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譯文]  今夜我寄宿在山的深處,我會把離魂托付給潮水,讓它把這份情意給你帶去。

  [出典]   北宋  毛滂  《惜分飛》

  注:

  1、《惜分飛》 毛滂 

    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

  斷雨殘云無意緒,寂寞朝朝暮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2、注釋:

    惜分飛:毛滂創調,詞詠唱別情。

    富陽:浙江富陽縣。

  闌干:白居易《長恨歌》:“玉容寂寞淚闌干。”闌干,眼淚縱橫貌。

    眉峰碧聚:雙眉緊鎖,眉色仿佛黛色的遠山。

  取:助詞,即“著”。

  覷:細看。

    短雨殘云:喻情侶分離。

    斷魂句:意即將哀傷的心魂托付潮水帶到情人身邊。劉長卿《秋風清》詞:“潮水無情亦解歸,自憐長在新安住。” 

 

   3、譯文1:    

淚水漣漣,如同梨花一枝春帶雨露,黛色的雙眉如同,秀麗的雙峰并立。這種愁,我與你共同担當,兩雙淚眼滿含著情意,默默相互望著,此時空氣在空中已經停滯,我們倆都無話可說。

如今我眼中,所看到的只是些殘云蕭條的景色,心情毫無歡樂可言。整日的寂寞我實在難過,任時光如水東流逝去。今夜我住在深山里,對你的思念之情卻如潮水,難以平息。

譯文2:

你滿面淚水,宛如那鮮花沾滿了朝露,滿腹的悲哀,使你那秀美的雙眉緊皺不舒。你我有著同樣的離情別緒,相對無言,默默注目。

半飄半散的云,稀稀落落的雨,更使人心情煩亂凄苦。從此后天各一方,寂寞地度過那朝朝暮暮。今夜我寄宿在山的深處,我會把離魂托付給潮水,讓它把這份情意給你帶去。

譯文3:

 你淚流滿面,如同一朵鮮花掛滿了晶亮的露珠;展不開的眉頭,像凝碧的峰戀。這種別緒離恨,你分了一半,我分了一半。無法用言語表達,默默相對,只能含淚想看。

 分別以后,雨停云也散,更使人感到凄涼愁悶。從早到晚,日復一日,忍受著寂寞和相思的煎熬。今夜行到深山幽廟里,我拜托潮水把我相思相戀的魂魄帶到你身邊。

 

4、毛滂生平見天上流霞凝碧袖,起舞與君為壽。

毛滂(1064——?),字澤民,衢州江山石門(今屬浙江)人。哲宗元佑間為杭州法曹,蘇軾曾加薦舉,晚年與蔡京亦有交往。官至祠部員外郎、知秀州,一生仕途失意。其詞受蘇軾、柳永影響,清圓明潤,別樹一格,無秾艷詞語,自然深摯、秀雅飄逸。其詞對陳與義、朱敦儒乃至姜白石、張炎等人的創作都有影響。代表作有《秦樓月》、《水調歌頭》(一)、《玉樓春》(三)、《菩薩蠻》(一)、《踏莎行》(一)、《點絳唇》(三)、《驀山溪》(三)、《浣溪沙》([十]、[十七])等。有《東堂集》,詞集為《東堂詞》,存詞200余首。

活躍于北宋末期的詞人毛滂,有《東堂集》十卷和《東堂詞》一卷傳世。其詩,“有風發泉涌之致,頗為豪放不羈”;其文,“大氣盤礴,汪洋恣肆,得二蘇之一鱗半甲”;其詞,則“瀟灑明潤”、“情韻特勝”。然而就是這樣一位“雖非作家之極,亦在附庸之列”、有風致、有成就和有影響的作家,一直以來卻未受到應有的重視。對他的詞,有些文學史及詞學專著竟只字未提,有些詞選本亦一首不錄。事實上,《東堂詞》內容豐富、情韻特勝,開瀟灑俊逸之風,其作者毛滂實可稱北宋一大家。《東堂詞》無論在題材內容、藝術手法還是詞調發展等方面都對宋詞發展有著極其重要的推進作用。毛滂,字澤民,衢州江山人,約生于嘉佑六年(1061),卒于宣和末年。毛滂出生于書香門第、官宦世家,但他的一生卻仕途起伏、遭遇坎坷。不過作為文人,毛滂又是幸運的。他有《東堂集》十卷和《東堂詞》一卷傳世。

