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了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可憐白發生!

     [譯文]    替君主完成了統一天下的大業,爭取生前死后都留下為國立功的勛名。可惜的是而今我已白發斑斑不能報效朝庭。

     [出典]   辛棄疾   《破陣子》

      注:

   1、《破陣子》為陳同父賦壯語以寄 辛棄疾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可憐白發生!

    2、注釋:

  陳同甫:陳亮12世紀,字同甫(又做同父),辛棄疾的好友。富有才華,堅持抗金,終生未仕。為南宋豪放詞派的重要詞人。

  ①破陣子:詞牌名。題目是《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

  ②挑(tiǎo)燈:把油燈的芯挑一下,使它明亮。

  ③夢回:夢醒。吹角:軍隊中吹號角。連營:連接成片的軍營。

  ④“八百里”句:指部隊駐扎的范圍。一說指牛,有一頭駿牛,名叫“八百里駁(bò)”。《晉書 王濟傳》和《世說新語 汰侈》麾(huī)下:帥旗下面,此處泛指兵營。麾,古代指軍隊的旗幟。炙(zhì):烤熟的肉。

  ⑤麾(huī)下:指部下。麾,軍旗。

  ⑥五十弦:古代有一種瑟有五十根弦。詞中泛指軍樂合奏的各種樂器。翻:演奏。塞外聲,反映邊塞征戰的樂曲。

  ⑦的(di)[四聲或二聲]盧:一種烈性快馬。相傳三國時劉備被人追趕,騎“的盧馬”一躍三丈過河,脫離險境。

  ⑧霹靂(pī lì):響聲巨大的強烈雷電。

  ⑨了(liǎo)卻:完成。天下事:指收復中原。

  ⑩可憐白發生:感嘆的悲壯語,頭發都白了,還沒能實現平生的壯志。

 

    3、譯文1:

      醉夢里挑亮油燈觀看寶劍,夢中回到響徹號角聲的軍營。軍營將士都能分到犒勞的烤牛肉,讓樂器奏起雄壯的軍樂鼓舞士氣,這是秋天在戰場上閱兵。

  戰馬像的盧一樣,跑得飛快,弓箭像驚雷一樣,震耳離弦。一心想完成替君收復國家失地的大業,搏得天下生前死后的美名。只可惜已成了白發人!

     譯文2:

      醉意中把燈撥亮抽出寶劍細看,一夢醒來營房里號角響成一片。官兵們都分到了將軍獎給部下的燒肉,各種樂器齊把邊疆的歌曲演奏。秋高馬肥的季節,戰場正在閱兵。 烈馬奔馳好似的盧馬一樣飛快,箭發弦動響聲如同劈雷一般。替君主完成了統一天下的大業,爭取生前死后都留下為國立功的勛名。可惜的是而今我已白發斑斑不能報效朝庭。

     4、辛棄疾生平事跡見  平岡細草鳴黃犢,斜日寒林點暮鴉。

 

     5、辛棄疾20歲時,就在家鄉歷夸(今山東濟南)參加了抗金起義。起義失敗后,他回到南宋,當過許多地方的長官。他安定民生,訓練軍隊,極力主張收復中原,卻遭到排斥打擊。后來,他長期不得任用,閑居近二十年。這首詞,抒寫了他夢寐以求、終生不變的抗敵救國的理想,抒寫了壯志不酬的悲憤心情。

  該詞是作者失意閑居信州時所作,無前人沙場征戰之苦,而有沙場征戰的熱烈。詞中通過創造雄奇的意境,抒發了殺敵報國、恢復祖國山河、建立功名的壯懷。結句抒發壯志不酬的悲憤心情。

 

