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是夢。
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是夢。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是夢。

    [譯文]  休說死后萬事皆空,身未死時也全然是場夢。

   [出典]   蘇軾  《西江月·平山堂》

   注:

   1、《西江月·平山堂》 蘇軾

    三過平山堂下,半生彈指聲中。十年不見老仙翁,壁上龍蛇飛動。

    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楊柳春風。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是夢。

   2、注釋:

    平山堂:在揚州大明寺側,歐陽修所建。《輿地紀勝》:“負堂而望,江南諸山拱列檐下,故名。”
  彈指:佛教名詞,比喻時間短暫。《翻譯名義集》卷五《時分》:“時極短者謂剎那也”,“壯士一彈指頃六十五剎那”,又云“二十念為一瞬,二十瞬為一彈指。”
  老仙翁:指歐陽修。蘇軾于熙寧四年于揚州謁見歐陽修,至此為九年,十年蓋舉成數。
  壁上龍蛇飛動:指歐陽修在平山堂壁留題之墨跡。
  歐陽修《朝中措》:“平山欄檻倚晴空,山色有無中。 手種堂前垂柳,別來幾度春風。 文章太守,揮毫萬字,一飲千鐘。 行樂直須年少,樽前看取衰翁。”是為“文章太守”、“楊柳春風”所本。
  白居易《自詠》:“百年隨手過,萬事轉頭空。”此翻進一層,謂未轉頭時,已是夢幻。

   3、譯文1:

      我第三次經過平山堂,前半生在彈指聲中過去了(時蘇軾已四十二歲;“彈指”比喻時間短暫)。整十年沒見老仙翁了,只有墻上他的墨跡,仍是那樣氣勢雄渾,猶如龍飛蛇舞(老仙翁指歐陽修,蘇軾在熙寧四年,即公元1071年最后見歐陽修于汝陽,次年歐陽修即去世。到寫此詞時整八年,詞中說十年是約舉整數)。我在平山堂前“歐公柳”的下面,寫下這首詞悼念文壇英杰,故揚州太守歐陽修。別說人死后萬事皆空,即使活在世上,也不過是一場大夢呀!

     譯文2:

    仕途坎坷三過平山堂,彈指之間已過大半生。十年不見恩師老仙翁,看墻上龍蛇遺墨淚縱橫。

    要想憑吊文章太守,仍歌楊柳春風訴衷腸。休說死后萬事皆空,身未死時也全然是場夢。

 

   4、蘇軾 生平見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5、平山堂位于揚州西北的大明寺側,乃歐陽修慶歷八年(1048)知揚州時所建。宋神宗元豐二年(1079)四月,蘇軾自徐州調知湖州,生平第三次經過平山堂。這時距蘇軾和其恩師歐陽修最后一次見面已達九年,而歐陽修也已逝世八年。適逢自己政治處境艱難,蘇軾為重游故地、緬懷恩師而作的這首詞,自然會有撫今追昔的萬千感慨。

  詞的上片寫瞻仰歐詞手跡而生的感慨。作者對他的恩師歐陽修懷有深摯的情誼,此刻置身于歐公所建的平山堂,自然思緒萬千。“三過平生堂下”,是說自己此番已是第三次登臨此堂了。此前,熙寧四年(1071)他離京任杭州通判,熙寧七年由杭州移知密州,都曾途經楊州,來平山堂憑吊恩師。“半生彈指聲中”,是作者撫今追昔,感慨歲月蹉跎、遭遇坎坷、人生如夢。

  “十年不見老翁”,是說十年前作者曾與歐陽公歡聚,不料此次聚會竟成永訣,次年恩師就仙逝了。“壁上龍蛇飛動”,是說歐公雖早已仙去,但平山堂壁上仍刻有他親書手跡,其中有他的詞《朝中措。送劉仲原甫出守維揚》:“平山欄檻倚睛空,山色有無中。手種堂前垂柳,別來幾度春風。文章太守,揮毫萬字,一飲千鐘。行樂直須年少,尊前看取衰翁”。瞻仰壁間歐公遺草,只覺龍蛇飛動,令人發揚蹈厲。此句以景襯情,睹物思人,令人為人生無常而感慨萬千,低徊不已。

  詞的下片寫聽唱歐詞而生感慨。作者由過平山堂睹物思人,想及歐陽恩師的某些事跡,感念他的恩德;又由自己的坎坷經歷想到恩師的某些遭遇,因此,當他憑吊逝者,目睹平山堂前恩師手植的“歐公柳”,耳聞歌女演唱歐詞,自然會生發萬千感慨。白居易說:“百年隨手過,萬事轉頭空”。蘇軾則比之有更深層次的認識:“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是夢”。歐公仙逝了,固然一切皆空,而活世上的人,又何嘗不是夢中,終歸一切空無。

  蘇軾受佛家思想影響頗深,習慣用佛家的色空觀念看待事物。白居易詩云“百年隨手過,萬事轉頭空”,蘇軾則更進一步認識到“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是夢。”這種對整體人生的空幻、悔悟、淡漠感,這種攜帶某種禪意玄思的人生偶然的感喟,其中深深地埋藏著某種要求徹底解脫的出世意念。蘇詞中傳達的這種獨特的人生態度,是解讀其作品的關鍵所。

    6、此詞寫于元豐二年(1079),蘇軾第三次到揚州平山堂,緬懷恩師歐陽修,同時也蘊含蘇軾自身的人生感嘆。

  到作此詞為止,蘇軾共三次到過揚州,第一次,是熙寧四年(1071)由京赴杭任通判,南下經揚州;第二次,是熙寧七年(1074)由杭州移知密州,北上途經揚州;第三次,是豐二年(1079)從徐州移知湖州(今浙江吳興)。則“三過平山堂下”實質上濃縮了蘇軾近十年間南遷北調的動蕩生涯,此時四十二歲的蘇軾,頓生彈指之間,半生倏忽已過的感慨。近十年的人生跨度中,自己固然已蹉跎歲月,尊敬的恩師歐陽修亦已仙逝,而堂上仍留有他遒勁的手跡,更讓人心生緬懷之念。

