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
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

  [譯文]  四月的鄉村正是農忙季節,村莊里男女老少誰都不會空閑。采桑養蠶的活兒剛剛干完,緊接著又要忙著插秧種田。

  [出典]  南宋  翁卷  《鄉村四月》

   注:

  1、《鄉村四月》翁卷

    綠遍山野白滿川,   子規聲里雨如煙。

  鄉村四月閑人少,   才了蠶桑又插田。

  2、注釋:

    白滿川:指河流里的水色映著天光。川:山原,平地,河流。

  子規:杜鵑鳥。

  才了:剛剛。

  山野:山陵和原野。

  蠶桑:種桑養蠶。

  了:結束。

  如:好像。

 

  3、譯文1:

    山陵、原野間草木茂盛,遠遠望去,一片蔥郁。杜鵑聲聲啼叫,天空中煙雨蒙蒙,大地一片欣欣向榮。四月到了,農民都開始忙起了活兒,村里沒有一個人閑著。他們剛剛結束了種桑養蠶的事情又開始插秧了。

    譯文2:

    山坡原野草木茂盛,一片蔥蘢,而稻田里的水色與天光相輝映,滿目亮白,杜鵑聲聲啼叫,天空中煙雨蒙蒙。四月到了,農民都開始忙農活,沒有人閑著,剛結束了蠶桑的事又要插秧了。

   譯文3:

   碧綠染遍山野,水田一片亮光;杜鵑聲聲啼叫,雨如煙霧蒙。
  農歷四月的鄉村,閑散人很少;才忙完養蠶采桑,又要忙插秧

 

    4、翁卷(宋朝著名作家),字續古,一字靈舒,宋柳川(今柳市區)人,中年以后遷居永嘉縣城。淳佑三年(公元1243)領鄉薦,在越、江淮邊帥府中度過一段幕僚生活。后從事教學生涯,落拓江湖,以布衣終。

  畢生擅長詩歌,多尖新刻畫之作。與徐照、徐璣、趙師秀形成我國詩歌發展史上的“永嘉四靈”流派。他們沖擊“江西派”那種拼積典故,生硬拗捩的詩風,鍛煉字句,刻意為工,反對用典,著意白描。其詩作雖多吟山詠水、唱和應酬之作,然不乏關心時事和民生疾苦佳作, 《東陽路旁蠶婦》、《鄉村四月》、《贈張亦》等,都為膾炙人口、傳誦至今的名作。葉適評其詩“自吐性情,靡所依旁”。

  據清乾隆《溫州府志》著錄,詩集有《翁卷集》一卷,《西巖集》二卷,《葦碧軒集》四卷。實則三者同為一書。由于時代久遠,鈔刻衍變,終于薈集為《葦碧軒集》一本。見存者有冒廣生所輯之《永嘉詩人祠堂叢書》本。新版則有陳增杰校點的《永嘉四靈詩集》,收錄較為完備。翁卷以其詩歌,在中國文學史上占據寶貴的一席,也給后人留下一份難得的精神文化遺產,也為他自己在那個多事之秋的南宋獲得了一絲絲生存的精神慰藉。

    翁卷生活的時代,正是風靡一世的江西詩派已漸趨末流之時。江西詩派那種“以資書以為詩”、拼湊故典和生硬拗捩的作風,正是溫州翁卷等四位詩人所深為不滿的。翁卷他們從晚唐詩家入手,刻意求新,走賈島、姚合的“苦吟”之路,下功夫“因狹出奇”。這大約是翁卷等人及后 《山雨》來的江湖派在唐以后,自感才力薄弱而又欲有所建樹的詩人的共同想法,也是翁卷等 “四靈”的詩歌在當時詩壇被推重的一個原因。翁卷的詩多采取白描的手法,詩風顯得較為平易,簡約中有一份清淡的韻味,“貴精不求多,得意不戀事”正是他的創作準則和目標。翁卷生活在社會下層,熟悉民情風俗,因此他寫出的一些反映和關注現實的詩作,同情民生疾苦,揭露社會不合理現象,自然十分真切。

 

   5、這首詩以白描手法寫江南農村初夏時節的景象,前兩句著重寫景:綠原、白川、子規、煙雨,寥寥幾筆就把水鄉初夏時特有的景色勾勒了出來。后兩句寫人,畫面上主要突出在水田插秧的農民形象,從而襯托出“鄉村四月”勞動的緊張、繁忙。前呼后應,交織成一幅色彩鮮明的圖畫。

  四月的江南,山坡是綠的,原野是綠的,綠的樹,綠的草,綠的禾苗,展現在詩人眼前的,是一個綠色主宰的世界。在綠色的原野上河渠縱橫交錯,一道道洋溢著,流淌著,白茫茫的;那一片片放滿水的稻田,也是白茫茫的。舉目望去,綠油油的禾田,白茫茫的水,全都籠罩在淡淡的煙霧之中。那是霧嗎?煙嗎?不,那是如煙似霧的蒙蒙細雨,不時有幾聲布谷鳥的呼喚從遠遠近近的樹上、空中傳來。詩的前兩句描寫初夏時節江南大地的景色,眼界是廣闊的,筆觸是細膩的;色調是鮮明的,意境是朦朧的;靜動結合,有色有聲。“子規聲里雨如煙”,如煙似霧的細雨好像是被子規的鳴叫喚來的,尤其富有境界感。

