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譯文] 昨天我倆還生活在一起,今天卻是天各一方。思念心苦,使我常年染病。生病后,我的身體就像那飄蕩的秋千。

  [出典]  南宋 唐琬  《釵頭鳳》

   注:

  1、《釵頭鳳》  唐琬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干,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2、注釋:

    唐琬,原是陸游的妻子,后因陸母反對而分開。陸游獨游沈園,無意中遇到唐琬和丈夫趙士程,不由感慨萬分,寫下了著名的《釵頭鳳》一詞。唐琬看后,失聲痛哭,回家后也寫下了這一首《釵頭鳳》,不久就郁郁而終了。他們二人大概是“有緣無分”最典型的例子了。

    唐琬是我國歷史上常被人們提起的美麗多情的才女之一。她與大詩人陸游喜結良緣,夫婦之間伉儷相得,琴瑟甚和。這實為人間美事。遺憾的是身為婆婆的陸游母親對這位有才華的兒媳總是看不順眼,硬要逼著陸游把他相親相愛的她給休了。陸游對母親的干預采取了敷衍的態度;把唐琬置于別館,時時暗暗相會。不幸的是,陸母發現了這個秘密,并采取了斷然措施,終于把這對有情人拆散了。有情人未成終生的眷屬,唐琬后來改嫁同郡宗人趙士程,但內心仍思念陸游不已。在一次春游之中,恰巧與陸游相遇于沈園。唐琬征得趙某同意后,派人給陸游送去了酒肴。陸游感念舊情,悵恨不已,寫了著名的《釵頭鳳》詞以致意。唐琬則以此詞相答。

 

  3、譯文:

     世事炎涼, 黃昏中下著雨, 打落片片桃花, 這凄涼的情景中人的心也不禁憂傷. 晨風吹干了昨晚的淚痕, 當我想把心事寫下來的時候, 卻不能夠辦到,只能倚著斜欄,心底里向著遠方的你呼喚; 和自己低聲輕輕的說話, 希望你也能夠聽到. 你能聽到嗎? 想忘記以前的美好時光, 難; 能和遠方的你互通音信, 傾訴心事, 難; 在這個世情薄,人情惡的 境遇中生存, 更是難上加難! 

    今時不同往日, 咫尺天涯, 我現在身染重病, 就像秋千索. 夜風刺骨, 徹體生寒, 聽著遠方的角聲, 心中再生一層寒意, 夜盡了, 我也很快就像這夜一樣了吧? 怕人詢問, 我忍住淚水, 在別人面前強顏歡笑. 我想在別人面前隱瞞我的病情; 隱瞞我的悲傷; 隱瞞這種種悲傷都是來自對你的思念! 可是, 又能 瞞得過誰呢?

 

  4、唐琬是我國歷史上常被人們提起的美麗多情的才女之一。她與大詩人陸游喜結良緣,夫婦之間伉儷相得,琴瑟甚和。這實為人間美事。遺憾的是身為婆婆的陸游母親對這位有才華的兒媳總是看不順眼,硬要逼著陸游把他相親相愛的她給休了。陸游對母親的干預采取了敷衍的態度;把唐琬置于別館,時時暗暗相會。不幸的是,陸母發現了這個秘密,并采取了斷然措施,終于把這對有情人拆散了。有情人未成終生的眷屬,唐琬后來改嫁同郡宗人趙士程,但內心仍思念陸游不已。在一次春游之中,恰巧與陸游相遇于沈園。唐琬征得趙某同意后,派人給陸游送去了酒肴。陸游感念舊情,悵恨不已,寫了著名的《釵頭鳳》詞以致意。唐琬則以此詞相答。

