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譯文]  天上的白云和彩霞從海面上出來,已經破曉了,梅柳渡過江來,江南就完全是花發木榮的春天了。

   [出典]   杜審言  《和晉陵陸丞早春游望》

   注:

   1、《和晉陵陸丞早春游望》

           杜審言 

    獨有宦游人,     偏驚物候新。

  云霞出海曙,     梅柳渡江春。

  淑氣催黃鳥,     晴光轉綠蘋。

  忽聞歌古調,     歸思欲沾襟。

   2、注釋:

     和:指用詩應答。

     晉陵:現江蘇省常州市。

   宦游人:離家作官的人。

   物候:指自然界的氣象和季節變化。

   淑氣:和暖的天氣。

   古調:指陸丞寫的詩,即題目中的《早春游望》。

   綠蘋(萍)(pín):浮萍。


   3、譯文1:

     只有遠離故里外出做官之人,   特別敏感自然物候轉化更新。

  海上云霞燦爛旭日即將東升,    江南梅紅柳綠江北卻才回春。

  和暖的春氣催促著黃鶯歌唱,    晴朗的陽光下綠萍顏色轉深。

  忽然聽到你歌吟古樸的曲調,    勾起歸思情懷令人落淚沾襟。

    譯文2:

    只有遠離故里,外出做官之人,才對自然界的物象和氣候的變化特別敏感。清晨太陽從東海海面升起,曙光乍現,云氣在朝陽的照射下,變成絢爛的彩霞,從江北來到江南,忽見早春的江南梅樹已經開花,楊柳也抽新綠,仿佛梅柳一過長江就染上了迷人的春色一般。和煦的春天的氣息,似乎在催促著黃鶯婉轉歌唱,晴朗的陽光下,也染得水中的浮萍的顏色更深更綠了。我正陶醉于江南佳景,忽然讀到晉陵陸丞相寄來的格調古樸的游春詩,鄉思不禁油然而生,幾乎要潸然淚下。

   4、 杜審言生平見寄語洛城風日道,明年春色倍還人。 


   5、晉陵即今江蘇常州,唐代屬江南東道毗陵郡。陸丞,作者的友人,不詳其名,時在晉陵任縣丞。大約公元689年(武則天永昌元年)前后,杜審言在江陰縣任職,與陸某是同郡鄰縣的僚友。他們同游唱和,可能即在其時。陸某原唱已不可知。杜審言這首和詩是用原唱同題抒發自己宦游江南的感慨和歸思。

  詩人在公元670年(唐高宗咸亨元年)中進士后,仕途失意,一直充任縣丞、縣尉之類小官。到永昌元年,他宦游已近二十年,詩名甚高,卻仍然遠離京洛,在江陰這個小縣當小官,心情很不高興。江南早春天氣,和朋友一起游覽風景,本是賞心樂事,但他卻像王粲登樓那樣,“雖信美而非吾土”,不如歸去。所以這首和詩寫得別有情致,驚新而不快,賞心而不樂,感受新鮮而思緒凄清,景色優美而情調淡然,甚至于傷感,有滿腹牢騷在言外。

  詩一開頭就發感慨,說只有離別家鄉、奔走仕途的游子,才會對異鄉的節物氣候感到新奇而大驚小怪。言外即謂,如果在家鄉,或是當地人,則習見而不怪。在這“獨有”、“偏驚”的強調語氣中,生動表現出詩人宦游江南的矛盾心情。這一開頭相當別致,很有個性特點。

  中間二聯即寫“驚新”。表面看,這兩聯寫江南新春伊始至仲春二月的物候變化特點,表現出江南春光明媚、鳥語花香的水鄉景色;實際上,詩人是從比較故鄉中原物候來寫異鄉江南的新奇的,在江南仲春的新鮮風光里有著詩人懷念中原暮春的故土情意,句句驚新而處處懷鄉。

  “云霞”句是寫新春伊始。在古人觀念中,春神東帝,方位在東,日出于東,春來自東。但在中原,新春伊始的物候是“東風解凍,蟄蟲始振,魚上冰”(《禮記·月令》),風已暖而水猶寒。而江南水鄉近海,春風春水都暖,并且多云。所以詩人突出地寫江南的新春是與太陽一起從東方的大海升臨人間的,象曙光一樣映照著滿天云霞。