  “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后兩句歌詠江南初夏的繁忙農事。采桑養蠶和插稻秧,是關系著衣和食的兩大農事,現在正是忙季,家家戶戶都在忙碌不停。對詩的末句不可看得過實,以為家家都是首先做好采桑喂蠶,有人運苗,有人插秧;有人是先蠶桑后插田,有人是先插田后蠶桑,有人則只忙于其中的一項,少不得有人還要做其他活計。“才了蠶桑又插田”,不過是化繁為簡,勾畫鄉村四月農家的忙碌氣氛。至于不正面直說人們太忙,卻說閑人很少,那是故意說得委婉一些,舒緩一些,為的是在人們一片繁忙緊張之中保持一種從容恬靜的氣度,而這從容恬靜與前兩名景物描寫的水彩畫式的朦朧色調是和諧統一的。

    整首詩突出了鄉村四月的勞動繁忙。整首詩就像一幅色彩鮮明的圖畫,不僅表現了詩人對鄉村風光的熱愛與贊美,也表現出他對勞動人民的喜愛,對勞動生活的贊美之情,因此,翁卷有鄉村詩人的美稱。 揮墨了一幅農民豐富、繁忙的鄉村田園生活了,從而襯托出“鄉村四月”勞動的緊張、繁忙。

 

   6、這是一首描寫江南鄉村春末夏初時分風光的詩歌。

  前兩句寫的是自然景色。山坡田野間草木茂盛,綠意盎然;平展的稻田里波光粼粼。杜鵑鳥在潤物無聲的細雨中聲聲啼叫,給這秀麗的畫面注入了生機。后兩句寫農事的繁忙。第四句不僅補足了“閑人少”的意思,而且“蠶桑”照應“綠遍山原”;“插田”照應“白滿川”。“才”和“又”兩個虛詞用得很靈活,不言“忙”而“忙”意自見,給人一種“一年之計在于春”的啟示。

  這首詩有靜有動,繪聲繪色,鮮明如畫,不僅表現出對鄉村風光的熱愛和欣賞,更表現出對生活和勞動人民的熱愛。 

 

    7、詩 的前兩句寫初夏農村的自然景象。詩人以樹木蔥郁的“綠遍”來寫“山原”,以水光映天的“白滿”來寫“川”,對比之色鮮明,呈現出初夏山水的精神,為人們展 示了一幅壯闊秀美、明麗動人的山水圖景。次句“子規聲里雨如煙”,一方面形象地描繪出初夏時節江南地區如煙似霧、迷蒙一片的毛毛細雨,一方面又為我們傳來 了“田家候之,以興農事”的子規鳥的鳴啼聲,巧妙地烘托了農忙季節的到來。

    詩 的三、四兩句寫農事的繁忙。“鄉村四月”點明時間和地域,為前兩句的寫景畫龍點睛,并提示下文,有承上啟下之妙。“閑人少”三字,概括了農家忙碌的情景。 末句“才了蠶桑又插田”又進一步補足此意,突出了農事的繁忙緊張和農家的辛勤勞苦。“才”與“又”前后連結,緊張繁忙不言自明。同時,“蠶桑”與首句的“ 綠遍山原”相呼應;“插田”與首句“白滿川”相映照,挑明了河水漲滿、水田汪洋、田水映著天空泛出一片白色的特有情景。詩作前后照應,看似平淡,實則精心 結撰而成。

 

    8、“綠遍山原白滿川,子規聲里雨如煙。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這首膾炙人口的古詩出自布衣詩人翁卷之手。翁卷是南宋時期樂清人,在這詩句間,我們依稀能夠想象出當時清明前后鄉村農事繁忙的景象:采摘桑葉,給蠶喂食,然后又匆匆趕至農田,育秧,插秧,也許還有拉犁的老牛……

 

    9、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農歷的四月,東邊的天空剛剛有點泛白,秧田里就滿是窸窸窣窣的聲音了。不管是年輕的年老的,還是剛學做農活的孩子,一個個坐著小秧凳上,在秧田里扯秧。他們顧不得早晨的絲絲寒意,有的穿起長筒套鞋,有的索性高卷起褲腿,讓冰冷的泥水親密的接觸自己的皮膚,一雙雙手緊緊貼住秧田的泥面,忽前忽后忽左忽右游走在秧苗之間,右手剛握住了幾株秧苗往后拔起,左手又趕向前去抓住了另外幾株秧苗,然后閃電般將手里的秧苗合拢,在面前半尺不深的水里快速地搖擺幾下洗凈,再迅速地抽出一根早已系在背后的扎秧草,纏好后,干凈利落往后一扔。不消一個時辰,每個人的身后,都已臥著一條綠色長龍了。

 

