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譯文] 人活一生,如逆水行舟般的艱難,而我也是其中的一個行人。 

  [出典]  蘇軾  《臨江仙》

  注:

 

  1、  《臨江仙》 蘇軾

 

       送錢穆父

 

    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依然一笑作春溫。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

 

  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云。樽前不用翠眉顰。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2、注釋:

    錢穆父:名勰,又稱錢四。元祐三年,因坐奏開封府獄空不實,出知越州(今浙江紹興)。元祐五年,又徙知瀛洲(治所在今河北河間)。元祐六年春,錢穆父赴任途中經過杭州,蘇軾作此詞以送。

    都門:指汴京。

    改火:本指四季以不同木材鉆木取火,后多指寒食禁火三日后重新起火,故以一改指一年。

    春溫:如春天般溫暖。

   “無波”二句:化用白居易《贈元稹》“無波古井水,有節秋竹竿”句。古井無波:古井枯竭,不起波瀾,比喻人心寂然不動。

    節:竹節,比喻人之節操。

    筠:堅韌的竹皮,引申為竹之別稱。

    尊:酒器。翠眉:指送別的官妓。

    顰:皺眉。宋代官吏宴飲,多有官伎歌舞侑酒,這里表面是勸歌伎不要悲傷,實際上是勸慰友人不必哀愁。

    逆旅:旅舍。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

   3、譯文:

     自從我們在京城分別,一晃又是三年了,你遠涉天涯,一直奔走輾轉在這人世間。相逢一笑時,依然像春天般溫暖。你的心如古井水不起波瀾,高風亮節像秋天的竹子。

    我心惆悵,因為又要離別,你要連夜揚起孤帆前行,送行之時,云色微茫,月兒淡淡。陪酒的歌妓不用對著酒杯太過凄婉。其實人生在世就好像住旅舍一般,我也包括在旅行者里邊,和你是一樣的啊。

   4、蘇軾 生平見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5、這首詞是公元1091年(宋哲宗元祐六年)春蘇軾知杭州時,為送別自越州(今浙江紹興)北徙途經杭州的老友錢穆父(名勰)而作。全詞一改以往送別詩詞纏綿感傷、哀怨愁苦或慷慨悲涼的格調,創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議論風生,直抒性情,寫得既有情韻,又富理趣,充分體現了作者曠達灑脫的個性風貌。詞人對老友的眷眷惜別之情,寫得深沉細膩,婉轉回互,一波三折,動人心弦。

  詞的上片寫與友人久別重逢。元祐初年,蘇軾朝為起居舍人,錢穆父為中書舍人,氣類相善,友誼甚篤。元祐三年穆父出知越州,都門帳飲時,蘇軾曾賦詩贈別。歲月如流,此次杭州重聚,已是別后的第三個年頭了。三年來,穆父奔走于京城、吳越之間,此次又遠赴瀛州,真可謂“天涯踏盡紅塵”。分別雖久,可情誼彌堅,相見歡笑,猶如春日之和煦。更為可喜的是友人與自己都能以道自守,保持耿介風節,借用白居易《贈元稹》詩句來說,即“無波古井水,有節秋竹竿”。作者認為,穆父出守越州,同自己一樣,是由于朝好議論政事,為言官所攻。

  以上數句,先從時間著筆,回憶前番離別,再就空間落墨,概述仕宦生涯,接下來抒發作者對仕宦失意、久處逆境所持的達觀態度,并用對偶連喻的句式,通過對友人純一道心、保持名節的贊頌,表明了自己淡泊的心境和堅貞的操守。詞的上片既是對友人輔君治國、堅持操守的安慰和支持,也是詞人半生經歷、松柏節操的自我寫照,是詞人的自勉自勵,寓有強烈的身世之感。明寫主,暗寓客;以主慰客,客與主同,表現出作者與友人肝膽相照,志同道合。

  詞的下片切入正題,寫月夜送別友人。“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云”一句,描繪出一種凄清幽冷的氛圍,渲染了作者與友人分別時抑郁無歡的心情。