  “梅柳”句是寫初春正月的花木。同是梅花柳樹,同屬初春正月,在北方是雪里尋梅,遙看柳色,殘冬未消;而江南已經梅花繽紛,柳葉翩翩,春意盎然,正如詩人在同年正月作的《大酺》中所形容的:“梅花落處疑殘雪,柳葉開時任好風。”所以這句說梅柳渡過江來,江南就完全是花發木榮的春天了。

  接著,寫春鳥。“淑氣”謂春天溫暖氣候。“黃鳥”即黃鶯,又名倉庚。仲春二月“倉庚鳴”(《禮記·月令》),南北皆然,但江南的黃鶯叫得更歡。西晉詩人陸機說:“蕙草饒淑氣,時鳥多好音。”(《悲哉行》)“淑氣催黃鳥”,便是化用陸詩,而以一個“催”字,突出了江南二月春鳥更其歡鳴的特點。

  然后,寫水草。“晴光”即謂春光。“綠蘋”是浮萍。在中原,季春三月“萍始生”(《禮記·月令》);在江南,梁代詩人江淹說:“江南二月春,東風轉綠蘋.”(《詠美人春游》)這句說“晴光轉綠蘋”,便是化用江詩,也就暗示出江南二月仲春的物候,恰同中原三月暮春,整整早了一個月。

  總之,新因舊而見奇,景因情而方驚。驚新由于懷舊,思鄉情切,更覺異鄉新奇。這兩聯寫眼中所見江南物候,也寓含著心中懷念中原故鄉之情,與首聯的矛盾心情正相一貫,同時也自然地轉到末聯。

  “古調”是尊重陸丞原唱的用語。詩人用“忽聞”以示意外語氣,巧妙地表現出陸丞的詩在無意中觸到詩人心中思鄉之痛,因而感傷流淚。反過來看,正因為詩人本來思鄉情切,所以一經觸發,便傷心流淚。這個結尾,既點明歸思,又點出和意,結構謹嚴縝密。

    前人欣賞這首詩,往往偏愛首、尾二聯,而略過中間二聯。其實,它的構思是完整而有獨創的。起結固然別致,但是如果沒有中間兩聯獨特的情景描寫,整首詩就不會如此豐滿、貫通而別有情趣,也不切題意。從這個意義上說,這首詩的精彩處,恰在中間二聯。

  尾聯點明思歸和道出自己傷春的本意。詩采用擬人手法,寫江南早春,歷歷如畫,對仗工整,結構細密,字字錘煉。


    6、唐人有詩云:“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淑氣催黃鳥,晴光轉綠蘋。”彩霞伴著朝陽在海面升起,紅梅綠柳把春意帶過了江面,黃鳥在和煦的春光中歌唱,陽光催綠了青青的蘋草。即使冬日的嚴寒還在記憶中凜冽,但身邊的萬物無不在向我們展示著生命的美好。這就是春天!這就是希望!


    7、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淑氣催黃鳥,晴光轉綠蘋。

    三月中,一些專屬春的意象,亦漸漸以濃霧散開之勢,在我所目之處,次第 呈現。甩去冬天的冰冷面孔,柔柔的走在四季的伸展臺上,她向觀眾展示著專屬 于她的美麗,杏雨梨云,李白桃紅。古人們總是將春寫的美輪美奐,“等閑識得 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又或是“草樹知春不久歸,百般紅紫斗芳菲”,還有 那“春晚綠野秀,巖高白云屯”,試問能有誰不被這片春色所感動? 春天,因為陽光而明媚,因為繁花而美麗,因為細雨而朦朧,這是一個夢幻 的季節,這是一個若星般燦爛的季節,這是一個感動你我的季節。春是文靜的, 如母親的懷抱一般,總能讓我們感到安心,在春日的暖陽中,我們可以閑適的休 憩。走過了夏日的狂熱,秋日的冷淡,冬日的蕭瑟,我們重回春的懷抱,感受著 新生的喜悅。 作為一年之始,春帶走了冬日的苦悶,帶來了新的希望。在這個似夢似幻的 季節里,人們總是憧憬著許多事情,即使不知道以后會遇到些什么,但還是一如 既往的希冀著,做著一個又一個美好的春夢。 春天是有靈性的,她得知冬日里人們的幽怨,所以讓冰雪消融,她得知了人 們對白色的厭倦,所以讓百花齊放,讓這個世界五彩繽紛。“春風又綠江南岸”, 走出這鋼筋水泥的世界,回歸田野,讓我們被和煦的春風包圍,深深呼吸,享受 彌漫空氣中的甜甜的花香。