  詞的上片,寫作者閑居家中心情苦悶,只能借酒澆愁;然而,就是在深夜酒醉之時,還一次又一次地撥亮燈火,久久地端詳著曾伴隨自己征戰殺敵的寶劍,渴望著重上前線,揮師北伐。作者帶著這樣的思念和渴望進入夢中。他恍惚覺得天已拂曉,連綿不斷的軍營里響起了一片嘹亮雄壯的號角聲。他把大塊的烤牛肉犒勞將士們,讓他們分享;軍樂隊奏著高亢激越的邊塞戰歌,以助興壯威。在秋風獵獵的戰場上,他檢閱著各路兵馬,準備出征。

 

  詞的下片,緊接著描寫了壯烈的戰斗和勝利的結局:將士們騎駿馬飛奔,快如“的盧”,風馳電掣;拉開強弓萬箭齊發,響如“霹靂”,驚心動魄。敵人崩潰了,徹底失敗了。他率領將士們終于完成了收復中原、統一祖國的偉業,贏得了生前死后不朽的英名。到這里,我們看到了一個意氣昂揚、抱負宏大的忠勇將軍的形象,他“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然而,在詞的最后,作者卻發出一聲長嘆:“可憐白發生!”從感情的高峰猛的跌落下來。原來,那壯闊盛大的軍容,橫戈躍馬的戰斗,以及輝煌勝利,千秋功名,不過全是夢境。實際上,在茍安賣國的統治集團的壓制下,作者報國無門,歲月虛度。“可憐白發生”,包含著多少難以訴說的郁悶、焦慮、痛苦和憤怒啊!

 

  這首詞基調雄壯高昂,真不愧為「壯詞」。而結句的悲壯低徊,卻與此形成鮮明對比。更令人感慨與尋思。詞的結構上也不同于一般詞作,上下片語義連貫,過片不分,直到最后一句突然一個頓挫,讀來波瀾起伏,跌宕有致,實為辛棄疾「沉郁頓挫」的典型之作。

 

  從全詞看,壯烈和悲涼、理想和現實,形成了強烈的對照。作者只能在醉里挑燈看劍,在夢中馳騁殺敵,在醒時發出悲嘆。這是個人的悲劇,更是民族的悲劇。而作者的一腔忠憤,無論在醒時還是在醉里、夢中都不能忘懷,是他高昂而深沉的愛國之情、獻身之志的生動體現。

 

 

   6、該詞是作者失意閑居信州時所作,無前人沙場征戰之苦,而有沙場征戰的熱烈。詞中通過創造雄奇的意境,抒發了殺敵報國、恢復祖國山河、建立功名的壯懷。結句抒發壯志不酬的悲憤心情。

  滿懷家國之愁,壯志未酬的詞人在友人縱談離去之后,借酒澆愁愁更愁,他撥亮油燈,抽出寶劍,醉眼朦朧中,恍惚回到當年戰斗的情境。嘹亮的號角吹遍了“連營”,廣闊的土地上,戰士們正在分食大塊的烤肉。此時鼓瑟齊鳴,反映邊塞生活的軍樂雄壯震天。原來戰士們正在沙場點兵!在詞人的筆下,看似信手拈來的點兵場面,火熱的戰斗激情卻自然噴涌而出。一個“連”字,透出聲勢之豪壯,軍容之整肅。“八百里”、“五十弦”佳對天成,與“吹角連營”相輔相成,營造了雄渾闊大的意境。

 

  下片以兩個特寫鏡頭開始:駿馬飛快,箭如霹靂,驚心動魄。馬與箭兩個具典型意義的事物,以色彩鮮明的詞語,寫得歷歷如畫。這一切都是為了“了卻”洗雪國恥,恢復中原的“天下事”,是為了施展雄才大略,贏得為國家建功立業的“生前身后名”!讀到此,有聲有色,酣暢淋漓的點兵場面,斬將擎旗的英雄戰士,“了卻君王天下事”的赤膽忠心,無一不躍然紙上,然而一個陡轉——“可憐白發生”!一下從理想的高峰跌入了現實的深淵。全詞至此戛然而止,為讀者留下了無盡的思緒。

 

