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譯文]  美麗的心上人你在哪里呀,只看見江水依舊不停地向著東流去。

  [出典]  晏殊   《清平樂》

  注:

  1、  《清平樂》  晏殊

    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鴻雁云魚水,惆悵此情難寄。

  斜陽獨倚西樓,遙山恰對簾鉤。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2、注釋:

    紅箋:印有紅線格的絹紙。多指情書。
    鴻雁:大雁。

    據《漢書(蘇軾傳)》記載,漢朝派出使臣,要求匈奴釋放蘇武。匈奴單于欺騙漢使,稱蘇武已死。漢使臣便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騙單于說漢天子打獵時射下一只北方飛來的鴻燕,腳上拴著帛書,是蘇武寫的。單于只好放了蘇武。尺素是古代用來書寫的絹帛,通常長一尺。古樂府《飲馬長城窟行》中有:“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因此,古人有“雁足傳書”和“魚傳尺素”的說法。
    簾鉤:掛窗簾的銅鉤,此代指窗戶。
    人面:用“人面桃花”典故。唐孟案《本事詩·情感》載,詩人崔護在清明,崔護復至其處,門肩無人,崔護悵然題詩于左扉。崔護《題都城南莊》:“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東風。”

 


  3、譯文1:

    紅色信筏寫滿密密的小字
    說盡平生相思的情意
    鴻雁在云間高飛
    魚兒在水中浮游
    令人愁悵啊
    我這一片深情難以寄遞
    斜陽中獨依西樓
    遠山恰恰對著我閑掛的簾鉤
    美麗的她不知今在何處?
    綠波卻依舊日夜東流。

    譯文2:

    淡紅色的信箋上寫滿小字,說盡平生的愛慕之意。但是傳信的大雁卻在云里,魚兒在水中,這書信難以寄到。夕陽西下,我獨倚西樓,遠處的山峰遮住了視線。心上人已經不知去了哪里,只看見江水依舊向東流去。 

      譯文3:

   紅色信箋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把我一生的思念盡情地表達。鴻雁在天,魚在水中,真令人惆悵呀,我的這份思念難以寄遞給你。

    斜陽西下,我獨自登上西樓,遠山對著我身后的窗戶。美麗的心上人你在哪里呀,只看見江水依舊不停地向著東流去。

   譯文4:

   寫在紅箋上的蠅頭小楷麻麻密密,說盡了平生愛慕之意。鴻雁高飛在云霄,魚兒潛游在水底,雁杳魚沉,真令人傷感啊——這書寫著我柔情蜜意的情書由誰傳遞?

   夕陽西下,我獨登西樓,倚欄眺望,那遠山恰對著簾鉤,遮擋了視線,徒增了我的煩憂。那人不知到何處去了,樓前的綠波,依舊汩汩東流。

   4、晏殊的生平見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和  池上碧苔三四點,葉底黃酈一兩聲,日長飛絮輕。

 

   5、此為懷人之作。詞中寓情于景,以淡景寫濃愁,言青山長在,綠水長流,而自己愛戀著的人卻不知去向;雖有天上的鴻雁和水中的游魚,它們卻不能為自己傳遞書信,因而惆悵萬端。

    詞的上片抒情。起句“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語似平淡,實包蘊無數情事,無限情思。紅箋是一種精美的小幅紅紙,可用來題詩、寫信。詞里的主人公便用這種紙,寫上密密麻麻的小字,說盡了平生相慕相愛之意。顯然,對方不是普通的友人,而是傾心相愛的知音。

    三、四兩句抒發信寫成后無從傳遞的苦悶。古人有“雁足傳書”和“魚傳尺素”的說法,前者見于《漢書•蘇武傳》,后者見于古詩《飲馬長城窟行》(客從遠方來),是詩文中常用的典故。作者以“鴻雁在云魚在水”的構思,表明無法驅遣它們去傳書遞簡,因此“惆悵此情難寄”。運典出新,比起“斷鴻難倩”等語又增加了許多風致。