    春,美麗卻又太過于短暫,稍縱即逝,“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以前總是 興致勃勃的去尋找第一縷新綠,卻在猛然間發現大片綠色后,發覺苦苦尋覓的春 早已過了大半,我僅僅踩到春的尾巴,原來這個世界上是沒有一扇窗能留住美好 的春光。春承載著我們的一個又一個愿望,短暫卻彌足珍貴,“有花堪折直須折, 莫待無花空折枝”,讓我們把握春的每一個細節,在這片生機勃勃中化繭成蝶, 自由飛翔。


    8、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 淑氣催黃鳥,晴光轉綠蘋。

     彩霞伴著朝日在海面升起,梅花綠柳把春意帶過了江面,黃鳥在和煦的春光中歌唱,陽光催綠了青草! 

     春帶著它靈動的腳步、淺淺的氣息,彌漫在我的世界,鶯歌燕舞,草木抽綠,曉風拂面,春光明媚,我的春在舞動,你看到了嗎?

     你說在春的季節里愛重新發芽,你說陪我看那花開花渺潮起潮落,你說牽著我的手一直走下去走下去......我笑了,于是每一刻有了你的陪伴!

     在春的季節里,我快樂的起舞,綠草是我的舞伴,我們立起優雅的體形,亭亭玉立的向上跳躍;紅花是我的舞伴,我們飛舞著美麗的旋轉,打開了絢爛的裙擺;春風是舞動的音樂,呢喃著天籟般的歌聲;艷陽是飛舞的霓紅,閃爍著跳動的光芒;春是我的舞臺,我在歡笑,在綻放,翩翩起舞,只因有你的陪伴!你微笑著看我,淡雅的站在我的身邊,你說;"我會陪著你,陪著你...陪著你就是永恒!"

    我笑了,于是在這個春暖花開的季節,我的世界如此的明媚!

    在帶孩子們做韻律操的時候,我的姿態正確而優雅,我跳躍我輾轉,抬起頭挺著胸面帶微笑,我的身影在朝陽下格外的美麗!那是因為我知道你在我身邊,你正微笑的著看我,我知道...

    在和孩子們做游戲的時候,我滿懷愛心,揣著童心帶著他們戲耍,我開懷的大笑,歡快的又蹦又跳,又叫又鬧!我是良師,是朋友,是玩伴,在春的季節里我的生命在舞動!春都醉在了我們的笑聲中!那是因為我知道你在我身邊,你正淡雅的陪著我注視我,我知道...

    在教孩子們打球的時候,我耐心的循循善誘,我扶著他們的小手揮拍擊球,我最詳細的給他們講解動作要領,我最真摯的告訴他們--我相信他們!他們是最棒的!看著他們擊起每次球,看著他們眼里的光芒,看著他們對我的笑臉!我笑了,我的心在飛揚!我的春在飛舞!那是因為我知道你在我身邊,你癡癡的陪著我愛戀的看著我,我知道……

     于是,在春的季節,我的人在綻放,我的心在飛揚,我的春在舞動!


    9、云霞出海曙 梅柳渡江春

  當凜冽的寒風漸漸減弱,冰雪消融,一朵梅花開了,告訴這世界,春天快來了。有多少石沉水底的清香,又被她欲言又止地提醒。

  梅花綻放出來的朵朵春意,在乍暖還寒的早春里,醞釀著一首首春天的詩行。

  舉目遙望,遠方那一樹樹的梅花,散發著隱隱幽幽無聲的韻味。仿佛風塵里煙花的笑語。

  那一簇簇、一叢叢的梅花迎風招展,在陽光下恣意張揚著!那淡淡的、粉粉的花瓣,伴著清風,在空氣中流轉,怒放!相比于其他樹木枯枝一般的萌芽。梅花顯得格外溫情與美好!

  看,如精靈一般的蜜蜂嗅著一路花香翩翩而來;在花海煙雨中,上下翻飛,貪婪的汲取著花間的甘露!