  詞的上片交織著十分復雜的感情內容。“世情薄,人情惡”兩句,抒寫了對于在封建禮教支配下的世故人情的憤恨之情。“世情”所以“薄”,“人情”所以“惡”,皆因“情”受到封建禮教的腐蝕。《禮記。內則》云:“子甚宜其妻,父母不悅,出。”陸母就是根據這一條禮法,把一對好端端的恩愛夫妻拆散了。用“惡”、“薄”兩字來抨擊封建禮教的害人本質,極為準確有力,作者對于封建禮教的深惡痛絕之情,也借此兩字得到了充分的宣泄。“雨送黃昏花易落”,采用象征的手法,暗喻自己備受摧殘的悲慘處境。陰雨黃昏時的花,原是陸游詞中愛用的意象。其《卜算子曾借以自況。唐琬把這一意象吸入己作,不僅有自悲自悼之意,而且還說明了她與陸游心心相印,息息相通。“曉風干,淚痕殘”,寫內心的痛苦,極為深切動人。被黃昏時分的雨水打濕的了花花草草,經曉風一吹,已經干了,而自己流淌了一夜的淚水,至天明時分,猶擦而未干,殘痕仍在。這是多么的痛心啊!以雨水喻淚水,在古代詩詞中不乏其例,但以曉風吹得干雨水來反襯手帕擦不干淚水,借以表達出內心的永無休止的悲痛,這無疑是唐琬的獨創。“欲箋心事,獨語斜闌”兩句是說,她想把自己內心的別離相思之情用信箋寫下來寄給對方,要不要這樣做呢?她在倚欄沉思獨語。“難、難、難!”均為獨語之詞。由此可見,她終于沒有這樣做。只因封建禮教的殘酷不仁。這一疊聲的“難”字,由千種愁恨,萬種委屈合并而成,因此似簡實繁,以少總多,既上承開篇兩句而來,以表現出處此衰薄之世做人之難,做女人之更難;又開啟下文,以表現出做一個被休以后再嫁的女人之尤其難。

  過片“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這三句藝術概括力極強。“人成各”是就空間角度而言的。作者從陸游與自己兩方面設想:自己在橫遭離異之后固然感到孤獨,而深深愛著自己的陸游不也感到形單影只嗎?“今非昨”是就時間角度而言的。其間包含著多重不幸。從昨日的美滿婚煙到今天的兩地相思,從昨日的被迫離異到今天的被迫改嫁,這是多么不幸!但不幸的事兒還在繼續:“病魂常似秋千索。”說“病魂”而不說“夢魂”,顯然是經過考慮的。夢魂夜馳,積勞成疾,終于成了“病魂”。昨日方有夢魂,至今日卻只剩“病魂”。這也是“今非昨”的不幸。更為不幸的是,改嫁以后,竟連悲哀和流淚的自由也喪失殆盡,只能在晚上暗自傷心。“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四句,具體傾訴出了這種苦境。“寒”字狀角聲之凄涼怨慕,“闌珊”狀長夜之將盡。這是徹夜難眠的人方能感受得如此之真切。

  大凡長夜失眠,愈近天明,心情愈感煩躁,而本詞中的女主人公不僅無暇煩躁,反而還要咽下淚水,強顏歡笑。其心境之苦痛可想而知。結句以三個“瞞”字作結,再次與開頭相呼應。既然可惡的封建禮教不允許純潔高尚的愛情存在,那就把它珍藏在心底吧!因此愈瞞,愈能見出她對陸游的一往情深和矢志不渝的忠誠。

  與陸游的原詞比較而言,陸游把眼前景、見在事融為一體,又灌之以悔恨交加的心情,著力描繪出一幅凄愴酸楚的感情畫面,故頗能以特有的聲情見稱于后世。而唐琬則不同,她的處境比陸游更悲慘。自古“愁思之聲要妙”,而“窮苦之言易好也”(韓愈《荊潭唱和詩》)。她只要把自己所遭受的愁苦真切地寫出來,就是一首好詞。因此,本詞純屬自怨自泣、獨言獨語的感情傾訴,主要以纏綿執著的感情和悲慘的遭遇感動古今。兩詞所采用的藝術手段雖然不同,但都切合各自的性格、遭遇和身分。可謂各造其極,俱臻至境。合而讀之,頗有珠聯璧合、相映生輝之妙。