  “樽前不用翠眉顰”一句,由哀愁轉為曠達、豪邁,說離宴中歌舞相伴的歌妓用不著為離愁別恨而哀怨。這一句,其用意一是不要增加行者與送者臨歧的悲感,二是世間離別本也是常事,則亦不用哀愁。這二者似乎有矛盾,實則可以統一強抑悲懷、勉為達觀這一點上,這符合蘇軾宦途多故之后鍛煉出來的思想性格。詞末二句言何必為暫時離別傷情,其實人生如寄,李白《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云:“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既然人人都是天地間的過客,又何必計較眼前聚散和江南江北呢?詞的結尾,以對友人的慰勉和開釋胸懷總收全詞,既動之以情,又揭示出得失兩忘、萬物齊一的人生態度。

  蘇軾一生雖積極入世,具有鮮明的政治理想和政治主張,但另一方面又受老莊及佛家思想影響頗深,每當官場失意、處境艱難時,他總能“游于物之外”,“無所往而不樂”,以一種恬淡自安、閑雅自適的態度來應對外界的紛紛擾擾,表現出超然物外、隨遇而安的曠達、灑脫情懷。這首送別詞中的“一笑作春溫”、“樽前不用翠眉顰。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等句,是蘇軾這種豪放性格、達觀態度的集中體現。然而在這些曠達之語的背后,仍能體察出詞人對仕宦浮沉的淡淡惆悵,以及對身世飄零的深沉慨嘆。

     6、在《東坡樂府》中,最能代表蘇軾人生態度、人生境界、性格特征和風格基調的詞,是詞集中為數較多的帶有曠達、超然詞風的作品。從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蘇軾能夠以一顆平常心來對待人生,是他善于調整自己的心態,善于化解痛苦的結果。他這樣做,真正的目的并不是為了逃避現實,回避矛盾,而是體現出他應對嚴酷現實環境的高超能力,帶有從政策略上的因素,也是他通過總結前人經驗教訓和自己實踐體驗之后逐漸形成的一種人生態度和處世方法。

    最難能可貴的是,他能將自己的生命意識融入浩浩的歷史時空之中,從而他發現:“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臨江仙·送錢穆父》人生就像旅舍中的過客而已,實在不值得過分自憐而對榮辱得失斤斤計較。如果能以達觀的態度看待人生,那么,人生旅途中的悲歡離合、窮達貴賤,乃是一種必然,一段經歷,一份心情。有了這種認識,他就能清醒地正視現實,堅強地面對現實生活中的苦難,而不會讓苦難的陰影常來籠罩自己。

    人生苦短,怎樣才能活得愉快、樂觀和瀟灑才是最重要的。因為這個緣故,他選擇了曠達、超然的人生態度。“言為心聲”,這種人生態度自然在《東坡樂府》中表現出來。這種拿得起、放得下的豁達大度和兼收包容的胸襟,正是他能將儒道釋思想加以巧妙融合而為我所用的結果。正因為他這種曠達超然的人生態度,才使他的清曠詞達到了別人無法達到的創作高度和人生境界。

    7、無可否認,中國的古詩詞語中,蘊涵了大量的文化信息。倘使我們詩詞看得不多,讀得不深,就不會有很好的聯想,更寫不出上口的詞作。一個詞語帶著大量的信息且不說,最重要的是這些詞語曾積累了我們古人的思想感情和生命活動,是他們的生活真體驗。這其中產生的某些佳句,不乏因官場失意、感情受挫、朋友疏離等“意外”人生因素所帶來的靈感,成為我們今人填詩寫詞的借鑒。無論今人還是古人,也無論是催人上進的激勵詩,還是感情纏綿的愛情詞,抑或歌頌友情的句賦,總體說來,在“挫折”面前都免不了敘述人生易逝、榮華富貴和友情無以永恒的元素。而蘇軾這首寫于宋哲宗元佑六年春于杭州時,送別自越州(今浙江紹興)北徙途經杭州的老友錢穆父的詞作,“創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議論風生,直抒性情,寫得既有情韻,又富理趣,充分體現了作者曠達灑脫的個性風貌。詞人對老友的眷眷惜別之情,寫得深沉細膩,婉轉回互,一波三折,動人心弦。”是的,我們于詞中不難讀懂“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的感慨。人生如寄,李白云:“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既然人人都是天地間的過客,又何必計較眼前聚散和你來我往?這種“得失兩忘、萬物齊一的人生態度”又何妨不是我們應該效仿和學習的呢?