《四庫全書總目》評其詩,“有風發泉涌之致,頗為豪放不羈”;其文,“大氣盤礴,汪洋恣肆,得二蘇之一鱗半甲”;其詞,“瀟灑明潤”、“情韻特勝”。然而就是這樣一位“雖非作家之極,亦在附庸之列”,有風致、有成就、有影響的作家,一直以來卻未受到應有的重視。對他的詞,有些文學史及詞學專著竟只字未提,有些詞選本亦一首不錄。事實上,《東堂詞》內容豐富、情韻特勝,開瀟灑俊逸之風,其作者毛滂實可稱北宋一大家。《東堂詞》無論在題材內容、藝術手法還是詞調發展等方面都對宋詞發展有著極其重要的推進作用。

   “今夜”兩句,始說出現時現地之思念,人不得去,惟有魂隨潮去,情韻特勝。懸思別后,行至山中,“分付潮回去”,“分付潮回去”亦妙語,言只有潮去來相送依依也。妙語有不盡之情思,回蕩人心。

 

5、全詞寫與瓊芳恨別相思之情。上片,追憶兩人恨別之狀。“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是回憶相別時,心上人的哀愁容顏。“淚濕闌干花著露”,用白居易《長恨歌》“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露”詩意,寫女子離別時淚流潸潸,如春花掛露。“闌干”眼淚縱橫散亂貌。“愁到眉峰碧聚”化用張泌《思越人詞》:“黛眉愁聚春碧”句,寫憂愁得雙眉緊蹙的神態。這兩句化用前人詩句描寫女子的愁與淚,顯得優美而情致纏綿悱惻。“此恨平分取”一句,將女子的愁與恨,輕輕一筆轉到自己身上,從而表現了兩人愛之深,離之悲。“更無言語空相覷”一句,回憶兩人傷別時情態,離別在即,兩人含淚相視,此時縱有千言萬語,又從何處說起?“更無言語”比“執手相看淚眼,更無語凝噎”(柳永《雨霖鈴》)更進一步表達痛切之情,因其嗚咽聲音都無,真是“此時無聲勝有聲”了。一個“空”字,下得好,它帶出了多少悲傷、憂恨!無怪后人贊道:“一筆描來,不可思議。”(沈際飛《草堂詩余正集》)

 

  下片寫別后的羈愁。“斷雨殘云無意緒”二句,言詞人與心上人別后的凄涼寂寞。“云雨”出自宋玉《高唐賦序》,后指男女歡愛。“斷雨殘云”喻男女分離,人兒兩地,相愛不能相聚,怎不令羈旅者呼出“無意緒”呢?那別離的“朝朝暮暮”只有“寂寞”伴隨,那思念之情就更加強烈。故結句道:“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言羈者在富陽山深處的僧舍中,而所戀之人遠在錢塘,他們相隔千百里,只有江水相連,在輾轉反側中,聽江濤拍岸,突發奇想:人不能相聚,那么將魂兒交付浪潮,隨流水回到心上人那里。結語的寄魂江濤,是個奇異的想象,如此將刻骨銘心的相思,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

 

  此詞感情自然真切,音韻凄惋,直抒胸臆,與形象比喻奇異想象相結合,達到了“語盡而意不盡,意盡而情不盡,何酷似秦少游也”(周輝《清波雜志》)的藝術效果。

 

 

6、 此為毛滂代表作。據《西湖游覽志》載:元祐中,蘇軾知守錢塘時,毛滂為法曹椽,與歌妓瓊芳相愛。三年秩滿辭官,于富陽途中的僧舍作《惜分飛》詞,贈瓊芳。一日,蘇軾于席間,聽歌妓唱此詞,大為贊賞,當得知乃幕僚毛滂所作時,即說:“郡寮有詞人不及知,某之罪也。”于是派人追回,與其留連數日。毛滂因此而得名,此為人津津樂道的故事,并非是事實。蘇軾知杭州時,是元祐四年(1089)至元祐六年,而毛滂于元祐三年已出任饒州司法參軍,直至元祐七年還在饒州任上。此時不可能為東坡的杭州僚佐。另,根據史料,毛滂早在東坡知杭州前就受知于蘇軾弟兄。蘇軾于元祐三年曾為毛滂寫過“薦狀”,稱其“文詞雅健,有超世之韻”。“保舉堪充文章典麗可備著述科”。但此故事正說明此詞傳誦人口之廣。

