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
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

   [譯文]   自從離別后,總想重相逢,多少次、你我重逢在夢中。 

   [出典]     北宋 晏幾道  《鷓鴣天》

    注:

    1、《鷓鴣天》晏幾道

     彩袖殷勤捧玉鐘,當年拚卻醉顏紅。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

     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宵剩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

    2、注釋:

      [1]此調取名于唐人鄭崳詩句“春游雞鹿寨,家在鷓鴣天”。又名《思越人》、《思佳客》等。雙調,五十五字,平韻。
     [2]彩袖:指代身穿彩色舞衣的歌女。玉鐘:酒杯的美稱。
     [3]拚卻:不惜,甘愿。
     [4]樓心:一作“樓頭”。
     [5]扇底:一作“扇影”。
     [6]相逢:詞中“相逢”凡二見,前一指初逢,后一指重逢,其意有別。
     [7]剩把:盡把,只把,再三把。釭(音剛):燈。

   3、譯文:

     憶當年,你手捧玉盅把酒敬,衣著華麗人多情;舉杯痛飲拼一醉,醉意醺醺臉通紅。縱情跳舞,直到樓頂月、挨著樹梢向下行;盡興唱歌,使得桃花扇、疲倦無力不扇風。

   自從離別后,總想重相逢,多少次、你我重逢在夢中。今夜果真喜相逢,挑燈久坐敘別情,還恐怕、又是虛幻的夢中境。

 

    4、晏幾道生平見 綠杯紅袖趁重陽,人情似故鄉。  

 晏幾道是我喜歡的詞人。尤其喜歡他的小令,恰如出水芙蓉清麗可人,艷而不妖。晏小山和他的父親晏殊一樣,都是小令的堅持者。宋初的詞壇,風氣未開,作者尚少。自晏殊崛起,喜做小令,流風所及,影響甚大。晏幾道的詞,基本上反映的是他征歌逐舞、淺斟低唱、倚紅侵翠的生活。不過由于畢竟不像父輩那樣高官顯宦,所以他的詞更能感情真切。可以說,他上承吳殊、歐陽修納溫婉閑適疏售,對后來“婉約正宗”的秦觀、李清照,都有一定影響。

后來,父親死了,“樹倒猢猻散”。那些猢猻們都散了,去攀附新的樹,世事改變了,人事翻新了,獨他不愿醒來。是詞人的浪漫本性,寧愿和李煜一樣,放縱自己沉溺在南唐舊夢了,變成一個終身生活在回憶里的人。

小山之后,是小令的消亡。他是一段年華的謝幕人。

小山朋友沈、陳二人家中曾有小蓮、小鴻、小蘋、小云四歌妓,能歌善舞,風姿各別。但有一樣是相同的,她們對他沒有外面那種世態炎涼愛人富貴憎人貧窮的怠慢,她們愛他,愛他的風雅,愛他的才,愛他丁香花似的憂傷。

好景不長,沈廉叔和陳十君這兩位情投意合的朋友死后,小蓮、小鴻、小蘋、小云亦散落他家。

不料多年后,他又遇上故人。

這首可能就是記敘歌妓中的一位。小山懷念以往的繁華歌舞,寫得很美,聲調好聽,內容不深,卻很動人。試想穿著美麗衣裳的女孩,手拿玉制的酒杯,不是只把酒遞過來,而是誠懇地捧著并且殷勤地勸酒,誰能忍心拒絕呢?因此拚著喝醉了酒紅上臉也要喝下,這本來是歡樂事,但用了“當年”兩字,就表示一切都成了追憶。

 

5、詞中表現了一對戀人的“愛情”三步曲:初盟、別離、重逢。

“彩袖殷勤捧玉鐘,當年拚卻醉顏紅。”是濃醉前的殷勤;“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是歌宴時的豐盛絢爛;“從別后,億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是愛的刻骨思念;“今宵剩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是相逢后喜悅無限。

初相識,宴會的場面熱烈繁華,風姿綽約的伊人,彩袖翩翩殷勤勸酒。歌歡舞樂,竟夜通宵,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宋代文人階層的生活情趣。但它所以令人歷久難忘,卻不是對昔日歌舞生涯的眷念,而因為那是作者與伊人相戀的契機。“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發想新奇,于纖濃綺華中別見韶秀之美,深為后代詞論家推崇。