    8、天很高,被云淡淡的,層層的包裹著,你說,它是該幸福,還是會覺得疼痛?


     人總是會把自己不經意的弄丟。成龍的電影《我是誰》里,一個沒有記憶,不知道自己是誰的人,是多么的艱難,在痛苦和波折里用一種姿態不斷的找尋著自己。找到了,云便散去,露出一片湛藍。找不到,云便更緊的堆積,落了雨。


    潮漲潮汐,亙古不變著.腳印無數,來來去去的,深淺不一,可終究又有誰的足跡能夠永遠被刻印在歲月的河灘呢?


    這不是悲觀,是真理。


    蘇軾如是說: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9、“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為”,百年人生,原本是一場徹底的大流浪!盛名、重利、高官厚祿……無一不是身外浮物。“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高。”人海茫茫,幾多沉浮,幾多漂泊!難得的是,在無止無休的漂流中仍然不變真實的自己。但世路多舛,命運多變,一旦遭受打擊,難免令人心灰意冷,生出“萬事到頭都是夢”的感慨,當死亡來臨,才令人真切地感受到只有此事此在是唯一的真實,終生忙碌不過是為人作嫁而已。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這世間有誰沒做過流浪者么?流浪,從來都是靈魂的流浪。“天地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哪復計東西。”天地是人生的大旅館,人生是時間河流里的一葉扁舟。生命降臨世間,等待你的便是那無法躲避的奔波,悠悠碧水,悠悠行舟,棲身于朋友之中的人倍感孤獨,回到故園的人是幸福的,但靈魂的家園又在何方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一切皆流,無物常住,逝者如斯,生命終將沉沒于永恒的黑暗,人間萬事轉頭空,所有的歡樂與苦痛,相聚與離別,都會在帷幕徐徐落下的那一時刻里,渺渺茫茫,如煙如霧,成為一道遙遠的風景,帶著怕觸的疼痛,浮現于記憶的底層,“天下熙熙,皆秋利注”,名與得曾喚起無數人驚心動魄的欲望,歷史的車輪隨著追逐名利者掀起的流通滾滾紅塵緩緩前行,直至今天。“笑拍群仙手,幾度夢中身”,為什么不能活得輕松一點,灑脫一點!明知“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卻無法擺脫 無法逃避,這才是最大的悲哀。

   “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孟子說:“達則兼善天下,窮則獨善其身。”知易行難盡管有人說,窮通有定,莫遣客儀瘦損。可是身居名利之場,得失去就之際,有誰能做到這般瀟灑,人生百年,不如意事常八九,超然于逆境之中的固然是達者,而那沉迷于舊夢的不也是對生命的執著么?仙佛的境界是人們渴盼的,卻沒有人真的成仙或成佛。得失之際,誰能無動于衷呢?歌笑歌哭都是人生種種境界,人生本來就是這么實實在在,要哭就哭,要唱就唱,只愿那不慎摔倒的人能盡快站起,撣撣衣襟上的泥土,微笑著繼續前行。