全詞寫與瓊芳恨別相思之情。上片,追憶兩人恨別之狀。“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是回憶相別時,心上人的哀愁容顏。“淚濕闌干花著露”,用白居易《長恨歌》“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露”詩意,寫女子離別時淚流潸潸,如春花掛露。“闌干”眼淚縱橫散亂貌。“愁到眉峰碧聚”化用張泌《思越人詞》:“黛眉愁聚春碧”句,寫憂愁得雙眉緊蹙的神態。這兩句化用前人詩句描寫女子的愁與淚,顯得優美而情致纏綿悱惻。“此恨平分取”一句,將女子的愁與恨,輕輕一筆轉到自己身上,從而表現了兩人愛之深,離之悲。“更無言語空相覷”一句,回憶兩人傷別時情態,離別在即,兩人含淚相視,此時縱有千言萬語,又從何處說起?“更無言語”比“執手相看淚眼,更無語凝噎”(柳永《雨霖鈴》)更進一步表達痛切之情,因其嗚咽聲音都無,真是“此時無聲勝有聲”了。一個“空”字,下得好,它帶出了多少悲傷、憂恨!無怪后人贊道:“一筆描來,不可思議。”(沈際飛《草堂詩余正集》)

下片寫別后的羈愁。“斷雨殘云無意緒”二句,言詞人與心上人別后的凄涼寂寞。“云雨”出自宋玉《高唐賦序》,后指男女歡愛。“斷雨殘云”喻男女分離,人兒兩地,相愛不能相聚,怎不令羈旅者呼出“無意緒”呢?那別離的“朝朝暮暮”只有“寂寞”伴隨,那思念之情就更加強烈。故結句道:“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言羈者在富陽山深處的僧舍中,而所戀之人遠在錢塘,他們相隔千百里,只有江水相連,在輾轉反側中,聽江濤拍岸,突發奇想:人不能相聚,那么將魂兒交付浪潮,隨流水回到心上人那里。結語的寄魂江濤,是個奇異的想象,如此將刻骨銘心的相思,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

此詞感情自然真切,音韻凄惋,直抒胸臆,與形象比喻奇異想象相結合,達到了“語盡而意不盡,意盡而情不盡,何酷似秦少游也”(周輝《清波雜志》)的藝術效果。(葉英)

這首詞寫離別時的情態和別后的心緒,是作者戀情的真實紀錄。上片寫一對戀人,相對無言,只有淚流滿面,愁眉不展。下片寫夜色之荒殘,所描寫的景象都是凄涼的,也象征著別后情緒低落,夜深不寐的痛苦心情。這首詞以淺近之語濃麗之情,深情自然。

《惜分飛》是詞牌名,多表現戀人之間的離情別緒,在毛滂之前,鮮有人填,因而可能是毛滂創制的自度曲。詞的上片,追憶與歌妓瓊芳依依惜別的情景,在詞人腦海里映著心上人的衷容愁貌。詞的下片寫詞人獨身羈旅的凄涼心境與繚繞心的思念之情。結句則用錢塘江的潮水形象而巧妙地表現相思之深切。“斷雨殘云無意緒,寂寞朝朝暮暮。”最末兩句以景之命運而暗寫了情之悲意。“斷雨殘云”毀是眼睛之實景,又象征著美好愛情生活的破滅。暗寓詞人與瓊芳露水姻緣就此結束的無限感傷之意。故此二句暗寓詞人與瓊芳露水姻緣就此結束的無限感傷之意。最后兩句設想奇妙,付斷魂于潮水,尤見此恨綿綿無絕期也。讓人聯想白居易的《長恨歌》,人生之大無奈,空留此恨綿綿無絕期。

   “淚濕”句,用白居易“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詩意,花著露猶春帶雨也。“此恨”寫別時情態,送行者與被送者,俱有離恨,故曰“平分取”。“此恨平分”句新奇,“平分”故下云相對無言。

 

   7、雖早已料到了今日的離別,卻如何割舍得這三年的情誼?想那一年,初月新上,我憑欄,你相望,眼波流傳時,我早已隨你遠去。我知你便是那小小的法曹掾毛滂,才子歌伎的傳說,便要在我的生命里演出嗎?你舉杯,我彈奏,龍腦香彌漫的紗帳里,你溫香軟玉滿懷,我卻終究忍不住想起,三年,只是匆匆一瞬,如何能一生一世與你相守?留戀處,蘭舟催發,你執我的手,無言相覷,我唱起我們的曲調,送你走遠,淚,早已浸透了衣衫。聽說得今夜東坡居士請宴,竟恰好點到了我,或許是天意弄人嗎?捧起琵琶半遮面,脂粉抹去了淚痕,撫琴,指尖流動出的,正是你贈的《惜紛飛》:“淚濕闌干花蓍(shi)露,愁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斷雨殘云無意緒,寂寞朝朝暮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吩咐,潮回去。”一曲落下,淚早已繽紛如雨,東坡先生道“此曲何人所作?”,垂淚道“毛滂,毛澤民。杭州府法曹掾。此時任期已滿,買舟而去。”東坡大驚,“府有如此才華橫溢之士,我竟未知。快快請他回來!”琵琶弦嗚咽一聲,心,也開始顫抖。