    過片由抒情過渡到寫景。“斜陽”句點明時間、地點和人物活動,紅日偏西,斜暉照著正在樓頭眺望的孤獨人影,景象已十分凄清,而遠處的山峰又遮蔽著愁人的視線,隔斷了離人的音信,更加令人惆悵難遣。“遠山恰對簾鉤”句,從象征意義上看,又有兩情相對而遙相阻隔的意味。倚樓遠眺本是為了抒憂,如今反倒平添一段愁思,從抒情手法來看,又多了一層轉折。

    結尾兩句化用崔護《題都城南莊》詩句:“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東風”之意,略加變化,給人以有余不盡之感。綠水,或曾映照過如花的人面,如今,流水依然在眼,而人面不知何處,唯有相思之情,跟隨流水,悠悠東去而已。

    人海茫茫,山高水闊,不知心上人身處何方。相思之情,隨波逐流,悠悠東去。全詞以淡景寫濃情,深婉中見含蓄,營造出一種充溢著離愁別恨的意境,將遠方情人的綿綿情思表現得委婉細膩,感人肺腑。

    此詞以斜陽、遙山、人面、綠水、紅箋、簾鉤等物象,營造出一個充滿離愁別恨的意境,將詞人心中蘊藏的情感波瀾表現得婉曲細膩,感人肺腑。全詞語淡情深,閑雅從容,充分體現了詞人獨特的藝術風格。

 

  6、這首詞寫對遠行的情人的思戀之情,是晏殊詞中膾炙人口的名篇之一。詞的上片重在抒情。開頭兩句是修書寄遠,尺素托情。“紅箋”是一種精美的小幅紅色信箋。三、四句筆鋒一轉,道出主旨,按古代傳說,雁足魚腹,可以傳遞書信。詞的下片是寫景抒情。換頭兩句,寫倚樓遠望,蒼山阻隔,不見伊人的蹤影。這里表面上是在寫景,實際上是表達相思相望之情。末句“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點明相思之意。寫出人面渺遠,已隨綠波東逝的空虛和悵惘。“綠波”意象還隱隱表達了詞人相思離恨深長綿遠,猶如一江春水向東流。這以景結情的“綠波”意象安閑平淡,給人以悠遠綿邈的回味。同時又以流水的悠悠比喻作者的思情和愁緒的悠悠。

  這首詞寓情于景,借景言愁,望遠懷人。遙山明月,綠水長流,而自己的情郎卻不知去向。即使天上的鴻雁和水中的游魚,也不能為自己傳遞這深深的思念,因而心中無比的惆悵。全詞含蓄雋永,語淡情深,是晏殊詞中膾炙人口的名篇之一。

上闋重在抒情,寫女主人對心上人的一片深情,表達了此情難寄的惆悵:
“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淡紅色的信箋上寫滿密密麻麻的蠅頭小字,字字含情,訴說著對情郎無盡的愛意。
“鴻雁在云魚在水,惆悵此情難寄。”大雁展翅在云端翱翔,魚兒在水中歡快地嬉戲,惟獨我惆悵滿腹,這情意靠書信難以傳寄。

下闋寓情于景,表達主人公的孤獨寂寞以及懇摯深沉的相思之意:
“斜陽獨倚西樓,遙山恰對簾鉤。”夕陽西下,我獨自倚著西樓,遠處的山峰正好對著窗邊的半輪彎月。
“人面不知何處,綠水依舊東流。”令人思念的心上人也不知去了哪兒,只看見碧綠的江水,依舊滔滔汩汩地向東流去。
    全詞雋永含蓄,情思綿邈,正是晏殊婉約詞的風格。

 