  這首詞基調雄壯高昂,真不愧為“壯詞”。而結句的悲壯低徊,卻與此形成鮮明對比。更令人感慨與尋思。詞的結構上也不同于一般詞作,上下片語義連貫,過片不分,直到最后一句突然一個頓挫,讀來波瀾起伏,跌宕有致,實為辛棄疾“沉郁頓挫”的典型之作。

 

 

       7、 這首詞大約寫于辛棄疾和陳亮用《賀新郎》詞調唱和之后不久。唐代樂曲中有“象武事”的《破陣樂》,唐太宗贊其“發揚蹈厲”。《破陣子》之曲,當由此大曲摘編而來,以之“賦壯詞”,自然聲情并茂。但此詞名為“壯詞”,卻壯中含悲,可說是一首失意英雄的慷慨悲歌。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

    黑夜,醉意朦朧的壯士挑亮油燈,反反復復地凝視、撫弄手中寶劍。這劍曾陪伴他馳騁沙場,殺敵無數,如今卻被閑置一旁。

    詞的開篇突兀而起,以三個富有特征性的動作,塑造出了一位失意英雄的形象。雖然只有短短六字,卻飽含豐富而深沉的感慨。酒后醉里的壯士,撫弄著熟悉的寶劍,心頭必定充郁著萬千惆悵,難遣難消。

    寶劍的冷冷清輝,帶著壯士回到了魂牽夢繞的軍營。醉夢醒來,那響亮的號角猶然聲聲在耳。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

    夢中的軍營氣氛依然熱烈,將士依然豪邁。他們分吃著烤熟的大塊牛肉,眾多的樂器合奏出雄壯悲涼的塞外之歌。“八百里”,指牛,《世說新語·汰侈》:“王君夫有牛,名八百里。”“麾下”,部下。“炙”,烤熟的肉。“五十弦”,本指古樂器瑟,此處泛指各種樂器。“翻”,演奏。

 

    沙場秋點兵

    看著,聽著,壯士很自然地回想起了自己的崢嶸歲月:秋日天空明凈高遠,遼闊的戰場一覽無余,身為主帥的他一身戎裝,立于千軍萬馬之前,鎮定從容,檢閱軍隊。秋風吹起軍旗飄飄,也吹起了將士們的戰袍。

    這恢宏的氣勢,詞人僅僅用了五個字,就描繪得如在眼前。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

       繼上片“點兵”之后,下片開始寫戰斗的驚險場面:戰馬像的盧一樣快跑如飛,弓弦的響聲如驚天霹靂。“的盧”,駿馬名。相傳三國時劉備在荊州遇難,所騎的盧馬載著他一躍三丈,越過檀溪,得以解脫。

       詞人并未直接寫如何英勇殺敵,但通過寫馬、寫弓,人的意氣風發、英勇無畏已經躍然紙上。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

    壯士出生入死,拼搏沙場,是為了要“了卻”君王平定天下的大事——驅除金兵,收復中原,從而建立一番不朽功業。

 

    可憐白發生

    沉醉在對過去的緬懷中,壯士激情萬丈,字里行間洋溢著欣慰之情。然而,醉夢的他終究要面對殘酷的現實:可憐頭上白發已生,“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的壯志還只是一紙空文。

    由夢境回到現實,詞人的情緒一落千丈。令他覺得“可憐”的,并不是自己的老去。直到六十六歲時,不服老的他還寫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真正“可憐”的,是年華空逝、壯志難酬。

    辛棄疾在詞序中自言“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詞的前面九句寫得雄姿英發、酣暢淋漓,的確可稱得上是“壯詞”;但到這最后一句,來了一個大轉折,寥寥五字,卻似乎一下否定了前面的所有文字,整首詞的基調也由雄壯一變而為悲壯。

 