  最后附帶指出,世傳唐琬的這首詞,在宋人的記載中只有“世情薄,人情惡”兩句,并說當時已“惜不得其全闋”(詳陳鵠《耆舊續聞》卷十)。本詞最早見于明代卓人月所編《古今詞統》卷十及清代沈辰垣奉敕編之《歷代詩余》卷一一八所引夸娥齋主人說。由于時代略晚,故俞平伯懷疑這是后人依據殘存的兩句補寫而成。但明人畢竟與宋相隔不遠,故本文仍據明人所見,將此詞介紹給讀者。

 

   5、陸游與離異的妻子唐琬在沈園相遇,在壁上題了一首《釵頭鳳》(“紅酥手”),唐琬就和了這首詞,不久,她便抑郁而死。

    本詞與陸游的《釵頭鳳》感情息息相通,處處呼應。

   上片寫被迫離異后無限痛苦的心情。“世情薄,人情惡。”開篇兩句,由陸詞“東風惡,歡情薄”演化而來。陸游以“東風惡”來暗喻他母親的專制暴虐,對唐琬被遣他敢怒而不敢言,所以措辭也比較委婉。唐琬則不加隱飾,她的怨恨之情溢于言表,這是她的處境和遭遇決定的。“雨送黃昏花易落”一句與陸詞“滿城春色”和“桃花落”相呼應,她以“花”自喻,“黃昏花落”是說她遭遇不幸,被婆母休棄,離開了陸家。“曉風干,淚痕殘”自述她被休以后的生活。“曉風”即“晨風”,晨風吹干淚水,臉上殘留淚痕,說明她夜晚經常哭泣。陸詞中有“淚痕紅浥鮫綃透”,唐琬即以此相和應。“欲箋心事,獨語斜欄”,她想寫下自己的心事,又有諸多不便,只好倚著欄桿自言自語。以下連用三個“難”字,這是她對生活的總結,她覺得活在世上做人難,想對不公平的待遇抗爭難,甚至想對人一吐心中的苦衷也難。這三個“難”字是她與陸游分手后生活和心情的寫照。 

     下片緊承上片,圍繞“難”字,具體敘寫與陸游分手后的境遇和心情。“人成各,今非昨。”自從她被婆母驅遣以后,與丈夫各奔東西,她就成了孤單一人了,這日子與從前大不相同了。“病魂常似秋千索”,這句與陸詞“一懷愁緒”和“人空瘦”兩句相對應,說明她身體不好,又常常生病,加上心情不佳,生活如“秋千索”,搖擺不定。本句用形象的比喻,寫了她的身心狀況。“角聲寒,夜闌珊,”這兩句烘托出一種凄清的氣氛,說明每當夜深人靜,城上響起清冷的號角聲的時候,也是她最痛苦的時候。

    “怕人尋問,咽淚裝歡。”一方面痛不欲生,一方面還要淚水強作歡笑,為的是“怕人問”,這是從另一個角度寫“難”,“難”的程度也更進一層。內心的苦楚寫不得,說不得,甚至不能讓別人知道,這就更難了,她無可奈何,就只有“瞞!瞞!瞞!”和上片結尾一樣,全詞收尾是三個獨詞句,連用三個“瞞”字,與上片的三個“難”字相呼應,更突出了“難”,需知要把痛苦深埋心底,“瞞”住周圍所有的人,更是難上加難。 

   本詞為和陸游的詞而作,寫出一個被封建禮教迫害的婦女的痛苦,情感真摯,字字血淚,具有感人至深的藝術的魅力。(王方俊) 

 