  穿越在梅林中,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一路走來,粉紅的花瓣在地上零落著, 幾朵含苞,幾朵怒放,幾朵凋謝,幾朵成泥, 看著那在空中飛舞的花瓣,映著點點陽光,布置著一個簡短粉紅的風景。


    10、春姑娘穿著七彩的霞衣,舞姿翩翩,裙裾飄飄,為大地揭去了冬的銀裝素裹,把和煦的春風灑滿人間,把滿懷的希望抖落在一些有志之士的心頭,把高遠的目標堅定在人們的腦海中。追蹤消逝的歲月,雖然留下一路酸甜苦澀,但它照樣有值得品味的人生內涵。雖然我們的青春不會再來,但是,在春天里留下的故事經歷過苦夏的煎熬,在人生的秋天里,自己收獲了成熟的碩果。它使我懂得酸甜苦辣都是生活,得失成敗都是收獲。艱難困苦未必是壞事,不要感嘆生活虧待了自己也不要埋怨命運捉弄了自己,只要自己接受現實,不失去心靈的抗力,一路前行,人生的路將一樣令你神往。

  你再看那光芒四射的太陽,你再看那冰雪消融的山川,你再看那潛滋暗長的花草樹木,你再細細感受拂面而來的春風,無不孕育著春天的歡欣和希望。春天是耕耘播種的時候。在這個季節人們充滿了憧憬,播種著希望,期待著成熟的來臨,向往著秋收的喜悅,一切的美好盡在人們的眼中閃現。陽春布德澤,萬物生光輝。田野上綠茵茵的景色給人們帶來了好心情,天空中溫暖的陽光給稻粱帶來了生機。真個是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淑氣催黃鳥,晴光轉綠蘋。

  我在閱讀春天。原來自己也跟春天一樣,春天帶給自己惟一的是期盼或是希望。只有這春天的文字有寫不完的情、道不完的意;萬物可變,四季更替,可春天的希望不能變,人性真正要的其實不是物,而是人與人之間那種心思統一,我擁有了你,你擁有了我,雖然不是在神話里,但我想這是人性之渴望,彼此擁有的也許是雋永不變的心契相合和人生路上共同的那份人間真愛。

  一縷春光,一絲春風在蕩漾,熱浪中的激情默默地暖暖的烤去潮濕的浮傷,不需要多余的春風得意,只需要一個人站在暖洋洋的春風中享受那一片融融被春天的希望包圍著,享受那一點點的春天的安靜,享受安靜中回味春天的美麗。

  

    11、現居的島城正春意濃濃。如果說,故鄉的綠是熱情奔放的帥小伙、江南的綠是明麗溫婉的少女、云貴高原的綠是沉穩堅毅的成年人,那么島城的綠就是高雅淡然的貴婦。春綠以優雅的身姿逐漸舞遍城市鄉村,她在花叢中穿行,所到之處留下了淡淡痕跡。“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淑氣催黃鳥,晴光轉綠蘋。”(唐代杜審言《和晉陵陸丞早春游望》)這樣的春綠如此多情,引惹我無限向往。

  我愿與春綠永遠同行!親愛的朋友,您呢?


   12、伴著風的氣味,獨步在安靜的池塘邊,這一刻我不是為了看春天的壯麗,我只想讓本人沉迷一種明媚,觸摸一抹柔軟。東風鼓足了愛的勇氣,浪漫地用真情去撫摸尋找著荒涼的觸角,忍耐著來自莫名其妙的寒意,頑強地前行著,活力就這樣曼延著,曼延到了每一個角落,萬物感激著陽光與東風的仁慈,也在努力地開釋著一冬天貯存的能量。駐足凝望,不禁地情思如潮,命筆而書:山風吹瘦骨,倒春寒梨花獨當關。坡上留冬垣,流沙北走,山道模糊,疊障回還。人何在?只見柳柔搖,草飛綠何難。一樹梨花,向人獨笑;冬垣短短,春水彎彎。微風撫坡草,煙花三月暮,芳思盡刪。明知尋春路遠,豈負春欄。握一腔寂寞,于無聲處,再經風雨,能多多少番?欲托南去山風,獨寄花瓣。