   7、讀了晏殊這首《清平樂》之后,我第一個想到的,竟然又是這句話。想當初兩情相悅時,承諾也是“一瓢三千水”,而如今“人面不知何處”,三千弱水就像綠波一樣覆水東流。物是人非,前塵往事,當真能夠隨波東流,一筆勾銷嗎?
    “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過去男女之間的戀情,應該比現在要單純得多吧?精美的信箋,清秀的小字,便能將兩個人的愛情刻錄得如此淋漓盡致,這是多么精巧玲瓏的愛情啊!細水長流,卻也難免遭受離別之苦。聚也匆匆,散也匆匆,聚散兩無期。紅箋上昔日的點點滴滴,一字一句都仿佛在訴說著曾經的滄海桑田,海枯石爛。
鴻雁傳書,思念卻穿梭在云海里,隨風飄散;驛寄梅花,梅殘香斷,等待遙遙無期;魚傳尺素,綠波不解相思苦,一意孤行往東去。只落得個獨自惆悵倚西樓,遙望青山,夕陽西下,待到雁字回時,應是月滿西樓。花已調,水自流,月如簾鉤,鉤住過往卻鉤不住離人的衣衫。風雨過后,哪來的“海棠依舊”?自君別后,此情難寄,早已是“綠肥紅瘦”。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只怨那桃花不解風情,擾亂我心。“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是花燈不懂離愁?還是元宵月故意弄人?為何燈如故月依舊,人面卻不知何處呢?秋夜的梧桐雨,敲打著心扉,徹夜無寐。看那蘭堂的紅燭,搖曳不定,“心長焰短,向人垂淚”。無可奈何之際,但求這離愁別緒能像綠波一般,悄然東流,才不至于在眉心上下徘徊。
    世事難料,人心難留。一夜西風,竟吹落滿樹綠葉;獨上高樓,望眼欲穿的卻是茫茫天涯路。“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相聚時,你我皆是三千弱水中的一飄;分散時,你我也只能任其覆水難收了。自古緣起緣滅似有定數,是聚是散又何必耿耿于懷呢?

 


   8、在我們的生命中,有許多事,總是在走過之后才知道該怎樣走;有許多人,總是在愛過之后才知道該怎樣愛。心在升華中漸漸地蒼老,步伐在前進中慢慢蹣跚。有道是“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
欲望比水更深,河流比腳步更寬。在生命以外,沒有舟楫可以擺渡,沒有靈魂可以穿梭。又不知多少人可以看得見欲望的盡頭。我們在光怪陸離的的誘惑中探索,張望……人世間是否徹悟的眼淚可以彌補逝去的時光?

我相信有真愛,但不相信恒久的誓言可以支撐淋漓盡致的愛,我相信愛可以很久,但不相信永遠有很遠;永遠是什么呢?在五十年后,什么是永不分離?什么又是永不忘記?在短短的五十年后,什么信誓旦旦,什么海枯石爛,在無星無月的夜里,最終,都會化作一陣煙云,在灰飛煙滅之后,誰來告訴我永遠……因為我身在紅塵,所以我習慣庸人自擾,我習慣破繭成蝶,我習慣義無返顧的追逐我想要得感覺。就像身邊的某個朋友習慣于從這一個圍城中逃出來,高喊著生死相許再跳進下一個圍城中去,無休無止,仿佛早已習慣了愛情的輪回……

其實,在我看來,無論愛,被愛,或是相愛,到了最后,故事一但開始,再怎樣曲折,也只是在逐步走近結束的方向,當愛情完成了親情的轉變,愛情已然不再有激情。我當然明白,所有美麗的呈現,只是為了消失和想念,如果有令我顫抖與焚燒的相見,也只是為了有刻骨銘心的分別,我寧愿不見。

總有些疏林會將葉落盡,總有些夢想會從此深埋,總有些生命,堅持要獨自在暗影里變化著色彩,一如我當初我許下的諾言。理性是橫亙在感情和責任之間一條天塹,無法跨越,無法回頭。有人選擇背棄,就注定有人選擇逃離,我相信春去春又回,花落還會開,即使在落英繽紛的巷道里,我也會感嘆:還好,凋零的只是花,并不是春天。

 