   6、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無恨月常圓.陸游的一生可說是命乖運蹇了,政治抱負不得伸展,個人愛情經歷又苦澀凄慘.他在婚姻上的終生遺憾,當然是在母親的壓力之下被迫和愛妻唐琬離異這件痛苦的往事.陸游與唐琬是表兄妹,婚后夫妻恩恩愛愛,平時在一起共讀唱和,生活極有情趣,是一對難得的志同道合才貌相配的完美伴侶.甜蜜生活沒過上幾年,而陸游的母親對唐琬產生了刻骨而又不可理喻的嫌惡感.陸游科舉失敗后,陸母將一切責任全部歸咎于唐琬,堅持認為是她引誘得兒子整天兒女情長、無心于功名,以此為由,非休掉唐琬不可.陸游迫于母命,忍痛分離.美好幸福的夫妻生活被拆散了,留下的是滿懷的愁緒,幾年來的索然無味的生活."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這是這對昔日恩愛夫妻彼此都有的心情.對于嚴酷的可以制人于死地的封建禮教,給兩人留下無比的傷痛,沈園邂逅,唐琬也填了一首<釵頭鳳>,以后不久,唐琬抑郁而死.封建禮教的殘酷既摧毀了死者,也折磨了生者.陸游一生的愛情生活:所愛不可得,所得非所愛。

 

  7、這是一種深摯無告,令人窒息的愛情,令人垂淚,而垂淚之余,竟有些嫉妒唐婉了,畢竟,能在死后六十年里仍然不斷被人真心悼念,真是一種幸福了!!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陸游二十歲的時候,與新婚妻子唐婉一起,采集菊花作為枕囊,縫制了一對“菊枕”,他還為此寫過一首“菊枕詩”,作為他們夫妻新婚定情之作。這首“菊枕詩”,當時為人傳誦,可惜卻沒有流傳下來。

  所謂“菊枕”,就是用菊花曬干作枕頭的芯子。古人很喜歡使用菊枕,據說可以“通關竅,利滯氣”;可以解痛祛病;常用菊枕,可以提高睡眠質量,早上起來會覺得神清氣爽。說到用菊花制作為“藥枕”的“枕療”方法,還有用桔皮制作枕芯的,據說與菊枕的功效相仿。余生也晚,兒時在嶺南,倒是睡著“木棉花”枕頭或是“油柑子葉”枕頭長大的,沒有享用過菊枕。

     愛,為什么會能夠如此深沉,生死以之,以致在“美人作土”、“紅粉成灰”之后的幾十年,還讓詩人用將枯的血淚吟出“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的斷腸詩句?我從陸游“一樹梅花一放翁”的詩句中似乎得到一絲感悟:陸游和唐婉的夫妻情愛,雖說在現實世界中存續的時日無多,卻早已經一點一滴地“轉存”到了各種有情萬物之中,恰似把真情實愛存入了瑞士銀行,可以穩穩地收取利息。一對“菊枕”的枕函之中,封存、寄寓了新婚當時多少甜蜜,多少默契;多少香艷,多少情懷;多少的廝抬廝敬,多少的互愛互重。也許,就單是這一對“菊枕”,已經足以讓情愛“一粒粟中藏世界”且“化身千萬”,更不用說恩愛夫妻之間“有甚于畫眉”的“閨房記樂”了。

一對“菊枕”,對于我們現代人來說,是那么的無足道,而又實在是那么的奢侈。其“藥療”之功效,猶在其次也,嘆嘆。

人間的萬事可以消磨殆盡,而情愛的清香卻永遠會歷久彌新。

愿天下有情人都雙雙親手縫制自己的一對“菊枕”,長相依傍,不離不棄,莫失莫忘,珍愛到地老天荒!

 

     8、江南的梅雨季節,綿綿的雨絲像扯不完的銀線,淅淅瀝瀝從早到晚下個不停。在一個這樣潮濕的雨季,游覽了魂牽夢繞的沈園。徜徉于“越中名園”亭臺水榭、林木鳴鳥的清幽深邃的動人意境里親歷那一出極其凄婉的愛情絕唱。這里曾經演繹過一個流傳千古、感動千年的宋代愛情故事。雨點落下的聲音,使我內心一片純凈。讓我帶著純凈的心讀一下遠古詩人的悲情詩篇。

  經歷幾百年,幾經修復的斷垣殘壁上依然能讀出陸游與唐婉的二首撩撥愁緒的《釵頭鳳》。古人的心情,不經意間流淌成我心底的音樂,原來,心情是可以穿越時空來復制的,那是一種何等的悲傷,我的心隨著飄逝的雨韻陡然下沉:陸游,唐琬,在你們腳下展開的曾是一段怎樣的悲情路程?

