南渡以前,你幾乎是足不出閨門,而現在命運卻將你拋置到了一片汪洋大海上,相濡以沫的夫君明誠也于前一年永遠地留在了石頭城。

    海,第一次成了你生命的一部分,不容拒絕。你和你的一葉小舟一起顛簸在狂風惡浪之中。

    清晨,你佇立船頭,白浪滔天,海天盡頭,除了迷蒙,還是迷蒙,分不清是朝云還是晨霧。子夜,你仰望星空,燦爛的銀河不停地飄搖。銀河啊銀河,難道你那里也有千萬只風帆競渡?

    迷離惝恍、亦真亦幻中,你裙袂飛揚,一如敦煌石壁上的飛天,踏上了銀河的一葉扁舟,叩響了玉帝圣殿的門環。

   “大宋的才女啊,你為何如此憔悴?為何臉上滿是流浪的淚珠?”
   “我的家碎了,國破了!”
   “你流浪奔逃在風高浪急的大海上,你的命運之舟將在哪里拋錨靠岸?”
   “你應該記得吧,一千多年前楚國的一位三閭大夫也曾拜謁過你,他也曾請你指點迷津。我還依稀記得他吟詠的‘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我的心情和他一樣,我也是一個失去了故國的人啊。”
   “我知道,你們大宋社稷的安危就系于高宗趙構的那只顛簸于風浪的船上,還是追隨他吧,除此之處,你還有別的選擇嗎?”
   “那是一位不抵抗的國君啊。我空有一身才學,真遺憾自己是個女兒身。”
    “你是男兒身又能力挽狂瀾嗎?我已經知道你們大宋主戰的李綱被廢黜,高歌‘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朝天闕’的岳飛也遭排擠!”
   “這么說,那我只有一個心愿,請您要么賜我九萬里長風,將我像莊子一樣化為一只大鵬,翱翔于自由的天宇。如果仍然讓我置身小如蓬草的小舟,也請您賜我永無停息的風,送我至蓬萊、方丈、瀛洲的仙島?”

    天帝端坐龍椅,臉上只有沉默,如一座石雕!
    于是,大宋才女自迷蒙中清醒過來,陪伴她的依然只有驚濤、惡浪、海風、身邊還有和她一同逃難的千百只航船。

   亂離人的前方沒有地平線!

 

   7、蹴罷秋千,起來慵整纖纖手。這是哪一家的閨秀,將秋千蕩的這般的高昂。你看她額頭上細細密密的,如同這晨曦中清露一般的汗珠,晶亮,溫潤。

這又是哪一位公子,大膽地闖入了恁清幽的花園,驚的她未及穿上鞋子便要溜回房。你這位公子,害得她,頭上的金釵都險些落了,羞羞怯怯的,卻也倚在門邊把那青梅嗅。

眼波才動被人猜。輕輕的一笑,云鬢斜飛,眼中波光微微閃。誰知曉,那半箋的幽幽思和半箋的輕輕怨呢。裊裊沉香,誰的香腮輕托,看月光下花影慢移,心兒飛轉。 

溪亭,日暮。藕花,晚舟。是那槳拍打溪水的聲音,還是少女們的嬉笑,更兼有那被驚起的鷗鷺,在沙灘上振動著翅膀。這幾個女子,灑一溪蓮藕般脆嫩的笑,和著夜風的清涼,滑一曲千載的心弦。

再張揚的青春,再明媚的眼眸,都會有淡的那一天。不是么?一陣急辣辣的風襲裹著細雨瀟瀟,胭脂點點,海棠能否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終于見了他。百轉的柔腸,這一枝猶帶彤霞曉露痕的春,就這樣綻放了。明月玲瓏的地方,無限的嬌羞無限的旖旎。

這世間,何物最長久?是環肥燕瘦的美貌,還是婀娜翩翩的起舞?都抵不過時間的消磨,俱為煙塵散。蘭舟獨上,秋藕殘香。雁回月落,西窗何處!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賭書空憶潑茶時,寶奩塵滿無人知。東籬把酒那時日,黃花新瘦留殘枝。

武陵人遠,煙瑣秦樓。負了的,終究還是他。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盡梅花無好意,贏得滿衣清淚!家園,故國,一生的心血,都這般付與了濃霧硝煙。別了,這一顆念念的心。

萬里顛簸弱女苦,兩鬢華發早催生。梅花不似當年色,他鄉豈與故鄉明!