    10、 偉大的人格往往寄寓于豐滿而睿智,敢于叩問和探索真理的心靈。在中國文人中蘇軾是一個富有激情的詩人,又是一個思辨型的智者。他的思考涉及宇宙無窮與人生的短暫,個體自由與社會律令,理想與現實,出仕與退隱等種種矛盾,其中最有藝術魅力的是對人生窮通和生命價值的終極思考:“休言萬事轉空頭,未轉頭時皆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人事凄涼,回首便是年。” “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
  這種對生命本身的憂思,被李澤厚先生稱之為“人生空漠之感”,“它是對整個人生,世上的紛紛擾擾究竟有何目的和意義這個根本問題的懷疑”。 這種懷疑與探詢正來自詞人對世事的洞明領悟,對生命本體的珍視與摯愛。因此他大膽的向世俗挑戰:“蝸角虛名,蠅頭小利,算來著甚干忙。”勇敢地宣稱“且趁閑身未老,盡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渾教是醉,三萬六千場。” 以真實的人性,生命的自由狀態,掙脫名韁利鎖的羈絆,是很多文人心中所想而不敢寫,更不敢做的事,在中國文學史上只有屈原,莊子,李白,蘇軾等少數人敢有此為。他們任性放曠的人格風范,張揚主體的精神力量,共同構成了中國古典文學崇高美的特質,為含蓄有余,豪放不足的中國文學注入了活力。

(作者:李國輝)

    11、在蘇軾看來,人之所以要對人間萬事超然曠達、隨遇而安,是因為人生太渺小、太短促了。那”破荊州,下江陵,舳艫千里,旌旗蔽空,釃酒臨江,橫槊賦詩”的曹操和”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的周瑜,”如今安在哉?”曹操、周瑜這些當年叱咤風云的英雄人物,隨著時間的推移,早已成為歷史的煙云,如今到哪里去尋覓他們的蹤跡呢?歲月悠悠,宇宙無窮,人的生命猶如一顆稍縱即逝的流星: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哪復計東西?
  人生短暫,萍蹤無定,人生的歷程如雪泥鴻爪,很快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沒有開不敗的花朵,也沒有看不完的好景,”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飛時花滿城。惆悵東欄一株雪,人生看得幾分明”?梨花怒放,柳絮飛舞,草色青青,滿城春色,人們在盡興地賞花游春,可是”人生看得幾分明?”一個人的一生有多少盡興賞花的機會呢?有限的人生給人們帶來多少惆悵和迷惘啊!既然人生勝景難逢,聚少散多,別時容易見時難,那么,何必過分計較個人的名利地位、升沉榮辱呢?”我生乘化日夜逝,坐覺一念逾新羅。紛紛爭奪醉夢里,豈信荊棘埋銅駝”,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很快就會在這個世界上消失。因此,汲汲于個人的物質利欲、富貴窮通,爭名于朝,爭利于市,就像在醉夢中仍你爭我奪,實在顯得太荒唐可笑。值得注意的是:蘇軾雖然意識到人生短暫,卻并沒有由此走到《列子》鼓吹的享樂主義、縱欲主義的道路亡去,也沒有像魏晉名士們那樣,沉浸于性命無常、人生如夢、歡樂苦短、憂愁苦多的傷感中不能自拔。蘇軾以清醒的理性精神對待人生,認為人們應該”循物之理”,按照客觀事理和人的生命規律生活,隨遇而安,”余以為知命者,必盡人事然后理足而無憾”,只有遵循客觀事理和人的生命規律,才能盡人事,終天年,做到死而無憾。

    12、人生是最漫長的旅程,每一段的風景都有鮮亮與灰暗的一面。單身路上,常常是喜悅與孤獨并存。
    做人最難就是對生活始終抱有追求,對夢想,始終有期待。而我是幸運的,很久很久之前,就找到了自己的理想,并且一路堅持下來,到今天。
    我總相信上帝會眷顧付出辛勞的人。因為一直習慣了對自己的生活與工作做出計劃,所以每一步,都走得艱辛,收獲卻豐厚。這些年,我經歷了一個人在外地讀書的艱難,也經歷了一個人在異地工作的辛苦。經歷事情太多,到現在,對生活品質的要求,反而可以降到最低。
    目前的生活,正是我曾經向往的平靜。
    我做人其實很簡單,沉實處事,溫厚對人。工作也一樣,敏于事,而訥于言。
    不管將來的,會是無法預料的雷雨或者紛彩艷陽天,我想,自己都可以欣然接受。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2013-09-10 21: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