    評 解

      此詞通過對青年時期橫戈躍馬戰斗生活的深情回憶,抒發了詞人報國無門、壯志難酬的苦悶。近人梁啟超評曰“無限感慨,哀同甫,亦自哀也”,正是抓住了它的主旨。

       全詞的結構章法十分奇特,它打破了一般作詞以一片為一個段落的成規,而是從上片起句一氣貫注到下片“贏得生前身后名”一句,成為一個段落。下片的最后一句“可憐白發生”單成一段,一聲浩嘆,作大反跌。如此一來,對比強烈,鮮明地突顯了理想和現實的矛盾。辛棄疾運用這樣的手法,并非故意賣弄技巧、追求新奇,而是真情所致,心頭百感噴薄而出,便自然而然地打破了常規。

 

       8、“了卻軍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天下事”,指收復失地,統一祖國的大業。“生前身后名”,意謂生前死后都留下為祖國、民族建立不朽功勛國的美名,字里行間洋溢著愛國激情。這兩句意味著詞人看到大功告成,躊躇滿志,從而發出愉快的歡呼聲,連調子也是輕松而又大氣磅礴的,使詞的感情上升到最高點。 

    “可憐白發生”,筆鋒陡轉,使感情從最高點一跌千丈,吐盡壯志難酬的無限感慨,揭示了理想與現實的尖銳對立,抒發了報國有心,請纓無路的悲憤,使全詞籠上了濃郁的悲涼色彩。這一句與首句相呼應,都是敘寫現實生活的感受,與中間夢境形成強烈對比,有力地表現了報國有志志不伸的悲憤。

 

      9、南宋時期的朝廷,早已沒有了宋太祖時期的神武精神。遙望北國淪喪,中原大地慘遭蹂躪,人民生活在戰火紛飛中,流離失所骨肉分離。那曾經繁華的汴梁商業,只是昨昔的遙遠的記憶了,車來舟往貨物暢通的市場已經不復存在,客棧酒肆青樓歌坊的街景已是煙消云散。只有異族的入侵,遍野的荒涼,和自發的抗爭在維護著生存的底線。曾經的美麗家園,變成了殘酷的戰場,到處狼煙四起,硝煙彌漫。在刀光劍影血濺橫飛的古戰場上,到處都是民不聊生的慘狀,和奮起抗擊的吶喊,演繹著民族抗戰還我河山的悲壯之歌。那些千古詠唱的詞人們,丟掉了溫婉纏綿的花間詞風,在國難當頭的時代,這種詞風顯得柔弱無力,又是那樣的奢侈和不和適宜。逐漸在斗爭中形成的豪壯慷慨的詞風,抒發一種氣吞山河的奮勇向前的壯志和豪情。辛棄疾就是其中一位代表,他的橫空出世,南宋詞壇為之換了顏面。

  辛棄疾,南宋著名詞人,創建了“稼軒體”,詞風雄渾悲壯意氣風發,是南宋愛國詞發展的最高峰。辛棄疾的一生充滿了傳奇的色彩,少年時代便文武雙全膽識過人。組織農民起義軍與金人作戰,馳騁疆場,抒發盡英雄氣概。南歸以后,仍積極奔走呼吁北伐,數次向當權者進言進諫,針砭時局縱橫形式,以待重整士氣恢復中原。但由于南朝朝廷軟弱腐朽,不思進取采取妥協的方針,使得辛棄疾滿腔壯志無處籌謀,枉費他的一番苦心。面對滔天的國難扼腕嘆息,再面對南朝朝廷的如此現狀,心灰意冷。如此強烈的主觀豪情壯志和現實中的無可奈何,冰火兩重天的心靈感受,時時折磨著他的心。無奈只有把志向和情感寄托于詞中,卻造就了他的曠世詞才。