  耳旁飄來遠古詩人的萬千惆悵“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墻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痛,心痛。只為有情而又不能相聚的你們。“山盟雖在,錦書難托。”是什么樣的磨難阻隔了你們這么刻骨銘心的真情?可嘆陸游,才情橫溢,沙場驍勇,卻無以對抗母親之命,活生生的拆散恩愛夫妻,為自己、為唐婉、為后人留下“莫、莫、莫”的嘆息和遺憾。從宋朝的沈園,滄海桑田,到今人的心頭,這份真情與悲情的交融依然感染和灼傷著多少人的心……

  在多少國人品讀的那本《宋詞三百首》里,這里沒有遺忘陸游的情感,卻淡忘了千古一絕的唐婉的真情。唐婉,你真的只在夢里嗎?你的才情,你的癡情,你的淚落在沈園卻藏于世間多少有情人的心頭,你心中的凄惋還在嗎?為心頭一份灼痛的情感、一份深深的期盼,終于決心尋找唐婉抒發于《釵頭鳳》里的真情與傷痛。

  又一首宋詞從雨聲中從沈園的墻壁上帶著哀宛和凄情傳來,“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欄。難,難,難!//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那是唐婉凄清的聲音。

  可憐唐婉,在“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的情緒里、懷念里、相思里,念著《釵頭風》含憾而去。她沒有想到,愛也會是一種錯、一種罪。一個纖弱的女子是怎樣的掙扎在千年封建禮教之下,在那個“學而優則仕”、“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封建年代成為忠貞愛情的陪葬,是如此悲涼地被封建禮教吞噬年輕的的生命……我潸然淚下,層層的文字堆疊,蘊涵情相依。沒有相守的緣,卻有著曠世真情,此生何憾呢?一顆如你的心,我真的能讀懂你嗎?宋代的眼淚,在今天又成怎樣的味道?能有個人放在自己的心里,放在心靈的最深處,是一種幸福還是一種悲哀?我魂牽夢繞地,多想握住你的手——唐婉,在沈園尋找你和陸游那曠世的真情!品讀那千古絕唱唐婉的《釵頭鳳》。沈園,在人去柳老的凄涼里,你默默哀悼了八百多年,傷心橋下的綠波里,照影的可還是陸游與唐婉!

  雨停了,屋檐上滴著水滴,水珠里關于宋代的纏綿與情愁,卻成為心頭的一滴淚——不知為自己還是為古人?  /悠然雨思

 

   9、那杯你一飲而盡的黃藤酒,誰嘗了誰都說是苦的。是的,你要去拯救柔弱的南宋。可她,一個柔弱的女子,也并沒有去拖住你遠行的步伐。而你,還是要走。

    默默看著你的那雙眼睛依舊在流淚,你的心也如春雨淅瀝般地滴血。曾經,那雙眼睛也不止一次的溫情脈脈看著你,你們相視時總是會心一笑。今天,卻挽留不住你堅硬的心。難道,相愛真是一種罪?

    只是以后,每一個白天,將會多一顆脆弱的魂斜倚重門,膽怯心驚的偷聽關于你的每一只言片語;角聲寒,夜闌珊。怕人詢問,咽淚裝歡。每一個寒冷黑夜,她都會反反復復的吟哦這首傷感的詞: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墻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杯愁緒,十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渴望相逢又怕相逢,你不敢再看那淚光漣漣的眸子。有愧兮?有懼兮?

    浸滿了淚痕的那條鮫綃依然濕著,她凄惶的吞咽著所有的苦澀,欲箋心事,只能獨語斜闌。而你錯莫交織的心情和她一去不復返的青春,豈是一首宋詞能夠容下?