    每當我看到湖柳揚枝戲水時,總感到蘇軾用錯了句。明顯是,當柳枝從沉沉的昏睡中醒來時,是它首先睜開了,那雙嫩黃的細眼,它還沒來得及裹上那身墨綠的線裙,就早已婷婷地鵠立于江湖水湄,迎候著萬種風情的江南。所以仍是賀知章說的對:“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絳。不知細葉誰裁出,仲春東風似剪刀。”在春寒“似剪刀”的狀況下,唯有那柳垂下了“綠絲絳”。當春聲漸微,春影漸淡,東風漸逝,春花漸落,暮春無語時,唯有這無聲垂破的柳,不愿放不下那含情脈脈的綠色眼簾。張若虛寫的《春江花月夜》,只是沿用陳、隋樂府的舊題。然而,張若慮固然以舊宮體詩為載體,但,在他的筆下不是以艷情為重要內容。而是抒寫誠摯動聽的離情別緒,以及富有哲理象征的人生感嘆。語言清爽精美,意境深沉高遠,韻律含蓄婉轉。洗去了舊宮體詩的濃脂艷粉,給人以澄澈空明,清麗天然的感到。把讀者帶進一種,深摯的人生哲理的思考跟咀嚼宇宙做作與人類心靈溝通的機密通道。在東風中散步,山風拂動,衣袂飄揚。彎彎的山道,扯出了綿綿思路,飄動在這蔥綠的山野。我為風歌,歌起在山間小道。東風在山野中行走,風為我舞,舞起在幽邃的山谷。我在東風中散步,東風掃去了舊日的急躁與困擾,還原了天性的清新與安靜。曾經逝世去多時的舊我,業已在這東風中醒來。這是一個萬物復蘇的節令。東風如扇,它不留余地地輕搖多少下,這蕭條了一個秋冬的大地,就破馬變出了另一番風景。固然面前的桃花只剩下這三兩枝了,但在這一片殘敗叢中,還能獨出機杼地,亮出它那獨占的婀娜。讓閑庭信步的我,從那數點嫣然中體味到:“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淑氣催黃鳥,晴光轉綠?”的浪漫情致。


    13、這是一個萬物復蘇的季節。春風如扇,它不動聲色地輕搖幾下,這蕭條了一個秋冬的大地,就立馬變出了另一番景致。雖然眼前的桃花只剩下這三兩枝了,但在這一片殘敗叢中,還能獨出心裁地,亮出它那獨有的婀娜。讓閑庭信步的我,從那數點嫣然中體味到:“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淑氣催黃鳥,晴光轉綠蘋”的浪漫情致。

     一周的春雨,就讓那原本如此嫣然的桃花,殘敗到眼前的這般景致。我不由地懷疑起“春光無限”這個詞來,到底是那個文人墨客,創造出這樣一個詞組來,他到底有沒有認真地考察過真實的春色,就閉門造車地在“春光”后面,隨便加上了“無限”二字。而現實中的春光,是最易被春雨拋棄的,那一地子規啼血般的殘紅,何人還敢說出這“無限”二字來?

  將無限春光裝在了心中,春就會變成一杯香醇,慢慢飲之醉入心脾,細細品之心曠神怡。雖然這小山春色,還談不上是妖嬈百媚,卻也大可讓人體會到濃濃的春意。行走在山道上,看著這一路的春色,心中不由地涌動起讀春的情致。

    品讀著這一路的春色,不由地感覺到,真正能觸動人心的風景,往往不在于名山勝水、魏園唐苑。不在于游人如織、聲名遠揚。只要你心境對了,就是孤立于大漠荒原,蟄居在鄉野山村,你也能從日月冉冉、江河淙淙,風雨飄飄中,無言地詮釋出真實的大美,以點綴那悄悄流逝著的光陰,使平淡的日子,也時時都能牽出,這醉心的詩情畫意來,景隨心生的哲理就在于此。


   14、春天來了,立春到了,春天的腳步近了。

    春節過后,走出去,看到一片艷陽天明麗無比,哦,這是春天來了。猛然想起今天是二十四節氣中的立春節,這是春季的開始,一切都將出現新的景象。看春花的綻放,聽燕語鶯歌的婉轉呢喃,回味萬物復蘇春回大地暖融融的柔媚,還有那從柳條里探出小嫩芽,嫩于金色軟于絲,以及那從泥土中躍躍欲出的小草,期待著春風吹又生的那一刻……

    春天來了,春的溫暖也隨之而來,春天是鳥語花香的季節;春天來了,春水滋潤萬物生長,春天是耕耘播種的時候。在這個季節人們充滿了憧憬,播種著希望,期待著成熟的來臨,向往著秋收的喜悅,一切的美好盡在人們的眼中閃現。陽春布德澤,萬物生光輝。田野上綠茵茵的景色給人們帶來了好心情,天空中溫暖的陽光給稻粱帶來了生機。真個是“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淑氣催黃鳥,晴光轉綠蘋。”(唐杜審言《和晉陵陸丞早春游望》)。

    春暖花開,百花齊放。有詩云: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千條弱柳一枝杏,半含春雨半垂絲。這將是一個怎樣的景致?大地在春天的溫暖中復蘇,萬物在春天的懷抱里競發,蜇蟲在春天的呼喚中蘇醒,鶯燕在春天的陽光里歌唱,人們在春天的氣息里生息。


    15、我們游走山水間,品的是自然,觀的是人文。自然是天成的,沒有人工雕琢痕跡的自然是最美的。人文是人造的,越是詩仙書圣到過的地方越值得流連。

  贊美山水的清辭麗句,全被詩人用竭了,尤其是唐代的詩人,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王維]還有比這更恰如其分的形容嗎?“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杜審言]還有比這更臻于妙境的嗎?