烏江河畔,點將臺留。依稀四面又楚歌,依稀美人頸上寒光閃,依稀烏騅長嘶鳴。生當做人杰,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她有項羽英雄的霸氣,她有木蘭橫戈的豪氣,怎奈這,這世間,多少男兒甘愿做媚骨,罷、罷、罷,空悲切。

天接云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可憐她這一顆日思夜想卻報國無門的心,空有滿腹的才華!這破碎的山河,奈若何!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饒是一個女子,饒是只剩下一個女子,她也從未失卻這顆抱負的心。

 風住塵香花已盡。似乎聽到了玻璃落地,劃破了清脆后破碎的聲音。終究是,塵埃落定。那曾經誤入藕花深處的小舟,經得起諸般風雨,卻也難以載的動這許多的愁。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盞酒,晚風,舊雁,黃花,梧桐,細雨,黃昏,孤窗。她終究是這般的不同。

 

 注:對于她,我始終不敢下筆,也無從下筆。這一位才女,我一直在仰視,盡管仰視的很累。讀她的詞,每一次都難以言說的感覺,總是無法深入她那太過聰慧的心。或許,平凡如我,是無法真的接近她的。

然而,我又不甘心。總有一天,或許,我能懂得的。年少時無可挑剔的家境和才氣,配了個金玉良緣,真真羨煞人的金童玉女般。心底里,我是羨慕她的,甚至有些妒嫉。一個女人想要得到的,親情,愛情,才氣,美貌,真真她就是那一顆最耀眼的星。然而,她又是不幸的。無子,喪夫,再嫁,離婚,還有那個時代特有的亡國之痛。

作為一個女子,該得到的,不該得到的,該憂慮的,不該憂慮的,她,似乎照單全收了。

她尋尋覓覓的是什么。而我,尋尋覓覓的又是什么。這個想法似乎有些不敏。她是晚霞時天空中的那顆星,她是晨曦時天空中的那顆星。那里,有她恒古的名字。而我,地球上的一粒微塵,只能仰望,無法接近。然而,她那“九萬里風鵬正舉”的氣魄,一點一滴,滴在了我的心里。引用地址:http://www.xici.net/u14438485/d80907168.htm

 

8、全篇用了象征手法,過去她寫情寫景都相當寫實,這首詞卻又了突破,無論意象和情意都進入了一種非常高遠的境界,而且意象和情意結合得恰到好處,這種成就是值得注意的。

李清照晚期有一種“豪健和飄舉”的精神,雖然此類作品多已散佚,但還有她的詩為證,“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高宗遷都臨安后就想茍且偏安一隅,早已沒有收復國土的大志了。李清照的這首詩,真可以使那些茍且偏安的人慚愧。

另一首詩有“木蘭橫戈好女子,老矣不復志千里,但愿相將度淮水”之句,表示自己仰慕花木蘭可以拿起武器從軍殺敵,說這才是真正的好女子。可是自己年紀已大,無法上千里之外去殺敵,但仍愿保留最后的愿望,有一天希望能見到南渡的人結伴渡過水,回到北方。這些句子都可見出李清照的豪氣。

 