    春風又綠宮墻柳,那雙讓你魂牽夢縈的紅酥手,竟被你永遠拋去,再也不能與你琴瑟相對詩詞相和了。從此紅顏枯老,從此似成陌路,從此恍隔陰陽。

    終于,你年輕的雄心在一次次橫戈躍馬后還是被南宋狹隘的天撞擊。屢遭放逐的放翁在舐傷的時候是否還會心痛曾經被你所放逐的嬌妻?而沈園那座墻壁上的斑斑墨跡定已在你心中慢慢地結成了一片永遠撫不去的瘢痕。

 

   10、坐在千年后,聽曲輕輕揚。隔著煙云的你依然靜斂雙眉,關于你們的舊詞在我的書桌上漸染塵灰。原來,你和曾經環佩叮當素衣清顏的她,也只是把思念留成我案頭的舊物。也許會在某個清漫的早晨或者淡灰的黃昏,一點點誦讀。而你們在千年前,只是簾卷西風處,人比黃花瘦。

也許前生,曾是你們發邊的一朵淡菊。而今世,如果可以,我想,輪回成你們眼中的遲蝶。有傾城的淚,換你一夜白頭,莫笑癡,看我翩躚。

為你穿渡千年,羽化成你掌心的笙簫,西窗燭下,有你秋水盈盈漸漸淺笑。用一千年,輪回你的思念,就做她綸巾。

 

  11、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

  那些抒情般的動人語句宛如一絲光縷穿透我的心扉,那詞,那詩,還有那顆顫抖的心,詮釋著對愛情的執著,可惜的是卻要我獨自享受,或許這詞注定不是為我而寫的,我想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愛情是什么?對于我而言,愛情就像兩人喪失理智的瘋狂,清醒之后就會回到現實,可現實總是殘酷的,愛情終歸要去面對生活,面對一切中的可能性,如果連基本的生活條件都沒解決還談的上愛情嗎?對于女方來說,或許她的愛是發自內心的,但面對現實的考驗,愛到深處的卻是一種痛苦與折磨并肩,分手的結局總是難免的,我似乎看不到真正的愛的所在。我想去愛,但又不敢愛,都是基于現實的考慮,現在很流行這么一句話,物質是決定愛情結果的基礎,沒有一定物質基礎的愛情是沒有結果的,那么兩個人明知道沒有結果為什么還要在一起呢?

    這個問題一直糾結著我的思緒,從那些“裸婚”的80后們,我找到了一些答案。

   “裸婚”來了,似乎一個全新的愛情時代和理念來了,不買房、不買車、不辦婚禮、不買婚戒直接登記結婚讓很多的人覺得不可思議,他們的愛不需要理由,也不用什么過多的雜言碎語來表態;他們可以拋開世俗的眼光和傳統,去找回屬于他們自己內心深處的愛;他們有從容的心態和足夠的勇氣面對一切;他們用諸多的“無”來詮釋節儉的結婚方式……

  有太多太多的不可能在“裸婚族”上得已實現,我們似乎又回到了愛情的原點,早在經濟不發達的條件下,人們談情說愛,都只是兩情相愿,只要兩個人相愛,父母能認可就可以結婚了,不會考慮物質方面的因素,那是因為那時候還不具備這種條件,那時的愛情是純潔無暇的,多半是夫唱婦隨,夫妻倆共同為自己的將來策劃和打造。因此,“裸婚”出現在那個時代也是正常的,大多數人都能夠接受和理解“裸婚”現象的。

    能“裸婚”都需要勇氣和從容的心態,那是一種境界,只有思想前衛的人才能懂,在世間的利益鏈條中,很難找到這么無私和純潔的愛了,我們不能否認“裸婚”的象征意義,它是一種浪漫,是一部為愛情、為生活奮斗的不朽史詩。

  裸婚是沒有浪漫的情節,沒有抒情的語言;
  裸婚是沒有動人的旋律,沒有認真的思念;

  也許多年后的這一天,愛已遙遠的離去,讓那消失的痕跡,變成美好的記憶;久久不落的太陽,回憶變成了陽光, 沒有詩情的對白,沒有電影的畫面.把你眼下她,告別這個冬天,寫進這個春天,
  不因失敗已走遠,不因現實已走遠,把心中的她帶離這個冬天,畫進這個春天!
  裸婚!是愛已走來的春天。

 

    12、花開花落,四季輪回,是大自然平常相像,看那在風中搖曳的落葉卻仿佛在訴說自己的往事!拼命的掙扎卻無力反抗,只能輕聲低嘆,獨自癡語!