  你說山,“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杜甫]你說水,“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李白]你說浪漫,“我本楚人狂,鳳歌笑孔丘”[李白]你說玩兒,“當流赤足踏澗石,水流激激風生衣”[韓愈]你看那“春來遍是桃花水”[王維]把自然表述得美輪美奐。

  怪不得每到一處風景勝地,詩仙書圣,偉人大家,是一大景觀,也是當地的一大自豪。還得說自然,有了山水才有了詩人詩仙,山水成就了詩人,反過來詩人也成就了山水。山水,是詩人永恒的主題,山水,是詩人不竭的靈感源泉。

  只是現在的人達不到那種造詣,正如魯迅先生所說:“我以為一切好詩,到唐已經做完,倘非能翻出如來掌心之齊天大圣,大可不必動手。”所以,我們以盛唐的詩仙作為崇拜吧,拜讀他們寫的山水意境,簡直就是一種心靈的享受與情操洗滌,一種鬼斧神工的驚嘆與震撼。

  自古名山僧占多。君不見深山藏古寺,幽林響梵音。你在欣賞山水的同時,自覺不自覺地就經受了三教[佛,道,儒]的洗禮。對山水的贊美往往與對神靈的敬畏虔誠交織在一起。

  人一旦走進山水融進自然,就覺得自己渺小,一旦接觸廟宇道觀,就憑空生出一種超脫紅塵之感。“塔勢如涌出,孤高聳天宮,登臨出世界,磴道盤虛空。”[岑參]說得極是。看著青燈黃卷,衲衣布履,一種“北山白云里,隱者自怡悅”[孟浩然]的情感油然而生。

  不得不說,自然造化的山水,飄渺的梵音仙樂,給人一種脫俗的感覺,“清溪深不測,隱處唯孤云,余亦謝時去,西山鸞鶴群。”[常建]自古來,有多少詩仙智者,參禪悟道,領悟玄機,歸隱山林,在蓮花座下,在法輪轉動的聲音里祈福安詳。

  是啊,祖國的山。或橫亙東西,或貫穿南北,從喜瑪拉雅到昆侖雪域;從五岳突兀到四大名山;更有那黃山廬山氣象萬千;還有那九寨桂林山水人間仙境。大有大的好,小有小的妙,林林總總的山,挺起了華夏的脊梁,支撐起中華的偉岸。

  妙啊,祖國的水。黃河之水天上來,不盡長江滾滾流。大江,大河,或驚濤拍岸,或涓涓細流,滋養人類,舟楫農桑。江河湖海就是華夏的血脈。我們行在山水間,看不盡的春綠秋黃,山水,接受詩人的贊美,廟宇,點綴山水凈化靈魂。出去走走吧,看山水,品詩文,觀廟宇,享受三者融為一體的妙景。


   16、大千世界一張畫,有“道”:喜怒哀樂盡在其中,對人生的感悟。

  四時風景如畫。“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淑氣催黃鳥,晴光轉綠蘋”,“林花掃更落,徑草踏還生”,這是春;“孟夏草木長,繞屋樹扶疏”,“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這是夏;“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芙蓉露下落,楊柳月中疏”,這是秋;“六出飛花入戶時,坐看青竹變瓊枝”,“誰將平地萬堆雪,剪刻作此連天花”,這是冬。春的百花、夏的涼風、秋的好月、冬的飛雪本是自然的景致,只是因為身在紅塵,心被塵垢所蒙弊,而領略不到“若無閑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那般美麗……

  萬里江山如畫。“千萬點漁火燈帆,唱夕陽紅醉”,“千萬年美人如玉,誰踏雪尋梅”,“千萬條江河入海,與日月同輝”,“千萬里江山如畫,看冬去春歸”,這是歌曲中的“江山如畫”;“卷起山川歸一軸,安排花鳥住三春”,“搜盡奇峰藏一卷,拈來妙得納三秋”,這是生活中的“江山如畫”……