下篇趨于疏淡,別離后回想相聚時,常是夢中相見,而今真相遇,反疑是夢中。情思委婉纏綿,詞句清空如話,更具能用聲音配合之美,在音律上,“鐘”、“紅”、“風”、“逢”、“夢”、“同”、“恐”、“中”等字,在誦讀上造成一種“嗡嗡”的聽覺效果,加深了夢境的虛幻感和逼真性,更給人一種迷離憂傷的藝術感受。

“文似看山不喜平”,這首詞采用倒敘手法,先從“當年”寫起,再敘別后,幾經盤旋,才點明“今宵”重逢。全詞不過五十幾個字,而能歷寫當年、別后、今宵三個時段,互相補充配合,或實或虛,設詞高妙。

這首詞是極盡跌宕激揚之致,聲韻也高低起伏動人心弦,滿足了愛的全部需要,卻如此精短深長,用語淡而有致。愛到最后,是情多無語,水深無聲。“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超越了一般的男女歡愛,那淡到極點的思念,侵蝕到夢中。當中雋永之處,細細體味,能讓人心動神搖。

 

6、作者同一個朝思暮想的歌妓重逢時的驚喜之情。上片回憶過去同這位歌妓一見鐘情,相互愛慕,曾有過一段美好的時光。某次酒宴上偶然相逢,這位女子就對詞人格外垂青,“殷勤”勸酒。最難消受美人恩,詞人因此也不惜一切地狂飲。更何況這種狂飲是在“舞低楊柳”的絕妙舞伎和“歌盡桃花”的婉轉歌喉陪伴下進行的,酒不醉人人自醉。下片寫長期分離之后難以割舍的柔情和重逢的驚喜。換頭三句是重逢時詞人面對戀人盡情的傾訴,由于重逢來得突然,兩個人都懷疑這是夢境而不是現實。結尾兩句從杜甫《羌村三首》“夜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中化出,加上“剩把”、“猶恐”等虛詞,便化質直為空靈宛轉,別饒韻味。這首詞的構思比較別致,詞人采取逆入順寫的手法。明明是重逢時的驚疑,卻從當年相逢時的歡樂寫起,層次分明而又多次轉折,煞尾才落實到重逢時的情態。“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兩句,語言華美,對仗工穩,形象性、動作性很強,愈加深化今昔對比之情。

 

7、《小山詞》情感的抒發模式:在夢境中表達沉湎于往事與記憶,晏幾道就特別喜歡做夢,無論是睡鄉里的酣夢還是醒著時的白日夢,夢,成為《小山詞》抒發情感的主要模式。在《小山詞》里,“夢”字竟出現六十余次。

夢,是絢麗的,又是虛幻的,但它卻給人以自由,許多現實中不可思議、不可想象的事情,在夢中卻異乎尋常地變為現實,使人體味到理想實現與愿望得到滿足以后那種難以抑制的激動。

 因為詞人長期經受好夢難成的折磨,有時奇跡般出現的久別重逢,他甚至會誤以為是虛假的、難以置信的夢。《鷓鴣天》之“今宵剩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就是這樣一種情景的描述。這首詞中出現兩個“夢”字。“幾回夢魂”是真實的“夢”,后者是虛無的“夢”。前者是別后相思的夢,后者是久別重逢疑真似假的夢。相思的夢是歡樂的,盡管短暫;相逢的夢是凄涼的,盡管是現實。這兩個“夢”上下輝映,前后對比,在更深層次上襯托出詞人潛在情感的真淳、強烈、持久。

在現實社會中,人總是要受法律的、倫理的、道德的規范與約束,他們的情感不可能自由渲泄,行為不得越軌,否則就要受到禮法制裁與道德審判。但是,人仍有不受約束的內在天地,那就是人的心靈范疇與情感范疇。夢,就是突破一切社會秩序而進入無法無天的絕對自由的新天地,它可以最大限度地超越現實。愛之愈深,思之愈切;壓抑愈久,爆發愈烈。