   再美的景色也會有凋謝的一面,流星的美麗注定只是瞬間,轉眼便消逝在無際的天空里,只留下一道被深深劃過的痕跡!看著照片里的你,心中充滿了撕心的疼痛和思想,還有惆悵的等待和期盼……只可惜這樣的舉止卻再也不會得溫暖和深情的關懷,一個人的生活,我學會了在寂寞中遙望!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欄。難,難,難!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記得你曾經問我,葉子的離開是因為風還是因為樹?我沒回答,因為如果葉子不想離開的話,不管是風的追求,還是樹的不挽留,它都不會離開,除非它真的是自己想走了!

   歲月的流逝,留下了永恒的記憶,微笑的臉龐,生活在相同的城市,再次相見相信一定絕非刻意,只是偶然了,靜靜地,悄悄地把關于你的一切都深深放在心底,再也不提起,僅僅回味!

   枯黃的枝葉,真的殘敗了,但是在飄落時那優美的弧線還是美麗的。

 

   13、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凝眸處,曾是你深情的雙眸,如今卻憑添一段新愁。生命中無法填補的空洞,只是一錯手而已,這一錯,將是天長地遠,將青春在傷與痛的伴隨下簌簌地過去了。或許,相愛太深是錯,沒有惡意也可以導演出無法遏止的悲劇。愛的本身無分對錯,所以也可以是錯。終于,我們在愛的兜兜轉轉中傷透了,失散了。始明白,這杯愛情的酒已漸漸馥郁成斷腸之毒,有絕世的濃香,只可惜飲一口,會斷腸。在這一出悲劇里,我切身體會到了什么叫無情,什么叫殘酷,什么叫斷腸。

  閉著眼睛追溯每一點滴,那些刻骨銘心、纏綿悱惻、喜怒哀樂、傷情苦痛,一幕一幕如此清晰,倔強而高傲地與你別離,經歷了斷腸之痛,安靜回歸。明白應將所有的記憶打上錫封投入大海,永不拾起,可就怕自己到最后忘了不該忘的,憶起了不該記得的。問蓮心,有絲多少,蓮心知為誰苦?你我這段情,不論別人如何看,不論彼此如何掩飾,我相信在內心深處,我們都是“如魚飲水,冷暖自知”。曾為情重負情濃,這痛雖是斷腸卻又如何能忘?經歷得越多,感受就越多,這如山如海的愁與殤你讓我孱弱的雙肩如何能載得動?那咫尺天涯的距離,翻云覆雨的痛苦,到最后也只化作內心的一聲碎裂。腸已斷,人依舊。

 沈園

   14、“錯,錯,錯”“莫,莫,莫”;“難,難,難”“瞞,瞞,瞞”聲聲是淚,字字帶血。兩闕《釵頭鳳》成為兩曲留存千古的愛的挽歌 。

   斗轉星移,日月消長,人事皆非,陸游、唐婉的愛怨交加,離我們這個消費時代的確太遙遠了。可是總有一些生活,和愛情有關,總有一些愛,和心靈有關。或許,只有那些還沒說出口便淚流滿面的真愛,才能夠過濾掉今天的人們情感虛浮的泡沫。在現代人眼光中,世間的愛情貶值太久了,這是一個以滿足感官享受為先,心思狂野的速食愛情年代,到底能有多少人的心中能永遠葆留一份熾情、癡情、純情、真情? 

    經歷過時間的撫摸、空間的穿越,看淡了許多浮華的外在,相信能夠撫慰靈魂的永遠是那只質樸的手和相通的心靈。真正的愛情,洗盡鉛華,是一朵開在心底的樸素的花,無論天上人間、時空流轉,與生命同在,甚至于比生命更長久更悠遠更芳華絕代。


 

2013-09-10 21: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