  五千年歷史文明如畫。北京奧運會的開幕式上,我們看到了一幅唯美、夢幻、氣派、豪邁的巨畫。真正的中國畫卷緩緩展開:紙上流淌出中國文化的起源和發展,千年古琴里流淌出的太古遺音,演員們用獨特的方式繪出了千年山水的黑白山水潑墨畫,紙上祥云朵朵,暖日融融,千山萬壑爭雄競秀,江河交錯……

  悲喜人生如畫。幼年,有父母呵護寵愛,無憂無慮,似鮮活爛漫的水粉畫;青年,激情四射,前途充滿無限的希望,似灑脫酣暢的潑墨畫;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家庭的中堅力量,學識和經歷也達頂峰,是單位的中堅力量,更是社會的中堅力量,似內斂嚴謹的油畫;老年,生命的體征走向衰敗,對人生一番徹悟在心頭,似細描慢磨的工筆畫……


    17、一道風景線,那是離不開文學的渲染和宣傳,詩詞最能讓人點燃心中的希冀和山水的魅力無限。會帶給你無限的遐想和憧憬。而真要讓風景不時闖入我們心靈視角,那我們應該有一顆怎樣的心呢﹖“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只有心靜如水,常見的風物才能催生出這如畫的詩句。“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詩人內心的畫圖中不也蘊藏著勃發的生機嗎?要讓風景常入心靈的視角,實在地說我們就應該有顆富有真摯的情感,并在心中常存著對真、善、美的渴求。因為,風景其實是要用心去呼喚的,用心去感受的。善待山水,領悟真諦,感受山河給我們帶來的快樂和愉悅。

  站在高山之巔,一覽群山,我心與白云一起飛翔。賞朝陽升起,心情博大,胸中能容四海波濤,能納百川之水,焉有不容之理,讓你頓時有了浩瀚之力,詮釋了生命的魅力和意義。

  觀賞西天晚霞,玫瑰紅色涂滿西天神秘。讓你感受色彩的魅力和云彩的詭異,云彩以外,或許有許多生命期待人類去解密,去探索,去交流,把地球文明傳遞到太空以外的另一個太陽系。

  自然,當一個人內心貧乏,情感枯竭,風景是絕不會與他同行的。這時,他即使登泰山也不會有“一覽眾山小”的豪邁激情,登上長城也不會有“不到長城非好漢”的快意,即使看西湖也許只是一潭死水,泊秦淮還不如門前的一彎小溪。看月亮也不過一片發光的冷冷星球,不會產生更多的遐想和美好的思緒。把一次美麗的邂逅,會當做冷漠的擦肩而過毫無記憶,更不會有美好的回憶。心死了,會有什么美好而言!

  我希望,親近自然的山水,為尋覓心中的風景,更為人生內心的精神豐富,所以一直渴望遠足,因為仁者與智者相信大千世界,冥冥之中,一定能有與我們會話的山水師友。世界永遠保留美好和真善美,去和自己的朋友相聚,交流,牽手。和自己心愛的人手挽手,去大山名川,湖水、河流、大海感悟地球文明和領略山水文化。去享受文明和愉悅。在大自然中陶冶自我,感受博大與美好。追求完美人生,追求快樂與幸福!


    18、我用心聆聽著這雨的響聲,思潮不由在聲音中徘徊,心里不由得產生一點傷感,有點懷想一些人,思緒不斷的和這雨聲相互纏繞在一起,又不斷涌上心頭。
我用心聽著這雨的響聲,開始聽的時候心里很安靜,聽著聽著心里就開始涌動,并產生激動和熱情,想到許多事情。也許人生就是在這樣的動靜之中徘徊著前進。

    我用心聆聽著這雨的響聲,自然又想到冬天的寒雪,進而感嘆人生苦短,知音難求,以及人生必然的孤獨、寂寞,進而產生難以排遣的悲涼的感覺。此時心里既有對青春失去的無奈,也有收獲的喜悅,更多的是在這之前付出的回報,逐漸進入朦朧的意境。