  下片道出緬懷之情。“欲吊”、“仍歌”均用歐詞原句,既重現當日歐公風流自賞之態,又有歐公手植楊柳、所題詩詞仍留存世間,可堪告慰之意。然深想一層,歐公已去,而樹猶青青如此,不由得生出“萬事轉頭空”的嘆息。而蘇軾還更進一步,謂人生在世,也未嘗不是幻夢一場。不要輕言東坡消極,或許正是心懷此念,他才得以坦然面對紛至沓來的政治打擊:人生既然不過虛幻,政治失意與挫折,又算得什么呢?故而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卷六云:“‘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追進一層,喚醒癡愚不少。”

 

    7、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是夢。

    在這個世界里,時間是經、空間是緯,細細密密地織出了一連串的悲歡離合,織出了極有規律的陰差陽錯。
    成長是成熟一種,而成熟意味著衰老。
    沒有人能夠做到這一點,把成長的歷程中每一段細節、每一絲委婉的心事都鏤刻出來。多少值得珍惜的痕跡都消逝在歲月里,消逝在風里和云里。到了最后,只記得那些,曾陪你走過的人們熟悉而模糊的面孔。
    歲月并不是真的逝去,它只是從我們的眼前消失,卻轉過來躲在我們心里,然后再慢慢的來改變我們的容貌。保容以俟悅己,留命以待滄桑。
    如果花開,就歡喜;如果花謝了,就放棄。陪你在路上滿心歡喜,是因為風景,不是因為你
只有在那么年輕的時候才會愛人多過愛已。也只有年邁時才可以平靜的對待曾經的悲喜。

    8、個性情豁達的蘇東坡來杭州時想為杭州百姓真真切切地做些事情,但仕途坎坷的蘇東坡沒有做到白居易當年的官位,只是一個通判,這便有了其“去年相送,余杭門外,飛雪似揚花;今年春盡,揚花似雪,猶不見回家”的受制于人的無奈。就在這“雪似揚花,揚花似雪”的時光流轉之中,他僅能做到的是為西湖留下一道至今猶存的蘇堤,最后又被貶謫他鄉了。雖曾贊嘆西湖“淡妝濃抹總相宜”的美韻,但“今夕不知何夕”的蘇東坡知道自己的“能耐”,他也只好無奈地嘆息“君臣一夢,今古空名”,留下了“但遠山長,云山亂,曉山青”的期盼。他不象白居易,他是無奈的,“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他離開了西湖走了,他走在了也無風雨也無晴的無奈之中。但西湖卻至今沒有忘卻他,把自己的美韻盡情地潑灑在這長長的蘇堤之上,雖詞人橫笛吹斷,但長長的蘇堤卻永遠溶入了西湖的美韻之中。 

   9、如果將人生比作一次航行,那么這就是一個不斷從此岸出發向彼岸前進的過程。無論生命已到達怎樣的高度,創造了怎樣的輝煌,我們站立的地方永遠都是“此岸”,我們永遠都有值得追尋的“彼岸”。

  兩千年前的漢代,他的身影已經堅定得令人肅然起敬。萬里的干涸阻擋不了前進的步伐,漫天的黃沙無法淹沒堅毅的面龐。縱橫漠北,開疆西域,在中國的版圖上,他早已留下了自己的地標。但這個位置并不是終點。他穿過河西走廊,瞭望著千里戈壁的另一邊。他英年早逝,卻又是永生的。“匈奴未滅,何以家為?”霍去病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卻早已將目光投向了遠方的彼岸。

  他少年得志,登堂拜相,在官場已擁有自己的位置。然而他沒有停滯,在文壇馳騁縱橫。他“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的一問傾倒天下;苦苦追尋“大江東去”的波瀾壯闊震驚眾人;晚年憶及亡妻,一句“十年生死兩茫茫”令人為之垂淚;生命走向終點,“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總結夢幻般的一生。他以詩文作為人生的竹筏,位置瞬息萬變:或為宰相,或為詩人,或為畫家。到達一處彼岸,便追尋下一處彼岸,成為中國文人的永遠精神支柱。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而差別就在于我們著眼于過去還是未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竹筏,而不同就在于我們留戀此岸還是向往彼岸。不斷地擺渡,人生的航船永不停駐,生命才令人高山仰止。

    10、世間萬事萬物都必須待緣而生,因此沒有可以由主觀所主宰與掌握得到的實體。不以主觀意志為轉移。因此一切事物其實都是不實在的。從本質本性來講,是空的。也就是諸法性空。

    《紅樓夢·好了歌》就揭示了功名、金錢、嬌妻、兒孫,沒有一件是實在的,因此都不要執著。白居易詩說:“百年隨手過,萬事轉頭空”。蘇軾詞說:“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是夢”。楊慎《臨江仙》詞說:“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人只有到了生命的盡頭,才知道過去所有的榮與辱,得與失,成與敗,喜與怒,其實都不過是一場幻夢。都毫無價值,在生的時候那些喜怒哀樂,其實都是被播弄了,作過好多空急,勞過好多空神。僧人慧開在《無門關》偈語中說:“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閑事在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因此,佛家提倡不生分別計較心,提倡“八風”不動。(八風:利,衰,苦,樂,稱,譏,毀,譽,八種能夠動搖人心的力量。)

 

2013-09-10 21: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