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譯文] 啊!人生在世竟然如此不稱心如意,還不如明天就披散了頭發,乘一只小舟在江湖之上自在地漂流。

    [出典]  李白    《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云》

      注:

        1、 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云 李白

             棄我 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2、注釋: 

     宣州,今安徽宣城。謝脁樓,又名北樓或謝公樓。相傳為南朝齊詩人謝脁任宣城太守時所建,唐時重建,改名為疊嶂樓。校書叔云,或謂即李云,官秘書省校書郎。此詩題一作《陪侍御叔華登樓歌》,則此詩餞別的對象當是文學家李華

   高樓:即題“謝朓樓”,南齊詩人謝朓官宣城(即宣州,今屬安徽)太守時所建。

   蓬萊:指秘書省。李白族叔李云官秘書校書郎。 

   清發:清新秀麗。

   逸興:超逸的意興。 

   散發:不戴冠簪子。指散漫無拘束。 

   扁舟:小船。弄扁舟,指歸隱江湖。

 

   3、譯文1 

       棄我而去的昨天已不可挽留,擾亂我心緒的今天使我極為煩憂。萬里長風吹送南歸的鴻雁,面對此景,正可以登上高樓開懷暢飲。你的文章就像蓬萊宮中儲藏的仙文一樣高深淵博,同時還兼具建安文學的風骨。而我的詩風,也像謝朓那樣清新秀麗、飄逸豪放。我們都滿懷豪情逸興,飛躍的神思像要騰空而上高高的青天,去摘取那皎潔的明月。然而每當想起人生的際遇,就憂從中來。好像抽出寶刀去砍流水一樣,水不但沒有被斬斷,反而流得更猛了。我舉起酒杯痛飲,本想借酒排遣煩憂,結果反倒愁上加愁。啊!人生在世竟然如此不稱心如意,還不如明天就披散了頭發,乘一只小舟在江湖之上自在地漂流。

   譯文2:

       棄我逝去的昨日已不可挽留,

  亂我心緒的今日多叫人煩憂.

  長風萬里吹送秋雁南來時候,

  對此情景正可開懷酣飲高樓

  你校書蓬萊宮,文有建安風骨

  我好比謝朓,詩歌亦清發雋秀

  我倆都懷逸興豪情,壯志凌云

  想攀登九天,把明月摘攬在手

  抽刀砍斷江水,江水更猛奔流

  想要舉杯消愁,卻是愁上加愁

  人生在世,不能活得稱心如意

  不如明朝散發,駕舟江湖漂流 

      譯文3:

        拋棄我而離去的,是那無可挽留的昨日時光;擾亂我不得安寧的,是眼前諸多的煩惱和憂愁。萬里長風送走一群群的秋雁,面對此景,正好在此高樓上盡情暢飲。我由衷地贊美您的文章具有建安似的風骨,我也喜愛小謝清新秀發的詩風。我們都懷有無限的雅興心欲高飛,要到那九天之上將明月摘取。抽刀斷水水仍流,用酒消愁更添愁。人生坎坷總是不能稱意呀,倒不如披頭散發去江湖中自由放舟

 

   4、消極只不過是與積極相對罷了,沒什么不好。我就不信有誰從生到死一直就是積極的,沒有消極過。太剛則易折,剛柔并濟不低頭,我們心中有天地嘛。

      但凡大詩人,都不矯情。所謂矯情,就比如說我明明消極、失落,偏偏說我很積極,人生很美好(現在的一些雜志上就流行這些),象陶淵明的詩,悠然自適,純凈無比,就是因為他這個人,本身就很真。李白的這首詩也是一樣,抒發的這種感情,也是很真摯的,并且很強烈,這就是李白之所以是李白了。明明是失落低徊的情緒,卻能寫得豪氣突出,凌厲酣暢,一般人所不能及者在此。

 

   5 、有時我想低估一首詩,有時我確實想低估一首詩,但這不可能。她強硬得像一把鋼刀,又柔軟得像一曲流水。這把鋼刀在寒冷的月光下閃著霜光,摸一把滿手冰涼;而這曲流水在溫曖的春夜里,潺潺流來,讓你渾身系滿哭泣的愿望,不能自已。李白的力量就是這樣的!現在我坐在你的面前,現在我翻開你一千年前寫就的詩章,感受如同和你面坐,我覺得我能理解你細小精致粗放豪邁的每一個動作,你的眼神,你的手勢,你呤唱的氣息,你呼吸的輕重,你起伏的胸膛!再沒有哪一個詩人的氣質,能像你一樣更接近于一位現代人了。不光是你的句式上的不守規距,你的長短不一,你的想怎樣就怎樣的氣度,五言七言管不住你,你可以是一匹脫韁的野馬,一匹天馬,橫空萬里;更在于你預寫了所有時代的詩人悲劇,預寫了沖破悲劇的那種力量。你仿佛把所有時代都濃縮到你自己的身上,你超越了時間,因此而不朽!