 

8、沒有幾個多愁的,細致的,婉約的,多情的女子能抗拒這首詞,假裝浪漫的話就更不能。有一種毒,名婉約,能讓人甘心含笑而死。

醉顏,是撩人的紅,撫著,感覺溫暖滑膩,手顫了,酥麻入心。

  嬌顏,冰肌,眸凝春水。

  愛情,在他的手掌之中解凍,涓涓潺潺。

  公子,為你一舞如何?當年在沈公子家初見……

  是的,他記得她的舞姿。

  她低了頭,舒了舒水袖,抬頭,曲了腰身,嘴角,笑意纏綿。依稀仍是當年模樣。

  顫,巍巍。如桃花臨水。

  她的舞引他入迷。他癡癡地看,想起當年沈、陳二人家中歡歌飲宴的情形。小蓮、小鴻、小萍、小云或歌或舞,風姿各別。但有一樣是相同的,她們未曾對他有過怠慢。或許是她們不敢,她們的身份卑微,而他,雖然家道沒落了,依舊是相國公子,主人的上賓。

  因此她們待他,沒有外面那種世態炎涼愛人富貴憎人貧的那種怠慢。她們愛他,愛他風雅,愛他的才,愛他丁香花似的憂傷。這是他最后能獲得的一點安慰。

  好景不長。沈廉叔和陳十君這兩位情投意合的朋友死后,小蓮、小鴻、小蘋、小云流落江湖,他失去了最后一片棲身樂土。

  不料多年后,他又遇上故人。

  《鷓鴣天》寫他與相愛之歌妓相逢的情景。“彩袖殷勤捧玉鐘,當年拚卻醉顏紅。”是濃醉前的殷勤;“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是歌筵時的豐盛絢爛;“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是愛的刻骨思念;“今宵剩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是相逢后喜悅無限。

  這首詞,滿足了愛的全部需要,卻如此的精短深長,最難得用語淡而有致,不好堆砌。如愛到最后,是情多無語,水深無聲。“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超越了一般的男歡女愛,那淡到極點的思念,侵蝕到夢中。當中雋永之處,細細體味,能讓人心動神搖。人生若只如初見   作者:安意如

 

  9好一句“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

      何必驚于“猶恐相逢是夢中”呢?

      不早就“已是相逢是夢中”了么?  

 

    10、“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宵剩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沒有哪一刻能更深刻的體味這句詩的含義!字字句句深入我心!夜半三更,月色如銀,滿屋的銀光,像是千百年前的光韻,如想象中李白月下獨酌吟詩的意境一般!不過李白的情懷我就望塵莫及了!而今的月下,月亮伴隨著我徘徊,我手足舞蹈著,影子便隨著我來回蹁躚。我只是一個一心等愛的女子!是的,我只需要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夠了,生命里不需要有太多的人,太多的事,等我該等的人,守我該守的承諾,踏踏實實的走對自己的路!只是簡簡單單的幸福快樂著!

 

   11、喜歡宋詞勝于唐詩,唐詩如同深春里的百花爭艷,濃郁卻懾人,宋詞卻好似出水芙蓉,清麗可人。喜歡“長煙落日孤城閉”的悲涼,喜歡“碧云天,黃葉地”的蕭壯,喜歡“紅杏枝頭春意鬧”的清麗,亦喜歡“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的感傷。、
  “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如今仍能遙遙憶起,年少時讀起這闋詞的心悸神搖,讀完后竟癡癡半天回不過神來,如同紅樓里聽寶玉拿著詞譜,擊節歌唱“開辟鴻蒙,誰為情種”,恍惚以終日,似豆蔻梢頭初見的心悅相知,羞澀慒懂卻真實,沒有幾個多情、婉約的女子能抗拒。
  沉湎于舊事的懷念,對每個人來說如同荼蘼舊夢,花開燦爛卻虛幻,像春日里邂逅一陣杏花雨,雨停后,落紅滿地,只能讓人徒添煩惱。人生若真如一夢,過而無痕多好,人就不必失意,只當醉了一場,醒來后無牽無掛繼續前行。

 

2013-09-10 21: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