 

   8、  想象著詞中的畫面,很凄美。放在今時,總覺有點做作。也許是咱沒那么重感情吧,這是事實。有時想自己好像把什么 都看透了似的,所以都放得開。其不然,只是一時迷惑自己而已,逃避加推卸。

    毛滂是寫戀情的高手。他善于汲取當代詞人的諸多長處而形成自己的風格。他的詞有柳永的清幽,卻避免了柳的婉膩;有蘇軾的疏爽,卻無蘇的豪縱;有秦觀的明暢,卻無秦的柔媚;于是便形成了他自己那種清疏明雋的藝術風格。他的詞里,有戀情的歌唱,但既不狂熱,也不膩味;有秋愁春恨的嘆惋,但既不頹唐,也不流于應酬。

 

   9、今夜,又是一樣。涼涼的秋、涼涼的我、還有那天上涼涼的星和月在涼涼的云里藏,可是我那顆滿載思念的心卻在涼涼的身體里沸沸揚揚,難以平息、難以清涼。

秋來了,你不在,愛走了,情不滅。一個情字讓人愁斷腸,世上難道只有我是這般的癡情模樣嗎?不,我不是情圣你也不是牛郎,值得我想你年年月月在人間天上。我只是我,只是一個守著承諾被愛恨情仇糾纏的傻女郞。你是否能夠想象我的丑模樣,鼻涕淚珠掛臉龐。怎么忘,你的好?怎不想,你的笑?怎不懷念,你身上那男子漢的味道?!

 推開窗,秋風襲來涼涼涼,思念涌來想想想,天遙遙、路茫茫,伊人在何方?你可知道我滿臉的淚珠兒獨自倚著欄桿在入秋的深夜里悄對明月把你想?

你在時,我知道你要走,漫漫長夜我幾乎不寐,每夜悄對星空獨流淚。有一次,我又在深夜不寐之時悄悄起床站在窗邊遙望著蒼茫的夜空低訴毛滂的那首《惜紛飛》:

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斷語殘云無意緒,寂寞朝朝暮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10、宋詞人筆下的斷魂,各有特色。

    毛滂《惜分飛》:“斷雨殘云無意緒,寂寞朝朝暮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賀鑄《感皇恩》:“半黃梅子,向晚一簾疏雨。斷魂分付與、春將去。”
   李重元《憶王孫》:“萋萋芳草憶王孫,柳外樓高空斷魂,杜宇聲聲不忍聞。”
   吳文英《齊天樂》:“煙波桃葉西陵路,十年斷魂潮尾。”
   吳文英《鶯啼序》:“漫相思、彈入哀箏柱。傷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斷魂在否?”
   王沂孫《天香》:“汛遠槎風,夢深薇露,化作斷魂心字。”
   王沂孫《齊天樂》:“一襟余恨宮魂斷,年年翠陰庭樹。乍咽涼柯,還移暗葉,重把離愁深訴。”

 

  11、“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
     明日依稀月明,照我心處,冷冷清清,愁苦斷腸,何謂兩相兮!
     雁歸來,嘆悲秋,花落隨水逐東流,經山川,越河流,到中道迷離處,天下分秋!
     楓葉褪祛了似火的激情,埋進泥土,淹沒了俏笑,雨水沖淡了記憶,卻沖不走對你的思量,你美麗的歌聲在心間縈繞。
     時時無言語,豈更無言語,怎不見傾訴人,怎不見解憂人,你去時卻不曾相知,憂我!苦我!
    “斷雨殘云無意緒,寂寞朝朝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又一春來,你又何時歸?
    思我否?惜分飛,塵盡東流,浮江水,潮去何時歸?

 

 

  12、淚濕欄桿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
  
  斷雨殘云無意緒。 寂寞朝朝暮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為什么人總是這樣,不失去,就永遠不知珍惜。
  為什么想彌補的時候,卻已無濟于事。
  為什么,年少的無知,成就了終生的遺憾。
  為什么,徒留自己一人,孤獨終老。
  太多的為什么,積壓于心,卻再也得不到答案。
  
  想念出你的名,卻沒有誰聽得到,只能縈于心間,帶著永遠無法撫平的傷痛。
  若早知你的付出,你的苦,你的痛,也許就不是如今的果。
  也許,是青山綠林,眷侶攜手漫步。
  不求什么永遠,只求彼此相伴。
  有時,不那么執著,也許會更好。

    時常還是會憶起你的音容,想想會覺得有些暖意,像陽光照射于身。這么多年,連真正的陽光也不成有這樣的感覺。
  也許,你正是生命中最溫暖的光。
  卻遲遲不明白。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2013-09-10 21: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