  但是就在這樣的晚上,在我感受到你氣息的同時,你的不朽以至你的超越,在一個艱難的瞬間里突然變得蒼白起來,你的形而下的痛苦,把你從奔騰的天空又一次拉回大地。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會讓你和我一樣穿上現代人的服裝,假如我讓你打上領帶,剃個平頭,你會不會摔桌子打板凳?你會不會罵娘?你還會那樣文質彬彬地寫出“萬言不值一杯水”來的句子嗎?你說:“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你也很有無奈的時候。這些無奈的時候大概就是你生活中的一種大底色,有了這種大底色,所以你終于想到了“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你找不到更適合表達你心情的詞句來,你說“可以”,我現在眼晴正看著這“可以”兩字,在這“可以”兩字里,我讀出了你的況味。你說“可以”,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呢?你在豪放中嘆氣,嘆得多么高妙!嘆出了千古名句“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也許問題的關鍵,還不在于你能嘆出這樣高妙的句子來,問題的關鍵在于你有機會嘆出這樣的句子來,那是一個時代精神的機會,那是一個詩的機會。假如李白,你沒有了這個機會,我就應該敢和你打賭,賭100元都行,你絕寫不出“天生我材必有用”這樣的句子來。

  總的來說,李白是幸運的,那個“詩的機會”造成了我們李白,讓我們有了李白。李白萬里當空,李白感謝唐朝,李白醉酒當歌,假如我們愿意把老杜甫當成唐朝的一種現實,這兩個酒壇子碰到一起,李白就總是先醉,不管他的酒量有多大,李白總是先醉,醉倒在老杜的懷里。老杜不醉,老杜不醉酒當歌,老杜只會兩眼朦朧,清醒中帶點眼淚,這點眼淚滴到李白臉上時,李白還會翻身躍起,說道:搞什么啊搞?流他媽什么淚?“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去。這就是老杜甫反襯出來的李白,這就是我們的李白。李白要去劃船打魚,李白想要自己形而下一點,李白不想穿西裝打領帶剃平頭,李白想披蓑衣戴斗笠,想低估他的詩,就在今天晚上,但是不行,第一我無發可散,第二我無舟可弄。還是李白好,還是李白的詩好。

 

      6、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頭上青天一頂,腳下荒原一片,藍天當被地當床,一簞食,一瓢飲,卻也落得悠然自得。

      我熱愛“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的雄壯,我喜歡“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的狂傲。我眷戀“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的瀟灑,我渴望“安能催眉折腰事權貴”的剛直.我崇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博大.我尊敬“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觀天邊云卷云舒”的淡然。

      那些深受苦難但是依然世界充滿理想的人,那些飽經滄桑但是依然對生活充滿熱愛的人,那些自身失意但是依然惦記勞苦眾生的人,是不是更值得我們尊敬。如果被石頭絆倒了,也許不能說是世界的錯誤,如果被雨水淋到了,也許不能說是自然的過失。我們被事業傷了,被感情傷了,被人際傷了,也許并不是這個世界的錯誤。

      一顆脆弱的心靈像被摔碎的玻璃,不僅僅是堅硬的,而且是充滿殺傷性的。請相信相信溫暖,美好,信任,尊嚴,堅強,這些老掉牙的字眼吧!請不要用頹廢,空虛,迷茫糟踐自己傷害別人!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不僅僅是一個人的喜怒哀樂,要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少人在為饑餓掙扎,要知道有多少人沒有受教育的權利,要知道多少人在炮火和瘟疫下無處安身,要知道有多少人在等待著你的幫助。只要我們人人都獻出一點愛,這個世界將會變成美好的人間。

     一條路。一片天。一個人。一瞬間。

      我愛蘇軾,他豐富,但是不復雜。他簡單,但是不膚淺。他敏感,但是不脆弱.他唯美,但是不苛刻.在“聊發少年狂”的豪放外,也有“一樽還酹江月”的惆悵,“十年生死兩茫茫”的悲憫,還有著“也無風雨也無晴”的深刻洞悉。

      我愛范仲淹。他控訴,但是止于個人的悲苦。他以天下為己任,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他沒有拿自己的心灰意冷報復這個世界,他居廟堂之高憂其民;處江湖之遠憂其君。

      閑世人之所忙,方能忙世人之所閑.不要讓名利,虛無,欲望遮住洞察的慧眼。學會豁達,不被世相困擾,就會有寬廣的胸襟,博大的智慧,就會如陽光般燦爛,如江海般豁達,如高山般鎮定。

       當我們站在高處來打量這個世界,就會明白戰爭,腐敗,饑餓,貧窮都如奴隸社會的野蠻一樣必然,但是會隨著歷史的洪流消散。我們站在高處來窺探人們內心就會明白自私,虛偽,欺騙,邪惡從來都是會被后人所唾棄的,他們本身就是對于邪惡的人的最好的懲罚。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這個世界不能只有美麗的東西,面對丑惡和狹隘,我們應該包容,我們應該樂觀。這個世界不欠我們什么,我們也沒有必要抱怨什么.因為這個世界本不屬于我們,我們用不著拋棄.