    我用心聆聽著這雨的響聲,自然想到人的生命好象大自然的輪回,春華秋實,冬盡春來,不管人們是否愿意,生命并不會停息,過去了便不能再回頭。一屢清風吹過,一絲涼意順著窗戶流向脊梁,驀地喚醒了我心中的茫然。想起年輕的時候,我們是春草一般生機勃發、滿腔熱血,如一首詩所描繪的:“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是八九點鐘的太陽,對一切都那樣滿懷信心,既有過狂傲,也揮霍過青春,更有過多次碰壁。當歲月催白鬢角,到如今,懂得了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已經不再期盼生命中的偶然,頭腦里多了一些感悟,多了一份沉穩。因為心底已經明白了,逝者不可追,來者猶可卜,生命中大部分的美好事物都是短暫易逝的,享受它們,品嘗他們,善待周圍的每一個人,于是,也就不再把時間浪費在等待和追悔之中。

    我用心聆聽著這雨的響聲,漸漸地便感到和雨聲融到一處了,這聲音不僅撞擊著心田,而且這雨聲還帶著草綠的色彩,其中既有爛漫的春風,有火熱的夏日,又有清澈的秋色,有寂寥的冬雪,都被這草綠的顏色演繹成人生的樂章,用心傾聽,細意品味,很多平凡的點滴是那樣的令人感動、溫磬。


    19、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春風吹過夏雨來。來不及準備的油紙傘依舊在角落停留,擎著的手掌開始放松的奔跑。揚起的塵土飛揚在大漠荒原覆蓋了江河湖海迷離了張望的視野。不曾奢望什么,當眼淚流盡時雨也恰巧打濕了衣裳。我像在夕陽中守望的新娘,風塵仆仆的四處張望,沒有風向我不知道往哪兒揚帆!四季復如一日。天天年年,朝朝暮暮。一樣的水珠濺起的玲瓏在對岸跳成美麗的舞蹈,擎不住的跌落地上濕了一方枯土。

  心也干枯了,像沙漠一樣走不進的水滴在天空飄浮,即使有綠洲也會被風塵帶走。選一個午夜,抱著膝蓋靜坐在窗臺前,數著頭頂的秒鐘附和著窗外的雨簾,一起度過思想升華的時刻。陷入過往,撫今追昔。一切都已遠去,雖不蒼老卻也是模糊不堪…只得靜靜的等待那鐘敲響十二下后恢復最初的平靜。等待一個午后,雨下時天空不見太陽,撥起窗簾抬頭仰望,天空竟是如此之寬,獨不見那抹金色斜陽的時候卻也擋不住心中的一匹流黃。

  撐起遺忘的雨傘,遮擋滿眼浮塵,漫步吻著雨中參雜的花兒殘香,踩著一腳的落芽。不忍的,它也落了…剩著水滴在枝頭蕩漾。泥青的路上我悄悄的移傘,雨打濕的衣襟裙擺在風雨中飄搖。。凄涼和迷離是它的聲音……

  因為不懂,紅塵的深紅塵的沉,它的重量超過得我肩負的范圍,所以我只能在紅塵的外面傾聽它的聲音……

  幾回春夢幾回傷,折柳相別不須埋怨這塵世的深奧,翻騰的飛沙迷蒙了眼睛疼痛了心里的憂傷,想揮手送別卻忘了帶拭淚的巾帕。卻未曾想起淚流干時的殘痕依舊。

  古寺下,守著暮鼓晨鐘,水流悠悠洗凈沾滿沙塵的傷口,將那蒼虬的回憶拋離在風雨。再回頭,往者已以,每每觸及心頭不禁潸然淚下,洗去舊痕,我們從頭開始。

  人生不過生死輪回,哭笑都是走一遭,無需事事都往心頭放。亂了的心,濕了的襟還有遠去的聲音都在著淺淺的的一灣筆箋中止去。 

  何謂紅塵,我也不知道啊!彼岸之花,同根而生卻不得相守一刻! 

  姐姐說:可憐朱候女,長跪青燈伴古佛。 

  我說:始知鎖向金籠聽,不及林間自在啼。即是青燈也愿相守,只求揮揮兩袖清!


   20、丟棄冷漠與失望,改變曾經的慵懶和無聊,激發出心中的激情渴望,人生廣闊無垠的天地將會如夏花般,絢爛多彩。

  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紅杏枝頭春意鬧,綠楊煙外曉寒輕。

  源自骨骼的對生命的熱情使大自然時而鶯歌燕舞,時而細水長流,時而朝暉夕陰,時而柳暗花明,如一幅彩卷展現在四季。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只要保持一顆激情的心,生活處處都是艷陽天!

2013-09-10 21: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