9、客觀之景為實,夢境、仙境、誓愿為虛嚴格地說,設想未來之景和從對方的角度寫的均是主觀之景,這里為了闡釋的方便,我們用“主觀之景”來特指詩詞中所描繪的夢境、仙境、誓愿等等。通過寫夢境、仙境來抒發感情、表達理想的詩詞,最有名的當數李白的《夢游天姥吟留別》。還有李清照的《漁家傲》: “仿佛夢魂歸帝所,聞天語,殷勤問我歸何處。”詞人塑造了一位關心民瘼的溫和的天帝形象,反襯了畏懼強敵,一路逃竄,置百姓于水火之中的宋高宗以及昏庸無能朝廷。“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詞人雖才華出眾,但她卻無力挽大廈于既倒。她希望到仙境去過幸福美好的生活,從而反襯了現實世界的苦難和無望。又如蘇軾的《江城子》“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作者與妻子王弗伉儷情深,雖生死殊途而舊情難忘。積思成夢,悲喜交加,這是虛寫,接著寫夢醒后的悲傷。虛實結合,寫出了詩人對亡妻思念之深之切之苦。

 

10、“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瑰麗浪漫如斯,倒像是屈原或李白的詩句,我疑心這是李清照晚年之作,詩作又達一更開闊之境地,同時亦超脫人世間的種種悲喜坎坷,天人合一。

 

11、讀唐詩宋詞,我讀懂了友誼。友誼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的深深銘記;友誼是“我寄愁心與明月,隨君直到夜郎西”的悠悠牽掛;友誼是“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的久久凝望;友誼是“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的殷殷勸慰。

讀唐詩宋詞,我發現了鄉愁。鄉愁是“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的悲涼哀傷;鄉愁是“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的急切難耐;鄉愁是“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的茫然失措。

 讀唐詩宋詞,我理解了追求。追求是“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的永不停步;追求是“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的執著信念;追求是“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緣身在最高層”的英勇無畏;追求是“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的積極樂觀。
  讀唐詩宋詞,我看到了對祖國的赤誠。赤誠是“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臺”的滿腔熱血;赤誠是“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的雄心壯志。

 

12、詞分婉約、豪放并不絕對,高明的詞人在創作上往往是不拘一格的。有人形象地把此喻為“猛虎在嗅薔薇”,濃濃花香熏昏猛虎,便柔腸百結,淺斟低吟。熏昏的猛虎一旦醒來,便仰天長嘯,壯懷激烈。柳永既能“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也能“云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秦觀既能“霧失樓臺,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覓處”,又能“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李清照既能“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又能“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蘇軾既能“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又能“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辛棄疾既能“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又能低吟“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可見婉約派的詞人也能盡顯英雄豪氣,漠北雄風,像李清照一支秀筆表達了半壁江山,把女性的萬般柔情都寫盡了。同時她心靈的門檻上站了一位叱咤萬夫的守護神,從而使她在艱難困苦的人生中,風節高蹈,獨步詞壇。其心力、魄力、才力。千古以來,又有幾個須眉能及。蘇軾的一曲大江東去,豪氣千古,讓古往今來多少手執鐵板銅琵之士平添了許多的威武雄壯。可是,一株硬挺的松柏不僅需要大雪拍擊,還需要柔風軟雨的呵護,要是觸到他心靈中那根柔軟的弦,他也有一肚子的九曲婉水要傾瀉的。“無情未必真豪杰,憐子如何不丈夫。”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剛強男兒的眼淚更顯出他的俠骨柔腸。

    生活是多姿多彩的。既有和風麗日,也有凄風苦雨;既有長江的驚天浪濤,也有小溪的潺潺流水;既有讓人心驚的塞外馬鳴,也有令人心醉的山谷鳥語;既有小橋流水的神韻,也有漁舟唱晚的意境。那些詞人用他們的生花妙筆寫出對生活的感悟,對人生的體驗,對自然的熱愛,給我們留下了豐富的文化遺產,使我國古典文學的百花園姹紫嫣紅,爭奇斗艷,充滿無限生機。
 
 
 