      俯仰無愧天地,褒貶自由春秋.塵世是慈愛的,感動過,歷練過,享受過,一生足以.難得大胸襟,大氣魄。請張開雙臂,勇敢地接受這個世界,用愛去保護它,關愛他,你看,這個世界在微笑。詳情請看:http://bbs.cnhan.com/viewthread.php?tid=123841

 

       7、“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人,究竟是一種欲望動物,面對富貴、權利、榮華,情欲,都有欲望,但是,欲海無涯,人深陷其中后,弄到心靈遍體創傷, 卻沉淪其間,執迷難返,甚至誤人誤己,終成遺恨。尤其是情傷, 自古多少英雄,美女為情所惑,魂斷難收. 人總是求索你得不到的,而得到的卻是不想求的,你渴望的求而不得,你不想的卻不期而至;人在情中不愿醒,迷于情欲,心路再也無歸.

    是故必需參透奧妙無窮情之玄機,,不要丟失自己,升華情欲,像一顆高潔明亮的心靈,像一泓永遠清涼的池水,心靈像一束永遠皎潔的明月之光, 自由自在,活出個性,活出精彩,水到渠成,一瞬間,無緣變有緣,像輕風撫過,輕而易舉,留于地上.

 

      8、我遠遠地看到一千多年前,著一身白色長衫的李白,和一身青色衣衫的李云,就這樣站在謝朓樓上,憑空遠眺,久久不愿散去……。

     人生怎么會如意呢?人生苦短,十之八九是不如意的!我常常在想,李白當時發出‘人生在世竟然如此不稱心如意,還不如明天就披散了頭發,乘一只小舟在江湖之上自在地漂流。’,是否只是一種心境呢?

    李白放蕩不羈,胸懷豁達,一生絕大部分都是在漫游中度過,在那個交通不發達的時代,足跡踏遍了大半個中國。我仿佛看到他騎著一匹白色的馬,在古道上飛馳!是的,誰可以阻擋他的腳步?

    而我生活在現實的世界,為了養家糊口,可以忍受不公的待遇!可以把自己淪落為一個只有苦力的軀客!可以唯唯諾諾!可以忍聲吞氣!可以同流合污!可以隨波逐流!可以放逐曾經燃燒在胸口的理想!可以讓自己一次次墜落而不知悲哀!可以在一次次酒醉后把牙齒咬得磕叭、磕叭地響!我不能放棄自己的責任,我不能放手自己的工作,即使是一片貧瘠的土地,因為我要靠它生活!

     是的,我囚禁了自己,我看守著自己!
  我想念李白的背影,一次又一次品味著‘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如今人生不稱心如意,哪里有一葉小舟容我去漂流?

 

      9、亦舒說:“ 誰的心底沒有一兩件不如意的,誰的生活中沒有小挫折,也不必象我這么成日價愁眉苦惱的。李白那“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太過瀟灑,商業社會中不容許這樣的行為,我還是抬起頭來面對現實的好。  

     10、時光如風,吹來是阮籍的痛苦悲聲;

  歲月似雨,飄落的是李白的美酒佳詩。

  兩個偉人已仙去,留下的是對于執著與變通的思考。執著與變通,孰是孰非?

  同是不如意,阮籍駕車載酒,尋途而行。然而路終會盡,執著的他全不想另覓他徑,干脆放聲痛哭,喝酒喝到吐血;李白斜倚酒樓,在大風處高歌:“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好一個“明朝散發弄扁舟!”

  執著的阮籍,成了酒中之鬼;變通的李白,化作了酒中之仙。 

  變通的李白,又何嘗忘記過執著?在他的內心深處,又何嘗放棄過浪漫?從錫金離京到流放夜郎,他的心里裝著的,又何嘗不是愛國愛民?從讓高力士脫靴到讓楊貴妃研墨,他的心里,又何嘗不是痛恨、藐視朝中權貴?變通的,只是心情;執著的,是他的本性。 

  變通,難道不是一種執著? 

     為了既定的目標,不能放棄的是執著。但執著并不是意味著苦干蠻干。俗話說:“變則通”縱觀古今中外,從商鞅變法,到王安石變法,到英國君主立憲制,到法國的人權宣言,到俄羅斯亞歷山大二世改革,再到中國戊戌變法,哪一個不是為了固執的執著,那么世上不會有飛機,不會有電燈,不會有相對論,甚至不會有社會主義。一切的一切都將在也籍的哭聲中低述,甚至李白,也會成為一個酒鬼。 

    變通中的執著,才是真正的執著,沒有變通的執著,只能成為固執乃至頑固,沒有執著的變通,則將成為盲目的放棄;放棄目標,放棄理想,甚至放棄情感與人格。歷史上不乏此例,汪精衛投敵賣國,人格淪喪,成為人人唾罵的對象,這就是無原則變通的典型。大凡事業不成者,幾乎都有朝秦暮楚之通病,不能持之以恒,往往半途而廢。 

    所以,原則和目標上的執著,加上靈活的方法上的變通,才能成為一個杰出的人,既然“人生在世不稱意”,又何妨“明朝散發弄扁舟”? 

    目標只有一個,但路有多條,豈不聞條條道路通羅馬?這便是我說的執著與變通。 

2013-09-10 21: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