    9、唐人有詩云:“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宋人晏殊化用了此句,把它變成了“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唐人的詩中有桃花、淺笑,有春風;宋人的詞中有綠波、有東流去。晏殊化出了一種人事上的離別淺愁,思悠悠,恨悠悠,幽幽的愁思都隨流水東去了,情隨事遷或是情隨情遷,人世總不是那么完滿,聚散兩匆匆,再怎樣的一番熱鬧相聚,也總免不了最終各自轉身散去的落寞無奈。  
  不知是因著怎樣或深或淺的緣分,人和人遇合到一起了。許多暗藏的機緣巧合換來了這一刻人海中的相識。蒼茫的人間大地上,單單就這兩人相遇,并且因此兩個生命聯系了在了一起,不能不說是宿命。從相識的那一刻開始,生命中多出了一份喜悅和期待,心靈也因此而悸動了起來。許多的美麗風景和脈脈溫情進入了生活,就如同陰云散去后的夜幕,突然間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滿天閃爍跳躍著的金色星星,映襯著漆黑色的夜空,像是心中那雙溫柔的眼睛。滿天的星光璀璨,滿心的歡喜蕩漾……      帶著重獲新知的喜悅,在知己者前,心亦會變得很低很低,在心的土壤里,燦爛地長出一株綠油油的小苗來,清新可愛。人被溫柔的思緒緊緊地包裹著,變得感激從容,似乎眼前的寸寸柳絲都是那絆惹春風的柔情,順著耳畔的微風,輕聲吟唱著青春年少,細數夢里花落知多少,無憂無懼,也無言無意,只坦然地等待著生活的饋贈,夢里有紫薇花開的芳香,有輕撫琴弦的悠揚,有裙角飛揚的優雅。內心會無端地升起一股感念,感謝彼此的珍惜。  
  因為有現在的相遇,生命中以往的守候似乎也都重新被賦予了價值和意義,在原本無色的生活上蘊出一層瑰麗迷人的光輝。在未來的日子里,也隱隱地扎下了希望的萌芽,隨著年華的流走,歡樂漸漸成長,并在一個記憶中的黃昏霞光中,抽枝生葉。感動籠在金色的暮靄中,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每一陣風過,枝椏點頭示意,都相互明白了然。
  可是人生的相聚又是及其短暫的,小的時候,我們感受不到別離,直到各自像花兒一樣散落到天涯,即使伙伴們還在,即使當時的老屋、后園還在,心情卻是再也回不到那童稚時的純真了,竟多出來了一些淡淡的哀傷,年華給我們帶來新的心情的同時,也已經帶走了一些無知者的無畏。再也不能揚著臉龐,坐在臺階上看夜空里的繁星了,再不能在荒園小徑上游蕩著直到日頭西沉了,再不能一路笑鬧著結伴回家了,再不能,再不能了……  
  初知人事后又開始了另一番人與人的遭際,昨日凌亂的記憶還沒梳弄好,就有人推門而入了,不容你的嬌羞和嗔怒,初識的馨香已經在發絲間蕩漾開來,粉紅色的桃花也已經在心底華然盛開,繼而穿越情感上的浮沉,心開始接納并收容,如一朵嬌嫩的花蕾在輕輕地搖晃,暗香浮動,小園黃昏。  
  當某段時光再也找不回來時,就會疑問是往事把我們遺忘了,還是世事變遷,滄海桑田,日月沉浮,水沉石出,在生命的某一點上,有人帶走了你所熟知的溫暖,留下永久的嘆息和想念。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即使很想停留,還是會跟隨。一路向前走,像山中的輕風,不驚不擾,亦步亦趨地默默跟隨。

 

    10、網絡情感是“來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云無覓處”,白居易的《花非花》倒是一語道破了網絡情感的真諦,晏殊的“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也寫出了網絡情感的最終歸宿------到最后,所有的曾經因為網絡而錯亂的情感都會回歸原位。表面上情感依舊,一切依舊,唯一不能依舊的可能是一顆因情感的洗滌而滄桑的心吧!
  
  心靈與心靈的 距離是永遠無法左右的宿命,其實,也許除了現實里的距離以外,網絡里的所謂愛情,心靈上的距離也是無法逾越的鴻溝,表面上光鮮迷人的愛情,離開了現實的磨和,一旦拉入現實的長河中,結局又將會如何?溫暖的笑容在現實里難道可以當飯吃?現實往往是殘酷的,所以即使是掙脫了一個崩潰的家鎖,也許收獲的又將是另外一個沉重的家鎖。


 

    11 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鴻雁在云魚在水,惆悵此情難寄。  斜陽獨倚西樓,遙山恰對簾鉤。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這首詞為懷人之作,詞中寓情于景,以淡景寫濃愁,言青山長在,綠水長流,而自己愛戀著的人卻不知去向。雖有天上的鴻雁和水中的游魚,他們卻不能為自己傳遞書信,因而惆悵萬端。