         遙望辛棄疾,一個熱血沸騰的丈夫,心懷天下的英雄。他把家國情仇滿腔悲憤躍然紙上,留下來后人瞻仰他千古詞才的機會。他把心聲吶喊成絕響,把奮進的號角吹的無比嘹亮。每每讀之,都為他的愛國情懷而感動,為顛沛流離的身世而感嘆。他詞中的絲絲纏綿之情尤為可愛,真正的俠骨錚錚,似水柔情。他的每個詞語無不飽含深情,每一個頓挫平仄,都是千古流芳的佳句。在哪的詞調中領略你的風骨與才情。你行走在羽扇綸巾之間,奔波于南朝山河之中。在花落中獨立,在風雨中執著。用滿腔的悲壯與情感在那華美的錦緞上,留下你韻味回環蕩氣回腸的一筆風情。飲一杯老酒,在煙雨中潑墨,字里行間飽含的深情化作了千古的妙筆。懷才不遇的經歷,壯志難酬的無奈,顛沛流離之苦,憔悴的心情,而你的情懷終究要超脫滾滾紅塵之外,在悠游天地間抒懷。遁形于田園牧野,恪守那份清靜,禪悟人間妙境。于我來說,你就是一座豐碑,我對你只有高山仰止般的崇拜與遐想。

  一個偉大的詞人,在繁蕪的文學百花園里,他有自己的芬芳,留給世人一個背影。當繁華落盡,我卻看到了他的挺拔。作者:靳宏慶

 

     10、辛棄疾。他本是義軍出身,但出于民族大義,最后歸順了南宋王朝。他的前半生曾有過不少驚人的壯舉:他曾只身拿獲叛變投金的義端和尚,還曾率五十輕騎沖入五萬人的金營生擒叛徒張安國。可是就是這樣一個文才武略都堪稱卓絕的英雄,南宋王朝最終也辜負了他。“入仕五十年,在朝不過老從官,在外江南不過一連帥”,基本是在無所作為中了卻一生。如同陸游一樣,他一生也在等待,渴望為國殺敵,以死報國,即使在為朋友祝壽的時候,他也想著“待他年,整頓乾坤事了,為先生壽”。甚至在年老體衰的時候,他還能發出“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的慷慨豪情之語。他出身行伍,亦以英雄自許,豪邁奔放的詞作中自然會有不少金戈鐵馬: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可憐白發生!
  遺憾的是,他最終也沒有“了卻君王天下事”,而是大呼數聲殺敵,郁郁而終。“可憐白發生”,與陸游的“心在天山,身老滄州”又是何等的相似,兩位英雄,在等待中消磨了一生,用最豪邁的情懷為南宋王朝唱響了最后的挽歌。

 

      11、人的一生相對而言是很短暫的。或許根本來不及讓我們去選擇怎樣的生活方式才是最正確的!但是,一當我們學會思考如何去把握人生,如何去讓自己的生命變的有意義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接近答案了。當我們把生活,生命想的太復雜的時候,我們就會感到迷茫,錯愕。時光也就在迷茫中悄無聲息的流逝。其實,每一個生命都是閃光的,而且也應該是閃光的,在浩瀚宇宙中曾經存在過的,這就足夠讓所有人自豪了。衡量宇宙時,動輒幾十億,上百億年的歷史中,區區百年,我們又有多少時間去迷茫,去彷徨呢。懂得如何去思考人生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在為自己籌劃未來了。有了思考,有了目標,從此世界有了一種說法,心有余而力不足!既然如此,那就做力有足的事情吧。。。就如辛棄疾,雖然他沒能了卻君王天下事,但他用他的詞,激勵不僅僅一代人。為歷史的發展,留下了自己痕跡~天下事即自己事,自己事亦天下事。先做好自己事,做好自己能做的事,也就一步一步的了卻天下事~

 

     12、白發似乎是一個信號,昭示著衰老的偷偷降臨。不知不覺中,白發已經爬上了頭,真的,這生命的規律是如此的可怕啊!想想,還是幾年前吧,晃如左日一般,我還坐在教室高聲誦讀,誦讀李白的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 ,誦讀 “白發三千丈,緣愁似個長。不知明鏡里,何處得秋霜?” 誦讀辛棄疾的《破陣子》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可憐白發生。 誦讀岳飛的《滿江紅》,“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徹”。 

  是啊,轉眼間,我也將步入不惑之年,我該怎樣走向未來的彼岸!在我慨嘆“時光不解催人老”的時候,早已是“可憐白發生”了!

 

2013-09-10 21: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