   10、對蓑衣的情愫,不是農家人是體會不到的。當年,為了生計,不見得有幾多“斜風細雨不須歸”的情趣,而是有太多的“大風大雨無法歸”的艱辛。因為“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農事不等人,哪怕是“子規聲里雨如煙”也得去勞動。而年幼的我披著蓑衣去放牛,倒覺得是一件樂事。雨下大了,牛照樣在山坡上吃草,我就找個背風場兒一蹲,聽雨點兒在斗笠上嘭嘭響著,然后順著蓑衣流下來,而身上滴水不沾。其實,蓑衣不僅遮雨,還有保溫作用,雨天氣溫較低,披著蓑衣就暖和多了。在不下雨的時候,農民們干活累了,把軟和、隔潮的蓑衣鋪在地頭上,坐下來或躺一躺歇歇,倒是很愜意的。而塑料雨衣就沒有穿蓑戴笠的諸多長處,比如風雨大起來的時候,塑料雨衣會飄,或者貼在身上,不透氣,特難受。

 

   11、 故鄉的四月,田野上蔥綠的麥苗,一片片,一隴隴,盡情地享受著春風的寵愛,在春天的陽光下茁壯地生長著。黃色的油菜花也身披著陽光,在春風里舞蹈著。鄉親們顧不得欣賞風景,個個手握鋤頭,低頭彎腰,鋤草施肥。在鄉間的小路上,還奔波著匆忙送肥的拖拉機。怨不得宋代詩人翁卷會生發出“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的慨嘆。

 

   12、立  夏

    走進“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的詩。麥子將冬日里飽受的寒霜毫不猶豫地趁著亮亮的雨點紛紛揚揚地翹立在剛剛萌動的麥穗上。

  油菜花兒謝了,在這個節令里佇立著,是怨恨春風奪去了它風采,還是嘆息亮亮的雨點剝去它青春的黃裙?此刻,仿佛一切都在等待,等待把自己的全部心思與精力聚在芒種的鐮刃上,捕捉著農人們豐收的喜訊。

 

   13、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
  
                    ──翁 卷《鄉村四月》
  
  鄉村,一個多么誘人的名詞:那里有田園綠野、小橋流水,那里有炊煙裊裊、牧童短笛。“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辛棄疾《西江月》),那是農村最怡人的時候,蛙聲傳佳音,豐收在眼前,農民們別提有多高興;“牧童歸去橫牛背,短笛無腔信口吹”(雷震《村晚》),那是村居生活悠然自得的情境,牧童短笛的裊裊余音,飄浮在炊煙裊裊的村莊上空,渲染的是村居生活的意趣和迷人的暮景。

    多少文人墨客,陶醉在遠離塵世、民風樸實的鄉村那迷人世界,又有多少詩人用自己的詩心與小橋流水撞擊,用情濃意切的詩筆勾勒農村景色的優美秀麗。

 

    14、  “綠遍山原白滿川,子規聲里雨如煙,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四月的江淮大地,草苗泛綠、柳枝吐青,鳥語花香,生機盎然。如果利用“雙休日”的閑暇,邀上三、五好友、或家人,或騎車、或步行,走出校園,投入大自然的懷抱,親身感受春天的氣息,欣賞山野的獨特風光,將會別有一番情趣!

 

    15、愛情無法預知,它只是遇見。遇見,便相信,此刻,愛情也就地老天荒。雖然是可笑的,但真摯,于是教人感動。

遇見,便自愿褪盡了所有的光華。卻清楚分明的把潛藏的美不自覺的延伸,原來,愛情下,每個人都可以有別致的風情,似隱在發間的藍影,只因這片刻而發光。“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你便生出懷想來,此刻你即是陌上桑,只為一人立地生根,開花長葉。

 

但是呵,我們的生命之途,愈走愈醒,不肯糊涂。我們不相信愛情,不屑愛情。然而,依然會被擊傷。只當是傷風,多么美的名字,被風所傷。于是,我們也被愛所傷,甜蜜的憂傷。于是我們帶著懷疑繼續。

 

世間愛情依然存在,只是我們的心長大,老去。我們逐不回了自己,我們愈走愈遠,深深地埋藏在生活的這株植物里。光陰似箭,這一箭洞穿的豈只是時光,而是我們曾經純良的相信。

博客站-Njx ] r^hP催個不停,農忙的季節開始了。鄉村里四月間,很少有閑著不干活的人。家催個不停,農忙的季節開始了。鄉村里四月間,很少有閑著不干活的人。家催個不停,農忙的季節開始了。鄉村里四月間,很少有閑著不干活的人。家,催個不停,農忙的季節開始了。鄉村里四月間,很少有閑著不干活的人。家家戶戶,晝夜奔忙,剛剛做完采桑喂蠶的活兒,就又忙著到水田里去插秧。rV*@ zbz;C,bx0詩中寫了農村初夏特有的景色,寫出農人的辛勤與忙碌,表現了對農民手牽手博客站#LY{C+GG,l$?R的同情與對勞動的贊hxcy y{pwW.^2x0美。手牽手博客站uBJf2Q

2013-09-10 21: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