剛升上來的太陽又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只剩細雨緊跟隨微風纏綿而至,輕拂素面、輕撥心弦。惆悵在心中縈繞,心事在風雨中飄搖,“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靜靜的心事,只能寄情于這小小的素箋。可,說盡了,又能如何?雖然,“鴻雁在云、魚在水”,此情,卻依然難寄,只得,一聲嘆息。

情已倦,夢已殘,而心中的思念,也在一次次無奈的訴說中漸漸淡去。手中的筆亦日漸沉重。倦了,倦了,已然不想再次開始這種無謂的苦嘆。茫然中,獨倚西樓,翹首依盼,冥冥中依然在期待。但遙遠的山峰卻擋住了視線,看不見歸人,只得流水依然在眼,只得,滿腹相思隨著流水緩緩東流,無盡頭。

輕聲吟誦此詞,于靜夜里默默的體會作者彼時難以訴說的情懷。

雨,依然在下。三月的雨,總是這樣的悄無生息,輕輕裊裊,隨風潛入心底,濕潤著落寞的愁,朦朧著等待的心。

打開音箱,隨即飄來了一首無奈而傷感的歌“這是一片很寂寞的天,下著有些傷心的雨,這是一個很在乎的我和一個無所謂的結局。曾經為了愛而努力,曾經為了愛而逃避,逃避那熟悉的往事,逃避那陌生的你。再也不知道你的消息,再也不知道你的秘密,只有那熟悉的往事,只有那陌生的你。在那些黑色和白色的夢里,不再有藍色和紫色的記憶。在這個相遇又分手的年紀,只留下雨打風吹的痕跡。為了那蒼白的愛情的繼續,為了那得到又失去的美麗,就讓這擦干又流出的淚水。化作漫天相思的雨”。是否,這漫天飄灑的細雨,也是那擦干后又流出來的淚水?

靜靜的聽著,突然間,就覺得所有的文字是那樣的蒼白無力。突然間,就厭倦了這種一個人的落寞舞蹈,厭倦了手中的筆,厭倦了眼前的屏。只想,回到遙遠的過去,回到遠山、斜陽中的西樓,看花落花開,聽潮起潮落,在自然中安靜的回歸。

不想了,不想再在手心的文字里留下點點酸楚的記憶,不想再在這深深淺淺的記憶里留下斑斑淚痕。

可是,可是離開了這些,離開了手中的筆,離開了這些藍色或紫色的回憶,又如何能在那黑白的人生里安靜的夢回?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桃花不解風情,春風不懂離恨。愁情難寄,愁思難書。不如,就讓這綿綿思念隨著那綠波,脈脈,東流……

 

    12、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看到這首詞,想到寫信。現代人用電子郵件代替了一筆一筆的書信,那種小心撕開信封,輕輕抽出信紙,撫摸著字跡,甚至能聞到筆墨的和他的味道的感覺還會有嗎?快餐式的東西充斥了我們的生活,書信、飲食、交通,甚至愛情。

    可曾體會夜半獨坐燈下等待一個人的感覺?有約不來夜過半,閑敲棋子落燈花。我是沒有了,不喜歡等待,等待很有可能就是誤會與錯過的開始。如果我是那個公子,肯定當時就向女子表白了,不過誰知道呢,也許一表白就美感頓失。人生若只初相見,多好。

    曾經,我們會每天寫信,現在想來有些瘋狂,每天都會見到,還會有那么話要講嗎,也許是小兒女的幼稚與好奇。現在似乎不會了,是我們長大了,還是失去了當初的新鮮,開始進入一個波瀾不驚的階段。厚厚的一大疊信紙我小心地存放在一個匣子里,還封了封條,也許會珍藏一生。

    年少時的愛情,多半美好而不真實,甚至經常會懷疑這是愛情還是一時的好感。我現在也不知道......還是覺得一切都很模糊.......鴻雁在云魚在水,我又在哪里?

    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想清楚,還是好好地生活吧,胡思亂想不好。

    突然想起一句話,是金庸的《倚天屠龍記》描寫波斯絕色黛綺絲時,用了“長劍勝雪,紫衫如花”八個字,銀葉先生傾倒,從此就是一生的孽緣。

    也許吧,愛情就是一時沖動,然后花一生來解釋。

 

2013-09-10 21: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