13、古往今來,世世代代,英雄豪杰文人墨客中涌現出無數崇高的鄉戀——

    杜甫眼中的鄉戀是“叢菊兩開他日淚,孤舟一系故園心”正所謂“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干”的柔腸繾綣。然而,他不沉溺如此,發出了“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的無限感慨,心中并且寄托著“安得壯士提天綱,再平水土犀奔茫”政治清明的心愿。
那位“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的詩仙李白也高聲唱出“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的做人骨氣,并且抒發了“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的政治抱負與情懷。
 
    劉禹錫雖有“喬木展舊國之思,行云有故山之戀”的千古絕唱,可他也吟出了“馬思邊草拳毛動,雕盼青云睡眼開”為國立功的昂揚斗志和進取的豪言。
 
    李清照才高八斗,既有“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的理想追求,也有“傷心枕上三更酒,點滴霖霪。點滴霖霪,愁損北人不慣起來聽”的故鄉之戀。
 
   “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是對親情之戀和對鄉情的思念;“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是對故土之戀和向往馳騁沙場的呼喚;“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則是英雄對祖國河山之戀與追求理想的吶喊•••••
 
    看來,鄉戀不僅僅是柔情滿腔,思緒纏纏。它可以升華,可以擴展,可以鑄成鐵骨錚錚的中華之魂,摧之不垮,折之不彎,氣吞山河,動地驚天。
 
   鄉戀是國戀之子,國戀是鄉戀的母源。有史以來,多少華夏子孫民族精英,反抗外侵誓保國土,臨危不懼大義凜然,充分體現了民族氣節,徹底捍衛了祖國的尊嚴。他們的精神千古流芳萬世永傳。而那些不孝敬父母,忘記了家園,甚至于背判了祖國母親與敵為伴的敗類,人們永遠口誅筆伐,一臭萬年。
 
   鄉戀,讓人頻頻回首,使人大步向前;鄉戀+國戀,令人赤膽忠心,意志彌強,大刀闊斧直奔輝煌的人生之巔!
 
 

14、人這一生可以遇到多少英雄,多少美人,又有誰請你喝一杯酒,把你的憂樂記在心頭?塵世里,低吟淺唱,惟有文字,靜靜飛翔。風吹著金陵城無邊的柳色,水流著秦淮河的前世今生。千年的守候,都躲不過一個回眸的溫柔。在這個情感的世界里,我們都是執迷不悟的癡者。給自己一個角色,再給自己一個江湖。短暫的人生有多少相逢,大前的世界,相遇又有幾重?此刻,且讓我們再研胭紅,醉舞霓裳,把酒臨風,一劍飄然。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15、穿行在千年的時光里,看到范仲淹揮墨如雨地寫下“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報國胸襟,見過易安吟出“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那追求幸福的堅決,遇到李煜“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的哀傷,明了太白“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的豪情。我只螚深深地嘆服。原來這大千世界,如此絢麗多彩。我只希望可以繼續用我的心——元神旅行。看那浩瀚的世間,了解這世界。我還在旅行的途中。我在繼續行走,用靈秀的詩篇鑲嵌我的元神。

記得我曾回到珞珈東岸。那日光甚暖,而我的本體,花都開好了。

 

16、佛說:“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是的,在路上,好辛苦。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剪不斷,理還亂”,無奈、惆悵、痛楚、別離……辛酸的體味澀澀難咽服從命令,無需理由;誤解指責,不容置辯,欲哭無助的感覺“欲說還休”走過了“少年不識愁滋味的昨天,走在“壯志不言愁”的今日還要走向抑或花滿枝椏,抑或荊棘遍布的明朝

 

可是,一路行走,既然選擇了前方,便只顧風雨兼程于是,不去“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我們要大聲喊出“我的未來我做主”;也不一味“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我們要擁有“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的壯志;更不日日“懶起畫娥眉,弄妝梳洗遲”。我們有“一蓑煙雨任平生”的情懷,攜快樂之手,在生命的高處奔走

 

一路走來,有歡笑,有淚水,有挫折,有成功,但無論怎樣,只要在路上,就有希望


 

 

 

2013-09-10 21: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